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一章 庙算2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黄钟公等人听了连连点头,深服岳不群对武功的理论与见解。

  不过黑白子却笑道:“岳掌门教徒之法有如高屋建瓴,日后的广宁气宗想必定会出不少的高手来。只是岳掌门,不知还能不能多说说那独孤九剑”

  岳不群知道此时并不是教授徒弟之时,对于江南四友这等年纪老大的人,已没有多大的奋进心。还是一套具体的精妙剑法,能让他们更易的理解。

  于是住嘴转说道:“那独孤九剑是剑法中求变的极至,剑分九式,讲究的是料敌先机。每一剑都争对一大类武功的破法。其中有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最后的总决式便是源自于易经至理的,所有武学破解之方的庙算之法。在武学境界上尚不及戴子你所学的重剑剑法之大巧不工,更不及紫霞神功内功大成后的,草木竹石皆可为剑的程度。”

  “不过武功无高低,人才有强弱。这武功那也要看是谁来使了,若是独孤求败亲使的九剑,就是为师也不定是其对手。那独孤独孤九剑讲究的基本要素,其实就是度,度的料知与判断,和度的出剑。在敌人出手的一刹那察觉到敌人的破绽,然后在敌人来不及变招的情况下迅的制敌。”

  秃笔翁咂咂嘴道:“这独孤九剑源于易经,神乎奇神的,好像很神秘,可听着就糊涂,实在搞不明白它是如何看破与察觉到敌人破绽的。”

  岳不群笑道:“不懂很正常,岳某对此也很糊涂。不过岳某这里另有一套简单易学,料敌先机的庙算之法,习成之后,不一定比独孤九剑差。”

  丹青生大喜,问道:“不知岳掌门可愿说说”

  岳不群说道:“若是你们肯心甘情愿的称我一声掌门,教教你们也无妨。”

  江南四友相助看了一眼,由黄钟公出头说道:“我等四兄弟加上丁坚、施令威六人,不想再度去管江湖上的各种恩恩怨怨。其实学不学这庙算之法,也无妨事。只是学武之人遇到新奇之物,不免又有些好奇。若是岳掌门日后不要求我等行那江湖之事,让我等唤你一声掌门也无妨事。”

  岳不群笑道:“岳某只需你们教授本派弟子的琴、棋、书、画之技,另外就是在本门大难之时出手相助便可,平日里无需你们去管任何不想管的事情。”

  黄钟公点头道:“如此甚好。”

  六人手足已断折,不能行礼,只能是点头示意,齐声叫道:“黄钟公、黑白子见过掌门。”

  谢幼娘突然问道:“我等我要不要叫你一声掌门”

  岳不群说道:“等你伤好之后,就回余姚谢府去做你的谢家大小姐了,还跟我这江湖草莽在一处作什么”

  谢幼娘嘟嘴不答,暗地里生起闷气来。黄钟公本欲开口,却又不知该怎么去说,最终只得放弃了。

  岳不群转而笑道:“那法子很简单,任何人都可学会,所以,你们最好不要胡乱传授给他人。”

  众人齐声应道:“是师父,掌门。”

  岳不群说道:“俗话说眼睛乃是心灵之窗,人的眼睛往往会出卖主人的意图。人的双手双足又是武学运用的基本部位,世上十之的武功,都是通过手足来运用的。在与人打斗时,只要细细的观察对方的眼睛所视部位,与肩膀的耸动下倾方位,便可察觉出对手的攻击目标与所使用的方法了。从而找到应对他的方法来。”

  “比如说眼比拳快,拳击的地方,眼睛往往会下意识的先看去。不管他再多的虚招,落点必是那处。而出拳必会引起肩膀的回缩与耸动,踢腿亦会引起肩膀的上下起伏等等。只要在平日里多加观察他人出招时的身体细微动作徵兆,便能推算出他下一步只可能是什麼招式,透过分析对手的目前姿势,那么便能找到相对应的破解方法来。从而达到料敌于先机,预先破解的境界。”

  岳不群一番简单的道理,将世上十之七八的武学全都包涵概括了进去,让江南四友等人大为佩服。

  黑白子叹道:“掌门的一套简单的道理就将庙算之法说得如此清楚,不知那更好庙算方法的独孤九剑又是如何一个神奇法。”

  岳不群笑道:“其实独孤九剑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它虽然属于敌愈强它愈强的剑法,可敌人如果武功不高,那么独孤九剑的精要处也就用之不上了。换句话说,如果对手是一群不懂武的下三滥,恐怕它的威力还不如一门普通的基础剑法来得好。”

  “啊”众人听了都傻眼了,高根明问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岳不群说道:“就如字面上的意思,细说也说不清。它的剑理初见时极为奥妙有道理,深思之后又自相矛盾,一塌糊涂。可是其最终的理论又有十分的玄奥,反正是似是而非,不可深研。真深研了,反而会成魔怔。可能它的创始人也没能把它彻底的想清楚吧,所以把它弃了,改用重剑之法。”

  众人全都看向施戴子,施戴子好像使的就是重剑之法。

  此时,梁等三名弟子心中有些恍然,师父既然如此清楚这独孤九剑的内涵,想来他老人家也是会的。

  那日雨夜师父追问令狐冲剑法的来历,定然是教他剑法之人不怀好意。又或者这是对令狐冲的一个考验,可惜他选择隐瞒了下来,没能通过师父给予的考验。师父终是对令狐冲的感情与众不同些,所以对他的用心也多了些。只恨令狐冲不能理解师父对他的苦心,一片好心终是当成了驴肝肺。

  岳不群又道:“此剑法极大一部分需依赖使剑者的灵悟,需要的是顿悟。一到自由挥洒、更无规范的境界时,便具有了空灵气质,所有的拘束限制,一下子都消失了,展现在眼前的便是一片广阔的天地。使剑者聪明智慧越高,剑法也就越高。所以这门剑法虽好,却非常人能够习成的。而且最后又会自陷于死胡同,学了还不如不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