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原来是竹子(一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茶爷被一口毒茶放倒了。

  两人风中石化。

  这也太不现实了!

  等接受了现实,两人赶紧要溜。

  结果发现溜不走。

  萧宝宝:“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离开茶爷身边。”

  夜溪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背着个棺材。”

  “不止,茶爷进不了我们的空间,可能是他品阶太高?可高品阶怎么还被毒倒?”萧宝宝想不明白。

  夜溪问空空:“什么毒?”

  空空茫然:“也没什么呀,就是在鲛族的时候拣的鲛人的鳞。哦,溪儿你知道吗,原来鲛人心情不好身体里面会发生奇妙的变化,鳞片会产生毒素,心情越不好,毒素越大我拣了好多黑的。”

  夜溪诧异:“鲛人还会生气?啊,不是,神界的鲛族,还有什么事能引得他们生气?”

  空空耸肩:“很多,不然王子燎急巴巴回莪桑呢。仙界的鲛族有多闲,神界的鲛族就有多忙。我是外人,不好打听具体的,但我知道他们心情不好就去特定的地方打架发泄,我就是在那里拣的鳞片。”

  “你就没试毒?”

  空空黑了脸:“之前没有,我也没想到茶爷...但后来我试了啊,就那一丢丢,我找了头荒牛试的,虽然沾之即倒但荒牛好生生的,睡了几天醒来就没事儿了。茶爷怎么也比一头荒牛强吧?”

  “也许,茶爷正好对鲛人的鳞片过敏?”夜溪思索着道:“打开看看。”

  棺材虽然沉重,但很好打开,火宝一掀便掀开了。

  里头躺着一老头儿,正是她见过很多次的老头儿茶爷。

  面若金纸,气若游丝。

  伸手在鼻下探了探,又在颈侧摸了摸。

  没死,但看着很严重。

  “知道毒怎么解吗?”

  空空心虚的别过眼。

  夜溪气笑:“不知道怎么解,你就乱下毒,毒倒自己人怎么办?”

  空空嘟囔:“我有分寸的,再说那荒牛分明无事的,谁知道他不然你逮个什么来试试,我觉得不是毒的问题。”

  萧宝宝忙道:“对对对,我也觉着不是毒的问题,碰巧了他旧伤复发呢?”

  夜溪瞪两人:“还狡辩,这是毒不毒的问题吗?这是你做事太不过脑子的问题。毒成这样还算好,万一把人毒的凶性大发要杀你呢?茶爷这段位的,咱惹得起?”

  空空又嘟囔:“又不是我们找他,是他自己凑上来的。”

  “还狡辩!”

  都多大人了,怎么还跟个没头没脑的孩子似的?

  空空低头,好委屈。

  萧宝宝大气不敢出,拿眼睛求情,差不多得了,怎么也是你姐。

  夜溪板着脸:“师兄明明在旁边,也不拦着她。”

  一块骂了。

  萧宝宝也低了头。

  半天,小心抬眼忽闪,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差点儿让夜溪破功。

  唉,她家宝宝就是太好看。

  容无双:换了是我,溪儿才舍不得板脸。

  看出她的松动,萧宝宝忙和稀泥:“那现在怎么办?”

  空空也眼巴巴看过来,控诉,你凶我,你都不爱我了。

  夜溪腰身一弯,将茶爷从棺材里抱了出来。

  公主抱。

  挑眉。

  “看不出来,还挺重。”

  茶爷身形适中,一点儿都不臃肿,甚至偏瘦,怎的这重量这么压手?

  萧宝宝空空嗐了声。

  “茶爷一倒,我们只能带着他,没多久,就有人追来了,别的茶爷。定是他的分身无疑了。”

  萧宝宝道:“我还想着好好说话,谁知他二话不说就动手,要杀我们,我们当然反击,打着打着不对了,那个身形忽然变淡,嗖一下钻茶爷身体里去了。”

  “后头还有很多茶爷追来,全是这样,打着打着人就合了体。茶爷就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空空耸肩:“我数着呢,吸收了一百七十二个分身了。我们遇到你的时候,是有三个实力很不错的分身在追杀我们。”

  “难道毒素影响到了分身?”夜溪抱着茶爷思索。

  萧宝宝哀嚎:“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丢不下他?”

  凭着他昏迷过去还要指认凶手的执着吗?

  夜溪抱着茶爷往一边走去,一,二,三!

  拔河。

  萧宝宝空空扒拉着池壁,夜溪抱着茶爷反方向用力。

  谁也拔不过谁。

  “看吧,看吧,我们被赖上了。”空空叫道。

  夜溪白她一眼:“让你手贱。”

  空空不说话了。

  把茶爷丢回棺材,夜溪心里问竹子。

  茶爷是不是你搞的鬼?需要我毁尸灭迹?

  她一点儿都不相信茶爷能被区区一片鲛人生气的鳞片放倒,只能说,空空下手之前,茶爷已经着了道儿。

  而她家宝宝和空空毫无所觉!

  这不省心的俩。

  要是竹子下的手,她还有所安慰,但若是别人嘶,这是自家人的脖子在别人刀下走了一遭呢。

  不回答,我真拿茶爷试验。反正弄死了有你替我兜。

  师傅的作用你总该体现一回。

  竹子出声,只有她能听到。

  是我做的,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

  什么鬼?

  在他命轮上做了些小手脚,死不了的,给他个教训。

  宝宝空空怎么回事?

  也给他们个教训,那小崽子还不是獬豸呢,比你还无法无天。至于你师兄,老茶叶梗子知道不少事,趁机施恩。

  施恩?

  夜溪眼底精光一闪。

  他不是想毁了末始尸身只做萧宝宝?末始尸身神族不会轻易放手,让老茶叶梗子出面。

  夜溪偷笑。

  可这恩怎么施?

  让他昏着去吧,等他体验过梦殇自然就醒了。这期间,让萧宝宝照顾他,只要他不出事,就是恩。

  这样呀。

  又学到两个词:命轮。梦殇。

  “咳,有事跟你们说。”

  萧宝宝空空凑过来,一听。

  空空大叫:“就说不是我,我是冤枉的!”

  夜溪骂她:“冤枉你?你知不知道若不是先生放倒他,真以为茶爷是个老好人?他翻翻眼皮子你就死一万遍了。仗着你有家族了还是獬豸你就飘了是吧?你要不要试试去死一死看獬豸会不会为你杀茶爷?”

  空空不吭声了,她还不是獬豸呢,再说,她心里也有数,茶爷,真不是她能撬动的。

  她是飘了,一上神界引得两族之斗,还有朋友的相护,让她忘了残酷的现实。

  一个小毛神而已,秒秒钟捏死没人在乎的那种。

  缩着脑袋,哼哼:“我错了...”

  萧宝宝心疼得泪花都飙出来了:“都是我没用,师兄一定更加努力,让你们在上神界也横着走。”

  夜溪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谁还不想做个被娇宠着的小公主了,既然他甘愿,那她们就受着呗。

  等萧宝宝再听了要他照顾茶爷的话,惊呆,指着自己的鼻子。

  “先生竟是在为我考虑?”

  受宠若惊啊!

  夜溪不好意思,小小声:“其实还是为我。”

  萧宝宝混不在意:“本就为你,先生能捎带考虑我一二,受之有愧啊。”

  夜溪嘴角一抽,你脑袋里塞满了竹毛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