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赖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三大弟子就算再不情愿,亦知自已是真的无法帮助到岳不群,只能是含眼认下了,誓定要将广宁气宗扬光大。

  此时,一旁的江南四友那边又起了乱子,岳不群上前一问,原来,黑白子自觉对不起三位兄弟,闹着要自尽赎罪。

  黄钟公叹道:“自从我等四人结义以来,入那日月神教,本意是想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好好的作一番事业。可是日月神教先有文士与草莽派之争,后有任我行的独裁统治。使得我等四人前后在少林寺与梅庄白白浪费了二十年的光荫。”

  “让向来有大志向的二弟你陪着我们白费如此之久的时间,是我这当大哥的对不起你才是。二弟你若非一直顾念我等四人的结义之情,你早就与我们分道扬镳,哪里还有这二十余年来的同行之义。况且二弟你只是想学吸星,也只不过放了令狐冲,又不是放了任我行,这又有何错。”

  秃笔翁与丹青生也在旁劝道:“是呀,是呀,二哥,任我行出逃一事,是我们四人共同的责任,实在怪不得你啊。”

  黑白子老泪纵横,鼻涕泪水流满胡须,泣道:“任我行既逃,不管是任我行,还是东方不败,都不会轻易的放过我等。岳掌门能救我等一次,又岂能救得我等一世。反正我的武功尽废,就连行路都万分困难,纯属废人一个。即不想因此而拖累了三位兄弟,也不愿在后半生日夜苦等着大祸的降临。所以,大哥、三弟、四弟,你们还是让我死吧。”

  谢幼娘也哭道:“二叔,我东山谢家在官场上还算有点名望,你们都到我谢家去躲藏吧。只要这些魔教之人不是要造反,谅他们也不敢前去我谢家杀人。”

  黄钟公苦笑道:“幼娘,那日月神教本就是造反的教派,我们加入它,为的就是造朝庭的反,所以他们并不惧怕有官家身份的谢家。况且我等四人都与朝庭之间有大仇怨在身,又岂能去往谢家,寻朝庭的庇护。”

  谢幼娘一时呆滞无语,没想到黄钟公他们四人,还有这般的身份与过往。

  此时岳不群开口说道:“岳某的广宁气宗新建,正缺少四名教授琴、棋、书、画的客卿长老,而且本派还有一套化解吸星伤害,强身健体的功法,三年时间就可让黑白子恢复成常人状。至于几位的手足骨折碎裂之伤,本派亦有良药治疗,不知四位有没有兴趣加入本派”

  谢幼娘狠狠的瞪了岳不群一眼,转头说道:“对二叔,你的功力是被岳通微的弟子令狐冲所坏,他这当师父的自然要好生的替你治好。所以,咱们就赖上他岳通微了。而且今日救人一事,他也算是恶了任我行,想必任我行日后必生报复之念。我等聚在一处,到时相互间也好有个帮手。”

  岳不群听了,不禁直翻白眼。

  江南四友一思索,也对,加上又是岳不群主动邀请的,可不是自已等人眼巴巴的跑上前奔投,心底倒也无甚疙瘩。

  黄钟公又看了看谢幼娘与岳不群,暗道:你岳不群还欠我家的幼娘甚多,老夫前去广宁气宗,乃是找你要帐,可不算是托庇于你。于是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黑白子问道:“不知岳掌门所说的功法是”

  岳不群解释道:“岳某师弟风不言在二十年前,同样被任我行的吸星所伤,而功力全失,行同废人。后来他花了十年的时间,终于创出了一套强身健体,化解吸星伤害的功法,效果还算不错。他现在早已恢复了功力,而且还更胜往昔。若是风师弟知晓任我行已经重出了江湖,说不定还会赶回来再找任我行一较高低呢。”

  江南四友这才安心下来,重上马车准备赶路。岳不群让梁、高根明驾车,自在马车中为七人治伤。

  岳不群现这七人的手脚都是被铁锤所碎,就连肌肉都有些坏死,暗自感到心惊不已。于是问道:“黄钟公,那丁家是什么人,竟然下手如此的毒辣”

  黄钟公一声长叹,说道:“那丁家的丁大中,算来还是老夫的师弟。因为他年青时不学好,屡次犯错,而被家师早早的逐出了师门。因为老夫年青时与他的关系不差,所以在江南四处是敌的情形下,找上了丁大中,托庇于他暂避一时。“

  ”不想他因为早年间被逐,未曾学到师门的精妙武功,而不能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于是便恨上了家师,只是家师已逝,却又转恨上了未曾同样被驱逐的老夫来。唉,月前老夫还瞧他的两个小孙儿根骨极佳,正要与他商议一番,全收了以传我师门的绝学,好圆一圆丁大中青年时的遗憾。不想,老夫还未将话说出,便遭了他的毒手只可惜了那两个上佳的孩子了。”

  丹青生叫道:“大哥何必惋惜那两个小兔崽子,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鼠生的儿子会打洞。丁大中的心肠阴险狠毒,那两个小兔崽子成人也未必是好人。大哥没教还好,教了的话,所授非人那才是极惨的。”

  黄钟公说道:“人之初,性本善。老夫还是觉得,那两个小儿跟着他,可惜了。”

  丹青生叫道:“小弟倒不这么认为,只看他们的名字就知,不三、不四,这不是摆明了他们不是好人。”

  岳不群一愣,不三不四丁不三、丁不四这不是侠客行那本书中的角色吗怎么与笑傲江湖这书离得这么近可能就是那两个家伙吧。

  侠客行中没有华山派,华山派不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出事,还未重新崛起吗

  第一次的侠客岛之行,成员只有少林的妙谛与武当的愚茶受邀。

  少林现在是方字辈主导,方证和尚的弟子是觉字辈,觉字辈的弟子是妙字辈。方证和尚此时有七十余岁了,他的弟子觉什么的大约在五旬初,那妙谛此时应该在二十余岁至三十岁之间,时间正好对得上。

  只看武当有没有一个道士叫愚茶的,就清楚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