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抖擞精神 (6800)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世界之外的虚空,距离万物禁区不算太远的星河边界处,有几个庞然的存在正隔着遥远的距离,凝视着远方突兀亮起的火光,

  祂们之前没有去帮忙,亦或是去呼唤那个存在的归来,是因为祂们的力量相对而来太过强大,很可能会因为强者间的本能排斥,无法进入禁区内的那个庞大世界,而看前去舰队的数量,救援估计也够了,恐怕只有出现什么意外状况的时候,才需要祂们搭把手。

  而这些庞然的强大存在中,有的是真身在此,有的只是留下的化身亦或是分体,其中有熟悉的人,也有不熟悉的面孔其中一位强者的化身,便是一个巨大的星辰漩涡,祂横亘阴影和正常多元两界,而核心的以太真身位于两界之间,仿佛正在凝聚一个全新而不同的多元雏形。

  于十万多年前成就近圣者的阿摩司大帝,早已脱离诸多多元星河,走上了前往初始之火尽头的方向,可以说,祂玩腻了文明游戏,也厌倦了捏种族养成,当然,也有可能是觉得如今的多元星河并不存在能让祂有所收获的对手,所以祂便出发,走向了通向尽头,寻觅自己道路的旅程。

  而和绝大部分,可能走的是无限亦或是永恒之路的近圣者不一样,阿摩司大帝所做的,是和昔日极限升华聚合体类似的绝对之路,祂吞噬了血战星河深渊,勾连阴影和正常多元两界,而它凝聚万千世界星辰升华的以太真身就作为两界之间的中间点,一个实体的虚空裂隙通道。

  其他的近圣者,便是大多元联盟中极其惊艳天才的几位,由于融合了复数多元星河的知识和技术,大多元联盟即便是反复毁灭又重生了七次,也能孕育出几位超越非凡的近圣者,祂们便是如今大多元联盟四大政党的领袖,统领着这个或许是多元宇宙中最大的势力联合。

  而如今,祂们现在都在思考。

  思考着自己,是否能够比拟那位十二万年前就已经觉悟的强者。

  虚空远端,烈焰越来越旺盛,光源越来越明亮,甚至可以看见,银色与赤色的光正在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符文,一个巨大的转轮,一开始,诸位近圣者的目光和表情还能说是严肃,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祂们的表情就愈发惊愕,不可思议,乃至于就像是要立刻高呼匪夷所思那般,震惊的无以复加。

  “不对这不是近圣者的力量!”

  感受着远方那正在膨胀,还在无止境膨胀的磅礴神力,以及一种陌生的波动,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追上,甚至还能依靠十二万年苦修胜过对方的阿摩司大帝化身顿时一僵,作为在场所有近圣者中最强的祂,能感应到,在那璀璨的神力之光背后,还有着一种莫名无形的波动,正在横扫整个多元宇宙!

  但是,和圣光不同,和阴影不同,和一切传中已知的任何力量不同,这横扫而去的波动,并没有任何实质化的异象但是阿摩司大帝能够清晰的感觉,并且可以确认到,这个多元宇宙已经有什么东西,在所有人都不知不觉的时刻被改变了有什么束缚,什么锁链,在悄无声息之间便被打开,敲碎!

  “这是”

  大帝凝视着远方的光芒,那已经完全照彻整个昔日万物禁区,所有黑暗虚空,正在众多多元星河生命目光注视下,完全凝结成型的Φ形转轮,祂的声音轻微,听不出究竟是失落,还是一种奇特的振奋:“没错,的确就是”

  “这是,贤者啊!”

  而此时此刻,原时间陷阱万物禁区中央,如今的唯一神所在之处,已经被神力之光照彻,变得明亮无比的虚空周边。

  所有之前靠近在乔修亚周边的虚空舰队,和单独而来的强者,全部都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开,退后,被送离到一个安全的位置。

  不仅仅如此,伴随着一道道时空扭曲和剧烈的能量波动,原本位于乔修亚体内世界的众多强者,那呼唤他归来的友人亲人,也都被送离,此时还能隐约听见,有混沌破灭的声音正在世界之中响起,在战神归来的那一瞬,所有昔日还来不及磨灭的黑暗与强敌,全部都化为乌有,犹如梦中的泡影般,一触即灭。

  来不及思考什么,来不及感慨什么,就在做完这一切后,大源的裂缝再启异变它原本是位于神祇之后,贯穿无尽虚空的漫长裂缝,是从大源源点中衍生而出的线。

  但是现在,能看见,在那条巨大无比的裂缝中央,有无数条更加细微的线开始从源点中被释放而出,化作一道道流光这一幕,就像是无数个光点被一股力量从大源中抛出,仿佛就像是一场降临在整个多元宇宙的神力暴雨。

  而这些雨点,携带着无尽光,无尽炎,朝着诸天万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尽头处飞驰,仿佛要照彻自古至今的一切,无论是明亮的多元星河中心,还是漆黑的多元宇宙边缘,光芒闪耀,平等的降临。

  注视着这一幕的众人,原本有些不明所以,但是随着一粒粒光雨雨点从他们面前闪过,即便是近圣者也不禁为之震撼无论是哪一个光点,是大是小,是明是暗,祂们中都蕴含着强大的气息,甚至就如同神祇一般!

  不对,就是神祇!

  这是众神回归!

  并没有前往时间陷阱万物禁区,也就是如今乔修亚所在之地,昔日的万界祭祀场统合意志,如今持有近圣之力的超时空网道网络中枢本体,以比任何人都快的速度,分析出了那些光点背后的真相每一滴雨点,都代表着一位神祇的圣徽,每一滴雨水,都持有一位神祇全部的神力!祂们化作光雨,令多元宇宙的所有世界都沐浴温和的神力之中!

  能够看见,无数神灵化作的光点,正以奇异的轨迹,携裹着自己的力量在虚空中飞驰,祂们沿着轨道回归,降临,其中有一部分回到了一些仍有生命的世界,仍有文明的世界,甚至有些神灵回到了一些文明的首都中枢处当然,除此之外,也有神祇降临在了虚空中,大片大片世界残骸的中央,甚至干脆就是什么都没有的寂静虚空范围内。

  而昔日,在这些空无一的区域,都有着璀璨的文明传承,都有着强大的神祇传说,哪怕已经度过了无尽时光,文明湮灭,种族灭绝,乃至世界都不复存在,可是在无尽遥远的古老时代,这里都的的确确有着神祇入灭,归源而去的神话与传说。

  而现在,祂们全都归来了,重新降临这个祂们付出了一切的世界。

  所有逐光者,所有能够观察的逐光者,都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这一幕。

  已经脱离了三界九天,自己故乡的主管者们,此时此刻正在虚空之中,注视着自己曾经世界的全貌他们看见了,自己昔日生活的钢之大地的真实。

  那里是一个无尽庞大的巨神胸口中央,所有逐光者生活的辽阔狳,不过是巨神世界中枢领域内,一个名为核心点火器的零件周边罢了。

  但是,就在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区域中,就在那个实际无比辽阔的大陆之上,却诞生了属于逐光者的无尽神话,无数史诗,有无数英雄和种族在那里慷慨悲歌,为了对抗混沌以及那恶劣的环境,而付出自己的一切。

  而如今,承载他们所有记忆的世界苏醒,他们的创造者与天父重临这个多元宇宙,所以一切逝去的,即便是早就化作历史虚无的灰烬,也全都被强行牵扯而回,再造于此世!能看见,昔日诸神时代末尾,那些莫名逝去坠落的诸神,如今也全部重归,而所有因此而死,因此而牺牲的万物众生,无数种族,也都全部都在瞬间复活,就像是从未逝去那样。

  能够看见,在所有的一切种族都被挪出巨神体内世界的时候,有银色的光点在其体内飞扬,那是唯一被留下,或者说,本来就应该在那里的种族。他们正在笑着,赞美着从未遗忘过他们,而他们也从未遗忘过的主宰。

  来不及感慨,也来不及思考,即便是近圣者,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而就在此时,一声悠长无比的,苍凉无比的号角声凭空响起,在整个多元宇宙的范围内奏鸣。

  那是冲锋的号角,是战斗的号角,是意味绝不回首,注定一往无前,是意味绝不后退,势必无坚不摧的号角!

  这声音,响彻整个多元宇宙,而自此之后,战斗本身就有了意义无论是为何而挑起战斗,无论战斗有没有达成目的,无论战斗结束之后,胜者有没有掠夺败者的力量,只要战斗,并且有了结果,那么战斗者就能从周围的世界中,得到力量!

  就像是想象力和信念足够,就能觉醒灵能;就像是感知和智慧足够,就能引动魔力;就像是对万物的亲和足够,就可以呼唤元素,就像是心灵足够坚定纯粹,就能驱使以太。

  就像是心中的欲望足够强烈,生命能就会从生命的深处回应;就像是心中愿意奉献与帮助,圣光便会从无垠之处降临;就像是想要挣脱一切束缚与囚禁,阴影便可以从最隐秘之地溢出。

  就像是这样,只要想战斗,并且去战斗,就能获得力量,得到经验,进而去升级!

  不可思议的力量勃发,洗礼万界众生不知道在一瞬间,有多少生命种族因此而被改变,进而获得了天赋,提升了力量,亦或是得到了完全不同的,未来的可能!不管获得这力量的存在,未来是成为为了力量而无情杀戮一切的魔王还是成为为了万物众生而战的勇士,至少,这是一种全新的可能,它是不分善恶,不分种族,绝对公平却又绝对不公平的力量!

  而这力量真正的敌人,却是混沌本身杀死混沌获得的经验与带来的进阶选项,比杀戮任何秩序存在都要多,它的创始者厌憎一切不变的永恒,厌憎一切停滞的未来,无论是停滞不前的虚空种族,还是陷入无尽轮回的古老文明,只要和这一切悲哀的事物战斗,并且战胜它们,战斗者便能获得重启这些停滞者,所带来无尽可能性的力量!

  这回荡在多元宇宙中的改变,正在逐渐的改造万事万物,但是,这震撼了所有人的举动,却并非是全部能看见,重新苏醒的巨神身后,有巨大无比的钢之转轮从背后虚空显现,银色的钢之力和赤色的神之炎被庞然的神祇之躯分割为相对的两界,而它每一次轮转,都仿佛蕴含万界生灭的可能。

  甚至,有比之前众神回归更恐怖的时空扭曲,虚空异象出现,令所有注视这一幕的众生心惊肉跳!

  能看见,在巨神的周身,有一条由无数星辰光芒汇聚而成的止息之河出现,它从光芒中诞生,在虚空中盘旋,这河流环绕巨神,闪烁着璀璨的光芒,而尽头处是一片黑暗朦胧,无限的虚空众多世界的强者,所有的钢之蟒都对此无比熟悉,因为这条停滞的止息之河,与那无尽的虚空,正是所有世界核心处,钢之蟒居所,世界内侧的景象!

  止息的星光长河过去,与无限的虚无轨迹未来这原本只应该出现在世界内侧的景象,如今却随着随着巨神的意志,开始出现在了多元宇宙的虚空中不仅仅如此,在巨神的头顶,无数与之前众神光点呼应的璀璨群星,也开始逐一呈现,闪耀着无尽光华。

  “我要求的,就是不可能的改变!”

  巨神的声音,响彻虚空,能够看见,那条充斥着无数世界无数回忆无数信息的止息之河,那条已经成为注定,理应无法被更改,代表着过去的长河,突然开始汹涌澎湃正如同之前,无尽神力光辉从大源中复归多元宇宙那样,这条早就被确定,所以停顿的停滞之河,居然被复苏了一小瞬!

  而正因为止息之河的复苏,在这条河流的尽头处,那无限的虚空中,开始出现了一点不可思议的光,这光初始微弱,但却瞬间爆发,无尽璀璨它开始爆炸,扩散,开始在那无尽的虚无之内,生成出无数条支流,无数条岔道,它的诞生,孕育了无尽的可能,无限的不确定!

  “我要求的,就是无法被确定!”

  所有的世界内侧,所有存在的世界内侧,止息之河尽头处,那些被黑暗笼罩的虚无处,开始逐渐亮起光芒,有同样的光芒,呼应着多元宇宙彼端那位巨神身侧产生的改变而诞生,它们流动着,闪耀着,照亮了所有可能的未来。

  在这个万事万物,都链接着初始之火的多元宇宙,过去既然发生,那就绝对无法被改变,任何意图悖逆时光的存在,都要面对来自多元宇宙大源本身的轰击至少,在这个多元宇宙,真理便是如此。

  所以,过去是无法被改变的,发生了就不能重来,即便是死后复活,那也不过是强者力量威能的呈现,是超凡之力温柔的一面,这并不能抹去他们死过一次的事实但和过去不一样,未来理应是无穷尽的。

  未来,就应当是无穷无尽的分岔,无垠无限的道路,不可思其数的支流,不可想其量的可能那实实在在,代表着已经发生过的一切事情的止息之河末端,本应就是无尽浩瀚的可能,怎么会造就出如此黑暗的虚无?

  答案,很简单啊。

  因为,这个多元宇宙中,第一位,也即是最初的贤者。

  因为,这个多元宇宙中,那一位代表着未来的贤者。

  祂,停下了步伐。

  祂不再继续向前迈步,甚至不再眺望远方,未来贤者回首,祂转过头,看向了名为过去与起源的初始光芒。

  祂是阿尔法,祂是欧米茄

  祂是最初,也象征着末了

  祂意图再造万物,令万物都在祂的掌控之下

  赋予万物,属于祂的未来,这就是祂的目的

  但是现在,因为死去的被复活,因为过去所有因为神灭而离开这个多元宇宙的诸神,因为所有本来应该隔绝在初始之火中,与多元宇宙再无联系,更不可能影响任何事物,等同于消亡的诸神,全部都被唯一神复苏,所以一切都被改变了。

  无穷尽的支流,携裹着无限的可能性,沿着无数的分叉口,强行冲破了黑暗的虚无能看见,在那止息之河的前方,有着一道道异常明亮的炽盛光辉亮起,祂们总数为七,但是最初的三个光点已经不复璀璨,仿佛已经被黑暗侵蚀,湮灭了核心。

  而乔修亚掀起的浩荡光流,毫无停滞的越过了祂们,他冲过了起初的灵能,越过了承接的魔力,从扩散的生命能一旁飞驰而过他还在继续前进,朝着属于自己的永恒节点驶去。

  而就在中途,有一股力量,正在从虚无中扬起,企图截击这火焰从最初的虚无处,有黑暗溢出,遮蔽了最初的光辉,而在遥远的未来之后,又有混沌吞噬所有可能,逆流着侵袭。

  占据了最初,开辟未来的贤者,与代表着最末,无限未来的掌控者,这从首尾两端同时蔓延而出的力量正在跃动,祂隔空出手,似乎想要阻拦这光芒但是祂的截击却并没有成功。

  因为有一柄巨剑降临,截断了过去,有一柄大斧挥动,斩断了未来祂们贯穿古今,断绝彼端,令现在暂时独立,不受任何除却现在之外的一切事物影响,但也同样的,持剑斧者,也断绝了与自己永恒节点的联系。

  啊

  有一声长叹,又似乎是笑声,从无尽遥远的彼端传来,这声音无法形容,无法理解,它蕴含信息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同时出现在多元宇宙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时间系,倘若不能同时感知整个多元宇宙,就永远无法明白其意义的全貌。

  值得吗

  你归还自己的唯一神神力,令众神复苏,多元宇宙重归多神时代,这让你在无尽时间中,与大源内与所有神祇战斗的结果都归于虚无持有唯一神神力的你,本来有着直接参与贤者之战的力量与资格

  但是你却全部都舍弃了,你舍弃了永恒节点这最大的底牌,无数次重来的机会,只是为了打破我随手布下的枷锁

  对于这个声音,即便是乔修亚也面露肃穆之色,他无声的抬起头,凝视着无穷尽的远方。

  神灭之后的神祇,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去,只是被无法承受大源的力量,并入初始之火。只是初始之火的束缚何等之大?祂们被大源的事件视界笼罩,自然就等于不存在

  只有贤者级的力量,才能挣脱大源的事件视界,可是即便是贤者,也没办法进入初始之火,更不用说将神祇解救不然的话,你何须谋划这一切

  他的意志,同样传遍多元宇宙,回应着那声音,他轻笑着,可是周身那无限的力量,却正在逐渐衰弱,淡去。

  我花费无法计数的时间,战胜了大源内所有的神祇,夺取了祂们的神力,我否决了所有神祇的神性,否定了祂们的权柄,我横扫万神,登临唯一,成为了唯一的主宰,唯一的神祇

  那时,我就是神力,我就是神我就是初始之火衍生的无限神力具象化,神之贤者我本来就位于初始之火内侧,自然就能挣脱而出

  释放所有神祇,归还所有神力,的确会让我失去唯一神的权柄,让神之贤者分裂为万神我也的确截断过去未来,舍弃自己的永恒节点,没办法注定成为贤者,一次又一次的重来,与你战斗、

  但是那又如何了?

  “神力这种东西,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过我不过是扔掉我不想要的东西,然后去重新走一遍我自己的路罢了!”

  此时此刻,贤者的力量衰退,所有旁观的近圣者都感觉到了,那无限的存在从遥远的彼端跌落,重归这个多元宇宙本身,而他的声音,也不在响彻多元,而仅仅是他自己的自言自语。

  但是,还未等祂们理解这一幕究竟意味着什么,还未等祂们来得及为此而惊愕恐惧再一次的,又有全新的力量,无限的气息,从那衰退之处,重新升腾而起!

  “而对我来说,一亿万次乃至于无限次机会,都和一次没有任何区别奇迹和胜利,只需要一次,就可以了!”

  至于值不值得。

  “一切的拯救,只要是发自内心的希望,都是值得的。”

  “而我想要的战斗,和原因无关,也和结果无关。”

  成就贤者,又跌落贤者,最后重归贤者短短时间内,可以被整个多元宇宙铭记的大事,就这样随随便便发生了好几次,甚至,一些迟钝的存在,根本就无法感应到这对于整个多元宇宙而言,都惊心动魄的起伏。

  而此时此刻,归来的战士终于有时间环视自己的周身,他能看见,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知己,自己的伙伴,全部都在此处,他昔日为之战斗与牺牲的联系,如今正一个不落不对,还有一个不在。

  哈哈大笑着,乔修亚伸出手,将那一支十二万年前就开始出发,实在是走得太远太远,以至于现在都没有赶到的钢铁星辰舰队,在他们不知所以的目光中拉到自己身边然后他就这样,注视着自己所有的战友,而心中的战意,正在无尽的蔓延。

  企图夺去他们,企图夺去多元宇宙众生希望的存在。

  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

  “抖擞精神!”

  被所有人环绕,战士对在场的一切说道,在所有人足以熄灭星辰的欢呼声中,他大声道出他那呼喊过无数次,但却从未令人厌烦的宣告

  “该战斗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