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聆听我言 (7000)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如今的多元宇宙,情况和乔修亚当初已经完全不一样。

  从死亡中复苏,从陨落中再起,一度失去贤者之力,但又再次复归,直到此时此刻,乔修亚才有时间,真正认真的注视眼前这些拼劲全力,也要唤醒自己的亲人和朋友。

  即便是‘神之贤者’,想要从初始之火内部挣脱而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怎么说,那个时候的乔修亚大致的感觉,大概就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即便有着无穷尽的力量,也无法从根本没有界限,也没有任何目标,除了‘存在’外什么都没有,比虚空更空寂的大源内部冲出。

  昔日,乔修亚早就想过自己可能会有朝一日战死,亦或是重伤,精神亦或是核心处理器被轰碎,无法修复,所以他一直都会记录自己思维算法,便将其和大部分记忆库都储存在一个单独的‘秘匣’中,交给3号保管。等到他死亡亦或是遭受不可修复的损伤后,3好便可以秘匣中的自己为原点,将自己重新复活亦或是复苏。

  他根本不在意什么忒修斯之船之类的问题,对于一个本质能超光速沟通,无时差链接多元宇宙并传输信息的高等存在而言,无论是常人知晓的‘本体’,亦或是‘秘匣’中的分体,都是自我的一部分,他的本质是凌驾于世界的庞大存在,根本就无法用人类的逻辑和哲学问题去质疑。但是,神灭造成的冲击,也同样是凌驾于寻常‘逻辑’的力量,它在一瞬间就波及到了多元宇宙乔修亚的每一个分身,无有遗漏,无一例外,这导致,即便是3号持有秘匣,也迟迟无法联系并唤醒他。

  直到有一天,3号在遥远的其他多元星河,找到了一个自称是从‘神灭中归来’的神祇。

  “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面对远道而来,实力卓绝的3号,这位神祇将她请到自己的神国,双方友好的交谈,而在交谈中,这位神祇感慨的诉说当时自己的经历。

  “当时,为了保护我所在的世界,我进入神灭状态,以同归于尽的气势,去抹杀那位来袭的邪神——说真的,那个时候的我,真的什么也没有想,就是催发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将自己和邪神一齐打进入灭。”

  “很快,邪神湮灭,而我也被大源扯入其中——准确的说,是扯进去了一半。由于我的牺牲,我所在世界众多原本并不信仰我的民众,也都开始呼唤我的名字,祈求我的归来,这祈祷本身并无任何意义,但却唤醒了当时快要大源并入,我那朦朦胧胧的意志。苏醒过来的我反抗大源的同化,以尽可能慢的速度,卡在了大概是大源和正常多元宇宙的中央。”

  这位神祇执掌的神力,名为‘沟通与拒绝’,人的心是天然的屏障,天然拒绝一切外来者的思想,但是凭借沟通,人便能影响其他人,也会被其他人改变,而人与人,人与世界,文明与文明,文明与秩序,也是同样如此。

  沟通神力,就是最强大的力量和攻击手段,可以沟通世界,万物化作武器,可以沟通虚空,造就时空风暴。而拒绝神力,便是最强的防御手段,它能制造一个绝对自我封闭的‘自闭空间’,隔绝时空因果,阻挡外界的一切伤害手段。

  这位神祇拒绝了自己被扯入大源的事实,并通过和信仰自己的众生沟通,维系自己的意志——但这并没有什么用,祂依然不可阻挡的被扯入大源,至多就是比其他神速度慢一点。

  “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那个时候,3号是如此疑惑的发问。

  而那位神祇沉默了半响,然后叹了口气道。

  “被踢出来的。”

  沉默许久之后,见到3号震惊的表情,祂颇为无奈的加了一句:“我感觉到有一股沛不可挡的力量在大源的内侧回荡,似乎在和什么战斗,冲击着所有的一切——而我就被那股力量正好撞到,它硬生生把我撞出来了。”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失去了大部分神力,如今只能算是一个比较强大的传奇……就连神力我也开始逐渐无法使用,这个神国就是我最后的遗产。”

  而3号在听见‘战斗’这个词的瞬间,就将其替换为了‘乔修亚’——联想到乔修亚大概也就是几千年前进入大源,而以他的性格……她的意思是,倘若是乔修亚的话,在大源内部战斗,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所以说,只要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并且外界有足够强硬的呼唤的话,就能够唤醒一位神灭的神祇吗?”

  对于3号的总结,这位从半神灭中归来的神祇认真的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是,也不是。我的例子非常幸运,倘若你们的神入灭的话,想要归来,必须要有很多条件。”

  “首先,神灭后进入大源的神,其意志必须清醒,想要重归于世间。”

  “其次,外界必须有和他关系足够深厚的事物,比如说残留的神躯,圣徽,亦或是第一代血脉后裔。”

  “最后,必须要有数量极其庞大,至少,要比我们文明大上十几倍的呼喊,才能化作实质化近乎集合体神性一般的信念,贯穿大源,传递到其中的神祇心中——然后两相呼应,这样才能唤醒一位神祇。”

  告别那位友善的神祇后,3号回到过一次‘时间陷阱·生命禁区’中,她将这个猜测告知给了守护在外侧的黑,并将自己一直保管的秘匣交付给了她。

  “我还要去外界寻找,更多可能可以唤醒乔修亚的方法。”她如此说道,然后再次启程,在离开前,黑点头回复道:“而我,就在这里守候,积蓄力量——当有一天,所有条件都集齐时,我会保证第一时间,主人可以持有全部,令归来的要素。”

  然后,便是多元宇宙逐渐进入了无神时代,一位又一位神祇陷入沉眠,哪怕是七神都不例外——只是相比起其他诡异沉眠,甚至面露震惊之色的存在,七神的沉睡却显得有些惊讶和喜悦,但是速度实在是太快,祂们无法留下什么信息,令所有人都疑惑不已。

  十二万年过去了,漫长的时间流逝,所有的条件都被集齐,所有的呼唤都汇聚于此,令战士得以归来。

  抬起右上手,让黑龙,3号,还有其他的一众熟人都置于手心,乔修亚开怀的笑着,与每一位熟人交流,感知他们的情况。

  首先是黑——曾经贪睡爱玩,总是有些惰惫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成为了气势十足的强者。乔修亚的世界之躯记忆着自己死去以来,自己世界内和世界周边所有一切的情况,他知道,对方就这样,在自己死去的躯体旁,守候了十二万年。

  她已经成就传奇极限,距离近圣者只有一步之遥——这对古龙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门槛,寻常古龙只需要数百上千年,就能从幼生体成长为传奇成年体,但是需要数千年,才可以进入完全成熟期,也即是可以复苏一个世界的传奇中高阶。在此之后,古龙的血脉潜力也就近乎耗尽,无数条古龙中,恐怕也就只有一条,可以成为超越世界,复苏甚至是创造世界的‘创世古龙’。

  越是强大,就越是难以挣脱限制——它们很可能一步通天,走到至高,但是因为缺乏经验,根本无法理解什么叫做‘突破极限’。而弱小的生物,比如人类,在极意阶段就要开始超越自己原本种族的极限,并且开发出了种种针对人类的秘法,加上生物基数大,总是能诞生几个异种,天生强者。

  而古龙这种生物的极限便是传奇高,本来突破就远比人类困难,而它们的秘法基本没有,在碰到门槛之前,他们甚至根本无法理解什么叫做‘瓶颈’。

  知识接管者得到的魔之贤者传承中,曾经提到过有一位‘无名创世神’,以个体承载了昔日的贤者传承,目前根据描述来看,恐怕就是一条‘创世古龙’,黑能打破自己血脉的限制,成为传奇极限中也极其强大的存在,已经非常了不起,可以说超越了全多元宇宙百分之九十九的古龙了。

  至于传奇极限和近圣者的天垒,除却天赋卓绝,亦或是运气真的足够好,找到了完全契合的道路,不然的话,时间再怎么长也无意义,传奇极限已经能够无限制的变强,但近圣者是通向无限的那一步,是有限跨越无限的‘惊险一跃’,他们悬于空中,只是还未想好要落在何地。

  除却昂首挺胸,向乔修亚展现自己长久努力成果的黑之外,被紧握在双手的萤和凛,同样微微颤鸣——昔日被乔修亚以神力催化,化作两大世界的神机姐弟,在逐光者无数年的祈祷和崇敬下,此时赫然已经完全地成为了‘剑界’与‘斧界’之主,在其中,有大量持有神之器对抗混沌而战死的勇敢者灵魂。

  这些灵魂被当时沉睡的萤和凛,用本能纳入自己的世界,甚至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生态系统——一个活武器世界。在那里,任何生命都是以灵态武器的形式诞生,并且孕育成长,这些生命非要说的话,应该是乔修亚与萤和凛一齐衍生的眷族,或许可以称之为‘武器天使’亦或是‘武器妖精’,或者说,就是全新的原生神机种族。

  由于神之器大部分都是冷兵器刀剑,所以武器妖精大多也都是如此形态,但是乔修亚听着姐弟二人的畅想,听出他们似乎还想要搞出什么‘枪炮妖精’‘舰船妖精’,甚至‘城堡妖精’,‘星球妖精’来……撇了一眼,看了看不远处正在自己手指根部用元素写字,【妖精女皇到此一游!】【妖精xx跟着女皇到此一游!】的元素妖精一大家,战士叹了口气,默许了两位对未来的畅想。

  至少他们不是元素妖精……银妖精不就挺好的吗。

  微微转过头,乔修亚与诺查丹玛斯对视。这位当初一路见证自己成长,而自己也在不停进步的老人,同样走到了传奇极限的境界——由于昔日星坠迈克罗夫文明分裂,老法师以传奇强者的身份独自在大多元联盟中工作,但是不管再怎么开明,一个巨大的联盟内部肯定要伴随着扯皮,斗争,派系和各种各样古怪的山头与私心。

  尽心尽力为秩序工作了数千年,最后,诺查丹玛斯实在是懒得管这些东西,所以他便干脆的申请辞职,在多元星河比较清静封闭的地方,再次建立起了一座巨大的超凡者学院——而这一次,和过去凛冬堡学院不一样,他的学生不限于一国一族,而是多元宇宙万国万族。

  乔修亚和诺查丹玛斯笑着聊了聊最近这十万年来的大事,大家都是至强的超凡者,很多想法感情都在无言中,知道对方没有腐朽,没有堕落,而是保持着初心,一路前行,那么战士就会发自内心的为对方高兴,并送上祝福。

  而3号,就更不用说了。对方一直都在寻找让自己的苏醒的方法,如果不是3号策订了全部计划,并且通过黑还有端口要塞所处的‘世界边疆’,联系到了正好在周边探索的卡尔利斯转世,那么如今自己想要苏醒,估计还要多等几万年,逐光者所在的闪耀区域真正灭却才行。而且,这样成功率很低。

  两人的信息交流着,此时此刻的3号,论起实力,恐怕比黑还要更加接近近圣者——作为多元宇宙如今大魔网系统的核心中枢之一,3号能够得到的资源和知识,远比绝大部分超凡者要强。她很早就抵达传奇极限,如今还未突破,仅仅是因为在乔修亚苏醒之前,她暂时没有精力去寻找自己的路。

  “没有必要为了我而停滞自己的脚步。”

  “但这也算是我的选择——而且现在,我不一样可以进阶吗?”

  交流总是简单,越是熟悉,越是无需多说什么话。巨神凝视着正微笑着凝视自己的少女,然后也露出了笑容。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迈克罗夫文明昔日的分裂,主要是因为内部的意见不合。一部分人认为,已经开始逐渐封闭,稳定,导致失去开拓和进取活力的联盟,并不能作为一个合格的统帅势力了——这一部分人,绝大部分都是生活在各大庇护所世界的迈克罗夫人,也是昔日众多探索者,海贼与赏金猎人的后裔,因为天生就与虚空亲近,这些人类更愿意探索远方,而不是作为大联盟的一份子安逸的生活。

  所以他们离开了,而与之一同离开的,还有乔修亚的几位学生。昔年的一号小队,伊万·马卡洛夫,阿米拉·马卡洛夫,矮人尼克以及法师卡琳四人在以‘先锋实验室’的名头开发出了大量新时代虚空商品的时候,就已经隐约建立起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而在此之后,他们将自己的商业虚空基地挪移飘荡,在众多星河间流浪,与一个个文明进行交易,冒险,完成委托和任务。

  他们偶尔停留,但绝不会太过长久,他们偶尔会懈怠享受,但总是能重振精神,流浪的虚空商业帝国,探索万界的旅商一族,便是他们留下的传承。

  而自然导师,巴尼尔,巴巴罗萨以及布兰登等迈克罗夫传奇强者,则是带着以太环世界,化作以太之星离开,他们虽然觉得联盟的问题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迈克罗夫文明也的确不需要掺杂进这一潭愈发浑浊死寂的水中。他们将以太环世界送入寂静虚空,再次隐匿,而众多强者经常前往黑暗深处,猎杀混沌,磨砺自己的实力。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反正迈克罗夫人都已经遍布多元,自己这一支毁灭了,还有其他人——确保了文明的存续后,他们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至于危险之中。这自然危险,可成果却同样令人振奋:除却几位探索过程中失踪的传奇,比如说巴巴罗萨,鱼人大祭司以及迈克罗夫文明后面几位诞生的新生传奇,绝大部分人都抵达了传奇高阶,而其中的佼佼者,比如说布兰登以及巴尼尔,迦兰诺德,都有着传奇极限,亦或是特定条件发挥出近圣者级的实力。

  他们不是没有成为近圣者的传承,只是力求完美,不到关键时刻,没必要那么快就抉出自己最后的道路。

  至于洛兰达……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作为大联盟曾经的初代领袖,在退下主席之位后,这位圣骑士便成立了一个圣光组织——和七神与任何宗教无关,圣光组织【援助之手】跟类似于一个跨多元星河的大型人道主义组织,绝大部分成员都是圣光系的修行者,他们的日常工作便是接受求援人物,然后触发去剿灭各种魔物,混沌乃至于邪神。

  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一种雇佣兵,他们同样会接受任务,去协助大联盟某些遭遇混沌袭击的区域,进行驻军布防,甚至是建设要塞……【援助之手】如今,已经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多元级组织,洛兰达也早就不是它的领袖,而是创始长老,如今统领它的,是一位新生的传奇极限,他同样继承了前辈们的信念,一直持之以恒的为整个多元宇宙众生的呼声而战斗。

  除了在这些迈克罗夫文明分裂出的大势力外,还有许多单独离开,前往各地繁衍,亦或是冒险的人们。前者绝大部分,都化作了另外一种奇特的形态,比如说全身半机械化,哪怕是生下来的孩子,体内都是天生有着金属机械因子,可以轻易接驳数据线的赛博人,就更不用说自我改造,成为植物,体内有着魔兽血脉,亦或是干脆转换成另外一种奇特种族的人类了。

  前者中,乔修亚当初很照看的‘菁英小队’中,便有一位成员建立起了巨大的异形帝国——曾经的炼金术师,如今的康斯坦丁大帝与克雷勒与埃尔玛联手,在虚空中导引世界,建造了一个半独立与多元星河的小型世界星团,那里是改造者的乐园,自由者的天堂,也是失去了阿摩司大帝后,一部分自由阿摩司人的归宿,如今也算是大多元联盟外,实力不错的独立势力。当然,其中也有一部分是脱离了原本组织的罪犯,改名换姓的恶人,性格比较偏向混沌的康斯坦丁在自己的地盘愿意庇护他们,但是倘若敢于离开此处,就和独立帝国毫无关联。

  而后者,绝大部分如今还是冒险者……无论是再次踏上征途,之前还在探索魔之贤者以及的普瑞斯特还有他的队友们,亦或是周边多元宇宙,帮助一个又一个文明跨过难关,印证己道的莉莎与辛迪加,他们都有着传奇极限的实力,足以在这个险恶的多元宇宙中,保证自己的安全。

  圣贤和灵能贤者的传承以及遗迹,都已经被得到,阴影贤者出现的也不长,但是魔力,生命能,以太和元素,这四位贤者留下的遗迹,还残留在多元宇宙的一个个角落,普瑞斯特,莉莎和辛迪加等人,就一直在游荡诸天万界,寻觅种种线索,找到那些远古遗迹的蛛丝马迹。而在知识接管者的帮助下,他们花费漫长时间,终于算是找到了元素贤者的遗迹,然后又从这遗迹中,找到了更古老的魔之贤者遗迹线索。

  不谈冒险时的惊心动魄,以及贤者传承出世带来的多元众势力震荡,妖精一系算是因此得福,得到贤者部分传承的妖精们,现在已经不再拘泥于‘元素丰富’的世界,而是可以在整个多元宇宙的范围内扩散。

  这点对多元宇宙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故事。无论是独立在一个死寂的世界星河中,建造出庞大智械集团,供应自己的成长进化的初号,还是行驶了十二万年,将当初的孤舰化作钢铁星辰集群的阿尔瓦,他们的故事和事迹也同样精彩,他们的实力也同样不弱,在这个黑暗的多元宇宙中,火焰的继承者们点燃了自己的光,在自己照亮的前路上,毫无犹豫的前行。

  而这,正是乔修亚最想要看见的那一幕。

  “大家,都过得很好。”

  沉默了片刻,巨神笑道:“我总是去想那些最糟糕的可能性,总是想要改变那些最糟糕的可能性——但是我却忘记了,其他人同样也会想到,同样想去改变。而且,也不仅仅是我会成功。”

  如今,多元星河联盟中,已经出现了四位近圣者——阿摩司大帝很早就前往初始之火,祂于此处的化身在和乔修亚说了几句,问了问突破贤者的可能后,便若有所思的离开。而剩下来的近圣者们正在远方等待,祂们也都同样和乔修亚聊了几句,为战士说明了如今这个多元宇宙的大致状况。

  【如果说,生命是注定通向死亡的剧本】

  【那这个剧本,我已经将其命运朝着‘无限’之后延长】

  听着对方描述多元宇宙大联盟那强大的实力,以及内部还算得上是团结一心的舆论,乔修亚总是忍不住浮现出笑容。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想要的,在未来得以实现,而是因为如今的众多多元星河,已经不再是对‘未来贤者’毫无反抗之力,力道分散的弱肉,而是凝聚在一起,可以重拳挥出的铁拳。

  【即便是仍然无法参与进贤者的直接战斗,但是这样团结一心的秩序,足以保证‘祂’的后手无法动用了】

  如此想到,和在场所有的亲友熟人交流完后,乔修亚抬起头,看向无尽的虚空星辰,以及星辰背后,他已经能够清晰看见的‘光芒’。

  但是很快,战士再次低下头,他直截了当的开口道:“接下来,我要告知你们,如何才能从‘传奇极限’突破至‘近圣者’。我将告诉你们这个方法,它很艰难,要求苛刻,即便是知道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恐怕也都没办法进阶。我相信你们对此并无所谓,但是我仍要先告诉你们这个事实。”

  “不过,于此之前,我觉得,我觉得多元宇宙的众生,更需要先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秩序与混沌,侵袭万物的邪神,熄灭的星河,逐渐步入黑暗的多元宇宙——这个充斥着悲哀,牺牲以及死亡的多元宇宙,究竟为何会是如此,又是谁将其推动到了这一步。”

  【众生,聆听我言】

  此时此刻,对着虚空展开四臂,乔修亚的声音,响彻整个多元宇宙——贤者的力量震荡太虚,贯穿万有,将自身的意志和信息,对所有的智慧生命传递。

  【我将告知你们,我要告诉你们这个真相,我们真正的敌人,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我将告诉你们,祂的计划,祂的后手,祂的弱点,以及我应该做什么,你们又应该做什么,才能将其击败的‘方法’】

  甚至,就连遥远的彼端,初始之火的周边。

  那些正在争斗,伟大的意志们,也都听见了。

  祂们惊愕,怀疑,但是最后全都微微侧目,看向了遥远的时空尽头。

  【聆听我言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