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千八百五十二章 掌教左丘明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我阴阳天有三大咒法,万执咒便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这咒法太过强大,需得许多人合力才能吟唱的出来,也没什么杀伤力,却在静心凝神上有奇效。”余香蝶解释道。

  杨开颔首了然。回想方才吟唱那万执咒自己的心境,确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

  不过话说回来,他本就是阴阳天的姑爷,算是半个阴阳天的人,吟不吟这万执咒都改变不了什么。

  又等了数日功夫,洛听荷那边才勉强能控制自己的力量。

  阴阳天掌教领着一群上品开天朝前行去,来到洛听荷面前站定,齐身行礼:“见过太上!”

  洛听荷走到他面前,笑眯眯地揪住掌教颌下长须:“左师弟,多年不见,怎么胡子都一大把了!”

  左丘明眼角剧烈跳动,心头暗暗苦笑不迭,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位师姐还是老样子啊,以前性情就这么洒脱,也只有孙师兄能收拾的了她,如今孙师兄已经陨落两千多年,同一辈的师兄弟们怕是再没人能管得住她了。

  更何况,如今她已是八品太上。

  “洛太上,我姓左丘,不姓左。”掌教语气弱弱地辩解一声。

  “都一样!”洛听荷大咧咧地拍了拍掌教的肩膀,不过才刚晋升数日,力量掌握的不太好,一巴掌下去,左丘明的肩膀矮了一截。

  身后跟着的一群七品长老看的眼皮子乱跳。

  洛听荷忽然凑到左丘明面前,冲他挤眉弄眼:“左师弟,你那些粉红知己呢?怎么一个都没见到,以前你出门的时候不是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一言出,好多长老们面露震惊神色。

  许多人并不清楚掌教的风流往事,掌教平时在人前也表现的庄严肃穆,一宗之主的形象深入人心,谁也不会将他跟风流浪子这种人联系到一处。

  然而此刻洛听荷一言,却让他们遐想连篇。

  左丘明脸色涨红:“洛太上可不能胡说,我如今是阴阳天掌教,代表的是阴阳天的颜面,这些话若是传到外人耳中,可是会引起误会的,有损的是我阴阳天的荣誉。”

  洛听荷掰着手指头数起来:“我想想啊,你十五岁那年,有一个比你大三岁的周师姐,后来你移情别恋了,那周丫头还跑到我面前哭哭啼啼的好几天,烦都烦死了。等你二十岁的时候又找了一个比你大十岁的张师姐,好像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拢共也没几个月。哦,你晋升帝尊那一年,还有一位谭师叔……”

  洛听荷每说一事,左丘明的脸色便黑上一分,待说到那谭师叔的时候,左丘明终于绷不住了,脸上陪着笑,张口打断洛听荷的话:“师姐记性真是好啊,风采不见当年!”

  洛听荷笑眯眯地望着他,又重重一巴掌拍了下去:“就是嘛,喊什么太上,从小到大,师姐给你擦屁股都不知道擦了多少次了,喊太上是不是太生分了。”

  “师姐说怎样便怎样!”左丘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过如今师姐已是八品,按规矩来确实已是阴阳天太上长老了,还需师姐抽空去我那里一趟,师弟要给你登记造册,师姐之名也要留在长青谱上,荣享太上的一应待遇。”

  洛听荷大咧咧地道:“嗯嗯,等我有空再去找你吧,先走一步了。”

  这般说着,转身便朝余香蝶等人所在的方向驰来,冲她打了个眼色之后,催动力量将余香蝶裹住,闪身离去。

  留下杨开和曲华裳二人大眼瞪小眼。

  “恭送太上!”左丘明躬身行礼,其他人也都有学有样。

  “掌教喜欢年纪大一些的啊?”身后一位长老忽然开口问道。

  左丘明伸手抚须,淡淡道:“王师弟你入门较晚,许是不太清楚咱们这位洛太上的性子,她的话听听便可,不必当真。”

  那王师弟还要问些什么,左丘明却是忽然转头朝杨开和曲华裳看来:“你们二人,随我来一趟,陈长老,你也来,把你的弟子带上!”

  一旁不远处,陈修躬身道:“是!”

  杨开顿时明白,左丘明这是要跟自己聊及婚约之事了。

  洛听荷晋升太上,众多开天观礼结束,自然是很快散去,不过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估计要在阴阳天内引发很长一段时间的轰动。

  杨开牵着曲华裳的手跟着左丘明朝前驰去,陈修带着陶凌婉从后方追来,几步便来到身旁,主动招呼道:“杨贤侄!”

  “陈长老!”杨开点头示意,又看了看他身旁的陶凌婉,微微一笑:“陶师妹。”

  对陈修,他没有多少好感,但对陶凌婉,他却有一些莫名的愧疚,或许也明白自己注定无法给予她什么。

  陶凌婉脸色微微发红,低声道:“杨师兄。”

  曲华裳瞪了杨开一眼:“之前就奇怪了,你干嘛占人家便宜?”

  杨开一脸冤枉:“我哪里占人家便宜了?”

  曲华裳跟他理论道:“在宗内,陶师姐是我师姐,你怎么喊别人师妹?那你是不是也要喊我师妹?”

  杨开顿时无语。

  只是这师兄师妹一说,本是陶凌婉先喊出来的,他也是顺着人家的话接过来的,并非真的有意占什么便宜。

  曲华裳又瞪他一眼,忽然从他身边闪开,来到陶凌婉身旁,拉着她的手道:“陶师姐你可要小心些这个人,现在他在言语上占你便宜,以后指不定要怎么欺负你,回头若真被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我给你欺负回去。”

  陶凌婉脸色羞红,低着头道:“不会的。”

  也不知道她说什么不会。

  曲华裳以前与陶凌婉接触不多,但也知道这个师姐性格内敛,如今看她的表现,与第一世中服侍孟茹的茜茜全无区别。

  不禁心生怜悯。

  陈修与杨开并肩朝前驰去,扭头看了一眼曲华裳和陶凌婉,微笑道:“曲师侄是大度之人,杨贤侄不知是否能大度一次?”

  杨开道:“不知陈长老所言何意。”

  陈修叹息一声:“师侄何必装糊涂?陈某之前所为确实有些私心,不过并无恶意,贤侄对我有怨言,陈某可以理解,也不分辨,只是婉儿这孩子日后前程性命系于你身,还望贤侄能够仔细考量。若能见到这孩子得幸福,陈某便是死也无憾了。”

  杨开眉头微皱,不置可否。

  陈修见状也不多言,心知杨开对他怨气不小,说多了反而不美。

  少顷,一行数人随着掌教来到了一处灵州的大殿中,这里应该是掌教平日处理公务之地。

  众人宾主落座,自有阴阳天弟子奉上茶水。

  杨开这是头一次与阴阳天掌教打交道,以前无论是论道大会,还是上次进轮回阁,这位阴阳天掌教都每没有出面过,所以也无从判断人家的性情如何。

  左丘明有着明显的一派之主的威严,这是许多长居高位的人都拥有的气质,无需什么言语,神色不怒自威。

  只是让杨开没想到的是,左丘明先是起身,对着他躬身行了一礼。

  杨开吓一跳,连忙站了起来:“掌教这是何意?晚辈承受不起。”

  左丘明徐徐直起身子,开口道:“这一拜是本掌教代阴阳天,谢过你救洛太上出轮回阁的恩情。”

  杨开从轮回阁中救出来的,不单单只是一位能直接晋升八品的洛听荷,还是未来有望晋升九品的至尊强者。

  这对整个阴阳天来说,意义非凡。

  杨开摆手道:“也是机缘巧合之事,在此之前晚辈并不知洛师叔被困轮回阁中,我入轮回阁,只是为了曲师姐。”

  说话间,他扭头看了一眼曲华裳。

  左丘明点点头:“你与曲师侄的事,本掌教是知道的,之前陈长老所为,有欠考虑,还望师侄能够见谅。”

  杨开淡淡道:“陈长老已与我说过此事。”

  他忽然想起,陈修那般行事肯定是得到了阴阳天高层的首肯的,换言之,左丘明应该也知道,但当时他并没有出面阻止。

  不过站在他这个立场上,任何对阴阳天有利的事情,他都会支持,无关个人荣辱。

  “如今曲师侄也被你从轮回阁中带出,可见你们二人确实情比金坚,在我阴阳天,但凡能通过轮回阁炼心考验者,皆都会成为彼此一生的伴侣。”

  杨开恭顺道:“我此来阴阳天,便是为了与曲师姐的婚约。”

  左丘明点点头:“如此甚好!你既有意,本掌教就不拐弯抹角了,你可有打算,什么时候完婚?”

  杨开坦然道:“此事暂且还没有考虑,掌教或许不知,在遇到曲师姐之前,我便有了几位陪我多年的伴侣,一直也未曾完婚,而如今,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们都去了不同的地方,我想等有朝一日她们聚齐了,再一起给她们一个交代。”

  左丘明颔首:“男人三妻四妾并不什么稀奇事,你能得那么多女子青睐,也是你自己的本事。阴阳天并非腐朽之地,本掌教不会在乎这些,相信曲师侄也不会在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