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八百四十九章 不世奇功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外界传言,阴阳天弟子作风不正,行为放浪。可谁又知道,正是这些看似举止轻佻放肆的人,却最为痴情。

  许多阴阳天弟子入轮回阁修行,为自己设下心障,却从此迷失在其中无法自拔。

  古往今来,已不知有多少阴阳天弟子被困在轮回阁中,分不清轮回和现实,在那一世世轮回中浮浮沉沉。

  洛听荷便是其中一员,两千年前,她入轮回阁后便再无音讯,直到今日方才现身。

  “师姐修的是有情道,也有与自己心意相通的伴侣,那一次的历练对他们二人来说,虽然难度不小,但总是可以完成的。只可惜”

  “可惜什么?”曲华裳紧张地问道,虽然知道后面必定出了什么变故,导致洛听荷被困在轮回界中两千年,但此刻还是不免提起了一颗心。

  余香蝶摇头叹息:“师姐的性情跳脱,有时候想到一出便是一出,谁也阻拦不了,那一天徐蛮子也不知怎地与她争辩了几句,说轮回阁绝对没人能完成九世轮回的考验,师姐说她可以,所以招呼都没跟人打一声便跑进轮回阁去了,我跟徐蛮子拦都拦不住,而那个时候孙师兄正在闭关冲击八品开天。”

  她没介绍孙师兄到底是谁,但杨开和曲华裳都知道,那应该是洛听荷的伴侣,她相信自己与伴侣之间的情意,也相信孙师兄能将自己从九世轮回中带出来,所以无需与他商议什么。

  “孙师兄在晋升八品的时候出了点意外,陨落了!”余香蝶回忆起两千年的往事,神色悲伤,“开天境的晋升,品阶越高越是艰难,孙师兄虽然做了万全的准备,但终究还是力不从心。”

  “所以洛师叔便被困在轮回阁中了?”曲华裳问道。

  余香蝶点点头:“孙师兄陨落,再无人能打破洛师姐的心障,自然也没人能将她带出来。”

  曲华裳这个时候却像是想起了什么,恍然道:“原来师尊以前提起的人就是洛师叔。”

  余香蝶好奇地瞧她一眼:“徐蛮子说什么了?”

  曲华裳道:“师尊有一次似乎喝醉了,说这一辈子最对不起一个师姐,不过并没有说太多,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如今看来,师尊说的应该就是洛师叔了。”

  若不是他当年与洛听荷争辩,洛听荷也不会一时冲动跑进轮回阁中,也不至于被困在其中不得自由。

  余香蝶冷哼一声:“他对不起的何止一个师姐!”

  曲华裳应该知道自家师尊与余香蝶之间的一些事情,此刻也不敢开口,只是冲杨开吐了吐舌头。

  杨开却是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洛师叔进了轮回阁之后,那位孙师叔便陨落了,如今两千年过去,洛师叔才从轮回阁中脱困,这岂不是说洛师叔并不知道这件事?”

  “师姐应该知道吧。”余香蝶苦笑一声,“当年我与徐蛮子都曾深入轮回阁找过她,有一次成功找到了她,告知了她这个消息,那一世的师姐,是恢复了自身记忆的,不过很快便进入了下一世,我跟徐蛮子再也找不到她了。”

  杨开点点头。

  曲华裳不解道:“若是如此,那洛师叔为何会与我一起脱困?”

  余香蝶道:“这就是要谢你们的地方了,你们应该是经历了九世轮回吧?”

  杨开和曲华裳一起点头。

  “当年徐蛮子与师姐争辩的是,绝对没人能完成九世轮回的考验,师姐说她和孙师兄肯定可以,所以便闯进了轮回阁。我和徐蛮子都以为,她为自己设下的心障是与自己和孙师兄有关的,需要他们二人一起经历九世的考验。可如今看来,这或许只是打破心障的一种方式,而另外一种方式,便是亲眼见证有人完成九世轮回的考验,你们完成了,所以洛师姐的心障也一起被破了,她才能从轮回阁中脱困。”

  杨开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从第六世开始,师叔便一直出现在我们身边,原来我们的轮回也牵扯到了洛师叔的心障。”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也是唯一的解释。

  杨开之前就一直很奇怪,为何从第六世开始,小荷一直以不同的身份出现在自己和曲华裳身边,本以为是阴阳天哪一位强者的意念被卷入轮回,如今看来,是跟洛师叔自己设下的心障有关系的,她要见证九世轮回,从第六世开始,便亲身参与了其中。

  其他几世的经历也就罢了,杨开想起第九世,洛师叔担任自己的贴身护卫,自己对她呼来喝去,就忍不住有些汗流不止。

  悄声问道:“余师叔,洛师叔心眼小不小?”

  余香蝶斜他一眼:“怎么?在轮回阁中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事?”

  杨开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余香蝶轻笑:“师姐心眼小不小我不知道,反正徐蛮子小时候被她欺负的抬不起头。说起来,我和徐蛮子几乎都是师姐一手带大的,师姐对我二人来说,亦姐亦母,徐蛮子若是能知道师姐从轮回阁中脱困,想必应该很高兴吧?”

  杨开随口道:“待徐公回阴阳天的时候,自然会知道这个天大的喜讯。”

  余香蝶和曲华裳都默然不语。

  “这阵仗似乎有些大啊!”杨开忽然抬头朝千里之外望去,即便隔着千里之地,他也能清楚地感受到洛听荷那雄浑澎湃的天地伟力,而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阴阳天内常年隐匿不出的老怪物们,也都纷纷现身而来,显然是察觉到了这边晋升的动静。

  陈修领着自己的两位弟子赶赴过来,便在几十里之外静静地观望,身旁陶凌婉和冯承嗣都冲杨开微微颔首。

  杨开回礼示意。

  还有许多杨开未曾见过的六品七品开天。

  短短不到半个时辰,数百位开天境现身,或三五成群,或独身一人,寻觅位置观摩洛听荷的晋升。

  七品晋升八品,即便是在各大洞天福地中也是不可多见的景象,每当这个时候,都能吸引无数开天境。

  对那些有志晋升八品的强者来说,这样的观摩对自身大有裨益,纵然是没有机会晋升八品的开天境,也可以看个热闹,或许能有收获。

  杨开没发现八品开天的踪影,但隐隐地,他察觉到暗处有目光关注着这边的动静,那显然都是阴阳天的太上长老。

  “师姐天纵奇才,放眼各大洞天福地也是最顶尖的天才,当年她晋升开天的时候,可是直晋七品的!”余香蝶说起洛听荷,一脸的自豪。

  杨开和曲华裳都是大为震惊:“直入七品?”

  余香蝶颔首。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震撼的眼神。

  这世上,绝大多数开天境修行一辈子,也休想晋升上品开天,自身晋升开天的起点,注定了日后在开天境这条道路上能走的多远。

  直入五品之下的开天境,根本不可能有晋升上品的希望。

  纵然是直入五品以上,在晋升时也有陨落的风险。

  但洛听荷居然是直入七品!换言之,她晋升开天的时候,起点便比九成的开天境要高了。

  如此对比下来,简直让人心生绝望!

  杨开知道这世上有人可以直入七品,当年他也曾有过这个梦想,因为直入七品,日后便有机会晋升九品至高!

  那可是开天境的巅峰。

  但人生不如意十之九八,他虽有极好的基础和底蕴,但最终还是在无影洞天外,选择晋升了五品开天。

  而在服用了一枚中品世界果后,自身开天境的起点也只是六品而已,与各大洞天福地的核心弟子相当。

  洞天福地为何对他直入七品几次三番地阻扰,甚至不顾颜面以大欺小,当时的杨开不知道,曾满腔愤慨,后面虽然慢慢知道缘由与墨族有关,却也无法轻易释怀。

  毕竟被毁掉的,可是他一生武道的追求。

  这种事是绝对没办法原谅的。

  而有资格直入七品的,放眼三千世界,唯有出身洞天福地,忠心,人品和性情都经受过考验的弟子。

  这样的弟子,放眼一百零八家洞天福地,无数英雄豪杰,往往千年之内出不了一人!

  洛听荷便是这样的人。

  直入七品,是一种莫大的荣誉,是实力的象征。

  唯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去窥探那九品至高的力量。

  杨开没想到洛听荷居然是直入七品的强者,这也是他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存在。

  可以想象,当初洛听荷被困在轮回阁中,阴阳天这边是多么的痛心疾首,或许阴阳天这边也做了很多努力,想要将洛听荷从中救出,但就结果来看,无疑是失败了。

  而曲华裳和杨开的一次九世轮回,却机缘巧合地将洛听荷从轮回阁中带了出来,换言之,对阴阳天来说,两人都立下了不世奇功。

  因为两人救下的,不单单只是一个上品开天,在未来,还有可能是阴阳天的擎天之柱。

  而这其中,杨开的功劳无疑更大一些,因为整个九世轮回,都是他在劳心劳力,一门心思地打破曲华裳的心障,要说洛听荷和曲华裳两人都是被他救出来的,也不为过。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