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六章 之会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只是张成乃是左冷禅师叔的儿子,当年左冷禅重伤难愈,张成之父拼死相救,对左冷禅有大恩在身。因此左冷禅在面对张成恶行时,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说不听的,便只能由着他了。

  张成一听贼枪的字号,面皮不禁一冷,十分干脆的拒绝道:“不行,这妖女关系到左盟主接下来的除魔大计,可不能交给你了。”

  宁中则问道:“哦,不知是何大计”

  张成冷笑道:“本原说给宁仙子听也没什么,只是贵派早早脱离了五岳之盟,乃我五岳剑派的叛徒,却不能说给你听。”

  宁中则凤眉一皱,微怒说道:“叛徒呵,谁是谁非,江湖上自有公论,我不与你们作口舌之辨。只是任盈盈却是被我所擒的,我要将她带走。”说着,就要带人离去。

  张成挺枪阻止道:“我嵩山派为了擒拿住这妖女,死了五、六条的人命,宁仙子想要在我嵩山派的虎口里夺食,除非杀了张成才行。”

  周围的嵩山派弟子亦纷纷拨剑,叫道:“张师叔威武,是条好汉子。”再次围成一圈,把宁中则与任盈盈团团围住。

  宁中则见嵩山派弟子如此的坚持,又不能真的动手杀人,几次思想后,只得说道:“那我就在此问她几句话吧,这总行了吧。”

  张成这才止住房了嵩山弟子的行为,说道:“这妖女毕竟是宁女侠所擒,这点面子,张某还是可以给的。”

  说完,令嵩山派弟子后退五十步,再团团围盯住场中的宁中则与任盈盈。

  宁中则皱皱眉头,有些不满张成的举动,转头对任盈盈淡然的说道:“江湖间传闻,魔教的任大小姐看上了江湖浪子令狐冲,既然如此,面对令狐冲的师娘却如此的敌视,看来江湖传闻有假啊。任大小姐并非是看上了令狐冲,只是看上了令狐冲那傲人的剑术,于是离间令狐冲的正道亲朋,拉拢令狐冲为已所用才是真的吧。”

  任盈盈嫣然一笑,说道:“令夫岳大先生不是早早的就把令狐冲逐出了门下吗面对我这勾引令狐冲的小妖女,恐怕恨不得一剑杀了,小女子自有自知之明,这也是自保之意罢了。”

  宁中则说道:“令狐冲一直想重回广宁气宗的门下,收逐不过是我夫君的一句话罢了,我夫君只是对他有些恨铁不成钢,才让他流浪在外。而任大小姐的劣迹不显,我与我夫君都对你没什么太大的恶感,接受你为咱家的徒媳妇,倒也不是不可能之事。你还没说对令狐冲的情意是真还是假”

  任盈盈笑盈盈的转问道:“宁女侠您瞧,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宁中则也笑了,说道:“在我看来,任大小姐的情意,倒是假的为多。而且可以看出任大小姐从来都没有恋过,爱过。若不然,你是不会如此干脆说出的。而是含羞带嗔,欲述还休。”

  任盈盈笑道:“我们魔教中人可没有正道女子那么虚伪矫情。再说了,你又不是令狐冲,而且同样还是女人,我干嘛对你含羞带嗔,欲述还休啊。”

  宁中则笑道:“也对,也对。那请问任大小姐是欲招令狐冲为婿呢还是欲嫁令狐冲为妻”

  任盈盈皱眉问道:“这有什么区别么”

  宁中则说道:“自然是有区别了,你若想嫁给令狐冲为妻,就当事事以令狐冲为主,样样以令狐冲之想为念。重新学习我正道的规矩,做好妻子的本份,与魔教划清界限。上要孝敬公公、公婆,下要对丈夫三从四德,还要对令狐冲的师兄弟们互敬友爱。”

  “你若只想招令狐冲为婿,一切固然以你为主,你也无需改变什么,但这对令狐冲这堂堂男子汉却有极大的坏处。不论是他个人的名望,还是江湖地位,都让人瞧不起。我好歹教养了他十数年,决不许他投入了魔教,成为你任家随意使唤的上门女婿。”

  任盈盈笑道:“江湖传闻,岳大先生就是宁女侠的上门女婿吧,就连女儿都随宁女侠之姓,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宁女侠真是好大的脾气,只可惜我任盈盈不吃你这套。”

  宁中则面色不愉,说道:“你休得胡说,我师兄并非是我宁家的上门女婿,只因我师兄大度,才让珊儿他们随我之姓。我宁中则虽然毫无德行,偶而也有一些小脾气,可是家中的大小事物皆随师兄,从来没有反对过他的半分决定。”

  说着,宁中则面色不禁红了红,所幸在黑暗之中瞧不清楚,又道:“决不像你任大小姐,对令狐冲是表面一套,暗地一套,把令狐冲耍得团团转,而不自知。我这当师娘的,决不许徒弟被自家的婆娘玩弄。所以,任大小姐,你若想嫁,那就跟随我多学些正道的规矩,把魔教的观念通通都抛开掉。你若想招,那我只能说上一句,决不行。”

  任盈盈咯咯的笑道:“这就是我跟令狐冲两人之间的事了,宁大女侠你可管不着。”

  宁女侠笑道:“想管还是管的着的,你既然不肯听我之劝,那就别怪我使些手段了。咱们女人想逞强,无外乎口舌和武功两样,先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不能挑拨离间和欺骗。再废掉你的武功,让你没有能力做恶。如此你就可以老老实实的,做好妻子的本份了。”

  说完,宁中则上前了一步,任盈盈大骇,正欲飞身后退,不想全身的功力滞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又见宁中则并没有攻来,不由松了口气,笑道:“小女子尚有老父在堂,岂能由自己做主找夫婿,一切还需先跟老父商议一下,才能答复宁女侠。”

  宁中则笑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看来任大小姐还是深得三从四德,贤良淑女的三味。只可惜嵩山派作梗,不然这几日就留在我身边,先跟公婆我相互了解一下,再让公婆我多教教你为妻之道。等见着了任老先生后,再让我夫和他商谈不迟。”

  任盈盈笑问道:“哦,宁女侠就这般将我丢给嵩山派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