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正文 第2372章 方向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张若尘抬起的手,终究没有打下去,摇头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你或许理解错了他老人家的意思。”

  “所谓地狱不空,不是要灭尽地狱界的一切,而是要渡尽世间的一切恶。”

  时空秘典的最后一页,写的就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八个字。

  张若尘看过无数书籍,其中有关于须弥圣僧这八个字的记载。

  是多个元会之前,须弥圣僧听六祖讲道后,发下的宏愿。

  那时,地狱界还不叫地狱界,地狱十族与各个大世界交流甚多,没有现在这么生死对立。

  “怎么?你也想发下与须弥圣僧一样的宏愿?你千万别把自己逼成了一个和尚!”罗乷有些紧张,担忧的道。

  张若尘道:“我有私心,没有那么无私和伟大。”

  “有私心是好的,比没私心好。没私心的人,太不真实了,不像是人。”罗乷道。

  张若尘问道:“你的愿景是什么?”

  “我我倒是想过,其实我的心,没有那么大。未来,做天罗神国的女皇,或者罗刹族的族长,也就足够。”罗乷颇为认真的说道。

  张若尘是真的有些想要将她抓过来,按在地上打一顿。

  长得漂亮,就不怕挨揍吗

  罗乷道:“你什么眼神?本公主是真的觉得,以我的天资,做天罗神国的女皇,只是时间的问题。父皇不将皇位传给我,难道传给我皇兄?我皇兄毕竟还是差了我一大截。”

  “你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说吗?”张若尘道。

  “有什么不敢,就连他自己都这么觉得。”

  罗乷轻哼一声,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信仰命运,却不愿拜入命运神殿,成为核心弟子?甚至,对命运神女的位子,都不屑一顾?”

  张若尘道:“这个问题,你曾经已经说过。成为命运神女,将会断情绝欲千年”

  “都是骗你的,断情绝欲千年而已,对大圣而言,并不是多么漫长。对本公主这种,未来必定成神的天之骄女而言,更是弹指一瞬间而已。”罗乷道。

  张若尘无言以对,沉默了半晌,才又道:“那你以前说的话,到底有几句真,几句假?”

  “你怎么这么在乎本公主说的话的真假?”

  罗乷的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华,戏笑道:“是不是想知道,命中之人的真假?你先别开口看你那么想知道,告诉你吧,我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是假话,但是,你张若尘的的确确是本公主的命中之人,这句话,一点不假。”

  “哏哏。”

  张若尘对罗刹族没有半分好感,一直都很敌视。

  第一次登上功德战场,看到的,就是罗刹族烤食人肉的景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厌恶印象。

  可是对罗乷,他却怎么都无法真正的讨厌。

  或许是因为,她长得太美;又或许是因为,她不食人形生物的肉;亦或者是因为他们二人曾经精神力双修;也有可能是,罗乷也从未做过伤害他的事。

  正是因为,张若尘对罗乷有一些好感,所以才愿意像朋友一样,对她,讲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罗乷见张若尘犹如枯石一般坐在那里,不想理她,于是,将身上的傲娇收敛了几分,道:“其实,最大的原因乃是,即便我做了千年命运神女,也不会对我将来成为天罗神国女皇有太大帮助。既然如此,我为何要浪费千年时间,帮命运神殿做事?”

  张若尘道:“成为命运神殿,可以为罗刹族和天罗神国,谋取更多的利益。你的父皇,难道没有给你讲过其中的厉害关系?没有迫使过你?”

  “这个嘛”

  罗乷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笑道:“本公主明白了,原来你的迷惘在这里。”

  “你明白了什么?”张若尘平静自若的,对她对视。

  罗乷道:“你心中在纠结,到底该做自己想做的事,还是别人迫使你做的事?你想做自己,可是你却又连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杀蛮剑大圣时,你的心中,很痛苦吧?”

  “想要在地狱界生存下去,却不得不做无数你不想做的事,内心也很痛苦吧?”

  “你本不喜欢杀戮,却在杀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此违背自己的心意,你难道不怕滋生出心魔吗?”

  “张若尘,你是不是觉得,因为责任、感情、生存、守护等等外界的原因,自己一直都不是按照本心在做事,已经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你的心中,缺乏一份坚持,一份值得坚持的坚持。”

  罗乷那双眼睛很具穿透力,似乎能够将张若尘看透,将张若尘逼进无处可退的角落,不得不去面对自己的内心。

  每个人的修炼之路,都要不断反思。

  在错误中纠正自己,在迷惘之中看清自己,在困苦之中引导自己。

  罗乷道:“命运神女这件事,父皇逼过我,母后给我讲过无数道理和责任,但是,我依旧没有走他们安排好的路。因为,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时刻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做命运神女,只会将我束缚千年。”

  “有的修士,达到半圣境界,就能自立。”

  “有的修士,达到大圣境界,尚且不知道自己未来想要什么。”

  “你觉得,我皇兄还可以吧?天罗神国的神皇子,千年来,一等一的天骄。可是,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被神皇子的身份,拖累的失败者!”

  “他本可以在七十年前,就突破到千问境,然后继续高歌猛进。但是,为了狩天之战,为了天罗神国,却将修为一直压制到现在。”

  “他这样做错了吗?没有错。”

  “正是因为,有他这样的人,不断付出,所以天罗神国才能一直立于七大神国之首。可是改变不了,他失败者的事实,他一生都将被自己的身份束缚,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东西束缚他。”

  “你张若尘也是如此,你不愿参加狩天之战,可是,你还是来了!你本可以不来的。”

  张若尘道:“我可以选择吗?”

  “你当然可以选择,只不过你没有去选择而已。你张若尘若是一个无情无义、铁石心肠的人,谁又能左右你的意志?可惜,你偏偏不是那样的人,这是你现在为何那么痛苦和迷惘的根源。你脸上的冷酷,都是装出来的。你表现得越是不择手段,越是心狠手辣,心中就越是挣扎和苦楚。”

  罗乷叹了一声:“就像本公主一样,爱上了你这个不爱我的男人,也变得优柔寡断了许多。你说,我们算不算孽缘?”

  沉寂了许久。

  “我明白了!”

  张若尘那张沉凝似铁的脸,忽的舒展而开。

  罗乷道:“你明白就好,本公主都是被你拖累的。”

  刚才,张若尘一直在思考,心中已有了一个方向。

  有方向,却没有答案。

  因为那个答案太难了,他依旧还没有清晰的找到。或者说,还不敢轻易的,定下答案。

  般若说,他一直都在走,别人想让他走的路。

  是!

  张若尘以前的确很迷惘,从成为云武郡国九王子的那一刻,心就是迷惘的。那是时候,仇恨是他的全部。

  可是仇恨,并不是一个人的未来。

  张若尘想要的未来,不一定是成为神灵,或者是天地间的主宰。他想要一片太平和安宁的世界,没有杀戮,没有人吃人,没有险恶身边的朋友和亲人,可以远离一切的不好,幸福的过完一生,后代可以一代又一代的延续下去。

  可是,这些,恰恰是最难的。

  他非凡的出生,注定他想象中的生活,是一种奢望。

  想要太平和安宁,比修炼成神,还要难无数倍。

  或许

  这混乱残忍的宇宙,需要一种新秩序!

  没错!

  就是全新的秩序。

  为建立那种新秩序,不断努力的修炼,变得更强。

  这是一个方向,也是张若尘内心深处,一直都渴望的东西。

  想通这一点,张若尘心中的痛苦和纠结,竟然少了一大半,有一种脱离泥沼的轻松和愉悦。尽管这一条路,难如登天。

  很有可能,他努力一生,都走不到终点。

  但是,他愿意坚持不断的走下去,直到迎来新秩序的那一天。

  张若尘闭目,沉浸在自己勾画的宏伟愿景之中,在脑海中,一点点完善新秩序下的世界图卷,想要将答案呈现出来。

  “哗”

  渐渐的,张若尘的身上,绽放出越来越明亮的白光,如一盏圣灯点亮。

  罗乷轻咦一声,仔细观察张若尘,发现此刻的他无比神圣,有一股完美无瑕的庄重,更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这一幕,就像当初张若尘手持帝皇神尺,独自一人杀入万千地狱界大军之中一样,在她心中,烙下极深的印记。

  “嘭嘭。”

  心中的十二根枷锁,在一瞬间自动断裂。

  至此,张若尘已是挣断了五十道枷锁。

  半晌后,张若尘睁开双目,抬起手,看了手。

  又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随即,他脸上,浮现出一道阳光而又亲切的笑容,道:“多谢公主殿下,今日一席话,若尘受益一生。”

  罗乷并不觉得自己帮到了张若尘什么,可是,见惯了张若尘冷冰冰的样子,突然这么温润谦和,让她心里如同吃了蜜糖一般,美滋滋的,正要谦虚一句。

  张若尘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说的那些,也有很多偏驳之处,恕我不能苟同。比如,对神皇子的评价,我认为就不妥。若不是,有他和你父皇的付出和努力,你也就没有任性的资本。又比如,你想做女皇,却又不愿为天罗神国付出和牺牲,天罗神国的族人凭什么服你?”

  “滚!”罗乷道。

  张若尘不再继续说下去,笑了笑,走出七角宫殿。

  踏出宫殿的那一刻,他脸上的笑容收起,又变得冷肃。

  抬头望向漆黑无比边的虚空,张若尘念道:“只有变得强大,愿景才能变成现实。而我现在面对的现实,才是最残酷的。”

  张若尘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般若的身影。

  她永远都是那样,什么话,总是说得那么难听,从来不愿好好的沟通。但是,她指出了张若尘身上,存在的最大弊端。

  今日张若尘能够实现心境上的豁然开朗,有一半都是因为她的点醒。

  否则,十二道心锁,不知何时才能挣断。

  “我的答案,迟早有一天会告诉你。你的答案呢?你的愿景又是什么?你来地狱界,到底是为了什么?”张若尘自言自语的道。

  仅仅三天时间,上三族的修士,已是破掉天奴布置的重重防御,跨越数百万里,到达第七号暗黑星的上空。

  三天以来,斩杀的天奴,几乎都是圣王境界的虾兵蟹将。

  可是,因为天奴提前布置的阵法、符纹、圣术陷阱,上三族却是损失不小。

  两位大圣陨落,上百位大圣受伤。

  聚集在第七号暗黑星上的大圣天奴,足有七百多位,占据了整个狩天战场的三分之一,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庞大势力。

  上三族若是采取强攻的手段,必定损失惨重。

  七角宫殿中。

  张若尘与罗乷,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罗乷将传讯光符捏碎,笑道:“这下有意思了!七百多位大圣,全部聚集在一起,应该将上三族的修士,吓了一大跳。”

  “失去了死亡祭台,上三族这一仗,不好打。”张若尘道。

  罗乷道:“上三族最开始的预想,应该是,天奴都分散在这片数百万里的黑暗空间中,可以逐个击破。现在,所有大圣天奴聚集在一起,他们反而无法下手。”

  在暗黑星上,精神力和修为都会被严重压制,对天奴反而是一种优势。

  一方是抱着必死的心态,想要拉几个垫背。

  一方很爱惜自己的性命,只是抱着狩的心态。

  一旦开战,就算上三族占据绝对的优势,想要将第七号暗黑星上的天奴剿灭,也必定死伤无数。所以,上三族不敢战。

  罗乷道:“死亡祭台若在,上三族倒是可以强攻。张若尘,现在上三族的修士,怕是都要恨死你了!”

  张若尘摇头轻笑。

  没有了死亡祭台,螭帝和般若的戏,也无法唱下去。

  螭帝和般若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

  张若尘问道:“你收到的传信,只有暗黑星上大圣天奴的信息?圣王境、圣者境、半圣境的天奴呢?”

  “大圣以下的修士,登上第七号暗黑星,会被压制得如同普通人一般。一旦开战,就是炮灰。”罗乷道。

  张若尘道:“可是,大圣境之下的天奴,数量众多,以百万记,以千万记。一位圣王或许是炮灰,一万位圣王联合在一起呢?一位圣者,或许发挥不出多强的力量,十万位呢?”

  罗乷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没错,大圣之下的天奴,才是这一战最大的变数。可是,到目前为止,罗刹族尚且还没有探查到他们藏身在何处?”

  “螭帝不是凡人,而是万死一生境的大圣。他既然能够将数以百万记的天奴藏起来,也就必定有他的用意,我们不得不防。”张若尘道。

  天奴可以随便死,可是罗刹族和不死血族的大圣,每一个都很珍贵,是一族未来的根基。

  罗乷和张若尘自然要小心谨慎应对。

  罗乷若有所思的道:“那就让上三族,先帮我们,将螭帝的底牌引出来,我们再动手。张若尘,你先陪本公主去找一个人如何?”

  “找谁?”

  “狩天战场上最厉害的死灵师,死族的衍光。”

  “找他干什么?”

  “找他借一支军队。”

  QQ阅读已经将参与活动的读者的qq全部给我,我已经添加了各位,大家仔细留意qq好友的添加信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