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热闹的一家(二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萧宝宝明白了,这是要强硬施恩,然后图报。只要在茶爷醒来之前,他不离不弃,这恩就妥妥的,日后的好处也妥妥的。

  顿时春风满面,拍着胸脯:“哪怕耽搁了正事我也在所不惜。”

  跳出池子趴在棺材前:“茶爷,我可从头到尾没想着扔了您。哪怕我家小师妹不说,我也是要伺候您平安无事的。拜师的头不是白磕的,师傅也不是白喊的。以后,您就罩着我了?”

  茶爷若能听到,定要从棺材里跳出来大嘴巴子抽他。

  可惜,他听不到。

  哦,虽然听不到,但他醒来后自然会想起来的。

  “您不反对?那就是应下了。以后咱爷俩儿相互照顾了哈。”

  说完就对夜溪道:“出去出去,咱都出去。你这是女子闺房,哪能随便外人进来的。”

  茶爷什么人物,怎能把他带进来呢?一直到人醒送走,他都不再进来。

  夜溪便笑,她家宝宝最贴心啊。

  “你们换身衣裳,咱出去聊。”

  等出去了,画舫重新飞上天空,棺材放在屋角,盖子半开,露着茶爷的脸和肩,众人围坐一桌说话。

  萧宝宝犹不放心:“茶爷分身会找来吧?那些人不讲道理的很,照面就打。”

  根本不给人解释的机会。

  夜溪也不确定:“找来再说。”

  萧宝宝想了想道:“往渐行山去,我确定里头密室不会被发现。我就在里头住着了,天天给他擦脸翻身,做孝子贤孙。”

  空空无语:“我也住下?”

  萧宝宝严肃了脸,重重点头:“杀杀你虚浮的性子。”

  空空老实低头,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能飘了,一个两个,都训自己。

  “咳咳,”火宝咳咳出声,兴奋的将夜小煞放在桌上:“我的小弟,夜小煞。”

  迫不及待介绍自己第一个小弟。

  萧宝宝空空看着夜小煞,错愕。

  空空:“好黑...”

  萧宝宝:“三条腿...”

  两人同时睁大眼睛:“三足金乌!”

  火宝嘎嘎大笑:“正是三足金乌,我的小弟哦。”

  吞天斜他撇嘴。

  夜溪无奈笑道:“并不是真正的三足金乌。是当初煞气山下的煞气,被凤屠塑成三足金乌的形象,之前我得了进益,它竟跟着初启灵智成了灵体。”

  空空拍掌:“祝贺祝贺,真正的三足金乌也这般黑?”

  萧宝宝点着头:“原来是凤屠造的,怪不得是只鸟。说来,你身边的鸟好几只了。”

  放出萧小灰:“跟你新得的弟弟玩去。”

  萧小灰先看了眼夜小煞,懒洋洋的不想动,接着看到夜溪,惊喜。

  “小姑姑,夜小凤呢?”

  夜溪乐了:“跟着他爹闭关呢。怎么,不想带弟弟?”

  萧小灰失望:“他还不会说话。”

  带不起来。

  “火宝,你带小灰和小煞进空间玩去,我喊小夜小溪出来。”

  龙小夜凤小溪,便是竹子从母体晶核上抠下来那两块,与无归的龙爪凤屠的初翎化成的两小只,两只不能出空间,平日里最爱钻在雪竹林里呼呼睡大觉,便是夜溪也不怎么见着他们。

  但喊他们出来活动活动是没问题的。

  空空放出空小皮:“跟着哥哥弟弟一起去。”

  如今的空小皮大变样儿,虽然仍是雪白的一只卷毛狗狗,但动作自然优雅,眼神湿润灵活,显然是个真正的生灵了。

  空空笑道:“在鲛族的时候,我和王子燎一起琢磨的。你走后,我在妖族那些年用了不少好东西给皮皮开了智,上来后给他换了具真正的身体。”

  然后皮皮就能长久陪着她了。

  夜溪点头哦一声:“这是什么品种?”

  “流银印天犬。我们皮皮以后会很厉害的。”

  “不是夺舍吧?”

  “不是,是用流银印天犬的血培育的身体,血也是和和气气讨来的,不会有后患。”

  那就好。

  印天犬,听着很威风呢。

  空空拍手:“皮皮,给小姨妈跳个舞。”

  夜溪吧唧下嘴,很好,她是娘,她是小姑姑,她还是小姨妈。

  空小皮呜呜两声,似狗又似狼,欢腾跳跃起来,身姿竟如羽毛般轻盈,半尺多长的狗狗跳啊跳,桌面纹丝不动。

  夜溪心道,白瞎这威风的名字,这孩子别给养废了吧?

  空空拍打着节拍,侧头对她道:“再长长就能说话了。”

  夜溪点头。

  一舞终了,掌声如雷,空小皮优雅的直立谢幕。

  夜溪忧伤,真的养废了,难不成以后杀完人还给行礼的?

  火宝带着萧小灰夜小煞空小皮进空间,里头龙小夜凤小溪已经在等着。

  外头四人围坐,分享信息。

  一听金锋等人已经经历神劫,萧宝宝空空惊喜。

  “咦,按日子来说,他们该上来了吧?”

  夜溪耸肩:“不知会出现在哪里,我告诉过他们先找渐行山,可能咱们这次回去就能见到人,或者有信留下。”

  空空剥着莲子:“可别遇上神屠场。”

  三人同时瞪她。

  空空尴尬:“我随口一说。”

  夜溪不客气道:“你不知道你的神棍属性?你最好闭嘴。”

  空空白她一眼,接着一愣,忽然笑了:“我可算明白为什么獬豸都沉默了,肯定是周围人都跟你一样让他们闭嘴。”

  夜溪一听,咯咯笑起来:“还真是。”

  乌鸦嘴什么的,缝上缝上。

  夜溪又跟他们说了关于战场的事,两人听后都是茫然,显然之前什么也不知道的。

  不过

  “我肯定会去的。”空空表态,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忽然变得成熟内敛。

  夜溪内心不由自惭形秽,这才是亲生的,得知家园隐藏的危机,想都不想慷慨赴前线。她这个半路而来的,太对不起那么些好东西。

  点头:“嗯,我也会去的。”

  相比两人,萧宝宝却是有另一层犹豫:“你们说,末始的残躯,神族怎不干脆扔到战场上毁了?”

  “也许毁不掉?”夜溪道。

  空空想了想:“还有用吧,有大用,不然保存那么多年做什么?还各家抢着保存。”

  萧宝宝紧锁眉头:“假如我得了残躯,能不能利用战场的特殊毁掉?”

  他来神界的目的,除了照应师妹,毁掉末始是必须要达成的一个。

  夜溪耸肩:“不试怎么知道?对了,你们找到残躯封印地了吗?”

  两人对视一眼,颓然趴在桌子上。

  根本没有任何线索,他们总不能找上门问:嗨,你家有收藏末始部件吗?

  呵,别说问了,萧宝宝仅凭这张脸就不能在有头有脸的人家大门前晃荡。

  “不找了,我就守着茶爷,等他醒来我就挟恩图报。”

  夜溪忍不住乐,茶爷这个倒霉的,肯定会给竹子狠狠记上好几笔。

  要知道此间世界对恩怨因果特别在乎,哪怕你不经意,哪怕你不乐意,但受了人家的好处,必得回报,不然日后总有千万倍偿还的时候,那个时候,说不得命都没了。

  竹子就是仗着这点,才让萧宝宝捡这个大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