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正文 第2371章 愿景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呵呵!张若尘,你的警惕性,怎么变得这么差?”

  悦耳银铃般的笑声,在星雾中响起,时左时右,变幻莫测。

  罗乷那足有一米八的高挑身影,从雾中漫步走出,两条长而笔直的腿迈动,充满青春活力的风采,纤腰轻扭,又有勾魂摄魄的魅力。

  她穿一身青衣,双手背在身后,长长的秀发分在左右两侧,随意的扎成两个辫子,本是祸国殃民的美丽脸蛋上,始终挂着少女般纯澈的笑容。

  如此外表青春、清澈、纯美的女子,简直就像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羊羔,谁能相信她心藏韬略,诡计百出?

  张若尘道:“刀狱皇在哪里?”

  “他是百枷境大圆满榜排名前十的强者诶,以本公主的修为,难道还能把他吃了?再说,不死血族也属于人形生物,本公主一点胃口都没有。”

  罗乷轻轻咬了咬红唇,摸了摸小腹,道:“说着说着,怎么还真有些饿了!张若尘,你身上有吃的吗?”

  张若尘问道:“刀狱皇到底在哪里?罗生天是不是也在附近?”

  十族之间,皆是竞争对手。

  张若尘要夺十族第一,不能有任何失误。

  “刀狱皇,刀狱皇,怎么就知道刀狱皇,刀狱皇是你情人吗?本公主若是想要害你,刚才变成刀狱皇的,就不是一根头发,而是我的皇兄。以我皇兄的修为,刚才那种情况出手偷袭,你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层皮吧?”

  罗乷勾了勾手指头,道:“想要知道刀狱皇在哪,就跟我来。”

  罗乷化为一道青芒,腾飞而去。

  “罗乷既然幻化成刀狱皇的模样捉弄我,又知道我毁掉了死亡祭台,可见,她对第七号暗黑星附近星域是了若指掌。应该有不少罗刹族的大圣,分散在附近。”张若尘暗道。

  刀狱皇的修为的确很强,可是,罗乷的千幻术,却是防不胜防。

  真要斗起来,刀狱皇多半不是罗乷的对手。

  张若尘的念头瞬间百转,随后,追着罗乷,飞进了被第七号暗黑星能量覆盖的黑暗星域。

  没有深入其中,只在边缘地带。

  二人降落到一颗围绕暗黑星运转的小行星上。

  小行星只要一千多米长,呈扁平状,足有数十位罗刹女驻扎在此处,个个都是大圣境界,身材婀娜,肌肤如雪。

  罗刹族出美女,特别是修炼到大圣境界的罗刹女,更是个个貌美如仙,身材如魔。

  “公主殿下回来了!”

  一位位罗刹女,迎了上来。

  她们身上香气飘飘,眼波涟涟,没有大圣的威严气势,反倒有一种柔情似水的妖媚。

  尽管她们的修为,很多都在罗乷之上,可是对罗乷却极为恭敬,由此可以看出,罗乷的手段和能力。

  罗乷笑了笑,道:“看我将谁带回来了,血绝战神的外孙张若尘,要天赋有天赋,有身份有身份,要俊美也有俊美。你们这群妖精,这下有福了!”

  紧接着,又道:“含樱,你们先前不是杀了一头大圣境界的龙吗?赶紧烹制上来,本公主有些饿了。”

  除了叫做含樱的罗刹女,别的罗刹女的目光,尽皆投向张若尘。

  她们的美眸中,闪烁着热切似火的光芒,犹如是想要将张若尘吞掉一般。

  并不是每一个罗刹女都像罗乷一样看脸,可是,她们却都崇拜强者。像张若尘这样的一个时代的顶尖强者,没有任何一个罗刹女不喜欢。

  “若尘大圣,听说你击败了无疆,这是真的吗?”

  “若尘大圣真的凝聚出了二品圣意?本圣五百年前曾经立誓,此生只嫁能够凝聚出二品圣意的俊才。”

  “奴家是天罗神国颜氏圣族的颜卿,早就听闻若尘大圣的天才之名,今日一见,果然英武不凡。不知,我们能否结交认识一下?”

  有罗刹女自报家门,丝毫不掩饰眼中的爱慕。

  大圣尚且如此,由此可见,罗刹族的女子,果真是性格张扬大胆,皆是敢爱敢恨,少有那种矫揉造作的。

  罗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被围在中心的张若尘,脸上满是笑意,挥了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去吧,想要结识若尘大圣,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本公主要和若尘大圣谈大事。”

  这些罗刹女,能够在千年之内,修炼到大圣境界,自然是眼光极高。只有张若尘这种家世和天赋的英才,才值得她们主动往上扑。

  女性修士天资若是太高,孤独终老者多不胜数。

  天资高,眼光也高。

  等到修炼到大圣境界,甚至成神,就更加看不上弱者,而且对男女感情也逐渐变淡,心思更多是放在窥探天道之上。

  那些罗刹族散去之后,张若尘与罗乷坐到了一座七角宫殿之中,竟然真有烹制好的龙肉、龙肝、龙耳呈送上来,香气飘逸。

  只是嗅一嗅,已是唾液直流。

  七角宫殿,是一件规则帝器。

  殿内一直流动着密密麻麻的圣道规则,可以一边品尝美味,一边修炼。

  罗乷很贪吃。

  在祖灵界,张若尘第一次与她相遇时,便是知道这一点。

  罗乷吃东西的动作,极其优雅,没有餐具,直接用两根玉指,捻起一片片香气流逸的龙肉,放进唇中,轻轻的噘嚼,香腮都沾上了油腻。

  她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盯向张若尘,道:“尝一点吧,整个狩天战场上,就那么几条大圣境界的龙,食材珍贵着呢!不过,含樱的烹饪水平,比青墨差了太远。在昆仑界的时候,本公主很想将青墨带回地狱界的,可惜那个丫头性格太倔,死活都不跟我走。”

  张若尘依旧防着罗乷,没有动玉盘中的食物,道:“我与源魔神子、歧阳遇到的时候,你就在一旁窥视吧?你的精神力很强大,我竟然没有生出感应。”

  罗乷还没有突破到大圣境界的时候,就能凭借阴神莲,控制一尊无上境大圣的尸骸,精神力已经很强大。

  如今,又增长了一大截,与张若尘相比都不弱多少。

  罗乷点了点头,道:“我的精神力强大,是因为从小博览群书打下的基础,又游走各界,增长了见识。最后,在昆仑界,得到了神蟒尸骸的神之星魂,才得以突飞猛进。”

  张若尘当然知道神蟒尸骸。

  当初,张若尘夺取了神蟒尸骸,让邪灵与这具神尸融为了一体。而罗乷,则是夺走了更加珍贵的神源和神之星魂。

  罗乷的圣道修为和精神力,能够增长得这么快,肯定与之有关。

  “刀狱皇在哪里?”张若尘问道。

  罗乷翻了一个白眼,道:“怎么又是刀狱皇?放心,本公主没有对他下手。再说,刀狱皇也是一个狠角色,哪有那么容易收拾得了?”

  “说你的目的。”

  张若尘很直接,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罗乷舔了舔嘴唇,手指在丝巾上擦了擦,道:“既然若尘大圣不喜欢前戏,那我们就直入主题。本公主想要与你合作,确切的说,是与不死血族合作,一起拿下第七号暗黑星。”

  张若尘略微有些诧异,随即笑了笑,道:“我喜欢吃独食,不喜欢合作。”

  “不,你喜欢。”罗乷道。

  张若尘道:“为什么?”

  “因为在狩天战场上,不死血族遍地皆敌,只有罗刹族可以做你们的朋友。”

  罗乷将装着龙肉的玉盘,放到桌案的中心,道:“第七号暗黑星这块肉太大了,你们不死血族吃不下。况且,上三族已经在这里经营了多日,你们与他们相比,不占任何优势。”

  张若尘道:“继续说。”

  “罗刹族一直在经营布置第七号暗黑星,对信息的掌握,不是你临时派遣出去的十几个天奴可以比拟。”

  罗乷道:“第七号暗黑星的黑暗空间广阔程度,是别的暗黑星的百倍。如果没有详细、准确的信息,别说几天,几十天,就算给你几年的时间,你也休想将藏身各处的天奴清剿干净。”

  张若尘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已经有了合作的基础。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关键时刻,出卖不死血族?”

  罗乷捻起盘坐的龙肉,又吃下一块,笑道:“出卖不死血族对罗刹族有什么好处?平白无故招惹你张若尘这样的大敌,罗刹族还不想步鬼族和阎罗族的后尘。”

  张若尘问道:“罗生天在哪里?我要他亲自出来,与我对话。”

  罗乷挺了挺粉背,胸口变得更加浑圆而又高耸,坐得笔直,英气的道:“我做得了罗刹族的主。”

  “可是只有罗生天出手,我们才更有把握杀死螭帝。”张若尘道。

  螭帝虽然境界高深,可是,精神力被封印,双手双脚又被神链锁住,战力大打折扣。张若尘掌握着暗时空物质,还是有几分把握,将他杀死。

  不过,如果螭帝要逃,张若尘留不住他。

  所以,必须要有一位顶尖级别的强者,帮张若尘牵制住他。

  罗乷道:“要杀螭帝,我可以助你。”

  “你?”

  张若尘的眼中,尽是疑色。

  罗乷笑道:“围杀螭帝,本公主会亲自与你前去,这下你总该信了吧?”

  “你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张若尘沉声道。

  修为达到螭帝的层次,即便是只是战斗余波,也能对罗乷这个脆皮造成生命威胁。

  罗乷道:“本公主很爱惜自己的性命,所以,并不是开玩笑。”

  张若尘猜不到罗乷的底牌手段到底是什么,不过,此女的确有很多非凡之处,因此暂时相信了她。

  张若尘终是放下戒心,举起酒杯,道:“那就祝我们旗开得胜,尽快拿下第七号暗黑星。”

  碰杯饮下后,张若尘问道:“上三族肯定已经开始行动,公主殿下觉得,我们多久出发?”

  罗乷一双杏眸,直勾勾的,看着张若尘那张邪气而又俊美的脸,道:“不急,先让上三族去给我们开路,把那些什么阵纹、符纹、圣术陷阱,都趟平了,我们再出发。要不,我们再聊聊。”

  “聊什么?”张若尘道。

  罗乷道:“聊聊感情吧,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是一个多情的男人,还是滥情的男人?”

  “无聊。”

  张若尘起身欲走,忽的,又停了下来,心中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坐回了座位上。

  罗乷勾着红唇,嚼着嘴里的龙肝,问道:“怎么又不走了?”

  “我有几个问题,想要与你交流一番,想要知道你的看法。”张若尘道。

  罗乷露出极感兴趣的模样,道:“太好了!若尘大圣这是已经将本公主当成了知心朋友,请讲吧,你到底有什么困惑,让本公主来帮你捋一捋。”

  张若尘道:“公主殿下有宏伟远大的目标,或者愿景吗?”

  罗乷眸中露出一道怪异的神色,笑道:“这是血绝战神他老人家让你思考的问题吧?”

  张若尘不语。

  罗乷道:“其实,这个问题,是千问境大圣才会认真思考,并且谨慎的做出决定。血绝战神让你现阶段思考,其实是对的。早些想清楚,千问境的时候,就会少一些苦恼。”

  “为什么是千问境?”张若尘道。

  罗乷站起身来,背负双臂,侃侃而谈,道:“千问境大圣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化道。所谓化道,就是将心中所想,呈现出来。”

  “所以这个阶段的修士,会反复叩问自己各种问题,问一生之得失,问过往之对错,问前路之方向等等,然后一一解决问题。”

  “只有心境越圆满,显化出来的道,才越圆满”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修士的愿景。每一个修士,在这个阶段,都会定一个需要通过毕生努力去达到的愿景,也可以称为梦想和目标。”

  “千问境大圣,将此叫做,心有多高,未来的成就就有多远。”

  “当然,并不是许下的宏愿越大越好。比如,有的修士在千问境,许下宏愿,此生必定要成为罗刹族的族长,随即宏愿落地生根,成为他的执念。”

  “但是,随着他的修为越来越高,却发现这个愿景根本实现不了,反而滋生出心魔。最后,被心魔吞噬,变成了一个失去心智的疯癫之人。”

  “所以,每一个修士,在千问境,叩问自己未来目标和梦想的时候,都是根据自己的实力和真正的心中所想来定。越是假大空,越是没有好结果。就像”

  张若尘从沉思中转醒,问道:“就像什么?”

  “我说了,你千万别打我。”罗乷道。

  张若尘道:“你但说无妨,我绝不打你。”

  罗乷道:“就像须弥圣僧,发下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最后却陨落在地狱界神灵的手中,岂不是一种讽刺?你要干什么,张若尘,这里可是罗刹族的地盘,你不能出尔反尔”

  这完全就是挑衅!

  明知张若尘是须弥圣僧的传人,却还说出这样的话,岂不是找打?

  根据上一次打她的经验,张若尘严重怀疑,罗乷是故意作死,想要被他打。女人嘛,嘴上说不要,心中总是反着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