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正文 第2396章 绝不妥协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任谁都没有想到,在张若尘从阎皇图手中夺走七星鬼莲的时候,原本被封印了修为的阎折仙,竟是撕裂了镇压生死八子的冻结空间,使得他们脱困而出。

  张若尘还没有来得及返回树下,头颅内,传出一道刺痛。

  留在树下的精神力分身,被阎折仙一指击碎。

  那道精神力分身,是张若尘使用一千道精神力念头凝聚出来。

  一千道精神力念头毁灭,虽然不至于让张若尘精神力大损,可是,也遭受了不轻的创伤。

  阎折仙的指尖,飞出一道蛛网一般的符纹,罩在瑜皇的躯体上,遥望远处的张若尘,声音清冷:“最好别使用你的空间之道袭击我,只要我的手指轻轻一动,她好不容易重新凝聚出来的肉身,瞬间化为血肉碎片。”

  一旁,生死八子迅速结成不死不灭大阵。

  四道“死亡天书”和四道“生命天书”,悬浮在他们头顶,散发出星辰一般耀目的光辉。

  尽管体内大圣血液流失严重,可是,凭借他们大圆满的修为,加上阵法之威,依旧拥有横推狩天战场的战力。

  生死八子的脸上,皆带有怒火,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教训张若尘,挽回先前失去的颜面。

  这一次,他们绝不会再给张若尘各个击破的机会。

  张若尘的目光,紧紧盯着阎折仙高挑纤细的身影。

  只见,她的身上,神光流溢,散发出来的精神力波动更是强大无匹,能够影响所有盯向她的修士的视觉,身形如影似幻。

  “她的精神力,应该达到了六十五阶的巅峰层次。失策啊!在石棺中,我都得到了巨大好处,不仅五行混沌不朽圣体实现最大程度的蜕变,更是精神力大增。阎折仙做为血影神母一身精气、神力、神魂的接受者,得到的好处肯定更多。”

  “我虽然封住了她全身一百四十四处窍穴,可是,却没有封住她腹中的神胎。调动神胎逸散出来的力量,她要冲破体内的封印,似乎并不是难事。”

  此时后悔,已经迟了!

  因为一时失察,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张若尘虽然郁闷,却依旧保持镇定,思考破局之策。

  若是自己足够心狠手辣,当初直接杀了阎折仙和她腹中胎儿,哪有这种变故?

  如果自己足够冷血无情,不顾瑜皇的死活,也就不会遭到阎折仙和阎皇图的威胁,天高海阔,谁能挡他?

  可惜,就是这些羁绊,这些性格上的弱点,才给了敌人可趁之机。

  但,也正是如此,他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受人摆布的棋子。

  见形势一片大好,阎皇图很想长笑一声,可是,看到阎折仙挺着的肚子,怎么都笑不出来,沉声问道:“仙儿,在不死血族本族星的这段时间,张若尘没有虐待你吧?”

  阎折仙心中很是无语。

  这位五叔,到底会不会问话?

  她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等于是在问,“你怀上孩子,是张若尘强迫的,还是你自愿的?”

  她到底该说是,还是说不是。

  阎折仙当然明白血影神母转世神胎的秘密,绝对不能暴露,就算被天下修士误解,也不能解释。

  唯一的办法,就是默认。

  孩子就是张若尘的。

  至于是强迫的,还是自愿的?

  不足为外人道也。

  张若尘呵斥一声:“都怀有身孕了,就该好好养胎,别再参加狩天之战,立即退出战场。”

  阎折仙眼皮上挑,道:“你管不了我。”

  “我当然管不了你,可是,管得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拳脚无眼,待会儿战起来,小心我下手不留情。”张若尘道。

  阎折仙暗暗咬了咬牙,道:“张若尘,该退出战场的人是你。”

  阎皇图眼中神色一凛,问道:“仙儿,你确定要放他离开战场?”

  阎折仙的态度很重要。

  如果她在张若尘的手中受辱,那么,阎皇图和阎罗族的修士,必定是不会给张若尘活着离开狩天战场的机会。

  如果阎折仙愿意放张若尘离开,那么这态度就有些玩味了,让人不得不生出无数遐想。

  阎折仙心中恨得快要吐血,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五叔,问得都是一些什么问题。

  阎折仙道:“在阎罗族本族星,张若尘放过我一次。这一次,算是还他的。”

  说到底,阎折仙虽然讨厌张若尘,却并不想杀他。

  刚才之所以出手灭了他的精神力分身,也是因为狩天之战各为其主,不得不那么做。就像罗乷,尽管十分喜欢张若尘,可是,在狩天战场上,她也必须以罗刹族的利益为重。

  来到了狩天战场,代表的,也就不只是自己。

  个人情感,必须放置一边。

  张若尘杀蛮剑大圣,其实也是如此。

  “好吧,五叔尊重你做出的选择。”

  阎皇图眼中露出一道“明白了”的神色,将一只碧血玉箫取了出来,道:“张若尘,这支箫,你应该认识吧?”

  当然认识,瑜皇的摄魂箫。

  张若尘眼中露出一道异色,立即探查手中的七星鬼莲,随后,长叹一声,“没想到,修炼皇道的阎皇图,竟是如此狡诈。”

  “皇道本就叵测。”阎皇图道。

  七星鬼莲中,只有瑜皇的十万道精神力念头,没有圣魂。

  张若尘道:“她的圣魂,在摄魂箫中?”

  阎皇图点了点头,道:“本座最后一击,是提前将七星鬼莲打飞了出去,她根本没有机会,将圣魂藏入其中。摄魂箫一直挂在她身上,成为了她圣魂的载体。现在,你输得无话可说了吧?”

  张若尘沉默。

  阎皇图道:“你若是想要夏瑜活着,自己立即退出狩天战场,对你而言这是最好的结局。”

  张若尘依旧沉默。

  阎皇图道:“我知道,你修为大进,正是战意高昂之时,一定很不甘心。可是,没用的,看看这片星空,骨族和阎罗族强者云集,而你们不死血族,不是修为低下的九步圣王,就是受了重伤的不朽境大圣。这就是大势,你一个人逆转不了!相信就算退出战场,不死血族的神灵,也不会怨你。”

  骨族数百位大圣云集,一个个气势滔天。

  粉红骷髅站在修复好的空间传送阵中,不断推算传送离开的六十三位不死血族九步圣王的空间坐标,一边将一位位骨族大圣传送过去,追杀他们,要灭掉他们带走的不死血族族人。

  阎罗族除了阎皇图、阎折仙、生死八子之外,所有阵法师,在六位阵法地师的带领下,组成了三座九品大阵,凝聚成三只形似蜈蚣的巨兽。

  阎罗族的所有符师,则是勾画出了周天大符,呈现出一堵圆形的城墙,封锁住这片空间。

  不死血族的修士,因为张若尘出关,一个个虽然修为低微,却战意滂湃。

  但是此刻,也因为局势逆转,张若尘被阎皇图和阎折仙死死拿捏住,全部都神情低迷,似乎他们也觉得大势已去。

  “张若尘的确很强,可惜孤掌难鸣,阎罗族注定是至高一族,没有任何一族可以挑战他们。”

  “心中好难受,本来是有机会夺取狩天之战第一的。”

  “姚茺大圣白死了!”

  做为皇道修炼者,阎皇图很满意现在这样的气氛,遇到任何敌人,都以大势压之,非常畅快。若是可以将张若尘都逼得退出战场,他的气势,必定更上一层,有机会融合出二品圣意。

  做为皇者,不一定要亲手击败敌人。

  借势,才是皇道。

  阎皇图道:“你的空间和时间力量的确玄妙,或许可以从仙儿的手中抢走瑜皇的肉身,又或许,可以从我的手中,夺走摄魂箫。可是,你想要同时做到这两点,却是万万不可能的事。”

  “瑜皇毕竟是融合出三品圣意的大圣,更是你们血天部族的第一美女,你难道愿意看着她香消玉殒?与其苦苦的垂死挣扎,不如退一步,抱得美人归。”

  “本座可以答应你,只要你主动退出战场,绝不灭尽不死血族的族人,将狩天之战第二的位置,留给不死血族。”

  阎皇图的话,很具有蛊惑性,让不死血族的修士眼睛发亮,更加提不起来战意。

  狩天之战第二,似乎也是非常不错的成绩,已经远超不死血族诸神最开始的期望。

  可是,张若尘依旧沉默。

  阎皇图眼神冰冷,似乎是失去了耐心,衣袖一挥,道:“去将十四位身上携带有族人的不死血族大圣,全部擒抓过来。”

  顿时,一支阎罗族阵法师小队,操控身躯长达三百多里的阵法蜈蚣,向血影神母玉树飞去。

  站在玉树附近的十四位不死血族大圣,身上携带有七千七百万位族人,一个个都露出惊慌之色,目光投向张若尘。

  那只阵法蜈蚣,爆发出来的气息,堪比千问境大圣,他们是万万抵挡不住。

  不死血族中,也有不甘失败,渴望夺取十族第一的修士,他们虽然受了重伤,却依旧冲向那十四位大圣,想要掩护他们逃走。

  “都已经是最后一天,岂能说放弃就放弃?战,与阎罗族拼到底。”

  “你们赶紧撤退,只要不死血族的族人不全灭,我们就还有机会。”

  他们知道,自己只是螳臂当车,所以目光都向张若尘盯去,可惜,张若尘似乎选择了向阎皇图和阎折仙妥协,完全没有出手的意思。

  三百里长的阵法蜈蚣,直冲过来,爆发出煌煌慑人的威势,即便是大圣,在它的威势面前,都站立不稳,如同海上孤船。

  “战!”

  “我来自爆圣源,将它毁掉。”

  一位齐天部族的大圣,眼中露出绝然的神色,血翼展开,直向阵法蜈蚣飞去。

  阵法蜈蚣中,一位身材微胖的阎罗族阵法地师,轻笑一声:“区区一个不朽境大圣,就算自爆,也休想毁掉我的盘天玄蜈阵”

  “哗!哗!哗”

  他手中圣杖举起,顿时,三百多里上的蜈蚣身躯表面,冲出十层防御光环。

  蜈蚣中,别的阵法师,也举起圣杖。

  十层防御光华,变得更加明亮。

  不朽境大圣自爆,他们不放在眼里。

  百枷境大圣自爆,才能对他们的阵法,造成威胁,由此可见,他们布置的阵法的防御力之强。

  然而

  三百多里长的阵法蜈蚣,身躯猛烈一震,数以万计的阵法铭纹,从背部的位置,被打得崩碎。

  “怎么可能他还没有自爆”

  二十多位阎罗族的阵法师,抬头向上看去。

  只见,一片火云,击穿十层防御之光,冲破盘天玄蜈阵,直向他们涌来。

  火云中,包裹有一道卓然的身形。

  不是张若尘是谁。

  “轰隆。”

  阵法蜈蚣的身躯爆碎而开,化为一团神焰云朵。

  二十多位阎罗族的阵法师,全部飞了出去,绝大多数都受了严重伤势,身体被燃烧得焦黑,嘴里发出声声惨叫。

  “是净灭神火侵入了我的肉身”

  “不只是净灭神火,还有别的神焰,在炼化我的圣魂”

  下一刻,二十多位阎罗族的阵法师,又被一道道空间力量拉扯回去,全部都被张若尘踩在脚下。

  神焰,依旧在他们身上燃烧,有的被烧得只剩下骨头。

  张若尘沉声道:“抱歉了!既然登上狩天战场,我代表的就是整个不死血族,没有任何威胁,可以让我屈服。放人!”

  正在观看万界神眼投影的不死血族修士,皆是松了一口气。

  张若尘没有让他们失望,虽然风流多情了一些,可是,在大事面前,却能果断舍弃儿女私情,斩断一切羁绊。

  成大事者,需要这样的魄力。

  那位准备自爆的不死血族大圣愣住,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停止催动体内的血煞之气。只要张若尘肯战,阎罗族想要灭尽不死血族的族人,将难如登天。

  因为张若尘非常强大,是战场上数一数二强者。

  一场场大战下来,不死血族的修士中,已有不少放下心中成见,视张若尘如偶像一般,崇拜不已。

  阎皇图、阎折仙、生死八子,所有阎罗族的修士,想要同时动手。

  “啪啪。”

  他们刚一动,张若尘的脚下,便是响起一道道骨碎声。

  有阎罗族阵法师的骨头被震碎。

  “张若尘,你觉得我会被威胁吗?”阎皇图眼神冷然,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二十多位阵法师,包括两位阵法地师,的确非常珍贵,很多大世界连一位阵法地师都没有。但,在阎皇图看来,阎罗族的颜面和尊严更重要,至高一族的地位更重要,强大而坚定的内心更重要。

  上一次在本族星,妥协的人是阎无神。

  他阎皇图,绝不可能妥协。

  张若尘若是敢杀那二十多位阵法师,接下来,必定遭受阎罗族无止境的追杀。

  阎皇图死死盯着张若尘,道:“杀吧!你若杀死他们,我现在就让夏瑜魂飞魄散,说到做到。接下来,在场所有不死血族,包括你,将要遭到阎罗族最狠厉的报复。”

  没有修士怀疑阎皇图的意志。

  张若尘早就知道阎皇图是这种铁血无情的人物,没有任何东西威胁得了他,所以,还预备了第二套策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