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二百七十七章 我寻思着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帕比尼安进入沿着顿河进入东欧的时候脸色就有些发青,他又不是傻子,地中海温暖湿润的气候他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结果从黑海进入顿河之后,他都清楚的感觉到温度在持续下降。

  作为一个纯粹靠天赋吃饭的家伙,这货很多东西哪怕是没有经过学习,也没有经过实战的验证,但他还是先天性的感觉到了不妙,这边现在都这温度了,他们过去的话,怕不是得下雪了。

  “帕比尼安,我怎么感觉你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呢?”尼格尔半靠在船舱上,对着帕比尼安招呼道,临走的时候,凯撒和塞维鲁,以及佩伦尼斯都特意来招呼过尼格尔,这可是他们家的种子选手,帮忙照顾两下,折点大军无所谓,别把帕比尼安折了。

  “东欧一直是这种天气吗?”帕比尼安直接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要是一直是这种近乎中秋的天气的话,倒也无所谓。

  “这倒不是,再过一个月大概就该下雪了。”尼格尔好歹是沙场宿将,而且对于东欧了解的相当深入。

  “九月就下雪了?”帕比尼安头大的说道,“这样我们来是干什么啊,下雪天我们难道还要作战不成?”

  “是啊,东欧这地方,从九月后半截开始下雪,下到明年四月份左右。”尼格尔理所当然的说道,“而且冬天会非常非常的冷,冷到穿着战袍走丢了,可能都会在一夜之间冻死。”

  帕比尼安的脸色有些泛青,而尼格尔心下呵呵,他就是在恐吓帕比尼安,让帕比尼安别胡乱跑,冬天什么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他们罗马可是也有大不列颠远征军团呢,寒带作战他们也是有经验的,还不至于见到下雪就没战斗力了。

  “我们非得在冬天作战吗?”帕比尼安的脸都泛青了。

  “问题是袁家这种硬茬,我们不可能在夏天那么短的时间将之击败,所以简单点,从最困难的时候开始磨,熬过冬天最痛苦的时候,我们的士卒也就无所畏惧了。”尼格尔无比平静的说道。

  帕比尼安闻言也陷入了深思,确实是,如果是夏天打的话,等他们占优势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冬天,那个时候说不定会让防守方就这么苟过去,重整旗鼓,还不如从冬天就开始磨,到夏天一鼓作气搞死。

  “可冬天有很多的问题啊,我们的粮草和物资怎么运送?”尼格尔头大不已的说道,“冬天顿河被冰封,要转运物资的话,会非常的困难,而且受限于气温,以及可能出现的暴风雪,我们会被拖死吧。”

  “所以后面还有两批粮草的。”尼格尔摆了摆手说道,“而且这一问题其实袁家那边也是同样的,冬天我们痛苦,他们同样也不好过,这是一个意志的比拼,我们必将获得胜利。”

  “你先说说,你有什么杀手锏没?”帕比尼安感觉尼格尔实在是有些过于自信了,直奔要害而去。

  “杀手锏的话,这种大规模的军团战争,拼的是军团的平均战斗力,和统帅的指挥能力,因而杀手锏这种东西很难打开局势,我们双方的体量都不算小,一般的杀手锏很难解决问题了。”尼格尔思虑了两下之后解释道。

  帕比尼安这个时候莫名的生出一种恐慌,总觉得跟着尼格尔这是要完的套路,你什么都没有准备,还这么自信,我有些慌啊!

  我是不是该想想办法,提前准备点东西,省的被人打死。帕比尼安站在菜鸡的角度上去思考这个问题,这是这两年被凯撒各种蹂躏产生的习惯虽说我会输,但我可以输的不那么难看。

  当然也就是输的不那么难看,帕比尼安的应对能力远远不如凯撒,而且凯撒也发现帕比尼安在主战场动力不足,总是在最后时刻打出一堆用以翻盘的牌,习惯了之后,也就没有什么了。

  “你在这里,我去巡视一下,到时候到了地方,我们先建设地下仓库,封存冬季使用的物资,到时候就算后方还有物资支持,但尽可能的减少后方和我们的压力。”尼格尔以为帕比尼安没有什么问题了,于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就离开了。

  而帕比尼安在尼格尔离开之后陷入了恐慌之中,他总觉得尼格尔这么建设的粮仓搞不好会被烧掉,到时候他们说不准真的饥寒交迫,而饿着肚子和对手作战,那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我觉得还是小心一点吧,尼格尔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看靠谱啊。帕比尼安小心的左右看了看,决定还是按照自己以前那种怂怂的习惯开始攒战斗力。

  作为一个弱者,要有弱者的自觉啊,我怕是又要被人按到土里面摩擦了,帕比尼安悲痛的思考道。

  说起来也是奇怪,在其他将帅发现自己可能比对方弱,对方要将自己按在土里面摩擦的时候肯定会很谨慎的出牌,然后努力武装自己,最后寻找机会将对方掀翻。

  然而帕比尼安的思考方式则是,都这么菜了,肯定会被对方按在土里面摩擦,我还是给我换一身装甲,然后带上面甲,这样就算被人按在土里面摩擦我也不会感觉到痛,反倒是土可能会被摩出一个坑。

  另一艘大舰上,马尔凯正在和亚奇诺、卢西亚诺等人在吹牛,而十五初创军团的军团长狄里纳则是在一边装死一边偷听,毕竟马尔凯的话透露出来相当多的信息。

  “东欧啊,很多年都没来了,我年轻的时候来过两次,都是被斯拉夫人追砍出去的,那狗东西在夏天战斗力一般,到冬天一个赛一个的凶残,战斗力非常可怕。”马尔凯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斯拉夫人啊,我也交手过,感觉不是很强的样子。”亚奇诺回想起来自己前几年砍三大蛮子的时候,斯拉夫人好像也不是非常强。

  “那是因为没在东欧,黑海边缘,甚至是多瑙河那边的斯拉夫人其实都已经属于很菜的那种了,真正厉害的是东欧这边的,非常非常能打,我吃了好几次亏。”卢西亚诺有些痛苦地说道。

  这些人之中和斯拉夫人交手最多的其实是就是第十一忠诚克劳狄军团了,因为以前这个军团不想参与内部那琐碎的政治,毕竟他们的名字就注定了他们的状态,而克劳狄乌斯家族在他们看来不算正统,这就导致他们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出现在罗马城为妙。

  从某个角度讲第十一鹰旗军团忠诚克劳狄在这两百年间已经变得如同边军一样,而且是那种经常厮杀的边军,战斗力相当靠谱。

  顺带一提这次将忠诚克劳狄弄到东欧,倒不是为了磨炼战斗力,而是为了避免尴尬,谁让凯撒赋予了克劳狄乌斯家族真正的法统,以至于现在十一鹰旗军团还处于混乱状态。

  感情我们硬顶了两百年的这个家族,现在居然真的变成了我们的主上了,这让我们怎么转过弯来。

  当然克劳狄乌斯家族的上代家主塞尔吉奥倒是非常大气没救追究任何十一军团的问题,甚至还表示你们可以多加思考之类的。

  反正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有凯撒撑腰,克劳狄乌斯家族的那些派系相互纠葛勉强承认了嫡系存在滞后,这家族也还真不缺是个战斗力强大的军团,再说强扭的瓜不甜啊!

  想想看蓬皮安努斯这种家伙都属于克劳狄乌斯一系的,只是自己隐藏了姓氏的一部分,而现在被抓的阿尔比努斯其实和克劳狄乌斯也有说不清楚的关系,光这些就可以看到这家族的影响力。

  因而多一个第十一,还是少一个第十一,对于现在的克劳狄乌斯家族来说根本不重要。

  “这么强吗?”亚奇诺有些吃惊的说道。

  “很强的,你们没机会见过极寒时期,在暴风雪之中战斗的斯拉夫人,那个时候非常非常强的。”卢西亚诺叹了口气说道,“在那种天气下,我们的战斗力能消减三成,而对方能提高三成,没被砍死已经是我运气好了。”

  “你疯了吧,在极寒暴风雪的时候和他们开战?”狄里纳嘴角抽搐的说道,这得大多心才会干这种事情。

  “不是我跟他们开战,是我从夏天打到冬天,终于要将刚刚迁到波罗的海南边的瓦列里的部落打回去了,结果那家伙死扛到冬天,差点将我干掉了。”卢西亚诺黑着脸说道,他是得多智障才会在那种大劣势的情况下打决战?那不是被逼得吗?

  “我突然觉得你能活到现在也不容易。”马尔凯唏嘘不已的看着卢西亚诺说道。

  而卢西亚诺翻了翻白眼,你们等着,今年冬天你们也会遇到这种神经病斯拉夫人的,在罗马城因为凯撒的存在,老子装孙子也就罢了,还真以为老子真是孙子了。

  瓦列里那个部落可是被老子硬生生打回东欧去了,史诗战歌加双天赋重斧兵可都是让我一起砍回去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