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看透这个世界与自己(一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竹子鄙夷:“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夜溪炸毛:“不准偷看!”

  “用得着偷看?都写脸上了。”

  竹子毫不留情的手指狠狠戳着她的天灵盖:“多大人了多大人了,能不能有点儿城府?能不能有点儿城府?真以为靠着一把子力气走天下呢?”

  钻头盖骨的疼,夜王秒怂:“这不是有你嘛。”

  背靠师傅好乘凉。

  竹子一哼,收回手:“正因为我,你少不了被人算计。”

  夜溪苦着脸:“是,只茶爷一个知道我是你徒弟就算计上我了,别人知道了还不定怎么着我呢。所以你究竟多遭人恨呐。”

  竹子沉默一秒:“我太出色。”

  “...”

  夜溪叹气,自己真是好运,拾了这么一个好师傅。

  “那茶爷为什么逼你上战场?”

  “猴子扛大旗。”竹子冷笑:“总有些人拿着什么三界大道众生当自己的事业,还同样要求别人。嗤,蝼蚁尔。”

  什么意思?

  夜溪皱皱眉头:“他要你送死?”

  “死倒不至于,我一个人可省千军,但千军与我何干?”

  夜溪大约明白了,她家竹子是个壮劳力,他上了,很多人就不用去了。

  那怎么成?

  竹子有本事是自己有本事,凭什么自己有本事给没本事的承担责任?

  守护神界,人人有责,人人有责人人上。

  哎哟,我们太弱,你是大能力者,你举着天。

  啊呸!弱了就长啊,长成大能力者啊,盘古一人举天,累死了。

  夜溪道:“这不成,独木难支,众志成城。”

  竹子便笑。

  “你就是下一根木。”

  “...”

  神界好可怕,我要回母星。

  “好了,没那么夸张,我还没重要到非我不可的地步。他们只是见不得我清闲。你也放下心,有人示好或给你好处,你想接就接,想不接也甭搭理他们。想救人就救,想杀人就杀。”

  夜溪黑线,神界这么随便的吗?

  竹子嘴角的弧度看上去略残忍:“反正神死了体内能量也不会浪费,多多益善。”

  “...”

  “你别是死的那一个就行。”

  就差告诉她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

  神的原则呢?

  神的底线呢?

  神的信仰呢?

  给我塑个健康的三观很难吗?

  头发被温柔的抚摸,竹子难得一见的柔和。

  “无穷无尽的寿命,通天彻地的能力,唾手可得的奇珍异宝....你能想象的神都拥有,那么,给你这么多,要你付出些什么呢?或者说,要你失去什么?”

  夜溪半张了嘴,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想要什么有什么,那...我还有什么想要?”

  无限满足,会把人逼疯吧?

  平衡,无处不在,譬如,新陈代谢,有入有出,为循环,为运动,为活着。

  神界对神一个劲儿的输入,犹如气球被充气,不想爆掉,神要怎样输出?

  “所以,是逼着上战场吗?还是为了守护战场才造出神?”

  “互为因果吧。”竹子淡淡。

  夜溪莫名心酸:“突然觉得看透这个世界,好冷酷。”

  “哪有,阴阳生万物,万物生阴阳。神界守护我们,我们守护神界。这不是情?”

  他跟她说那么多,不是告诉她冷冰冰的价值交换,而是告诉她,情之基础,是彼此的付出。

  “你与你的母星,是怎样?”

  母星孕育了我,我当然要回报她。

  夜溪沉思,这个道理,为什么放在母星的身上自己想也不想这样认定,为什么放在神界身上自己就觉得冷酷?

  是自己的自私啊。

  母星孕育了自己,可此间呢?自己不也得了新生不也被孕育着?

  用了人家多少好东西了?

  还拐了人家土生土长的人。

  果然是自己自私,只索取未想回报。

  难怪天道系统不认可自己,不是亲生的果然是个白眼儿狼。

  转过弯儿来,羞赧。

  “我错了,日后我定会如师傅一般。”

  竹子点头。

  孺子可教。

  上完思想教育课,竹子功成身退。

  夜溪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哀哀叹气,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过上狐假虎威的纨绔生活啊?

  招来一群星子,护卫在四兄弟身前,夜溪捏住小茶树的根,只要一个用力

  小茶树没有任何反应,既然竹子说过放心,那这树应该就只属于了自己。

  啪,一颗小如碎钻的星子被拍入树根,啪啪,又是两颗。

  “你是我的了,敢叛主,辣椒腌了你。”

  小茶树本能一哆嗦。

  夜溪哼了声,才进入泡泡空间。

  下水抱着大鱼,嘿嘿嘿傻笑:“你离开我一定舍不得,这下好了,你不走了,放心,我一定把你照顾得好好的。”

  让你做最肥美的鱼。

  大鱼亲昵的蹭她掌心,脸颊,美足矣,肥...就算了吧。

  夜溪抱着它,一脸的感动:“我知道你长大还要很久很久...还没学会说话,呃...那你给我甩个水花,告诉我你能吃什么?我去给你找,哪怕是混沌,我都给你找来。”

  大鱼仍是蹭,尾巴甩了甩,再直直指向莲藕。

  夜溪欣慰:“啊你要吃藕啊。”

  抱着大鱼游过去,围着小莲藕转了三圈,捋袖子。

  “吃叶还是吃根?”

  只要大鱼一发话,她就把小莲藕剁了包饺子。

  大鱼:“...”

  小莲藕:“...”

  最高最粗壮的那片莲叶忽然无风自动,左右轻摇之后,一滴透明的露珠从中间渗透而出,莲叶一歪,露珠一路滚下。

  大鱼跃起,嘴巴张开,将那滚落的露珠接个正着,咽下。

  哦

  夜溪恍然:“莲藕啊莲藕,你可要多喂喂大鱼。”

  “大鱼可是你的孩子啊。”

  小莲藕:刚才你还要拿我喂它呢,也不怕雷劈你俩。

  腻歪好一阵,夜溪被大鱼送上岸,才去看别的地方。

  紫海能量磅礴,泡泡世界面积扩大近乎一半,地形更加丰富,所有动植物疯了似的生长繁衍。

  所有一切直接投射在夜溪意念中,惊讶发现,这一番变化,竟衍生出不少新品种,仙植魔植,仙兽魔兽。

  雪竹林坐落的那座雪山更是长到了天上去,俯瞰群山。

  但煞气山的位置空无一物,难道煞气被化?

  啾啾,一只黑漆漆的小鸟飞过来,围着夜溪转,小眼珠子机灵伶俐。

  夜溪哟一声,抬手让小鸟落下:“真活了嘿。”

  当年凤屠将若度秘境地底庞大的煞气抽出,化成一只三足金乌,住进煞气山,继续养着二哈们。

  那时,她还问过小金乌是不是真的。

  凤屠说只是个幻形,养成灵体需要很久很久,开启灵智更难。

  想不到今天,小金乌真活了。

  灵体?

  夜溪手指探进小小翅膀底下,有温度,甚至很高,非常高。

  这是想当太阳?

  小家伙真把自己往金乌的方向努力啊?

  这是夜溪自己养出来的灵物,与她先天心意相通。

  估计之前小家伙自己懵懂,不知道怎么呼唤夜溪,这会儿见到人了,尝试着沟通。

  “啾啾。”

  夜溪:“...”

  要不要修习鸟语?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