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两百七十六章 对错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审配进营帐的时候随口询问道,他之前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高顺那不太好的表情。

  “死脑筋而已,错误不错误这种东西谁知道,将对方打死了才能盖棺定论,虽说按照我们的推测奇迹化应该并不是正确的道路,但奇迹化够强就可以了。”皇甫嵩没好气的朝着审配吐槽道。

  和高顺的交流不算太好,高顺是一个沉默而又死板的将帅,而皇甫嵩的话对于死板的高顺其实是有着相当的冲击的。

  “奇迹化不是正确的道路?”审配大吃一惊,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按说不应该是奇迹化天下无敌吗?

  “这话也就听听就是了,什么叫做不是正确的道路,春秋年间骑兵才不是正确的道路呢!战车才是衡量一个国家的指标,结果后面战车不也被淘汰了,上战场能打就行了,正确与否那是后人的事情。”皇甫嵩不爽的瞟了一眼审配。

  审配倒是领悟的很透彻,“对啊,再正确的路线被击杀了也没有用啊,打不过奇迹军团,那么嘴再硬也没有什么意义。”

  “那家伙上头了。”皇甫嵩郁闷的说道,他以为高顺都到这个程度了,不至于听一些东西就上头,结果现实却打了皇甫嵩的脸。

  “上头?”审配不解的询问道。

  “他可能想要找其他的道路去验证正确与否。”皇甫嵩有些肝痛的说道,他是真的以为高顺已经明白了这些东西,所以才给高顺说了一些相关的推测和部分验证的事实。

  然而说完之后,皇甫嵩才发现高顺根本没悟透,压根就是靠实力怼到了奇迹级别,而且和自己所告知的理论还有相当的偏差。

  这种偏差在皇甫嵩这种程度当然能兼收并蓄,以理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而在高顺那个程度就做不到了,高顺是强行怼到奇迹级别的,他的路压根就不是汉室之前走得那一条半的路!

  “有什么问题吗?”审配无所谓的说道,“会变弱吗?”

  “那倒不会。”皇甫嵩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随他去吧,到了这种程度,求的就是一个心念通达,双方的路既然不同,而他靠着自己的路走到了这个程度,认为只有这一条路,结果你给他看了其他完全不同,在他的认知中属于死路的玩意儿,不怼一番,他不会停手的。”审配神色淡漠的说道。

  “你根本不知道我给他说的是什么!”皇甫嵩黑着脸看着审配说道,如果只是简单的去验证自身认知的死路,皇甫嵩才懒得管了,高顺要验证的是极致路线斩奇迹。

  也就是说高顺要将成型的三天赋狼骑,也就是那些已经消解了天赋,化为身体技巧本能的那些狼骑给极致的道路强掰过去。

  皇甫嵩想要打人,你老老实实补你的陷阵营,赶紧将陷阵营补到两千多,近三千人,在皇甫嵩手上镇压局势已经绰绰有余了,何必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审配看着皇甫嵩没说话,皇甫嵩瞟了一眼审配,而审配依旧那副神情,甚至还有闲心给自己斟茶,见此皇甫嵩就知道审配想要什么。

  “极致军团真的能杀奇迹吗?”审配眼见皇甫嵩不说,直接开口询问道,“或者说是什么叫做极致军团,再或者,真的存在极致的双天赋军团吗?那样的军团和三天赋有什么区别。”

  “杀是能杀的。”皇甫嵩看了一眼审配,他估摸着对方之前偷听了不少,而且搞不好这家伙有验证的方式,实际上皇甫嵩总觉得审配有问题,不是没尽全力,就是有什么制约。

  “所谓的极致军团,其实涉及到了基础,很多精锐天赋实际上涉及到好几个天赋,所以为的一体两面也就是这么来的,然而有些天赋是没有办法再继续往下分的,他们是构成天赋的基础天赋,而极致军团指的就是这种。”皇甫嵩瞟了一眼审配,给出了解释。

  “第五云雀算不算极致?”审配突然开口询问道,哪些军团是极致,他已经心里有数了,但有些同样不能分割,但又诡异的家伙呢?

  “不知道。”皇甫嵩摇了摇头,“那个天赋应该是复合出来的,但是应该没有和多少天赋相互交汇,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其应该将所涉及的所有的天赋全部掌握了,独立在天赋树之外。”

  审配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从某个角度讲的话,第五云雀也算是极致了,将自身那一系的天赋全部并入了,也确实是不用再分了。

  这样的话,将精锐天赋变成本能技巧的话,并不代表着真正强过仅仅是使用精锐天赋啊。审配以皇甫嵩所言的第五云雀为基础进行论断的话,得出来了新的结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天赋变化为本能技巧未必强过正常使用天赋对吧,问题在于你熔炼成本能技巧之后是可以重新构造天赋的。”皇甫嵩扫了一眼审配,瞬间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一条道走到极限,和不停的熔炼新的天赋变成技巧那个强?”审配追问道,他感觉自己隐隐抓住了军团真正的划分方式。

  “前一个走得越远越强,后一个熔炼的越多越强,不过越往后路越难走,而同样越往后技巧对于本身提升的越少,而且也越发的难熔炼。”皇甫嵩没有说谁强谁弱,只是说了双方的缺点。

  “所以这才有了双天赋极限之后合并自身的天赋划归为技巧,完成这一步之后再生成同样的天赋,进而成为真正的禁卫军?”审配看着皇甫嵩询问道,而皇甫嵩也没有反驳点了点头。

  如果是真正杀出来的双天赋极致,到了那个程度其实就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不需要精锐天赋的加持,好像也能做到自己已经习惯成本能的那些行为。

  接下来只需要将这种感觉化为真实,就算是完成了第一步,而后再重走之前的路,哪怕因为已经吸收了这部分的力量化作自身的力量,重走的难度已经成倍增加了,但毕竟是曾经闭着眼睛都能熟练飙车的路线,用不了太久就能重新抵达当年的水平。

  “能有多少的增幅?”审配当即询问道。

  “百分之六十吧。”皇甫嵩随口说道,审配双眼放光。

  “不是你想的全方位百分之六十的增幅。”皇甫嵩当即解释道,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差,如果全方位百分之六十的增幅,那战斗力不翻几倍才是怪事。

  想想看吕布的军团天赋也才是全方位一成,但这一成的全方位加持近乎总体战斗力提升了一半。

  “这样啊,那也算不错。”审配闻言点了点头,“也就相当于一个刚刚拥有第一个天赋的军团所获得加成。”

  “嗯,大致是没错,第一次走通可以走相同的道路所以会有百分之六十的加成,第二次就不能走同样的道路了,而且提升会出现下降,禁卫军的极限大概是五次,再多,我没听说过了。”皇甫嵩想了想说道,“实际上完成五次的禁卫军和三天赋本身已经没区别了。”

  “种子是吧。”审配反问道。

  “对,仅有的两次完成五次重置的禁卫军都没遇到军魂。”皇甫嵩无奈的说道,“其实我们计算过基础实力,五次重置之后和三天赋的加成并没有什么区别,优势在于空出来一次质变的机会,理论上有一次质变就能直接迈步而上。”

  “五校合一?”审配询问道。

  “对,北军五校的天赋逐一并入便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垒营。”皇甫嵩也是头大,这是很早以前汉室的尝试,不过失败了。

  “后来为什么不继续了。”审配好奇的询问道。

  “没意义了,五次重置花费的时间太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战斗力并不占优势,有着本钱,我们堆都堆死了,于是又出现了极致路线,锐士便是极致路线的最早,且至今为止最接近成功的产物,是真正意义上能斩杀奇迹的军团。”皇甫嵩言及这些也有一种败者的憋屈。

  “全失败了啊!”审配也是头大。

  “什么叫做失败了,明明还能走好吧,而且战斗力都很强,路线和兵种种子都有留下,前者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人继续尝试,关云长说不准都完成了二重道了,而且三天赋走这个,甚至我都不知道有没有人走过!不过变强是肯定能变强的。”皇甫嵩怒斥道。

  关羽的路,虽说是老路,而且是以前废弃的路,但关羽现在的走法也是没人走过的,更重要的是变强的速度并不慢。

  这也是前辈在一定水平之前不给传授的原因,传授了,就没后人走了,至于一时的错对,真未必!

  汉室和罗马体系最大的区别就在这里,要说强弱的话,双方现在可谓是不相伯仲,而罗马的问题在于前辈将路指明,后人从一开始走得就是前辈认为正确的道路,然而道随时移,走着走着前辈的路就到极限了,而后辈们可没试错的经验啊!

  汉室这边则不同,包括韩信在内,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所定下来的就是金科玉律,当初淮阴兵书挖出来的时候,军魂扩散这条路已经因为道随时移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韩信的路,基础肯定是对的,但要说全部都正确那可真未必,如果韩信的路全部都对,那卫大将军何必去试错,当然试错的结果,也就是并州狼骑的十项全能道路从某个角度而言也不算完全正确。

  这是汉室和罗马体系最大的区别,汉室留下的不是圭臬,留下的更多是种子。

  搓天赋的路封杀了吗?封杀了,但却留下了口子——丹阳精锐,这个军团的存在足够让你自学了。

  天赋树的分化知识封杀了吗?封杀了,但也有传承,基础兵种的对照,将帅够细心就能观察到内在的联系,虽说这么自我观察搞出来的天赋树可能和上代有区别,但谁能保证上代就是正确的?

  重击天赋该从力量天赋转换,还是该从突刺天赋转换,还是该从爆发天赋转换,有区别吗?

  对于汉室的上辈人来说,只要你能搞出来你想要的,你从什么上转换都行,说不准仅仅是一个人与人的不同,你用次一等的方式比最好的还快,这种事情学名叫做个体的差异性,最没道理,但很合理!

  天赋转换技巧封杀了吗?封杀了,但是狼骑存在了三百年!更何况你只要走到真正意义上的双天赋极致,你就会感觉到其实可以不用天赋,之后只要亲自去尝试就会确定感觉没错。

  极限的道路封杀了吗?封杀了,可白马,锐士全灭了吗?

  诚然汉室这种教授方式可能会让很多人走上其他的道路,但谁敢说那些道路都是错的?

  说句过分的话,第五云雀军团如果在汉室传承两百五十年,要么被拆了,要么适合的道路早就被历代将校不断的试错,试出来了,哪怕不同于现在凯撒亲自指点的道路,但也绝对能称得起强大。

  凯撒的路被奉为圭臬,凯撒的传承被赵云射爆的那一刻,帕尔米罗恸哭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没路了。

  凯撒选择的道路,对于帕尔米罗真的就是最好的道路?未必吧,也许还有千千万条其他的道路,也许其中还有比这更强的,但没有人去尝试,大佬所能选择出来的也未必是百分百正确啊。

  “至于锐士,这么说吧,十七斩以上,贴身爆发战斗,死的肯定是奇迹,但这条路也废弃了。”皇甫嵩颇为无语的说道,锐士真的是非常非常靠近奇迹,但锐士是一个瘸子。

  “那还有最后半条路呢?”审配摆了摆手说道,皇甫嵩之前说是一条半路,如果是其他人理解的话,那就是一条路和半条路,但在审配看来这都是半条路,那么还有剩下的半条路呢?

  神话版三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