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正文 第2377章 屠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雪石古城,本是一处上古遗迹中的荒城。

  经过无数岁月的洗礼,使得它,诞生出了一道灵智,继而凝聚出真魂,在一位石族神灵的引领下,踏上了修炼之路。

  称之为,垒。

  石族的神灵,对垒寄予了厚望,希望他能够修炼到神境,让雪石古城蜕变成一座神城,用来撑起石族最伟大的神殿。

  垒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展现出卓绝的资质,成为了这个时代的领军人物之一。

  达到大圣境后,封号垒帝。

  谁能想到,垒帝竟然折戟沉沙在狩天战场?

  雪石古城中,分布有一粒粒如同荧火一般的圣光,乃是密密麻麻盘坐在地的天奴,修为最弱都是半圣,数量达到数不清的地步。

  城墙上,刻满血纹。

  正是血纹爆发出来的力量,形成阵法光膜,挡住了张若尘打出的二元君王圣器战剑。

  “铮!铮!铮!”

  一连串刺耳的剑鸣后,二元君王圣器级别的战剑,剑体上,出现蛛网一样的裂痕。

  嘭!

  战剑爆碎。

  数十道剑体碎片,倒飞出去,冲击向张若尘。

  张若尘调动空间规则,结成直径千丈的空间真域,所有飞向他的剑体碎片,全部都路线扭曲,避开他的身体,错身飞过。

  “好强的防御阵法。”张若尘暗叹一声。

  雪石古城中,忽的,升腾起密密麻麻的石剑,剑尖朝上,剑柄朝下。

  “不好!”

  罗乷眉头深深一皱,手持阴神莲,急速飞向雪石古城。

  “怎么这么多石剑?”

  刀狱皇隔着千里,都感受到危险,本能的想要逃走。

  可是,想到不死血族数百位大圣,都还在张若尘的葫芦中,就算再多石剑都能挡下。

  有什么好怕?

  刀狱皇留在了原地,目光怒视那位圣王天奴,道:“低贱的东西,这是不是你们的陷阱?”

  那位圣王天奴被刀狱皇身上爆发出来的大圣气势,震慑得瑟瑟发抖,趴伏在虚空,颤声道:“不敢,绝对不敢”

  “谅你也不敢。”

  刀狱皇盯着圣王天奴脖颈上的血管,若不是担心张若尘责备,已经开口,吸干他的鲜血。

  在他看来,天奴无论多强,都只是食物而已。

  张若尘相当果断,将时间圣相和空间圣相同时释放出来,从两大圣相中,各自抽离出一滴暗时空物质。

  两滴暗时空物质,相互旋转,释放出一根根黑色光丝,扭缠在一起。

  一次性释放两滴暗时空物质,是非常危险的事,张若尘以前从未尝试过,可是,此刻却没有选择,只能这么做。

  “轰隆。”

  刚与血色阵法光膜碰撞,两滴暗时空物质,立即爆裂而开,化为一片巨大的黑云,将整座古城包裹进去。

  远远望去,似被黑暗吞噬。

  混乱的时间和空间力量,向四面八方蔓延,将想要靠近的罗乷,逼得停了下来,不得不立即施展防御力量抵挡。

  方圆五百里,化为大圣也不敢靠近的禁区。

  只有张若尘,因为时间和空间造诣高深,避开了暗时空物质最强烈的冲击之后,再次冲向雪石古城所在的方位。

  就是此刻。

  一鼓作气,杀入进去。

  血色阵法光幕,乃是数以万计的圣境修士联手刻画出来,即便两滴暗时空物质同时爆发,也没有将其攻破。

  雪石古城猛烈震颤,所有天奴,全部都大吃一惊。

  天空变得无比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更可怕的是,阵法光幕竟是被暗黑力量腐蚀,变得暗淡了许多。

  密密麻麻的石剑,悬浮在半空,却不知道该斩向何处?

  所有天奴的目光,向石城中心的高台望去。

  五大千问境天奴之一的麒蝶,站在高台上,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背上像是压着一座神山一般,身体弓曲得都要贴到地上。

  麒蝶的一双眼睛,呈血红色,抬头看了一眼,沙哑的道:“来了,斩他。”

  “嘭!”

  刚才,被两滴暗时空物质击中的位置,一道凌厉至极的剑光,击穿阵法光膜,向下方的石城直插而来。

  是张若尘。

  张若尘的身体,被三十六柄空间之剑包裹,向下方飞去。

  悬浮在半空的,数十万柄石剑,化为剑雨飞出。

  “空间真域。”

  “空间扭曲。”

  “空间凝固。”

  张若尘将空间力量,运用到极致,抵挡和躲避飞来的石剑。

  与此同时,三十六柄空间之剑,狂乱飞舞,发出密集的金石碰撞声,将所有靠近他的石剑,全部都打成石粉。

  一路从天,打到地面。

  “轰!”

  张若尘落到城中,踩得百里长的古城向下沉了数丈,脚下爆出来的气劲,将离得最近的数十位圣境天奴,震得骨血分离,化为血雾和骨架。

  更有三百多位圣境天奴抛飞出去,遭受重创,无法从地上爬起来。

  张若尘脚下涌出神焰,气势冲天,一掌向上空拍去,将一条由上千柄石剑组成的剑流,打得散乱抛飞。

  “住手!”

  麒蝶站在高台上,嘴里发出低沉而又绵长的声音。

  半空中,数十万柄石剑停止攻击,如同满天星辰一般,悬浮在张若尘头顶。

  张若尘无所畏惧,做为时空掌控者,最不惧的就是围攻,这点场面吓不到他。

  他的目光,落到麒蝶身上,略微有些诧异,道:“没想到,竟然是一位千问境天奴。”

  “张若尘,我来自妖神界,名叫麒蝶,在大圣境,已经修炼了九千年。”麒蝶道。

  张若尘道:“九千年修炼,也才达到千问境初期,资质很一般,一生都不可能达到神境。不对,是半神的边缘,你也出摸不到。”

  “老身不想与你做口舌之争,因为你已经落入必死的陷阱。现在,只是让你死得明白一些,知道自己是死在谁的手中。”麒蝶声音软绵无力,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张若尘不置可否,道:“是吗?”

  “看来,你是不信。”

  麒蝶发出笑声,很诡异,声音似鬼泣。

  “将他们带上来。”她道。

  随即,包括剑南界界尊在内的十三位天奴,被一支由九步圣王组成的天奴精英,押解上来,将他们全部都镇压得跪在高台下方。

  麒蝶道:“你利用他们帮你刺探消息,却不知,就凭他们那点修为,怎么可能逃得过老身的法眼?真以为天奴之中,没有能人吗?”

  张若尘的目光,从剑南界十三位天奴身上扫视过去。

  发现,他们身上,又多了无数伤痕。其中有两位,身上的肉,被一刀刀割下,只剩头颅上还有血肉,身体变成了一具白骨。

  显然,经受过酷刑。

  “这就是投靠地狱界的下场!”

  麒蝶手臂一挥,掌心飞出十三道血雾,落到十三位剑南界天奴的身上。

  顿时,十三位天奴皆是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身上的骨头逐渐融化,无法支撑起身体,软瘫了下去。

  麒蝶打出的血雾,具有蚀骨的力量。

  被血雾侵入身体,生命力越强大的生灵,遭受折磨的时间越久,蚀骨之痛会一直持续到他的死的时候。

  张若尘的眼神,沉冷到极点。

  正打算出手,可是,脚步才刚刚一动,脚下便是出现密密麻麻的血纹,犹如成千上万道触手,在拉扯他的脚。

  一共三万道血纹,由三万位圣境修士操控。

  既有半圣,也有圣者和圣王。

  “哗啦。”

  张若尘的脚,又向上提了一些。

  引动的血纹,增加到十万道,由十万位圣境修士操控。

  大圣的修为和战力,的确远胜别的圣境修士。

  可是,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

  更何况,圣境修士比蚂蚁强大太多,是蝎子,是黄蜂,是蜈蚣,别说十万位,只是一万位,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也有杀死大圣的能力。

  麒蝶在雪石古城布置的陷阱,远远不止十万位圣境修士参与,而是一百万位。

  “不要乱动,你越动,引动的血纹越多。”麒蝶露出黄褐色的牙齿,笑道。

  张若尘看出麒蝶是这一切布置的中心,道:“你冲破了精神力封印?”

  “你居然能够看出这一点,说明还是没那么蠢。”

  麒蝶释放出精神力圣相,身后出现成百上千条血河,交汇成一只长达数十丈的血色蝴蝶。

  蝴蝶的身体,是麒麟的形态。

  张若尘道:“想要看穿剑南界天奴是在为我做事,没有强大的精神力,你做不到。想要布置血纹阵法和血纹陷阱,没有强大的精神力做后盾,也是布置不出来的。要猜到你冲破了精神力封印,不算什么难事。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精神力,达到了六十六阶,只不过一直都隐藏了起来,只表现出六十阶的强度。你们地狱界的神灵太愚蠢,根本没有发现这一点。所以,布置在我身上的精神力封印,我很轻易的,便是将之冲破。”麒蝶的眼中,露出轻蔑的笑意。

  张若尘深深皱眉,道:“封印天奴这种粗活,应该都是一些半神、伪神在做。他们的精神力,绝大多数都在七十阶以下,还真有可能被你欺瞒过去。”

  虚空中,刀狱皇一把将那位圣王天奴提了起来,怒道:“该死的东西,你竟敢联合那些天奴,欺骗本皇。信不信本皇现在就吸干你的鲜血?等到狩天之战结束,再带领不死血族的大军,吸干剑南界所有生灵的鲜血。”

  “此事应该与他无关,是麒蝶对他的记忆动了手脚。刀狱皇,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与本公主一起,先打破血纹阵法,救出张若尘再说。”

  罗乷抛出七角殿宇,从里面放出数十位大圣境界的罗刹女。

  她们迅速结成阵法,以罗乷为中心站立,将身上的精神力释放出来,打入阴神莲。

  “哗”

  罗乷的手,轻轻一推。

  阴神莲飞了出去,如同撒豆成兵,飞出一片无边无际的死亡军团,同时向血纹阵法光膜,发动猛烈攻击。

  罗乷对张若尘有十足信心,区区一群大圣之下的天奴,不可能奈何得了他。

  但,麒蝶却是一个巨大变数,精神力太强大,足以对张若尘,造成致命威胁。

  只有攻破这一层防御光膜,张若尘才能进退从容,不至于被困死在里面。

  “这个罗刹公主,竟是如此了得。”

  刀狱皇看着满天圣尸,心中收起轻视之心,提起战刀,加入进攻伐阵营之中。

  “嘭嘭。”

  密密麻麻的轰鸣声,从雪石古城的四面八方传来。

  麒蝶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微变,道:“出手,以最快速度,炼杀张若尘。”

  古城中,地面上,血光大盛。

  百万道血纹,像是密密麻麻的毒蛇,急速向中心的张若尘蔓延过去。

  “你们死到临头,尚且还不自知。”

  张若尘轻轻摇头,手掌一拍葫芦。

  紫金葫芦飞了起来,一位位不死血族的大圣,从里面飞出,皆爆发出慑人的圣威,如同神兵天降,四面八方冲去。

  足足六百多位大圣。

  其中包括,大森罗皇、越听海、易轩大圣、孤辰子等等,百枷境大圆满强者。

  雪石古城中,除了麒蝶,都是大圣之下的修士。

  若是不死血族的大圣,没有闯入进血纹阵法光膜,他们凭借在石城中的布置,倒是可以对抗。

  可是,麒蝶聪明反被聪明误,想要坑杀张若尘,却没想到,将不死血族的大圣军队接到了城中。

  “这么多圣境天奴,太好了。”

  “全是积分啊,杀!杀!杀!”

  “区区几道血纹,也想挡住本圣,你们也太天真。”

  六百多位大圣组成的大军,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股可怕的战力。

  雪石古城中的天奴,被他们杀得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这是一场屠杀和收割,麒蝶和天奴们,的确布置了种种手段,可是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位大圣,而是一支大圣组成的军队。

  麒蝶的牙齿颤抖,眼中凶光毕露,嘴里发出一道刺耳的音波。

  音波蔓延过的地方,一位位不死血族的大圣,立即痛苦的抱头,从半空坠落下去,在地面翻滚,精神力和圣魂遭受重创。

  “哗”

  忽的,以麒蝶所站位置为中心,结成一道空间屏障,将所有外散的音波,全部挡住。

  音波反向涌回,冲击向麒蝶自己。

  “空间力量。”

  麒蝶察觉到了这一点,立即停止音波和精神力攻击,身体遁入进精神力圣相之中,与其结合为一体。

  血色蝴蝶精神力圣相,发出一道长啸:“张若尘,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若尘已经挣脱血纹,出现在距离麒蝶不远处的高台下方,看着全身骨头融蚀的十三位剑南界天奴。他们不仅骨头化为脓液,甚至血肉,都被腐蚀。

  他们都在惨叫,经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

  剑南界的界尊,颤抖着道:“张张若尘,别别忘了忘了你对我们的承诺”

  “虽然你们办的事不算太好,但是,终究让我找到了他们,不死血族若是夺取十族第一,你们肯定有一份功劳。你们安心的去吧,剑南界的事,我拦下了!”

  听到这话,本是痛苦无比的十三位天奴,嘴角都露出一丝笑意。

  “哧哧!”

  张若尘手臂一挥,打出净灭神火,将他们十三人烧成了飞灰。

  救,已经救不回来。

  与其继续遭受痛苦和折磨,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

  至于保存他们的圣魂之类的想法,张若尘想都没有想过。因为,地狱界的诸神,想要他做刀。

  如果一把刀太软,太钝,连天奴都杀不了,凭什么做诸神的刀?

  想要获得更多的资源,想要迅速变得强大起来,想要走一品圣意的路,现阶段,他必须做这把刀。

  张若尘的脸抬起,望向半空中那只血红色蝴蝶,眼神杀机毕露。

  “唰!”

  十翼展开,他腾飞了起来,左臂结成掌印,十条字青龙的虚影显现而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吟声,一掌向其拍击了过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