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四章 小石头的告诫(一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再有雄心壮志,眼下却被一个小小的通讯问题打倒。

  萧宝宝不知何时能掘出末始残躯,空空不知何时能变成真正的獬豸,而夜溪,鬼知道竹子嘴里的“很快”是什么时候。

  吞天:“不是有高级的通讯神器?”

  去买啊。

  萧宝宝羞愧:“几次遇险...我依旧穷...”

  得过不少好东西的,转眼就用光了。

  空空支支吾吾:“我是客居...”

  能吃饱就不错了。

  夜溪:“...”

  所以,来神界真的是一个错误。

  萧宝宝:“等茶爷醒来,我想法子去弄。”

  眼下,是不能出去了。

  夜溪道:“先这样也没关系,人都不齐,便是有了也分不给他们。等无归凤屠回来,让他们弄。”

  如果回来的是两个穷光蛋,就让他们哪儿来滚回哪儿去。

  夜溪便启程去无器魔窟,吞天留下。

  依依不舍:“我从来没离开过你。”

  被毫不留情戳穿:“在我之前,你已经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

  老人吞天默默别过头,再也不要跟你说话。

  玩得正开怀的小辈们被迫分开,相约日后。

  “等大家都来了,咱们结伴一起闯荡神界。”萧小灰叫嚷:“不带大人。”

  其他几只狂点头。

  大人们挑眉,哟呵,这是明目张胆要离家出走?

  走就走,当老子们喜欢养孩子呢。

  画舫再次出发,飞上同样的路线,目的地无器魔窟。

  夜溪和抱着夜小煞的火宝说笑:“这次该不会半路遇着哪个吧?”

  火宝笑道:“若真能如此,我倒希望咱们多这样来返几次。”

  把大家伙儿聚齐了,上来神界那么那么久,都没识得一个新朋友。

  无器魔窟很远,他们有得在路上消磨时光。

  夜溪打过小石头的主意,小石头喷她:想招人来抢他,他不介意扔下她自己跑。

  一句话,很说明问题。

  一,他很厉害,神都抢他。

  二,他很厉害,神也为难不着他。

  三,他很厉害,跟着她委屈了。

  夜溪嘻嘻笑:“你是多喜欢我呀。”

  小石头想吐。

  “我也很喜欢你呀。”

  小石头还是想吐。

  “所以,你究竟是什么呀?”

  看在前一句话上,小石头露了些底:“我很厉害,神仙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夜溪一听,简直喜极而泣啊,正要开口。

  “但是!我有原则,不会帮你去偷去盗去抢。”

  “...”

  “还有你能做到的事情,比如赶赶路什么的,休想使唤我。”

  “...大家都是朋友,互帮互助嘛。”夜溪悻悻。

  “你帮过我什么?”小石头都气乐了,自己心里没数吗?

  “上次的空间源心,上上次的等等,不对啊,”夜溪眯了眼:“你既然哪里都去得,干嘛不自己直接去找?找多少吃多少,吃多少找多少。”

  半天,小石头没回复。

  夜溪冷笑,点着头:“我明白了,便是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有一个前提你得长脚。你自己没有脚,但我有。你分明是寄生在我这里,借由我才能发挥本事。”

  “呸!”小石头一口给她呸回来:“想想你要死的那好几次,你是怎么死不了的,那时候我可就在仓禹好生生呆着。”

  “对!就是呆着!你只能在那黑不隆冬的地底呆着。”

  夜溪哈哈一声,抚掌:“转移个能量,而已,又不是非得你亲自出面,何况,我给你喂过多少晶核,数都数不来了。咱俩早建了关系吧,不过我不知道而已。”

  小石头又呸她,还数不来,就那么几颗好不好?

  “所以”夜溪:“地底不会动,你就不能动。我可以动,你就能动。你就是需要一个活的载体,哦,哦哦,这个载体还不能随便,只有我能胜任是吧?哈哈,就是这样!”

  小石头都懒得呸她:“想太多,以前我只是在沉睡,如今睡不着了,出来走走。不信我走一个给你看看?”

  夜溪秒怂,赔笑:“得得得,咱俩谁也别争了,就这样挺好。”

  小石头无声无息中翻着白眼儿,警告她:“你别老想着用我走捷径,来来往往多了你真会被人抓住刑罚的。”

  刑罚?

  什么意思?

  “规则不是用来耍弄挑衅的,你和我不一样,我的规则和你的也不一样,我无事不代表你无事,规则要灭杀你,我也救不了你。”

  很严厉的警告。

  夜溪将这番话在心底嚼了三遍,郑重承诺:“好。”

  禁不住好奇,小石头的规则又是什么规则?

  夜溪暗暗警醒自己,前头自己还骂空空飘了呢,自己何尝没飘,仗着竹子,仗着小石头,甚至仗着无归凤屠,不将人看在眼里,面对着茶爷,甚至是凤老爷子,自己那表现,说得好听叫淡定自若,其实就是狂妄目中无人,感觉自己能平起平坐了,岂不知,人家眼里自己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不屑计较呢?

  如此反省一番,沐浴更衣,端坐案前,提笔写字。

  写的静字符,宁心炼神。

  不要以为静字符只能静心安神,要知道同一种字符其寓意变化万端,让自己静心的只是最简单的,复杂的还有更多。

  比如,风平浪静,可止风浪。

  比如,更深夜静,可扭转昼夜。

  比如,万籁俱静,可令时间一瞬间凝固。

  多厉害。

  越学习字符越觉其变化莫测博大精深,至今仍未听得神界有人用字符,夜溪越发觉得自己走了天大的鸿运。

  写一个拆一个,拆一个写一个,每当最后一笔落成立即笔划一歪,再逆着将落下的墨收起,不是心疼墨,也不是心疼体内存储的法则之力,而是怕引起什么异动,引来外人。

  这日,正写完一个字开始拆的时候,画舫猛烈摇晃,倏忽一暗。

  夜溪面色不动,挥手将字毁去才看向窗外。

  很好,又进了神屠场。

  心念一动,画舫收起,她和火宝一起落入柳翠花红中。

  浓郁但不腻的花香顷刻包围了人,灌入口鼻。

  夜溪看向火宝怀里,无语:“不睡不休,你们两个时时刻刻泡在一起,不腻吗?”

  热恋中的小情侣都没这样的好不好?

  火宝得意抱起夜小煞给她看:“有没有发现小煞眼神更灵动了?”

  夜溪看了看,故意叹气:“你一刻不停的嘚吧嘚,就是块木头都被你念叨开花了。”

  夜小煞的小黑眼珠,看着好似是真的长了智慧,之前是出生一天,现在,有三十天了。

  可喜的进步。

  “咦,方才我一眼扫着,被吸进来很多人的,怎么都不见了?”火宝四处张望,什么也张望不着,他们仿佛掉进大园子里,三步一景,五步一画,入目皆草木花卉,并不能看到花丛后面有什么。

  神识放不出,修为也凝滞,被压制的跟凡人差不多了。

  夜溪看着眼前美景,呵呵一声:“有意思。”

  这次的神屠场走的是杀人不见血的路子。

  “有人来了。”

  脚步声起,两人皆望向飘洒的柳枝,柳枝分开,走出一个人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