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正文 第2368章 同道中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张若尘独自一人,站在一片六彩色的星雾上,望向前方。

  色彩、光线、时间、空间,包括天地规则,在这里,都出现扭曲的迹象。

  再向前,是一片漆黑和空洞,蕴含莫测的凶险。星雾化为一条条扭曲的彩带,萦绕在黑暗的表层。

  那些游历宇宙星海的圣境修士,最害怕的,就是遇到这样的地方。

  此地,是第七号暗黑星的边缘。

  “比第三号暗黑星的能量,强大百倍,第七号暗黑星不是寻常修士可以去的地方。”张若尘暗道。

  第三号暗黑星覆盖的核心区域,只有直径百万里。

  第七号暗黑星,却有六百万里。

  即便是大圣,登上第三号暗黑星,都会被压制得极为艰难。张若尘怀疑,一般的不朽境大圣,登上第七号暗黑星,可能连离地飞行都做不到。

  不死血族六百多位大圣,目标太大,所以,被张若尘全部收入紫金葫芦。

  张若尘决定,先由他一人,探查清楚第七号暗黑星的情况,再将一众大圣放出,全面清剿第七号暗黑星,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张若尘正打算飞进黑暗空间,忽的,真理之心轻颤一下,生出一道感应。

  “咦!”

  目光向后方望去,视线跨越层层空间,看见万里之外,一块飞行中的星空岩石。

  星空岩石上,有多道强大的力量波动。

  ……

  …………

  这块星空岩石,像是一座长达数万米石山,飞行在宇宙中,永不停歇。

  石山中的一块空地上,血迹斑斑,倒趟有数十具圣尸。

  圣血燃烧,化为蕴含血腥味的圣火。

  十三位圣王天奴,被一缕缕强大的死亡念力镇压,跪伏在地上。他们的身上,没有圣王的尊贵和威严,反而衣衫褴褛,骨瘦如柴,与街边的乞丐没有区别。

  就连他们的眼神,都因为长期遭受折磨、羞辱、奴役,变得浑浊,失去圣境强者本该有的精气神。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大圣境的白须老者。

  他体内的大圣血液,不知被抽取空了多少次,血气变得极为单薄,而且更加枯瘦,苍老的脸,犹如是一层皮蒙在骨头上。

  白须老者单膝跪在源魔神子和歧阳的面前,目光看向地上的死尸,心痛如绞,却依旧以哀求的语气,道:“老朽乃是剑南界的界尊,二位大人,饶我们一命,我们必定倾尽一界之力,供奉二位。从今往后,整个剑南界的生灵,都是二位的奴。我们会在界中修建十万座圣庙,雕铸神像,让二位受万灵膜拜。”

  源魔神子仰着下巴,浮现出一道讥讽的笑意:“堂堂一界的界尊,竟然心甘情愿跪伏在本神子脚下,你也太贪生怕死了吧?”

  “不是老朽贪生怕死,只是不敢死。”

  白须老者跪在地上,低着头,惨然而笑。

  紧接着,又道:“老朽是剑南界唯一一个修炼到大圣境界的生灵,至少还有些用处,可以和地狱界的大圣,说上几句话,求一个奴隶的身份。”

  “但,老朽若是死了!谁还能为剑南界的生灵说话?他们不是沦为罗刹族的食物,就是被鬼族、尸族灭杀,变成孤魂野鬼,尸横遍野。”

  一边说着,堂堂一位大圣,竟是滴淌出泪水。

  “不求别的……只求……只求给他们找条活路。”

  白须老者的身后,十三位圣王也都满脸泪痕。

  不是为自己流泪,是为剑南界亿万生灵而流。

  他们已经是剑南界的最强者,可是,却无法为母界找到一条活路,心中之痛,心中的不甘,心中的无能为力,让他们想一死了之。

  却又如同狗一般的,继续苟活到了现在。

  歧阳穿着一身黄金铠甲,俊秀无比,一双细长的眼睛上翘,邪笑道:“剑南界有美女吗?”

  “有……有的,大人若是收剑南界做奴界,本界的美女,尽归大人账下。”一位圣王天奴,眼中露出一道期望的神色。

  歧阳笑了笑,轻哼一声:“本座的帝宫中,已有妃嫔七千,奴婢三万,其中圣者、圣王的国色天香不在少数。你们剑南界的凡俗女子,岂能入本座之眼?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竟然还当真了!”

  剑南界的十三位圣王,全部都咬牙切齿,愤怒无比,猛烈挣扎,想要站起身。

  “一群低贱的奴隶,还想反抗?”

  源魔神子的眼神一厉,释放出更加强大的死亡念力,镇压得他们重新跪倒在地上,身上的圣骨噼噼啪啪爆响。

  “像你们这种废物,连做本神子奴隶的资格也没有,来到狩天战场上,就该好好做猎物。”

  那位白须老者大圣,垂着头,眼中尽是绝望,泪水一滴滴落下。

  他不禁在思考,宇宙为何如此残酷,剑南界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他本是天纵奇才,立志要带领剑南界走向强盛,没有圣王境的修炼之路,自己创出一条修炼之路。

  没有大圣境的修炼之路,他却苦修五百年,专研出了成为大圣的方法。

  登临大圣境界的时候,他以为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可是,等来的,却是地狱界的攻伐。

  在地狱界的面前,他弱小得就像蝼蚁。

  歧阳道:“别跟他们那么多废话,宰了他们,带着他们的圣尸赶紧回去。建死亡祭台,还需要一些圣尸堆砌。”

  源魔神子正打算动手,忽的感应到了一股强大无匹的圣气波动急速飞来,于是,抬头望向前方。

  “哗——”

  一道金色流光,由远而近,降落到星空岩石上,凝化成一位邪气而又俊美的身影。

  不是张若尘是谁。

  刚才嚣张不可一世的源魔神子和祁阳,看到了他,皆是吓得脸色一变,忍不住向后倒退,各自唤出一件君王圣器级别的战兵,做出防御的姿态。

  跪在地上的剑南界圣王和大圣,都感到疑惑不解。

  为何眼前这两位强大的地狱界大圣,突然变得这么紧张?

  他们在害怕什么?

  难道,那位长有十只金翼的年轻男子,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张若尘略微有些意外,道:“原来是你们,二位好久不见。”

  源魔神子是死族第一强者源非大圣的弟弟,曾经是昆仑界北域功德战场的主帅,死族大圣境之下的顶尖强者。

  歧阳,则是死族“歧天君主”之子,也曾去过北域功德战场,与源魔神子一样,当时都是大圣之下一等一的高手。

  歧阳此人,极其贪恋美色,参加功德战的目的,就是为了擒拿天庭《九仙美人图》上的一位仙子。当时,还将主意,打到了百花仙子的身上。

  源魔神子和歧阳的天资都极高,拥有以圣王境修为,征战大圣的战力。

  如今,二人更是达到不朽境大圣的层次。

  源魔神子脸上的肌肉颤了颤,沉声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死血族的大圣,是不是已经来到附近?”

  源魔神子在昆仑界杀了大量无辜百姓,张若尘对他,杀意甚深,只不过,在命运神域,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而已。

  张若尘眼神凌厉,道:“这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吗?”

  感受到张若尘身上的冰冷杀气,源魔神子浑身生寒,继续后退,颤声道:“我的兄长,乃是死族第一强者,源非大圣。你……你若是敢……杀我,我兄长,必定……必定让你不得好死。”

  张若尘一步步走过去,道:“你在威胁我?我张若尘何曾受过一个弱者这般放肆的挑衅,不杀你,洗不清我身上的屈辱。”

  歧阳吓得脸如土色,看到张若尘从身边走过,连忙向远处退避。

  这个时候,他哪敢逞英雄去帮源魔神子?

  张若尘连那么无耻的话都说了出来,显然就是要找个借口,干掉源魔神子。他冲上去,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张若尘杀人,不扣积分。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你若敢逃,我将你身上的鲜血,一滴滴放干,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张若尘向歧阳瞥了一眼。

  本是想要逃遁的歧阳,一时之间,吓得腿软,哭丧着脸停在了原地。

  源魔神子感受到张若尘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强,心知他肯定是想清算昆仑界的旧账。

  如今的张若尘,简直就像盖世魔王一般,别说是他,就算是他兄长,估计都得惧怕三分。

  “唰!”

  源魔神子施展出禁术,燃烧身上的死亡之气,转身就逃,爆发出极致的速度。

  “就凭你的修为,也想从我手中逃走?”

  张若尘探出一手,隔空一点。

  “哗——”

  一道空间虫洞镜面,在指尖前方显现出来。

  “嘭”的一声,源魔神子从空间虫洞镜面中坠落下来,被张若尘一脚狠狠的踩在地上。

  脚底爆发出来的神焰,烧穿了源魔神子护体的死亡之气和死亡念力,炼化他的肉身,血肉烧得哧哧作响。

  源魔神子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大吼道:“我要……”

  “我要退出狩天战场”这句话,还没有说出来,空间就被张若尘冻结,声音戛然而止。

  站在一旁的歧阳,看着张若尘炼化源魔神子,牙关紧咬,心头发颤:“张若尘一言不合就杀人,实在太可怕。诸神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这样一个恐怖的家伙,进入狩天战场?”

  南剑界的修士面面相觑,心中又惊又惧。

  他们心中很是好奇,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到底是地狱界的修士,还是天奴?

  如果是地狱界的修士,为何对自己人,下手都如此狠辣?

  在这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张若尘将源魔神子炼成了灰。留下的大圣圣源,则是被他收了起来。

  看到张若尘的目光盯向自己,歧阳吓了一跳,咽了咽唾沫,一边后退,一边说道:“本座……”

  “你居然敢在我张若尘面前,自称本座。”张若尘道。

  歧阳想到刚才源魔神子就是因为说错了一句话,被张若尘炼成了灰,顿时,脸都绿了,连忙道:“若尘大人,本……我……我对天发誓,在昆仑界功德战场,我绝对没有乱杀无辜。我的目的,只是想要去擒捉《九仙美人图》上的一位仙子。”

  “对,对,我们其实才是同道中人,我和源魔神子根本没有交情,不是一路人。杀得好,杀得好啊,源魔神子简直就是吃了神胆,居然敢挑衅若尘大圣,死有余辜。”

  张若尘一步步靠近歧阳,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道:“你也觉得他死有余辜?”

  歧阳的身体,被拍得一矮,差一点跪在地上,躬身道:“绝对的死有余辜。”

  张若尘的手掌,按在歧阳肩膀上,久久之后才收回,“你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和我一样,做事都那么讲原则。”

  歧阳长长松了一口气,重新站起身,道:“我有妃嫔七千,奴婢三万,都是从各界擒拿而来,个个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若尘大圣既然是同道中人,狩天之战结束后,一定要来小弟的帝宫做客,小弟保证让你满意。”

  “这怎么好意思?”

  “不,不来就是不给小弟面子,小弟就算是请,也得把你请去。”

  张若尘道:“好吧,难得你有这份心,果然是比源魔神子更会做人。”

  南剑界的那些修士,更加目瞪口呆,难以想象,一位大圣级别的神子,居然会如此讨好另一位地狱界的大圣。

  那位地狱界大圣,到底是何方神圣?

  歧阳试探性的问道:“若尘大圣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打算攻打第七号暗黑星?”

  “要攻打第七号暗黑星,我肯定会带不死血族的大圣一起前来,怎么会是孤身一人?”张若尘道。

  歧阳有些不解,道:“既然不是攻打暗黑星,若尘大圣难道另有别的目标?”

  张若尘道:“你不是说,我们是同道中人?应该明白我来这里的目的才对。”

  歧阳神色一震,盯向张若尘那双邪异的眼睛,道:“难道传说是真的,若尘大圣竟是对般若殿下有兴趣?”

  “若非如此,当初她岂能活着逃离第三号暗黑星?一位命运神殿的神女候选人,与你的七千妃嫔比起来,你觉得,谁更有吸引力?”张若尘道。

  这样的鬼话,别的修士,肯定不信。

  可是,做为“同道中人”的歧阳,却是深知美//色的诱惑力。

  即便是他,对般若也是垂涎至极,只不过般若的背景太大,而且修为比他还要强大,所以他才不敢轻举妄动。

  “看来张若尘杀源魔神子,不仅仅只是因为昆仑界的仇怨,说不一定,也和般若有关。”歧阳暗想道。

  地狱界人尽皆知,源魔神子一直都在追求般若,是般若最忠诚的追随者。

  张若尘既然在打般若的主意,怎么可能不清除掉这个碍眼的对手?

  ……

  通知一下,名叫“风幻,惜”的读者,中了本次《万古神帝》qq阅读组织的活动的龙套奖励。

  qq阅读那边,已经把你的qq号给了我,我加了你,但是你一直没有通过。看到了,请尽快和我联系,把你的龙套角色定下来,qq阅读那边要定制成卡片。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