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EX-永恒之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这是一个依然算不上明亮的新生年代。

  在那一场发生在初始之火周边的贤者之战后,笼罩在万事万物上的阴霾开始散去,死寂的多元宇宙开始复苏,而未来,也终于复归万物众生之手。

  或许在千百年后,曾经熄灭的无尽世界将会再次充斥虚空,令多元宇宙重耀光明,但现在,一切方兴未艾,夜幕未降,黎明未至,白昼还未来临只是所有人都知晓,它们终将到来。

  这是一个怎么说也称不上完美的多元宇宙。

  在一次横扫多元宇宙的巨大波动中,无穷世界从空荡的虚无中重生,无数种族从死寂的黑暗中复苏,他们从近乎永恒的长眠中再次睁眼,凝视远方的星辰。

  绝对完美的结局,的确已经被某位贤者强行用物理手法打出,但后续的处理仍然令人头疼尤其是这些种族明被复苏时,本就在消亡前的最后一瞬,怎么才能让这些毁灭于未来贤者计划的死者不再次死去,又怎么处理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邻居和前辈,就是整个多元宇宙中众多明的集体难题。

  当然,这也是一个越来越好,越来越完美,正在不断向前驶去的故事。

  再也没有毁灭一切明生命的邪神,再也没有意图支配万物未来的贤者,自此之后,众生皆有自己的道路,自己的选择,万物的魂魄将会审判万物自己,决定他们究竟是自我毁灭,还是继续延续。

  即便是还有全新的悲哀和绝望发生,那也只不过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众生也并非像是以前那样,事情发生后,就再无机会去扭转这些令人悲伤的事情。

  在遥远的彼方,有着可以改写一切的祈愿机。

  传说,在初始之火的周边,那万界万物起源之处,除却那造就如今这个多元宇宙的,三颗起源之星外,还有一颗被命名为逆转的星辰,它隐藏于火焰的光辉之下,想要抵达那里,需要经历无尽考验,无数艰险。

  但即便如此,无数明中,也有无数强者以那颗星辰为目标,踏上了属于自己的旅途因为据说,只要抵达那颗明亮无比,如同蜉蝣一般漂浮在多元宇宙旁的星辰周边,就可以强行扭曲多元宇宙,制造出自己想要的未来。

  当然,这扭曲肯定不会没有限制,但倘若只是想要扭转悲伤,挽回遗憾,亦或是完成一些不是太匪夷所思的愿望,那绝对是足够了,以奇迹与未来的名义,这颗名为逆转的星,便是多元宇宙众生战胜黑暗的战利品。

  总而言之,一切都已经过去。

  苦难与绝望的年代已经结束,光明与希望的年代拉开序幕。

  但是啊,这远远不意味着结束。

  因为未来是茫然,因为希望是艰难。

  未来,代表的绝不止单纯的幸福,其中必然混有茫然的苦难与不甘的伤,而希望也绝不是如众生想象的那般光明璀璨,那般完美,它就像是斤斤计较且挑剔的公主,如果不满足各种繁复的条件,就绝不可能得见真容。

  无论是未来还是希望,都是生命必须经历的一部分,所以必然充满挑战,充满阻碍,充满各式各样的麻烦和敌人。

  这些美好的词汇,绝不像大部分人想象的那样浪漫,未来和希望固然意味着美好,然而更需要奋斗,但奋斗却是一件麻烦的事情,所以对它们抱有浪漫幻想,觉得胜利了就能随便享受的生命,越是前进,就越是会感觉失望,似乎什么都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但对于纷争的引领者,奇迹的创造者而言,无论是喜悦还是痛苦,挑战还是敌人,都是他所希望的。

  因为始终不变的是战斗。

  希望的时代刚刚拉起序幕,无数种可能都在幕布之后等待。

  在一切光辉都在重生的年代,在信念与决心还未消散的时刻,因生命奋斗而点燃的烈焰将照亮这个多元宇宙。

  这便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认为的,最好的希望与未来。

  “我说啊,老师又跑哪里去了?!”

  三界九天,至高天神域摩尔达维亚的世界中枢,精神终端中,古龙女皇莉莎咬牙发出的低声抱怨简直就能贯穿时空,令正在接听通讯的不灭圣盾普瑞斯特皱着眉头,下意识地微微将终端从耳旁拿开了一点。

  “老师明明都说好了,他最近这段时间,绝对会带我和辛迪加去初始之火旁边看看的!我也想要瞻仰三位伟大贤者的遗骸啊!这都拖了多少年了,当初老师在宴会上答应的好好的,结果鸽了一次又一次!”

  “嘘,你这个傻丫头,小声点!这里是三界九天的中枢让其他人听见的话可就不好了!”

  长叹一口气,布下不知道多少个多重以太隔绝法阵,普瑞斯特沟通着精神终端,颇为无奈的道:“他老人家上次在贤者之宴上,不还颇有兴致的说,一旦有时间就带我和伊万他们去外面看看?结果你瞧,不谈在新生多元宇宙探索的时间,最近我在神域住了二十年,都快被苏尔和布兰妮喂成猪了,还不是没动身?”

  “我也就抱怨一下最近老师也不指导我们了,大竞技场的AI也差不多几十年没更新了。”莉莎颇为郁闷的声音传来,似乎正在忧虑一些事情:“我,辛迪加和初号都很担心,老师他会不会”

  “老师是真的没时间又要微调多元宇宙结构,又要重塑无数寂静虚空中的废墟,平时难得回来一次,也要陪3号女士优化多元宇宙魔网的核心结构,和诸神聊聊天,就算偶有空暇,也会有各种老朋友前来拜访开宴,上次就和诺查丹玛斯主宰和七神聊了很长时间咱们的事情又不重要,就等等吧。再说,你不是已经近圣者了?你自己回溯起源之路,去初始之火看啊。”

  “我也想啊。”

  精神终端中,传来近圣者颇为丧气无奈的声音:“但是上次老师又进阶后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究竟怎么办到这件事的。反正,他就和其他几位贤者联手,封闭了初始之火周边的虚空,说要把初始之火改装一下,改成一个叫做无限全能引擎还是其他名字的什么东西。”

  “按照老师的说法,这是什么超越纪元变动的巨大改变,但具体什么变动,估计我实力太低没发现,可这初始之火倒是越来越难接近了魔潮的冲击力愈发澎湃,不到贤者级,亦或是近圣者巅峰,恐怕根本无法靠近我甚至怀疑魔之贤者是不是要复活了,不然这次的大魔潮,没道理能持续这么长时间”

  这还真说不准普瑞斯特在心中暗道。他不知道正在多元宇宙尽头处游荡的莉莎辛迪加一家子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那就是前段时间,群星世界的三重帷幕似乎侦测到了灵能小虫的异常变动贤者的逝去,固然是不可挽回的,可是所谓的多元宇宙真理和铁律这种东西,在自家老师面前根本就是果冻做的,他一口气吞了估计还嫌没味道呢。

  普瑞斯特正准备把自己的猜测对莉莎说说,但是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普瑞斯特听见了精神终端中传出一声充满苦恼的男音。

  “孩子他娘,别聊了,你过来帮我看看,纷争大陆壳中的世界这一资料片的探索部分剧情线应该怎么才能做的寓教于乐,让小孩子也能轻松理解?初号说祂没有育子经历,给不出意见。”

  “不是,孩子他爹,先不谈你怎么就问到智械集合体的初号头上了,壳中的世界这资料片,我记得不是25禁,严禁未成年人购买吗?你准备用这东西寓教于乐?教育其他人和我们的孩子?!”

  “对不起,家中的笨蛋又出问题了我先去看看情况。”普瑞斯特听见莉莎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他还能隐隐约约听见一声斥责:“你疯啦?!老师把这部分剧情交给你来做是信任你,别的剧情不说,你,你怎么把法特洛尔维娘化了?!”

  “初号你也是,灵魂傀儡不是你同类,你别把他们洗的这么白哇啊啊,气死我了!都给我跪下!”

  “我听说最近不是挺火的吗和平年代的人都喜欢这么做呀”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居然不是吗,还以为难得遇到一个智械同类

  “作为历史的一部分,给我以身作则,去尊重历史啊!”

  昔日的阴霾已经消散,和平与娱乐成为这个世界的主流。

  对过去历史的篡改与娱乐,或许对于诞生于光明一代的人而言是常态,他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痛苦与黑暗,所以总是将一切想的太过轻松与欢快不过,即便这样的举动是错误的,但倘若看见新时代的多元宇宙居民居然可以活的这么没压力,这么轻松,正如同他们当初最美好想象中的那样,那么昔日为此奋战的先驱者们,估计也就是怒而斥责几句,然后轻笑着叹息吧。

  当然,最起码的尊重,还是要有的戏说不是胡说,改变不是乱编。

  “老师真的不见了。”

  挂断与忙于教育家中成员的女皇陛下的通讯,普瑞斯特又联系了几位熟人朋友,比如说小队中估计还在联机攻略极黯深渊的那群老队友们,比如说正在多元宇宙巡回举办美食大赛的第一小队成员们,还有得到过老师委托,如今正在负责教育武器妖精战舰妖精城塞妖精和星球妖精等众多妖精常识的某位舰长和他的阿摩司战舰夫人但答案都不约而同的一致。

  老师,真的消失不见了。

  以普瑞斯特如今的实力,自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忧虑。说实话,作为众多弟子中,思维逻辑和战士最接近的冒险者,他早就猜测过类似的想法这个多元宇宙中的确已经不存在能让老师感觉到兴奋的存在了,毕竟就算是贤者,也是有强有弱,而夺取未来贤者绝大部分力量的老师,这么长时间下来,恐怕早就抵达了不可思议的那一步。

  “该不会是”

  这并不奇怪。

  早就在贤者之宴,召见多元宇宙中所有排的上号的强者时,老师就说过,他最初始,可能并不是这方多元宇宙的存在,他能降临于这个多元宇宙,完全就是因为纯粹的奇迹。实际上,因为老师的存在,整个多元宇宙中的穿越现象也大大增多了,现在甚至算得上是一种非虚空级明接触其他世界明最初始的一种渠道,可谓是大大丰富了多元宇宙众明的多元性。

  如今,他已经完成了在这个多元宇宙所有的契约,实现了在这个多元宇宙所有的承诺。

  他已经斩杀了所有的邪神,灭却了所有的混沌。

  和钢与火立约的战士,燃尽了所有的黑暗与恶,他如同火炬,将绝望逆转,将光明带向这个多元宇宙。

  所有因果的锁链都已经碎裂,所有沉重的责任都已经脱落,此时的战士,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自由。

  “难道说,老师真的”

  而就在普瑞斯特微皱眉头,陷入思索的时候,多元宇宙轴心世界三界九天无限宇宙之外,新卡尔利斯世界处。

  “我的乔修亚,我的重燃火焰者”

  端丽的银发女士,卡尔利斯的意志对着通讯法阵脱力地呻吟道:“你彻底失去信息三小时,3号那孩子已经开始借助魔网扫描众多多元星河了如果不是你带走了萤和凛,哦对,还有黑,她恐怕会更生气。”

  “不,不对,就是因为你带走了他们没带走她,所以她才很生气!我说啊,你这家伙,难不成要不打招呼就离开吗?!”

  这带着埋怨,紧张还有询问的话语,传递到了信号似乎不是很好的另外一边,而另外一侧,某个男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声音响起:“你说什么的,卡尔利斯,我就出门散个步而已,什么离开不离开的,我又不是宅男,总要出去走走吧?”

  “我过一会就回家告诉3号,帮我准备一下,我回去就陪她去创世大漩涡看世界呃,下次我也带你一起出来走走,就是可能有点危险。”

  “这是危险的事情吗?”卡尔利斯叹气,原本优雅的钢之蟒女士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这个多元宇宙都找不到你的踪迹和因果了,你告诉我这是出门走走?”

  “整个多元宇宙都是我的家,我出家门走走有什么好奇怪的行了,不会散步太久的,今年说不定会晚点回来,不要等我了。”

  理所当然的语气从通讯的另一端响起:“你们别成天PTSD的,觉得我一不见就会偷偷溜走听好了,我可不是为了什么责任和契约,亦或是为了你们,所以才呆在这个多元宇宙的。”

  “我是自己想留下,所以才留下来的!”

  这是和任何因果,任何怜爱,任何责任与信念都完全无关的选择,就和奇迹不需要理由一样。

  毕竟,难不成一个人认定一个地方是他家,还需要朝其他人解释原因不成?他倒是要看看谁敢质疑,论起讲道理,在这个多元宇宙某战士还真没怕过谁。

  “你都开始用年算时间了啊”

  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驳,卡尔利斯也没力气再去询问了,她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真是的令人操心的家伙。”

  是啊,他总是如此,总是这样。

  他总是喜欢去干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而这些事将改变世界。

  然后,究竟会怎么样。

  那,就是之后的故事。

  “早点回来啊。”

  “没问题,这次选的目标挺有意思的,估计回来就能继续改装全能者引擎了。”

  通讯挂断。

  多元宇宙之外。

  紧握着两柄武器,肩头趴伏着一头黑龙的男人抬起头,眺望远方。

  能看见,在泛无限多元衍生轴外,那对于寻常多元宇宙生命来说绝对虚无的超时空中,有无穷无尽的光芒闪烁。

  其中,有根系遍布多元,掌控无穷可能,统御一切的世界树,以及和祂隐约互为倒影,于另外一个双生多元宇宙中,以深渊为枝叶,贯穿无穷世界的深渊之树。

  有万知万能,通晓一切,在众生的轮回中塑造出一个又一个祂所喜爱故事的地平线之主,以及以宿命为工具,掌控多元宇宙万事万物的宿命论支配者。

  翱翔于非实在领域,不死不灭,永恒不朽的不死鸟,生活在永恒热寂多元的熵之魔,以万界万神为核心,集体统治无限世界的秩序天神,啃噬终末,孕育初始的欧米伽蠕虫。

  甚至,有整个多元宇宙本身,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大脑,作为一整个统一意志的世界群大脑,就像是编织一样,编织出无数命运与世界的多位面纺织机,作为一种绝对真理,贯穿无尽时空,甚至复数多元宇宙的平衡之天秤,还有时间逆行,整个多元宇宙都从毁灭诞生,归于最初原点,并一次又一次重复这轮回的轮回时间熔炉。

  这些无比强大,超越了无限,凌驾于多元宇宙,甚至本身就是多元宇宙升华,就是祂们躯体的强大存在,全部都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而其他正常的多元宇宙中,绝大部分还未出现至高支配者,其中自然也有出现贤者,而祂们正在多元宇宙中互相明争暗斗。

  “若未来贤者成功,那么咱们这个多元宇宙,或许就会成为泛多元宇宙蜉蝣的一部分,成为祂们中的一员吧。”

  乔修亚如此自语道,但却迎来自家武器的吐槽。

  “不是,主人,难不成你觉得你和未来贤者有什么区别吗?你瞧,祂们都在看着你啊!”

  “我也在看着祂们,有什么了不起的,别太紧张,萤,我早就说过,多元宇宙之外也是很精彩的。”

  “这精彩有点过分了哦主人。你瞧黑,都发抖了。”凛幽幽的声音响起,但迅速遭到了黑的反驳:“胡说八道,我这是兴奋的颤抖!”

  “我又没说是害怕的。”

  “”

  对于自家武器和坐骑的嘴斗,乔修亚向来都不是很在意,他笑了笑,然后感知到了,那些其他无比强大的存在,有丝丝缕缕超越时空的意志,正在朝着自己探来。

  奇迹之王万军之主就好像是乔修亚能一瞬间理解祂们的称呼一样,他们也在一瞬间理解了乔修亚所代表的一切意义。

  “真应该感谢未来贤者啊不然的话,恐怕众多贤者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齐心协力。统合一个大集体最好的办法,果然还是要有一个敌人。”

  虽然看上去正在思虑着什么,但实际上,乔修亚什么都没想。

  因为此时此刻,他看见了,在遥远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之外,似乎有什么青色的云雾之光正在闪烁。

  那是一片青色的云雾,正在蔓延的无限,膨胀的多元宇宙正在祂的体内涌现明明是陌生人,却带给他一种意外熟悉的感觉。

  “这个家伙有点眼熟。”

  超越者与青之云雾?这名字有些意思。

  故事还未结束。

  道路还很漫长。

  降生的意义,死去的意义;超越的意义,战斗的意义;家乡的意义,归去的意义;时间的意义,重逢的意义

  在这个无穷无尽的超大统一体中,想要抵达真全知全能的地步,还很漫长。

  但是那又如何?沿途的风景,中途的战斗,才是最有趣不过,最为重要的存在的意义和幸福的意义、

  战斗已经结束,新的战斗或许又要开始。

  眯起眼睛,露出笑意,战士挥动武器,对着这些超越与无限们露出友好的笑意。

  “也不是,不可以一战。”

  全EX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