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正文 第2375章 损失惨重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万咒天珠脱离无疆的手掌,悬浮到数十丈开外的位置。

  “哗——”

  冥族的数百位大圣,站在无疆身后各个不同的方位,如诸天神圣,全力以赴调动冥气,从双手中打出,化为一道道光柱,注入万咒天珠。

  瞬间。

  万咒天珠爆发出夺目至极的光芒,映照万里空间。

  同时,冥族的诸位大圣,在无疆的带领下,嘴里齐声低念“噬血咒”的咒语。

  噬血咒,为冥族最可怕的六大咒法之一,可以无声无息夺走生灵体内的血液,使其变成一具干尸。

  第七号暗黑星上,绝大多数大圣天奴,都是血气生灵。

  此刻,他们惊恐骇然的发现,身体迅速干瘪下去,越来越虚弱,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疯狂流失。却不知流失去了何处?

  “噬血咒!是噬血咒……”

  “完全没办法抵挡,只能等死,这种咒法,简直就是血气生灵的克星……啊……不甘心……就这样死去,真的不甘心……”

  所有大圣天奴,都陷入恐慌。

  石族和死族的大圣,看到这一幕,尽皆露出震撼的神情。

  源非大圣长叹一声:“噬血咒就是杀天奴的最佳利器,看来这里的积分,都得被冥族夺去。”

  “无疆此次归来,修为更胜以前,否则掌控不住数百位大圣加持之下的万咒天珠。”另一位死族百枷境大圆满大圣,如此说道。

  源非大圣点了点头,道:“无疆的修为,已经登峰造极,这次携大势而来,无人可以挡他。”

  无疆现在的修为和境界,是源非大圣一直梦想达到的层次。

  可惜,人和人,终究是有差距。

  仅仅只是无疆万手万眼的体质,源非大圣就差了两三筹。更何况,无疆的师尊,乃是冥殿一位极其伟大的存在,也让源非大圣可望而不可即。

  想到此处,源非大圣再次叹息。

  “哗——”

  暗黑星上,浮现出一道五彩光华,形成一个圆圈,向四方散开。

  一位位大圣天奴,纷纷出手,将体内的力量,打入五彩圆圈。

  五彩圆圈变得越来越明亮,释放出强横的至尊之力,整个空间,变得沸腾起来。

  “怎么会有至尊之力波动?”

  “难道天奴,还能掌控一件至尊圣器?”

  上三族的修士,全部都脸色一变。

  “唰!”

  一柄五彩圣剑,从圆圈中飞出,携带一片绚烂的光雨,斩向万咒天珠。

  剑锋与天珠对击。

  “轰隆!”

  冥族的数百位大圣,同时身体一震,集体向后倒飞出去。

  其中,主控万咒天珠的无疆,嘴里发出一道闷声,脸色变得苍白了三分,向后抛飞十多里远。

  狂暴的至尊之力劲浪,席卷方圆数百里,逼得死族和石族的大圣,皆是自顾不暇。

  “是五彩石剑!”

  “石族第一强者的五彩石剑,怎么会被天奴夺去?”

  “五彩石剑,可是执掌在垒帝手中,怎么……怎么可能易主?不可能,绝不可能。”

  ……

  就在上三族的修士被震住,一片混乱的时刻,数十位天奴,飞出暗黑星,直向他们冲了过去。

  这数十位天奴,脸色狰狞,目光中充满杀意,都在燃烧生命精气,爆发出极致速度。

  刚刚赶回来的般若,站在冥河上,正好看到这一幕,立即大喝:“退!赶紧退,与他们拉开距离,他们是要自爆圣源,与你们同归于尽。”

  上三族的大圣,全部都吓得面如土色。

  有的不顾一切,仓惶奔逃。

  有的释放出精神力,想要压制那数十位天奴的精神意志,阻止他们自爆。可惜,释放出来的精神力,都被五彩石剑上散发出来的剑气震散。

  “来不及了!今日,你们都得死……哈哈……”

  “要死一起死。”

  “你们地狱界非要斩尽杀绝,我们只能玉石俱焚。”

  数十位天奴,疯狂的大笑,冲入上三族大圣最为聚集的区域。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声音响起。

  他们圣源和不朽圣躯,同时爆碎而开,释放出数十股毁灭性的力量。

  远远望去,像夜空中的一团团烟火,将漆黑无边的世界,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绚烂而又美丽。

  恐怖的劲气,一直蔓延到万里之外。

  张若尘和罗乷,站在三千里外,依旧被一层层冲击波,震得身体晃荡,站立不稳。可想而知,自爆的中心区域,能量是何等凝聚。

  “无疆太冒失了,如此激进的攻打第七号暗黑星,将天奴逼到退无可退的绝境,肯定会适得其反。温水煮蛙,或许是更好的方式。”

  罗乷幽幽一叹,为那些惨死的地狱界大圣,感到不值。

  是无疆的错误决定,害死了他们。

  数十位大圣同时自爆,形成的毁灭性劲气太强大,此刻,最中心那片区域,依旧一片混乱,各种力量交织,电火之光弥漫。

  张若尘道:“无疆低估了天奴的实力和决心,也将剿灭七百多位大圣,看得太容易。而且……”

  沉吟了一瞬,他道:“五彩石剑怎么会落入了螭帝的手中?”

  刚才,主控五彩石剑的人,必定是螭帝无疑。

  别的天奴,驾驭不了那么强大的力量。

  罗乷的两条眉毛,深深皱起,道:“连五彩石剑都丢了,垒帝怕是凶多吉少。这些麻烦大了!”

  是的。

  麻烦大了!

  螭帝本来就是万死一生境的强者,在狩天战场上,可谓无人能敌。

  多了一柄至尊圣器,可谓如虎添翼。

  谁人还敢去招惹他?

  距离第七号暗黑星不远的那片黑暗空间中,一副惨烈的景象,足有两百多位上三族大圣,身躯残缺的,飘浮在虚空。

  其中冥族的大圣,因为距离暗黑星最近,损失最为惨重。

  有的石族大圣,身体碎裂成一块块石头;有的冥族大圣,不朽圣躯爆开,化为一团黑色的冥气;有的死族大圣,只剩一只手臂,一颗头颅。

  “《虚实字卷》!”

  第一时间,源非大圣将死族的至尊圣器展开,化为一张千里卷册,将所有地狱界的大圣,尽数包裹进去,以免天奴发动第二轮自杀性的攻击。

  别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都警惕性很高,第一时间,逃出天奴自爆的死亡范围,几乎都没有受伤。

  此刻,他们全部都撑起君王圣器,形成一道又一道防御力量。

  大圣的生命力强大,特别是百枷境大圣,即便不朽圣躯被打碎,也不会死亡,修为也不会跌落到圣王境。

  被天奴自爆杀死的上三族大圣,只有三十四位。

  漂浮在虚空的碎石,缓缓汇聚到一起,重新凝聚出石身。

  一团团黑色的冥气,也在圣源的催动下,逐渐汇聚,形成人形轮廓。

  死族大圣的一颗头颅,长出一根根触须,形成脖子、胸腔、双手、双腿,渐渐的,化为完整的身体。

  当然,遭受如此重创,他们都受了严重伤势,休想在短时间内,完全恢复。

  无疆看着眼前触目惊心的画面,双眼微微失神,继而,再次露出怒火滔天的神情,道:“一群猎物,竟是如此可恶,我要将你们尽数镇杀。”

  败给张若尘,就让无疆的心境,出现巨大的破绽,心绪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此次修为大进,他本以为,可以横扫狩天战场,可是第一战就吃了这么大的亏,情绪自然是更加激进。

  “哗啦啦。”

  冥河之水席卷过来,拦住想要独自杀入暗黑星的无疆。

  无疆回头看去,目光落在般若身上,道:“让我去,我要为死去的修士复仇。”

  “你先冷静下来,螭帝现在执掌了至尊圣器,又有数百位大圣天奴聚集在暗黑星上,你此刻前去,与送死有什么区别?”

  般若语气颇冷,调动命运的力量,帮助无疆控制情绪。

  源非大圣和雀飞赶了过来,二人眼中,皆带有不满的情绪。

  天奴能够给上三族造成这个大的损失,无疆的冒失,要付主要责任。

  源非大圣劝道:“当前我们最应该做的事,乃是稳住阵脚,以免遭到天奴下一轮的攻伐。”

  “不好!”

  四人几乎同时察觉到危险,目光齐刷刷的,向后方望去。

  只见,一片流星雨,撕破黑暗的空间,飞向刚刚重新凝聚出圣躯的两百多位上三族大圣。

  定睛看去,那片流星雨,竟是上百万柄石剑。

  石剑上,蒙着一层圣光。

  这一波攻击,若是击中,那两百多位本就受了重伤,极其虚弱的大圣,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对整个上三族,都将是不可承受之痛。

  源非大圣等人的防御手段,主要是布置在面朝暗黑星的一方,哪里料到,后方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一股攻击力量?

  所有人的脸色,皆是惨白到了极点。

  无疆不愧是精神力六十六阶的强者,最先发现石剑雨,展现出绝顶高手该有的应变速度,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冥界之国。”

  “冥神之祖。”

  无疆身上的冥气逸散而出,蔓延数百里,显化出冥神之国的景象,黑色殿宇,血石城墙,白骨神山……宛如一片古老的冥土,出现在他脚下。

  与此同时,冥神之祖的虚影,也升腾起来,与上百万柄石剑对碰在一起。

  所有人都被惊住,竟是忘记要立即赶去相助。

  三千里外,张若尘和罗乷也微微失神。

  “这些石剑,从哪里飞来的?到底是哪一方势力出手?”

  张若尘的瞳孔中,浮现出密集的真理规则,望向石剑飞来的方向。

  罗乷道:“无疆是疯了吧!凭他一人之力,与百万石剑对碰,石剑能将他劈斩成灰烬。”

  “嘭嘭。”

  上百万柄石剑,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无疆的冥界之国击碎。随后,又将冥神之影,打得爆开。

  无疆的身体,化为一个直径三丈的黑洞。

  凡是有石剑击中黑洞,立即消失不见。

  但,更多的石剑雨,从黑洞旁边,继续飞向那两百多位刚刚凝聚出圣躯的地狱界大圣。

  幸好有无疆拖延了时间,般若操控冥河,急速流淌过去,将两百多位大圣全部都卷走,带离了危险地带。

  石剑雨飞过之后,黑洞终于承受不住,爆碎而来,散射出上万柄石剑。

  “噗嗤!”

  无疆站在混乱不堪的黑暗力量中心,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身上血迹斑斑,大口喘着粗气,道:“我自己犯的错,一定会尽力去弥补。”

  ……

  罗乷摇头,道:“不可能,无疆怎么可能扛得住这一波攻击?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他的冥界之国,比以前强大了一倍不止,特别是防御力。”

  张若尘与无疆交过手,比罗乷了解得多一些,看出其中的一些端倪。

  刚才,无疆显化出冥界之国的时候,张若尘生出与上一次交手完全不同的感受。

  上一次,无疆施展的冥界之国,只是徒具其形。

  这一次,仿佛是真正的冥国显现出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真理界形从“星海无岸”,脱变到了“宇宙无边”。

  冥界之国,是无疆修炼《冥书》八卷之一“冥国卷”形成的异象,这段时间,必定是发生了本质脱变,可以将无疆的战力和防御力,都增幅得更加强大。

  “无疆在冥族本族星的机缘,必定与此有关,使得他对《冥书》的理解,又更上一层楼。就是不知,他的冥界之国中,到底是多了什么。”

  罗乷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红唇微翘,也不知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上三族已经稳住阵形,天奴再难有可趁之机,接下来,他们估计会是一场持久战。”张若尘道。

  “以般若的聪明才智,肯定会采取,先包围,再远攻袭扰的战略。如此一来,拖都会将暗黑星上的天奴拖死。毕竟,暗黑星上,既没有天地圣气,也没有圣石、神石。”

  显然,上三族中,罗乷只看得起般若一人,将她当成了同时代的最大对手。

  至于无疆和源非大圣之流,在她看来,都是力量型修士,是她皇兄应该去应付的对手。

  “你觉得,螭帝考虑不到这一点,会那么轻易被人困死在暗黑星上?”张若尘道。

  罗乷立即心领神会,动容道:“你的意思是……”

  张若尘的手,指向刚才上百万柄石剑飞来的方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