正文 第三千两百四十九章 惨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不过被强效意志穿刺打死的士卒,复活效率的问题,给高览提了一个醒,自家的复活终归不是无差别复活,哪怕是天赋的效果明确有九次复活的机会,但依旧要士卒自身有活下去的想法。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足够恐怖的意志攻击,甚至能将活下去这个意志打灭掉,思及这点,高览也是颇为惊险,好在麾下士卒都有隐性的意志加持效果,就算是被意志攻击打死了,也能活过来,最多效率低上那么一点点。

  然而就算是如此,也给高览提了一个醒——自己麾下超重步的天赋到底是依托于什么。

  汉长安城,元凤四年已经过半,上半年的税收已经入手,统计完数额之后,陈曦就颇为满意的装死了。

  前两年超发的款子,随着汉室的经济的发展已经成功抹消掉了大半,剩下的部分哪怕在后面出现一些波折,都不会对于整体的经济形势造成大的影响了。

  思及这一点陈曦就对刘巴颇为佩服,那个家伙虽说有些作,但眼光和魄力还是很有的,汉室在释放出本身的富裕人口之后,经济确实是极大程度的出现了复苏,之前担心的事情,在陈曦的紧盯下,要么直接没机会发生,要么刚有苗头就被掐死了。

  “万岁~”陈曦趴在床上,看着咿咿呀呀在床上爬得儿子颇为开心,之后他就不怎么再继续死盯着产业的流程了,最大的麻烦已经消化掉了,剩下的等诸葛亮接手练习就好了。

  蔡琛看他爹跟他一样四足着地,然后前面两足一抬一抬的,也滋哩哇啦的跟着陈曦学习,然而过于幼弱的身体根本做不出这种动作,跟着学了两下,就在床上翻了一个滚,然后就哇哇哇的叫人。

  “你怎么也跟小孩子一样。”蔡琰看着躺在床上,将哇哇哇哭的蔡琛举起来亲的陈曦,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陈曦,然后将儿子抱到怀里面安抚,很快蔡琛就乌溜溜着眼睛,带着眼泪看着自己的母亲。

  到这个时候,勉强已经开始认人了,滋哩哇啦的叫着,家里人也勉强能听懂到底要什么了,不过距离站立什么的还有相当的距离,不过蔡琰已经非常满意了。

  “真的是不乖,本来玩的好好的,都在床上翻滚,结果才抬个手,没抬起来,翻滚了就开始哭,心累。”陈曦身体侧向平躺,然后右手撑住脑袋不太开心地说道。

  “不哭不哭,你爹是笨蛋。”蔡琰懒的理陈曦,只是默默地安抚自己的儿子,反正自从有了儿子之后,陈曦的地位直线下降。

  “今天又是没工作?”蔡琰将儿子哄睡之后,看着趴在床上因为自己不搭理已经快成咸鱼的陈曦,伸手推了推问询道。

  “什么时候有过工作?”陈曦得意的说道,“诸葛孔明回来了之后,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一个人干十个人的工作,天天加班到第二天早上,然后再继续正常上班,体力和精力简直就是无限的。”

  “……”蔡琰蔑视的看了一眼陈曦,陈曦声音逐渐的变低。

  “赶紧去政院处理工作,日上三竿尚未起床可不是你陈子川该做的事情,汉室的百姓还等着你带领他们创造更美好的好生活,你这样是不行的。”蔡琰一副正妻劝诫夫君的口吻,让软趴趴卧倒在床上不想动的陈曦有些怂,主要是最近这几天玩的有些过头了。

  准确的说自从有了诸葛亮,外加陈曦发现自己架构的框架貌似已经能由诸葛亮操控维持均衡态势之后,陈曦就真个放纵了开来。

  毕竟之前几年,陈曦虽说也在划水,但由于距离目标太远,陈曦就算是划水,也有着崇高的梦想,并且不断的朝着那个梦想奋进。

  现在虽说那个梦想依旧很遥远,但陈曦依靠自身的创造力,以及工具人诸葛亮,合二为一之后,发现自家的产业构造已经趋向于合理,只要将工具人安排好,这个梦想放那不管,也会有人实现。

  这就让陈曦有了放纵自身的想法,然而还没放纵几天,陈曦就发现好无聊,这人世间能玩的不能玩的,貌似自己已经玩的差不多了,享受这东西也是有着极限的。

  再算上汉室这个时代,毕竟和后世有极大的差距,享受的上限就在那里放着,再怎么放纵也没有办法超越当年所学的教育。

  为此陈曦不由自主的回首自身的道路,三省吾身之后得出了结论,自己貌似除了自我实现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满足的东西了,至于其他几个层次,自己早已经过了那个水平。

  以至于最后的结果就是,玩了几天之后,陈曦就瘫倒自家老婆的床上,相比于繁简,陈兰,甄宓弄不明白陈曦到底什么情况,蔡琰一眼就看出来陈曦是闲的慌了。

  以前在政务厅不管是不是在干活,至少每天迟到早退,会和一群人见见面,现在窝在家里,陈曦要说懒惰倒也不是真懒惰,只能说是喜欢摸鱼,干活的能力和效率都很强的。

  或者更进一步说应该是在摸鱼的闲暇进行工作,但不管怎么说,至少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工作,每天好歹也确实是在忧国忧民,现在闲下来之后,实际上已经有些瘫了的意思了。

  “来,妾身帮你穿衣。”蔡琰从衣柜里面拿出丝衣,一旁的侍女假装看不到,然后蔡琰抱着丝衣,伸出右手拉住陈曦,双眼无比和善的看着陈曦,大丈夫岂能成日卧床休息?

  陈曦稀里糊涂的由蔡琰换上丝衣,紧接着稀里糊涂的被蔡琰送出门,然后在蔡府门口,蔡琰盈盈一礼,一副送夫君公干的神情,等陈曦回神的时候府门已经关了,太阳晒得陈曦有些燥热。

  “知了,知了~”刺耳的蝉鸣,陈曦沉默了一分钟,最后屈服于太阳,上车前往政院了。

  “夫人,陈侯已经去政院了。”跟了蔡琰多年的侍女对着蔡琰欠身一礼,而蔡琰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叹了口气。

  等侍女离开之后,蔡琰将焦尾琴放好,然后伸手拂过,琴房里面回荡着丝丝的琴音,涓涓潺流在这夏日带来了几分凉意。

  然而一曲还没有进入中篇,蔡琛就滋哩哇啦的哭了起来,蔡琰手一抖,原本极其爱惜的焦尾琴直接放在几案上不管,跑去安抚自己的儿子,很快蔡府便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哈哈哈~”陈曦一副恹恹的表情,蔫啦吧唧的从政院的中厅穿过,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的大笑声。

  “咚咚咚!”陈曦一改之前的恹恹之色,直接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我这才休息几天,你们政院就翻天了!”

  陈曦看着贾诩,郭嘉,诸葛亮等人,一脸的冷漠,鸦雀无声。

  “咳咳咳,子川你怎么来了?”贾诩毕竟是老腊肉,耐收拾,陈曦的压迫力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因而陈曦开口之后,贾诩乐呵呵的反问道,说来也怪,到了夏天之后,贾诩居然瘦了下来。

  “难道我不能来?”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不过是作完年中的总结劳累的不行回去休息几天,你们就成这样了。”

  “来来来,给你看个东西。”皇甫嵩起身将来自于袁家的密报递给了陈曦,而陈曦看了俩眼,眼珠子差地都掉下去。

  “可怕吧!”贾诩反问道。

  “第三鹰旗根本就是有毒吧。”陈曦嘴角抽搐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贾诩吁了口气,一副感慨的口气。

  陈曦隐晦的翻了翻白眼,他说的有毒绝对和贾诩所说的不是一个概念,他说的有毒是因为第三鹰旗军团又又又导致了大佬被俘虏。

  【可怜的第三鹰旗军团,战绩明明非常靠谱,可惜带的大佬又被俘虏了,不过还好这次只是一个公爵,没像历史上那么倒霉,直接导致罗马皇帝被俘虏,也算是有个好下场吧。】陈曦不由自主的想到。

  “明明相当强的军团,居然被算计到死了,更是导致了罗马驻大不列颠公爵阿尔比努斯被俘,这可是真的惨。”郭嘉笑嘻嘻的说道,“不过你来的正好,这次大胜,那些俘虏怎么办?”

  “先压着吧,回头将第三鹰旗还回去就是了,罗马人肯定愿意赎回去的,少要点钱,还真是可怜的阿尔比努斯啊,连正常的水平都没有发挥出来,就被坑死了。”陈曦也是颇为无奈的连连摇头。

  阿尔比努斯的水平就历史表现而言,算是佩蒂纳里斯,佩伦尼斯,塞维鲁,尼格尔这群人之中最差,历史上也是快速战败的,但其水平好歹也算是个大军团指挥,可输的这么惨也是挺意外的。

  不过想想第三鹰旗军团作为亲卫军跟瓦勒良一起出征波斯,结果在各方面不输于罗马的情况下,正面遭遇波斯攻击,然后导致自家和皇帝一起被全部俘虏的历程,陈曦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想想那个悲惨的历史,陈曦不由自主的觉得第三鹰旗被皇甫嵩克制到这种程度至少还算输的正常,不至于背整个罗马帝国崩塌的锅。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