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正文 第2395章 胆大包天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张若尘,你你他妈是想找死啊,你死定了,你该千刀万剐你知道吗”

  阎皇图气得浑身颤抖,忍不住骂娘,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从得知阎折仙可能被擒住的时候,阎皇图想过各种可能。但,他觉得,张若尘应该明白阎折仙在阎罗族的分量,绝对不可能杀了她。最多将她击伤,禁锢起来。

  所以,阎皇图并不是特别担心阎折仙的安危。

  可是哪里想到,张若尘如此疯狂,竟然竟然让阎折仙怀上了孩子,肚子都那么大了,这是已经怀了多久?

  她有没有被强迫?有没有受委屈?

  阎皇图知道,阎折仙颇为厌恶张若尘,别说给他生孩子,能生出一丝好感,都是不可能的事。

  是了!

  肯定是强迫的。

  仙儿必定受了无数委屈。

  想到此处,阎皇图怒不可遏。

  你张若尘好歹曾经是月神的神使,月神何等冰清玉洁,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神使?月神的脸,被你丢尽了!血绝战神的脸,也被你丢尽了!

  你怎么可以禽兽到如此地步?

  阎皇图牙齿都要颗颗咬碎,忽的,感应到,身侧传来微弱的空间波动。

  “哗”

  张若尘跨越空间虫洞镜面,出现到他的身前,十根空间锁链,已是将七星鬼莲缠绕。

  阎皇图虽然夺走了七星鬼莲,可是,还没来得及炼化器灵,所以无法随心所欲掌控,空间锁链一缠,又一拖,便是离手飞了出去。

  “好你个张若尘,你倒先出手了!”

  阎皇图反应速度迅疾,跟随七星鬼莲一起冲了出去,右臂蓄力,释放出灼目的金光和神力,一掌按出。

  没有攻击张若尘,而是攻击七星鬼莲。

  对于身经万战的阎皇图而言,即便是最怒的时刻,也能做出最理智,最精准的判断。

  张若尘眉头一皱,施展出比阎皇图更快的速度,护住七星鬼莲,一拳打出,迎向阎皇图的掌印。

  “关心则乱,张若尘,你中计了!”

  阎皇图的声音,从张若尘的头顶上方传来,手持通天如意,携带至尊之力,向下劈斩而出。

  “两个阎皇图。”

  张若尘诧异了一下,没有惊慌,拳劲依旧一去不复返,与站在前方的那个阎皇图硬拼一击,将他打得犹如炮弹一般,飞出去数十里远。

  通天如意落下之时,张若尘已是释放出空间真域,使得空间一层层凝固。

  “嘭嘭。”

  至尊之力不可挡。

  冻结的空间,尽数被击穿,落至张若尘的头顶。

  若是被至尊圣器击中,即便半神之体,也得被重创。

  张若尘挥出紫金葫芦,与通天如意对碰在一起。

  两件至尊圣器发出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将站在近处的骨族修士,尽数震得倒退出去。

  紫金葫芦的至尊铭纹,毕竟是没有复苏,挡不住通天如意,张若尘的身体向下坠落了七十余里,才是重新稳住。

  身上,出现一道道破碎的血痕。

  特别是持着紫金葫芦的手臂,被至尊之力打得鲜血淋漓。

  张若尘轻叹一声:“果然不能小觑你,没想到,你还有隐藏底牌。”

  刚才,张若尘算定,阎皇图肯定会怒。

  一旦动怒,理智和判断力一定会受影响。

  所以掐准时机出手,想要出其不意,夺走七星鬼莲。可惜,还是低估了阎皇图的战斗意识,哪怕是在最愤怒的时刻,也能保持最佳的战斗状态。

  这一点,生死八子与他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才会被张若尘顷刻之间,各个击破。

  更震惊的,却是阎皇图。

  自从上一次交手之后,阎皇图进行过反复研究,思考对付张若尘的策略。他将自己最大的底牌“大魔影”暴露出来,就是想要一击重创张若尘。

  可是,被至尊圣器击中,张若尘竟然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不对

  轻伤都没了!

  就在刚才,张若尘身上的伤口,瞬间愈合,逸散出来的血液,也流淌回体内。

  刚才这一会合的交锋,二人皆有出其不意的地方,张若尘看似吃了一点亏,可是,却成功夺回七星鬼莲。

  如此算起来,吃亏的,反而是阎皇图。

  “与在龙祖铜庙中交锋相比,张若尘的力量,提升了一大截。这下,要收拾他,难度大了!”阎皇图暗道。

  龙祖铜庙一战的时候,阎皇图的力量,远胜张若尘。

  当时,张若尘完全是靠速度和空间的优势,才让阎皇图只能被动挨打。

  可是刚才那一击交锋,阎皇图的真身,却被张若尘一拳击飞出去。阎皇图最为自傲的力量优势,已被张若尘超越,心境受到了一定打击。

  幸好在场还有阎罗族和骨族大批强者,阎皇图依旧有十足把握镇压不,是镇杀张若尘。

  不杀此子,难消心头之恨。

  不杀此子,阎罗族颜面何存?

  整个地狱界的修士,此刻都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

  不是因为张若尘和阎皇图的短暂交锋,二人的确都很惊艳,可是,和此时的阎折仙比起来,他们的交手,变得完全没有看头。

  其中有不少修士,比阎皇图还要愤怒。

  “张若尘是天庭界的修士,怎么敢在地狱界如此狂妄?折仙大圣乃是阎罗族的天之骄女,比各大国度的公主高贵千倍、万倍,他竟然都敢侮辱?”

  “岂有此理,我要去将此事,禀告阡陌大人。阡陌大人一直视折仙大圣为红颜知己,知道此事,必定会亲自出手,将张若尘千刀万剐。”

  “据说,因为无影仙子的事,天庭各界的修士,将他称为这个元会的第一巨奸,组成了一个伐尘联盟。我建议,地狱界的修士也该行动起来,组成讨伐张若尘的联盟。”

  “一个寄人篱下的外来者,敢在地狱界胡作非为,的确应该好好的教训一番。”

  “只是教训?以我看,应该抽他的血,剥他的骨,食他的魂。”

  因为潋曦,张若尘成为了所有天庭修士的公敌。

  因为阎折仙,张若尘又成为整个地狱界修士的公敌。特别是阎罗族的修士,反应最是激烈,已经集结起来,前去神殿,向神灵请愿,用最残忍的方式处死张若尘。

  血绝战神、冥王、血后,也被阎折仙那耸起的小腹惊住。

  半晌后,血绝战神正襟危坐,强装镇定,道:“低估了这小子啊,根本不需要给他安排联姻的婚事,自己已经找好合适的对象。阎折仙还是不错,配得上我外孙。”

  “配得上,就可以胡来?”

  一道颇为严厉的声音,出现在了神境世界中。

  血天部族的诸神,纷纷站起身,目光投向西方。

  只见,一道威严的身影,强行闯入进了血绝战神的神境世界,面容略显苍老,却精神气饱满,黑色长发直垂地面。

  是阎罗族的学之古神。

  兴师问罪来了!

  能够称为古神,至少也是活了数十万年的神灵。

  学之古神在阎罗族有极高的威望,执掌一族教化,听过他讲道的神灵多不胜数,就连血绝战神曾经也听过两次。

  血绝战神在神灵中,算是年少轻狂之辈,可是,在学之古神这样的贤者面前,却也不好乖张狂放。

  学之古神道:“血绝,张若尘的天赋很高,未来有无限可能,你对他纵容,本神可以理解。狩天之战,神灵不能插手,生死自负,这一点,阎罗族也认。但,凡是都有一个底线吧,杀人可以,辱我阎罗族的女子,你说他该不该死?”

  诸神不敢开口说话。

  学之古神的性格,一直都很温和,甚至从不杀生,算是地狱界的一股清流,诸神还是第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怒。

  释放出来的浩荡神威,震得整个神境世界,颤动不休。

  血绝战神笑道:“古神这话太严厉了,张若尘的性格随我,看似骄狂,实际上做的每一件事,都经过深思熟虑。他不可能做出侮辱阎罗族的事,我想,他们应该是两情相悦。”

  学之古神的目光,瞪了过去。

  血绝战神假装看不见,继续道:“他们一个是天才符师,姿容绝美。一个是这个元会最杰出的人杰,英俊洒脱。不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学之古神当然希望是这种情况。

  如果,阎折仙和张若尘是情之所至,怀上了孩子,自然是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以张若尘展现出来的天赋,阎罗族也不能无视,渴望将他招揽。

  学之古神的怒火,稍微降了一些,道:“张若尘如果是强行侮辱了仙儿,此事谁来都没用,血绝,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忽的,一道苍老又有悠远的声音,传入神境世界,道:“阎折仙腹中的胎儿,乃是血影神母的转世之身,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机缘算是被她得走了!”

  听到这道声音,除了血绝战神,血天部族的诸神,皆是躬身一拜。

  是族长的声音。

  “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惊动了族长。”诸神面面相觑。

  血绝战神长笑一声:“哈哈!这下解释清楚了,我外孙果然是清白的。古神,你们阎罗族这次占了大便宜,居然得到了不死血族本族星的机缘。”

  学之古神眼中的怒意彻底消散,可是,依旧装出愤怒的神态,沉声道:“血影神母想要转世,必定需要大量不死血族的血液。腹中的胎儿,你敢说,完全与张若尘无关?”

  “再说,天庭和地狱多少双眼睛都看见了,这解释得清楚吗?这能够解释吗?”

  当然不能解释。

  若是对外公布,阎折仙腹中孕育着血影神母的转世身,对阎折仙而言是非常危险的事。足以引得神灵,都铤而走险。

  一句话,这个锅,张若尘必须背。

  学之古神道:“想要解决这件事,只有一个办法,张若尘入赘阎罗族。”

  “入赘?”

  血绝战神笑了起来,这个老家伙,貌似忠厚和善,却一肚子奸诈,完全就是想要将张若尘这个绝顶天才拐走,收入阎罗族旗下。

  “不行,不行,我血绝的外孙入赘它族,丢不起这个脸。”

  血绝战神说出这话之时,已向罗衍传音。

  连学之古神这样德高望重的神灵,都不要脸的,想要抢走张若尘,血绝战神顿时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张若尘融合成功第六种圣意的影响力。

  现在是奇货可居啊!

  学之古神厉声道:“阎罗族丢得起这个脸吗?就算对外解释,他们是两情相悦,可是,天下修士却会觉得,是我阎罗族的女子,主动倒贴张若尘。只有张若尘入赘,才能弥补这一负面影响。”

  “古神有所不知,本神不答应,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

  错不在己方,血绝战神也就不再心虚,自称“本神”了起来。

  学之古神问道:“什么原因?”

  血绝战神还未开口,罗衍的震天神音,已是爆发出来:“凡是都有一个先来后到吧?张若尘早已与本帝之女罗乷订婚,你们阎罗族的女子就算怀上了,也得往后排一排。”

  学之古神露出狐疑之色,道:“早已订婚?”

  怎么可能早已订婚,张若尘在没有融合成功二品圣意之前,罗衍会答应这门婚事,才是怪事,因此,学之古神根本不信。

  天音跟在罗衍身旁,端庄秀丽,做为晚辈,她不像血绝战神那么狂傲,恭恭敬敬的向学之古神行了一礼,道:“此事千真万确,乃是师尊亲自授意。”

  天音的师尊,自然就是福禄神尊。

  这场联姻,正是福禄神尊赐予张若尘的福泽。

  如果由福禄神尊亲自主婚,那么,等于是对外宣告,张若尘的身后,站着福禄宫、天罗神国、血绝家族三方势力。

  那时,任何神灵想要动张若尘,都得仔细掂量清楚。

  天音说出这话,让血绝战神都略微诧异了一下,心中暗道,难怪联姻之事谈得这么顺利,原来是神尊的意思,这下张若尘算是真的拿到护身符了!

  学之古神道:“他们没有正式订婚,外界也并不知晓,本神觉得,是可以让一让的。毕竟,我阎罗族的天之骄女,已经怀上。”

  “对不起,让不了!你阎罗族的女子想要嫁给张若尘那小子,本帝不会反对,但是,只能做小。本帝也是要面子的,本帝的女儿嫁人,必须是最尊贵的女主人。”罗衍很强硬的道。

  血绝战神已经坐了回去,仿佛已经完全不关他的事了,面带笑意,目光投向狩天战场,却是眼睛猛的一缩,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狩天战场发生了大变故。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