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是何居心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船队在航行了六天后终于抵达了天津。

  天津自古因漕运而兴起,唐朝中叶以后,天津成为南方粮、绸北运的水陆码头;金朝在直沽设“直沽寨”;元朝设“海津镇”,是军事重镇和漕粮转运中心;明永乐二年(1404年)正式筑城,是华夏古代唯一有确切建城时间记录的城市。

  不过,此时的天津还没有后世的大都市的规模,如今的它最重要的功能还是作为一个军事重镇的存在,朝廷在这里分别驻扎了天津左卫和天津右卫两个卫所共一万一千二百的兵力。

  当杨峰所在的船队靠近港口后,立刻便有接引的小船飞快上前,将这五艘船只引入了位置最好,吃水也是最深的码头。

  没办法,这些年不仅是江宁军,就连福建水师也是名声鹊起,福建的海禁已经解除了两年时间,在这两年里,无数原本想要出海但被大海商压制的中小商贾纷纷涌向了福建。

  这些由许多中小商贾组成的船队满载着一船船大明的丝绸、茶叶、瓷器、纸张、珍珠母、樟脑、肉桂等大明特产扬帆出海,这些冒着巨大风险的船队固然有一些人葬身鱼腹,但更多的人则是满载而归。

  他们从南洋、扶桑乃至阿拉伯带回来了棉花、羊毛及制品、阿拉伯马,铁、铅锌、钻石、雕像、珊瑚、琥珀、鱼翅、珍珠等各种商品。

  可以这么说,这年头出海做生意,只要你能平安归来,所赚取的利润至少都在一两倍甚至四五倍之多,虽然回来的时候要被福建的海关收取两成的商税,但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人们看到出海的人带回来的海量物资和金银,几乎所有的商贾都沸腾了,如今的福建已经成了大明对外开放的窗口,每天人来人往的商船络绎不绝。

  随着出海的商贾越来越多,福建水师也开始逐渐为人所熟知。尤其是这两年,它先是剿灭了郑芝龙集团,又先后收复了澳门、台湾,福建水师的威名更是威慑到了南洋、扶桑、朝鲜一带,但凡是出海的商贾就没有不听说他们大名的。

  以前大明的商贾出海不但要跟恶劣的天气拼,也要跟那些穷凶极恶的海盗拼,现在则不然。福建水师的足迹已经遍布、福建、南洋一带。

  在福建水师的围剿下,这些地方的海盗几近绝迹,商人们在这些航线行走时安全性比起以前不知提高了多少,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峰所在的这几艘战舰受到最高礼仪的接待自然是正常的。

  作为如今风头正盛的侯爷,杨峰的到来自然引起了轰动,天津知府、天津左右卫以及数十名官员齐齐联袂到了码头迎接杨峰一行人。

  看到有人来迎接,杨峰便和曹化淳先行上了岸,一众妻妾在后面随后再跟上来。

  俩人下了船后,一名穿着红袍的胸口绣着鸳鸯的,年约四旬的官员率先迎了上来朝杨峰和曹化淳施礼道:“下官关荆芥协天津左卫都指挥使麦天成、天津右卫都指挥使田史杰以及诸位同僚见过侯爷,见过曹公公,两位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下官与诸位同僚已经在衙门略备薄酒,为侯爷和曹公公接风洗尘,还望两位能够赏光。”

  “在衙门饮酒?”

  杨峰和曹化淳对视了一眼,心中同时涌起一股疑惑。

  按照官场不成文的惯例,官员之间喝酒要么到酒楼要么就到画舫或是某个有名的清倌人的院子,基本上就没有到衙门喝酒的,这就好比后世的官员,请人吃饭喝酒一般都会在宾馆酒店,断然没有在单位公然喝酒的道理。

  曹化淳的脸色也慢慢变得难看起来,扯着尖锐的嗓子冷笑道:“关大人,咱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太监,能有人请喝酒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也不敢挑三拣四。

  不过咱家奉了陛下的旨意,让侯爷尽早回京,可能来不及赴宴了,还望关大人多多担待!”

  曹化淳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老好人,连他也忍不住出言讥讽,可见这件事这位关知府做得是多么的不地道。

  不过杨峰却没有生气,因为他发现不仅是关荆芥,就连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天津左右卫的都指挥使脸上都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

  莫非这里面有什么门道不成?

  杨峰心里飞快的思索着,很快他对曹化淳笑道:“曹公公,陛下的旨意固然要紧,但咱们这些日子鞍马劳顿的,即便是咱们这些大老爷们不在乎,可那些女眷还是要歇息的。不如咱们今天就在这里歇息一宿,明日再赶路吧?”

  曹化淳是好脾气,但并不代表他的智商低,刚才之所以把关荆芥顶了回去是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膈应人了,现在听杨峰这么一说他也立刻反应过来。

  以关荆芥宦海沉浮多年的经验,怎么可能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他既然做出这么有违常识的事情,必然有他的原因,想到这里,他便不吭声了。

  看到曹化淳默认,杨峰只是淡淡一笑,回头跟后面的宋烨吩咐了几句,这才对关荆芥道:“既然关知府诚心邀请,本侯便陪你走一遭吧。想本侯为官也有些年了,也参加过不少酒宴,但在府衙里喝酒还是头一遭呢。”

  关荆芥老脸一红,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此举无疑是恶了杨峰和曹公公,但无奈背后的人来头实在是有些大,他也不能违背,只能硬着头皮做下了这种事情。

  杨峰一行人在一众衙役和两百名家丁的护送下来到了天津的知府衙门。

  在关荆芥的带领下,杨峰一行人穿过大堂来到了内堂的门口。

  到了这里后,关荆芥拱手道:“侯爷,里面有贵人想要与侯爷一见,下官却是不方便入内,还请侯爷见谅,独自入内。”

  “放肆!”

  杨峰还没说话,他身后的宋烨就怒喝起来:“侯爷何等尊贵之人,岂能单独入内?尔等到底是何居心?”

  “哗啦啦……”

  宋烨的话音刚落,周围一众家丁纷纷散开,背在背后的尼米步枪也被端在了手中,随着一阵金属撞击声响起,一根根闪着寒光的刺刀立刻对准了关荆芥等一干官员。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