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八章 明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对于灰衣老道的絮絮叨叨,岳不群只能是小意的回应,小心的说话,不敢对其有任何的不敬,只在对与老道的对话中,寻找老道的底细。

  只可惜,灰衣老道没谈多久,就一摔袖子,说道:“你这家伙,在最近的半年内,最好给老道我小心一点,千万不要再行逆天改命之事,不然,下次见面,老道我就不会如今日这般的客气了。”说完转身便走了。

  岳不群心里暗自骂道:半年后就是老子的大限之日,不逆天改命,你想要老子坐等着死啊,老子听你这老道的话才怪。

  表面上岳不群还是恭恭敬敬的应道:“既然老仙长有言在先,岳某必不敢再犯。”

  灰衣老道头也不回,也不知他听没听到。

  等老道离的远了,岳不群这才转身为梁、高根明等人解穴,可是忙活了半天,现他们并没有被点穴位,这奇怪的情况让岳不群大惑不解。

  这老道是用什么手段让他们不可动也不能言,可能还听不见,唯有一双眼珠子可动,这才让人知晓,他们还是个活人。

  这种情况,已经脱离了岳不群的认知范围,已不是武功可能解决的问题。

  岳不群左思右想,看他们也不像是被药物所迷,那么又是什么岳不群只能从老道的身上找解决方法了。

  只是这老道与自已谈话总共不过才十数句,这其中又能找到点什么东西

  自已可不是后世的神探,只凭蛛丝马迹便能破案。想不出,岳不群只能是坐下来干等了。

  盘腿调息,凝神静气,神游天外,浑身空明。不知过了多久,岳不群猛然惊醒过来,摇头苦笑了。

  这混帐牛鼻子贼道,今日见面又岂是无因,早已挖下了一个大大的陷井在等着自已下跳呢。

  拿不住自已的把柄,就亲自现身下套,这般做法,不亚于后世的执法人员钓鱼执法了。

  他便是正一教那个遇仙的张元端了,好一个阴险的家伙,亏自已还认为这老道为人正派,没想到他却是要公报私仇,实在阴险之极。

  岳不群不禁有些愤愤然了,这张元端有言在先,在之后的半年内,绝不能再行逆天改命之事。

  可自已在半年内,至少也要为自已、为宁中则改命,甚至是女儿宁灵珊的命数,恐怕也会被他计算在内。

  如此,自已就成了一个知法犯法之人了,还一连犯下三条大罪,他便可明正言顺的开始执法,顺便报报正一教九宫十八老的血仇。

  而今日之所以轻轻的放过自已,恐怕则算是先偿还自已助正一教重兴之恩吧。

  果然是个阴险之极的家伙,他就等着半年之后的出手呢。

  既知这灰衣老道是正一教的张元端,那么他对梁、施戴子等人所使的,应该便是正一教的定身咒了。

  梁与高根明的双眼乱转,不是在与自已使眼色,而是被定身后,思维陷入幻觉中的正常状态。

  这定身咒属于玄门术法,用后世的解释便是小范围内的快催眠术。

  虽然简单易学,可是却非常的难练精通。没有这个天份的人,就是练上一辈子,也只能是定一定普通的人与动物,是定不了武功高手的。

  岳不群虽知定身术的一些用法,却只能算是一般,同样定不了高手,不过解定身术却用不了那么高的水准,只要懂得一定的术法,就能解除了。

  岳不群手指梁的眉心,一声断喝,同时输入一丝细微的真气刺激脑神经,梁的双瞳这才凝聚,渐渐的醒转过来。

  梁见到岳不群后,一惊,忙四下找寻了一番,说道:“师父,那灰衣老道呢可是被您老人家打跑了”

  岳不群苦笑的摇摇头,说道:“他是自已走的。”

  梁一惊又恍然的问道:“那老道的武功太高了,弟子一招都未使出,就被他所擒,之后便一直昏昏噩噩,直到现在才得与师父见面。弟子记得,弟子是在十月一十七那日,与高师弟遇见那老道的。不知今日是几时了”

  岳不群说道:“今日已经是十二月初一了。”

  梁惊讶的说道:“弟子那不是被他迷了一月多之久了这老道使得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的厉害”

  岳不群说道:“这是玄门术法定身咒。”说着,岳不群一边为他人解术,一边解说定身术的一些原理、用法与解法,顺便说了一些玄门的基本情况。

  高根明问道:“如此说来,玄门之中的斗法,大都算是智斗,而我等江湖中人,却多是力斗。”

  岳不群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但玄门之中到了后面的层次,也是同样比拼法力的力斗,与我等江湖中人的真气、内力、气功的比拼差不了多少。”

  施戴子也问道:“师父,莫非这老道便是您老人家劫数的应劫之人”

  梁、高根明也同时瞧向岳不群,一脸的担心状,毕竟这灰衣老道的武功太过高强了,他们二人联手也不是这老道的一招之敌。

  岳不群摇摇头说道:“不是,不过他是天地间的规则的守护者,也是师父逆天脱劫后的惩罚者。”

  高根明惊道:“这是为何师父自脱自劫,管他何事又没有扰乱天地次序,凭什么要惩罚师父”

  岳不群嘴角一抽,自已可不是扰乱了天地许多,只是张元端念及自已的恩情未还,没有出手罢了。

  岳不群对张元端的愤恨,不禁消散了一点。看来张元端也算是重情之人了,不管是恩情还是仇恨,都非常的看中。

  只是,不知在半年之后,他会不会下杀手。毕竟那是十六条人命,他可不如时南宝道人那般,只重视教统的延续与传承,其他的东西都可放下。

  面对三名弟子担心,岳不群只能说道:

  “呵呵,为师曾经稍稍的扰乱了一点,所以不过这老道与为师还算有旧,结果可能不会太坏。这等事情层次太高,凭你们三个也帮不了多少。你们只要好好的替为师将广宁气宗扬光大,便是对为师的最大帮助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