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于是,归来!(10000)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星坠后的大地,是充斥七彩星云的美丽天境,无数恒星破碎后的炙热气流混杂在一起,在钢之大陆上以光速扬起星尘,无数射线混杂交织,让这毁灭之后的余波变得就像是天国那样绚丽。

  不过,虽然说绝大部分恒星星坠的冲击力和超新星爆发释放的力量,都会被钢之大陆吸收,可在新的恒星被孕育重凝出来之前,以星坠之雨为中心,方圆数光年内的环境都将不适宜生存。

  即便是历史悠久,装备有最先进技术和守护法阵的荣光都市也是一样。

  灰烬教团第一宗座,玛拉摩尼加疲惫的降临中心广场,刚才正是她与诸位宗座联手,维持荣光都市护盾稳定,挡住了接连不断的恒星轰击,不然的话,之前被卡尔利斯等人攻击破坏了一部分的神力法阵,未必能挡住全部的冲击。

  倘若是玛拉自己,遭遇星坠之雨并不算什么大事,她的力量足够在超新星爆炸的洪流中散步,在黑洞的事件视界边缘行走,作为灰烬教团最强的超凡者,她的地位凌驾于万国联盟所有领导人之上,仅次于持有最强神之器的天剑女皇与斩魔大帝,但是倘若将力量分散,庇护半径超过七万公里的庞大荣光都市,移动世界,那的确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该死!”

  即便是一直以来,都非常好脾气的第一宗座,如今也在广场中央,抬头紧盯着之前卡尔利斯等人离去的方向,恨恨的说道:“这群远古复苏者,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他们难道不也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吗,为什么非要阻碍我们拯救世界的行动!”

  而且,他们究竟是怎么知道荣光都市的坐标的?!这可是教团绝密,哪怕是有格洛恩指路,也不应该这么快就找上门来,甚至筹划好星坠袭击啊!绝对有什么人泄露了消息!

  在玛拉之后,陆陆续续降落在中央广场的其他宗座,诸位传奇强者对此也是异常疑惑不解,其中一位老者眉头紧皱:“不谈这个或许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拯救世界的计划,同样需要星辰圣子之魂?星天仪魂的力量,的确是我们目前无法理解的权柄,他们这些古老的强者,说不定理解其中的一些密辛。”

  “怎么可能,我们已经近乎将所有的路都走过一遍这个三界九天中,除却再造圣魂之外,根本不存在其他救世的方法!”

  对此,玛拉言辞笃定,这是历代灰烬教团高层数万年探究的结果,是确凿无疑的事实,不过现在,无论是生气还是埋怨都没有用,她转过头,严肃的问道:“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我们还剩下八座水晶方尖碑提供能量在加上我们自己,能不能继续低功率运行阴影星轨?”

  对此,其他负责这方面的宗座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怕是不行了,依照我们目前的技术,毫无办法。”

  “而且,第一宗座,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恐怕已经不是闪耀区域收缩,黄昏区接近熄灭这种问题了摆在当下,我们最应该重视的,其实是最近愈发猖獗的混沌入侵啊。”

  这的确是事实。

  听到这句话,即便是玛拉,也只能长叹一口气和卡尔利斯等人带走星天仪魂没关系,混沌入侵是终将到来的灾难,即便没有远古强者复苏,他们也同样要对抗那些魔物。

  “因为长久以来,我们一直移运恒星,将黄昏区渐渐变得死寂,这就相当于撤销了天然的屏障以及封印。”

  一位外表颇为年轻,一头长卷发的女性宗座握紧了手中的权杖,她用淡绿色的双瞳环视荣光都市周边犹如梦幻一般的恒星云雾,语气有些苦涩:“恒星的光辉,有着净化,阻拦小规模混沌的作用,这是天然的神界屏障,足以庇护一个个殖民地不受混沌侵袭但是如今,本来只是较为黯淡的黄昏区,早就满是漏洞,混沌随随便便就能长驱直入,袭击闪耀本土。”

  “倘若圣魂计划不成,我们没有制造出自己的天父天母,世界意志,那么我们在这个世界的火焰熄灭之前,恐怕会先毁灭于混沌之手。”

  “不行了,我们要尽快赶往学识之都!”

  情况是如此的糟糕,尤其是玛拉凝聚通讯法阵,凝神聆听自己下属的汇报后,能看见第一宗座的手都在颤抖听完后,她立刻抬起头,用无比肃穆的语气道:“他们侦测到了总数超过三千亿仅仅是前锋的混沌集群,正在朝着南天星区奔涌而来,在后面还有更多的混沌魔物,学识之都的力量挡不住的!”

  即便是被各国提防,但是灰烬教团依然以文明守护者自居。学识之都周边,是整个万国联盟,所有逐光者的知识和传承汇聚之地所有逐光者的强者都有这么一个共识,那就是灾难之下,荣光都市可以毁灭,天剑之国可以毁灭,可学识之都不能受损分毫!

  短暂的歇息与修复后,便是再次启程,即便是遭遇袭击,灰烬教团依然义无反顾的出发,准备前往前去帮助其他秩序的路上。

  但是,就在巨大无比的圆盘形移动世界都市,再一次亮起了蓝色的力场光晕,带动整个都市开始进入曲翘空间的瞬间。

  有什么声音,从遥远的远方传来。

  那是古老的语言,带着磅礴的伟力,它自遥远彼端而来,却仿佛响彻于耳畔周边,无论是谁,是传奇的宗座,还是仅仅只是普通人的灰烬教团教徒,一切的一切,有智慧的一切,都听见了这个声音。

  而这个声音的主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很熟悉,那正是卡尔利斯,带领远古强者前来袭击自己的星辰圣子的声音。

  “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震惊于这似乎响彻于三界九天的声音,玛拉抬起头,仰视仍然明亮无比的闪耀星域,她迷茫的询问其他人,似乎想要得到回答。

  而有人回答了她。

  “这是求助。”

  昔日知识与历史之神的教诲,如今的第十一宗座恰好学习过各种古老的语言,他聆听着这声音,有些困难的复述道:“她在呼唤寻求帮助她想要唤醒什么,让一切”

  “让一切什么?”有人急切的追问。

  而这位十一宗座沉默了片刻,随后低声道:

  “让一切重燃。”

  这转译而来的话语,为所有灰烬教团的高层带来了茫然,无论是玛拉还是其他宗座,都不禁感觉有点想笑,一种悲哀的笑。

  在这三界九天中,求助?

  向谁求助,又有谁能帮助?

  倘若,仅仅是呼唤就有意义的话,仅仅是求助就有用的话,那逐光者的呼唤和求助,恐怕足以淹没整个世界在这失去了众神,茫然的数万年间,逐光者一直都在呼唤着拯救,但是只有灰烬教团行动了起来,自己为自己制造未来。

  没有人可以拯救谁,也没有人需要被谁拯救,所有人只能依靠自己至少,目前只能依靠自己,这便是真理。

  只是,发出悲哀苦笑的他们,却并不知道。

  这听似简单的求助,凝聚了一个种族不知多少年的汗水,凝聚了一个种族近乎全部的血脉,在这一声简单的呼唤背后,是银妖精燃烧殆尽的灰烬而它也并非是真的呼吁拯救,而是一种努力,一种精神的实质化。

  它们在这天地间飘荡,但听上去并非是哀泣,反倒像是最为激昂的呼声这声音直入九天,深入大地,贯穿了万有的一切。

  于是,在无数人茫然的注视下,天地震鸣。

  凝滞了十二万年,与钢之大陆交叉的三界,天之剑界与地之斧界,开始在这声音的呼唤下,剧烈的震动,两个无比庞大的世界本身,正在一点一点的从钢之大陆上拔出,他们开始运动,开始苏醒。

  与此同时。

  万国联盟正中央,黑色巨星吸积盘边缘处。

  坐镇于这最接近三界九天万物轴心的中央地带,正在凝视着一颗颗恒星如同流星般,没入闪耀地带最深处,漆黑巨星吸积盘中的天剑女皇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配件正在震动这来自九天之上的最强神之器正在发出嗡鸣,而源自灵魂的悸动,也仿佛鼓点一般敲打着她的心。

  “你在呼唤着他吗?”

  而这位看似精灵,有着一头紫罗兰色长发,金绿色双瞳,名为幽兰黛儿的美丽女士,按住了自己的佩剑,本质为剑界核心碎片的神剑。这位大学士迈克罗夫的友人,极其欣赏卡尔利斯,并且亲自送她出行前去黄昏区的万国联盟最高领导者,轻声叹了口气,表情看不出是喜悦还是哀伤。

  “真是的倒是快点回来啊。”

  黄昏区边缘处,无穷混沌魔物的正中央,一位看似矮人,白须白发,正手持黑色巨斧屠杀拦截黑暗大君的威严男人,在无比激烈的战斗中微微眯起眼睛,名为伊泽尔的斩魔之人先是轻笑一声,然后便是哈哈大笑他举起自己手中的巨斧,毁灭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将一切来袭的混沌都化作齑粉虚无,归入黑暗之中。

  “你也兴奋起来了吗?”

  “我也是啊!”

  在这早已腐朽,早已衰败的时间和世界中,逝去又归来的神祇,再次看见了名为希望的变数。

  “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目瞪口呆的灰烬教团众人,并不知晓问题的答案,他们只能看见,随着时间流逝,就在三界那巨大的变化还未结束之前,从远方那已经变得无比黯淡的黄昏区开始,无尽群星开始熄灭,有巨大的黑暗正在从遥远彼端的无光带蔓延。

  那是黑龙。

  一头无比巨大,仅仅是躯体就足以横跨诸天,比拟世界的古老黑龙。

  祂从世界的边疆处而来,通体漆黑,犹如深渊,祂展开双翼,千千万万颗星辰就这样被笼罩于黯幕之中,然后急速的熄灭巨龙高声发起龙吟,其声撼动九天,无数恒星就像是脆弱的烛光,在这龙吟带来的暴风中,被轻易地吹熄。

  能看见,这黑龙的胸前,有一颗无比明亮的晶核,那就是黑暗中的唯一光明,黯幕中的唯一之星,它急速闪动着,曲翘着时空,让一切距离都变得毫无意义,也正是它,汲取了千千万万星辰的力量,变得愈发明亮。

  “混沌之神?!”

  有宗座惊愕的开口,这和典籍中记载着的,那些昔日诸神陨落后,混沌战争中曾经出现过的最可怖的混沌魔物极其相似它们从世界黑暗的边境苏醒,吞噬一切光芒与秩序但是立刻就有其他人否认了这个猜测:“不对,不对那个光芒很圣洁远比这千万星辰要圣洁!”

  黑龙急速飞驰而过,大地上的一切都与它无关,只留下剧烈的时空风暴在天地间吹息,而一个个堕落移动世界都市明的逐光者疑惑的抬起头,而这些终日耕种养殖,几乎毫无时间仰望星辰的人看见了,在黑龙熄灭群星之后,又有无尽群星追随而来,宛如飞驰的流星。

  那是光,几乎无穷无尽,覆盖了整个天幕的流光黑色的巨龙将沿途的一切恒星熄灭,化作自己的力量,但是在这深沉的黯色之后,是亿亿万万,复无穷尽的战舰之光!

  九天天幕之上,钢铁的轰鸣正在响彻八方,无数中不同超凡力量,甚至只是纯粹机械力量产生的喷流,立场,火焰,全都化作了最显眼,最明亮不过的光辉!

  它们跃动着,闪烁着,在这辽阔无尽的九天之上迁跃又再现,就像是多元宇宙虚空中那闪烁的星光!

  究竟发生了什么?!

  即便是再怎么疑惑,三界九天的众生,无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是,毫无疑问这是剧变之中的剧变,一切的宿命,一切的命运,一切的命中注定,乃至近乎永恒的星辰轨迹,如今都被打乱,撕碎,化作乌有,而那笼罩于逐光者头顶的黯淡未来,自然也毫不意外,无论是即将迎来的是毁灭还是重生,至少,那不再是注定的绝望!

  对于这一切,无论是灰烬教团,还是其他有着传奇强者的万国联盟成员,他们全都不知所措。逐光者中的强者不是不想要阻止那头黑龙继续熄灭恒星,但是不谈他们打不打得过,对方飞翔的位置,乃是九天之上,那九块诸神都无法前往的浮空大陆顶端!钢之大陆恐怖到匪夷所思,甚至可以说阻止一切生命前往更高处的引力屏障对祂而言毫无作用,这黑龙简直就像是在自己家飞翔那样自由自在,没有半点束缚!

  “啊看啊!”

  而在黑龙飞驰而过去,朝着闪耀地带中央区域疾驰而去后的不久,还未从震撼中反应过来的灰烬教团诸位宗座中,再次响起震惊的声音,一位身材壮硕,有着仿佛巨蟹一般双臂的宗座抬起自己闪耀钢铁色泽的钳子,指向高天,而所有人都顺着他的指引看去,然后呆愣在原地。

  因为,他们看见了那原本屹立与钢之大陆之上,就像是X形一般交叉的天之剑与地之斧,如今正在剧烈的移动伴随着浩大无比的时空扭曲现象,这犹如武器一般的世界不,应该说,是仿若世界一般的武器,开始在震荡的三界九天中,缓缓地与整个钢之大陆,整个银色世界分离!

  能看见,坚固无比的世界屏障被撕开,或者说,自动开启了门户,无比巨大的裂缝缓缓开启,展露出其背后浩荡无尽的多元宇宙虚空,而这两个无比巨大的世界武器,就这样分离,他们朝着裂缝之外虚空中的两侧,两只沉浸在黑暗中,仿佛是手臂一样的巨大世界结构处飞去,然后便如此,被紧握在其中!

  剑与斧,归位!

  而原本依附于天之剑界与地之斧界的恒星,也在两界震荡离去的过程中,急速地熄灭,化作乌有,而这就意味着闪耀地带最明亮,最繁荣的核心区域完全地化作一片黑暗,倘若从无光带的远处眺望,便能看见,原本明亮的闪耀地带中,出现了两个庞大无比,并且还在不断扩散的黑暗阴影区!

  世界末日!大灾难!

  虽然说,绝大部分闪耀地带的移动世界都市都持有在黑暗中也能活动一段时间的能量储备,但是,三界中的两界脱离,带来的黑暗领域又是多么巨大?倘若是战舰还好,一整个世界都市是绝不可能脱离这阴影区域的,这顿时便让无数这个区域内的逐光者绝望,以为迎来了世界末日。

  他们想的,的确没有错这的确是是世界末日。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人来帮助他们。

  就在两界脱离银色世界之后,飞驰过黑暗天幕的流光,开始一个个坠落,无数跟随在黑龙之后,迁跃而来的虚空战舰集群,开始朝着大地之上,那无数移动都市降落而去以为在迎来毁灭后,还要被侵略者掠夺的逐光者们,惊讶的发现,那些乘坐巨大战舰而来,说着陌生语言的怪异异族,打开了他们战舰的运输仓,他们大声呼喊着,在一个个世界都市的各地维持秩序,开始转移民众。

  来自多元宇宙大联盟的无数飞舰,早就在众多次与邪神集群的战斗中,磨砺出一套极其精良迅速的搬运模板,转移一个个星球和世界中的民众对于他们来说,正好是专业对口。

  而且,不仅仅如此,除却这些密密麻麻,犹如无尽群星那般,似乎要将整个三界九天都搬空的战舰外,在众多逐光者没有看见的地方,在无光带中深邃的极黯地区之中,有数量更多,更加强大的战舰与强者,正在和近乎无穷无尽的混沌集群战斗,将这些足以轻易湮没整个闪耀地区的黑暗混沌,死死地挡在了原地,并且急速地剿灭。

  终于,无法忍耐,无法忍耐这莫名其妙的展开,无法忍耐这天知道什么情况的世界,荣光都市中,升起一个光点,第一宗座玛拉摩尼加挡在了一艘低空飞驰而过的虚空战舰前方,她的精神震荡,用疑惑,迷茫,不知所措,但带着一股追究到底的执着精神,朝着飞船中,那些仿佛植物一般的异族驾驶员们问道。

  “你们你们究竟为何而来?”

  而这些自称为中庭人,性格也如同植物一般平易近人的异族,则是笑着回答了她的问题。

  吾等因誓言而来!

  因那万界秩序的缔造者,多元宇宙大联盟的奠基人,因为我们的神祇,信仰,拯救者,庇护者,以及一切信念的引领者,我们因祂而来!

  而似乎是为了呼应中庭人的话语,那无尽舰队中,又有其他的声音响起,回答玛拉,附带逐光者的问题。

  吾等为履约而来!

  那是一个并不知晓名字的种族,他们驾驶着战舰,飞驰而过,但是豪迈的笑声依然在天地间回荡。

  为了一切秩序的守护者,为了原始魔网的塑造者,兑换系统的最初执行者,多元宇宙精神娱乐文化的创始人,为我们带来和平,安宁,以及所有珍贵一切的强者,我们为祂而来!

  吾等因信念而来!

  紧接着的,是一个虔诚的声音,那是某个灵能种族的精神回荡,他们的语气无比虔诚,犹如诵读箴言,他们的话语坚定,就像是铁锤敲击铁砧。

  因那近圣之神,灭魔之圣,因为那一切黑暗的驱逐者,守护了我们故乡,带给我们文明未来与希望的天神,我们因祂而来!

  吾等为守护而来!

  说出这话的,是一支朴素的人类舰队,他们驾驶着银白色的圣光战舰,真的如同光一般在九天上飞行,秉持着秩序之心,帮助能够帮助一切的圣光之道履行者们温和的回答。

  为了唤醒黑暗的天敌,混沌的破灭者,为了让这古老的旗帜再次重立,让光明反攻黑暗源头的号角重新吹响,我们为祂而来!

  吾等因抗争而来!

  就像是金属摩擦着金属,嘶哑且顽固的声音仿佛从深渊最深处响起,但是这可怖声音中蕴藏的,却是无比炙热的意志,他们如同呐喊般道。

  因那粉碎原初大劫者,多元宇宙最后的战神,因为那十二万年前基定一切的战斗和厮杀,牺牲与奉献,我们因祂而来!

  吾等为荣耀而来!

  巨大的星辰战舰带起扭曲的时空轨迹,意气风发的人类们扬起早就被淹没在古老历史中的星坠之旗,迈克罗夫人的后裔们扬帆起航,朝着世界的中央前进。

  为了复苏群星之神,钢之创主,为了我等文明第二次升起的炽阳,那注定带领我们前往悲哀轮回尽头之处的强者,我们为他而来!

  吾等因秩序,未来与希望!

  就像是汹涌澎湃的海涛,无尽澎湃的呼声响起,那是诸天万界,万界万族的呼声,那是所有心中燃烧着烈火,释放无尽光明者的声音!

  因为救世的巨神,秩序的壁垒,那引领万界前进,背负众生希望的孤独者吾等因那为了吾等而牺牲了自己,以自己的火焰照彻万界的至强之神,吾等为祂而来!

  吾等为拯救,明日与呼唤!

  吾等,为了令这世界重燃,跨越万界列星而来!

  庞然的黑龙发出响彻九天的龙吟,而在祂的背部,有无数熟悉的强者,无数熟悉的故人一切的一切,仍活着,来得及赶来的所有人,昔日那个男人所熟悉的,持有联系的所有人,全部都汇聚此处,而他们正朝着世界的中央,那黑色的巨星处,毫不犹豫的奔驰而去!

  为了我们的燃魂之王,为了这多元宇宙的万军之主,为了一些人的主人,一些人的战友,一些人的向往者,一些人的崇敬者!

  我们乃是古老历史的知晓者,未曾遗忘昔日神话与传说之人!

  我们乃是那场战斗,那十二万年前熊熊燃烧之烈焰的见证者!

  我们,为了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

  我们为他而来!

  记忆死了,只剩下古老的传说在书籍中遗留,历史被遗忘,只余神话的余韵在废墟中流传

  遥望这诸天列星,无处不是逝去的回忆,它们有的被遗忘,有的被铭记,在这不知多么漫长的时光中,再怎么荣耀的故事,再怎么辉煌的史诗,都将渐渐地湮灭,渐渐地消融,就像是雨中的泪水

  但是,现在还未到可以遗忘的时代,现在还未到可以忘却的时刻!

  哪怕是从不知道,根本不记得乔修亚名字的人,不知晓乔修亚事迹的种族,在一些人刻意的推动下,在一些文明堂皇的要求下,也绝对用过,体验过,玩过,甚至是现在仍然使用着那个男人曾经留下的事物无论是精神终端,魔网,还是论坛的模板,精神幻境游戏,只要是使用了这些,使用过多元积分兑换系统生活,那么他们就必然在不经意间,看见过这个男人留在角落处的名字,使用过他和其他人联手的造物!

  他是,这个文明纪元中,头一个发明了这些的人。

  他的名字从未真正的沉寂,从未真正的失落,在这个黑暗的多元宇宙中,永远有人时不时的提醒这个世界的众生,提醒所有人,他虽然早已逝去,但从未被遗忘。

  无数的虚空舰队,追随着黑龙的轨迹,从世界的边疆处而来,它们浩浩荡荡的前进,在所有逐光者不知是震撼,恐惧还是带着一丝希望与祈求的眼神中,前往了那三界九天的中心,黑色巨星所在之处。

  而此时此刻,所有释放着光芒的星辰,都彻底的熄灭了昔日的三界九天,如今的钢之大陆,一切都渐渐归于黯淡,所有的能量都在消散,所有的运动都在减速。

  时间,正在停滞,空间,正在凝结,能量正在灭去,物质被黑暗笼罩,元素和以太沉寂,圣光与阴影寂灭,哪怕是原初的生命之力,创造的魔法之辉,也在平等的静谧中逐渐化作虚无。

  死亡的六重境界,分别是斗志的消散,精神的失落,肉体的死亡,灵魂的凋零,记忆的遗忘和存在的逝去

  这是真实不虚的法则,确凿无疑的事实,在这个多元宇宙中,这就是一切领域通行的真理。

  但是。

  但是啊!

  战士的斗志,还未消散!

  战士的精神,仍有传承!

  战士的肉体,还未毁灭!

  战士的灵魂,仍在战斗!

  “多元宇宙的众生,都相信着你的力量,都呼唤着你的名字!”

  黑色的巨星,核心点火器之前,3号的声音与龙吟同响,钢之蟒与众多强者齐声而道:“你的记忆没有被遗忘!你的存在没有消散!”

  “归来吧!重燃吧!如今,正是黑暗降临之时!在遥远的起源彼端,有混沌的扭曲扩散贤者们的战斗陷入僵局,而这正是最大的绝境,这也正是你最喜欢的环境,最喜欢的挑战!”

  他们的呼声震动世界,他们的呐喊熄灭星辰,所有自遥远彼方,飞驰而来的众神,都在齐声高呼一个名字。

  “归来吧!重燃吧!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这个多元宇宙,还有着你的敌人存在!”

  此时此刻,一切的光芒,都熄灭了。

  面对众生的呼唤,死寂的世界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但是,这却并非是结局。

  因为伴随着万物的缄默,一切归入最为冰冷的死寂,因为世界本身开始真的步入消亡,所以这早已死去的巨神之躯,无限之界,开始不甘且愤怒的,开始与死亡战斗!

  所以,有微小无比的火星,在世界的最中央处,因这斗争的心而点燃。

  无关呼唤与希望,无关期待与未来,这斗争的火焰是如此的纯粹,它闪耀着,微弱的光芒照耀周边,但微小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它意味着光与暗的分割,死与生的界限,冷与暖的境界它是分割与对立,是相对与冲突,它是存在虚无的分界点,是生命死亡的分割线。

  它就是战斗

  当死亡到了尽头,便是新的诞生

  当火焰彻底熄灭,灰烬便会重燃

  一个存在遗忘与逝去的终结,便意味着一个存在的再现与归来!

  而与此同时,阿尔法法尔斯特,正拿着一个小小的,银色的匣子,行走在黑暗的世界内侧。

  这是一条可以说是无限漫长,也能说是跨步即到的殿堂之路,在阿尔法的两侧,有星辰化作的河流流淌,但无论是左右两边,那两条朝着不同方向流动的河流,如今都彻底陷入停滞,不再运动,同样的,那本应高远无比,璀璨生辉的星辰穹顶,现在也是一片黑暗。

  阿尔法并不理解自己所看见的一切意味着什么。他只是一步一步的,无比坚定的,朝着前方走去,他就这样,以几乎可以称之为肉体凡胎的身躯,行走向世界内侧最中央,那庄严无比的祭坛王座。

  银妖精的血脉,混沌时代之后,钢之巨神最后的也是最初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的眷族,这个肩负了钢之蟒的嘱咐,众多强者的希望,肩负了所有逐光者未来,亿亿万万众生期待,以及所有责任的男人,怀抱着胸口前的小小匣子,踏上通向王座的阶梯。

  然后,他开始平静地祈祷。

  神啊。

  这世间万物万物的造物主,创造这九天列星,三界众生的天父。

  他行走着,在愈发强盛,愈发沉重的威压下迈步踏上台阶,阿尔法的身上亮起众多强者的赐福与庇护,但是这些力量都毫无用处,面对这钢之大陆至高权柄的威压,所有的一切外物都是无意义的虚无在这里行走,只能依靠自己的心。

  所以,阿尔法继续轻声祈祷。

  天父啊。

  如果,您真的,真的能够苏醒。

  就将那对您而言不起眼,最为平凡的幸福,带给这苦难的众生吧。

  我不祈求女儿的复原,也不祈求自己的荣耀,我不祈求那无辜失去的可怜弱民能够复活,那千千万万移动的世界,亿亿万万熄灭的星辰能够再启我虽然悲伤,但不祈求希望,我虽然迷茫,但不怀有奢求,我只想,阳光能够存在,秩序能够延续。

  我们的造物主啊。

  我只是渴望,您能带来真正的光芒,照耀在这一片看似永耀闪亮,实则充斥绝望的漆黑大地之上。

  仅此而已。

  男人只是祈祷,他一步一步,踏上了王座阶梯的顶端,在世界内侧黑暗的星辰穹顶下,在世界内侧停止流动的止息之河环绕中,阿尔法将手中银色的匣子,轻柔的放在了那无比威严,但却如今已经没有任何威压,只剩下一种柔和暖意的钢铁王座之上。

  面对这银色的匣子,威严的王座,阿尔法轻声的说出自己的愿望,就像是自言自语,并没有打算得到任何回应。

  但是,他却得到了回答。

  “不。”

  有回答的声音,从王座之上传来。

  有回答的声音,从漆黑的天幕之上传来。

  有回答的声音,从三界九天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最微末之处传来。

  “我拒绝你的愿望。”

  阿尔法震撼的抬起头,但是他却什么都没有看见,不知何时,男人已经离开的世界内侧,但是在最后,他似乎看见了有什么光,正在从那漆黑的穹顶上亮起而与此同时,世界内的所有人,世界外的所有人,多元宇宙中的一切人,一切物,但凡是能聆听的,所有的一切都听见了。

  世界内奔袭的混沌,甚至世界外,那正在无穷远方涌动的邪神,也全部都停下了步伐,凝固在原处,聆听那威严,低沉的声音,那再一次出现在这个多元宇宙的声音。

  “因为我要求,你们必须奢求在美好之上的美好。”

  “因为我要求,你们必须怀有比希望更贪婪的希望。”

  “倘若连这种贪婪都不敢拥有,连这种奢求都不敢想象,那么就只能注定任人鱼肉,面对那黑暗混沌给出的虚假未来弯腰折服,自陷沉沦。”

  这巨大的声音,带着隆隆神力的雷鸣,响彻整个多元宇宙,而听见这熟悉的,未曾有任何改变的声音,无论是黑龙,是人工智能,是钢之蟒,是人类,还是其他种族,所有怀有期待的万界众生,都不禁热泪盈眶。

  而这个声音,仍在顽固的朝着这个多元宇宙宣告自己的意志。

  “平凡的幸福?我决不允许!”

  “你们配得上,最好的未来!”

  钢之世界的中央,那一丝战斗的火,彻底的熄灭了。

  但是与此同时,世界的内侧,在那王座之上,在那小小的匣子中,某人于十二万年前留下的种子,开始从神灭的沉寂中复苏!

  然后,光芒亮起!

  多元宇宙虚空中,在一瞬间就出现了一条无比巨大,横跨无尽距离的明亮裂缝!

  初始之火的光辉,照耀着这无比巨大的裂缝四周,而无穷尽的信仰与呼唤凝聚于此至此,便响起呼声!

  战斗!战斗!战斗!

  与死亡!与未来!与混沌!

  战斗!战斗!战斗!

  无论是生是死,是存在是虚无,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永远都是永不停歇的战斗!

  “你我的人生,这世间万物的命运,以及对幸福,对意义,对联系,以及对所爱之物的渴求!”

  “多元宇宙的未来,永恒秩序与混沌斗争的终末,以及一切相信,呼唤,勇气和斗志的结局!”

  “这一切的斗争!”

  虚空中,响起浩荡的圣音,苍凉的号角与雷鸣般的战鼓同时响彻万界,而无限的神力,正在从大源的深处迸发而出!

  唯一神的声音,正在响彻天际,横扫整个多元宇宙!

  “岂能不战而败!”

  新的火焰,开始重燃,银色的大陆,再现无限光明!

  无数逐光者,无数来自多元宇宙,其他世界的生命,所有人都注视着此处,凝视着此处。

  啊,火焰,火焰。

  这昔日照耀了黑暗的多元宇宙,照亮这九天列星,明亮了三界万物的光辉,再一次从那漆黑的核心处迸发,然后,就这样,点燃了名为钢的大陆。

  能看见,黑暗的多元宇宙虚空中。

  黯淡了十二万年的黑色世界屏障处,开始泛起银色与赤色交杂的光纹。

  虚空中,紧握着自己武器的四臂天神再次睁开了双眼,无尽的斗志和神光在其中轮转酝酿,漫长的时间过去,这光芒凝聚而成的火焰不仅没有半点黯淡,反而燃烧的愈加旺盛。

  巨神,举起了剑与斧。

  因为,感知到这世间还有战斗的存在,还有斗志的存在!

  因为感知到,这万物众生,仍有抗争的勇气!

  于是,那为战而生之人

  于此,归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