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底牌、往事、很爷们儿!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此刻,大范围的灵气风暴虽然已经结束,然而流溢在最高处,云扬身边的灵气风暴仍旧有余未尽,仍旧在继续。

  也因此,东方浩然等人终于第一次看到了云扬的部分底牌。

  天意之刃,自东方浩然以下,包括许多东极天宫所属之人都不陌生,早就见过了。

  然而现在这口刀,却如同一个漏斗,强势撕扯天地灵气,将之收纳进来,所谓鲸吞海吸不外如是。

  可是……明明目测不过寻常长度的纤美刀身,却似乎内蕴有三江五湖一般的海量,即便已经吸纳了难以计量的天地灵气,却好似还是没有满溢,而且还是远远不够。

  随着灵气注入,刀身不时发出颤鸣,那是一种充满饥渴意味,终于得以饱餐一顿的激动颤鸣,更隐隐流露出一种嗜血杀伐的味道。

  东方浩然甚至能感觉到这把刀的灵智,籍此因缘发出了充满了兴奋的轻吟,它在渴望着那血火连天的杀伐,又似乎是在宣战,向着这一片天地宣战!

  面对如斯异相,即便修为成就如东方浩然,竟也莫名地生出了一种想要臣服的感觉,似乎这口刀,便代表了天意,代表了天意所归!

  而这口威势无尽的刀,只是位于天地灵气灌注的最边缘位置。

  在天意之刃旁边的乃是一管紫玉箫。

  这管紫玉箫,可是让各位圣子望而生畏,见之胆寒。

  那口刀虽然锋利,无坚不摧,更拥有慑人威势,可是这管紫玉箫,看起来紫光湛然,毫无杀伤力的莹莹紫玉,却是一管信手一点就能击杀圣君,随手一挥便是大片大片的陨灭无数圣君的至杀之器!

  此际,这管紫玉箫仍旧一如既往的流溢悠悠紫光,无尽天地灵气恍如自发,自动自觉地涌入紫玉箫之中,声势似乎不及那刀,但实则同样是无穷无尽,没有满足,不曾半点止息的意思。

  再之后,乃是没见过的特殊物事。

  那是一座小小的房子,似乎是顽童模型一般;但精致异常,楼阁宛然,厅堂清晰;最为醒目的却是房舍门楣那清晰的三个大字。

  “九尊府!”

  东方浩然瞳孔缩了缩。

  “这这小房子……才是真正的九尊府!?”

  一时间,四位主宰齐齐从心中升起一份明悟。

  这座模型一般的小房子本来有一条细细的丝带,系在那管紫玉箫之上;但随着天底灵气的持续灌入,那条细细的丝带,正在逐渐透明,似乎要消失不见了。

  紫玉箫与那把刀的威能,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了。

  而这座小房子,却是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只是看到这,就让东方浩然等人感到头皮有些发麻。

  难道这小房子,竟是云扬的从未动用过的另一张底牌?

  紫玉箫现世之役,灭杀无数圣君,威能撼天动地,无可匹敌,却犹自位列于小房子之右,是否说明这小房子的底蕴,更在紫玉箫之上呢?!

  除却刀,箫,小房子之外,正在持续吸纳天地灵气的还有第四项物事,一朵小小的莲花;恩,真的是小小的莲花,小小的叶片,就在云扬脚边;莲花就只得七片叶子,第八片叶子只得雏相,就只有一个尖尖的芽儿而已。

  单论卖相的话,这小小莲花可说是最不起眼的,与那种全无任何用处,仅止于观赏的莲花盆栽无异,除了稍显精致、好看之外,再没什么更多的有点。

  然而东方浩然等人却是亲眼所见,这四种物事之中,竟是以这株小小的莲花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最为恐怖的!

  莲花上空的灵气漩涡,直通天地,径自将浓郁的先天灵气,透过不知道多么遥远的虚空,通过这巨大的漩涡,全部吸扯过来,然后,强势收取!

  “这把刀,我听云扬说过,名唤为‘天意’。”东方浩然神情凝重:“但其他的,都不认识。”

  西门翻覆眼中有艳慕,轻声道:“眼前的这四样至宝,每一样…都是我们不知道的品相级数……完全接触不到的层次。”

  “这四件宝贝的级数,固然超出我们的认知,但其本身,也都有不同的品阶,看起来竟是以那口刀最弱……”

  “我倒不这么看。”

  否认的是蟒九,他淡淡的笑了笑:“你们大抵是没仔细看罢……那把刀也就是看起来吸收得灵气份量最少,实则却是吸收的越来越多……在一个时辰前,他吸收的灵气光柱不过水桶粗,现在已经接近大缸了……而紫玉箫与那小房子,吸收的灵气光柱固然远在那刀之上,但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最终能否被超过,犹在未定之天。”

  西门翻覆骇然:“你是说?”

  “这口刀,只怕是拥有自我成长属性;迄今为止仍旧处于幼年期。还需要时间磨砺,慢慢成长……而那紫玉箫和小房子,却是已经长成了的。”

  “我认同蟒九的看法,最后这把刀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谁也无法想象,更加无法定论。”东方浩然轻声道;“我观那朵莲花,才是最与众不同的。”

  北宫琉璃长长叹了一口气:“难怪……寻常的门派晋级,即便得到灵气风暴汇流,能够维持一两天也就顶天了,这里却持续了十天十夜,而且,真正的精华部分远远不止。”

  东方浩然目射奇光,道:“若是我猜的没错,这都是可以镇压天地气运之物!还有就是,云扬所有的,只怕还不止这四样……”

  “不止?”

  其他三人都是楞了一下。

  东方浩然努努嘴,道;“看主殿,云扬住的地方……那边分明还有一道小小的灵气漩涡,不断地落下去……我想,那边还有一位隐蔽身形,分润好处……”

  三人骇然,注目看去。

  只见一道手指粗细的先天气漩,从无尽高空投射下来,注入那个大殿之中,消失无踪。

  由于那股气旋实在太细,相比较于现在整个九尊府的灵气充盈,若非几人神目如电,根本难以察觉。

  “那也是一个正在成长的……”东方浩然叹口气道:“刚开始的时候那气旋不过头发丝粗细……现在却已经有碗口粗细,其中差异……”

  这话一出,四人不禁相对默然,半晌无声。

  “让他们都去忙吧。不要聚集在这里。”东方浩然淡淡道:“现在灵气气漩表面上看,还是直对着云扬那边过来的……”

  随即招来史无尘:“让所有人都赶紧回去闭关。包括圣子们,这一次收获太大,若是不能早早消化,将会有许多隐患,那就反而不美。”

  “那这边……”史无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但是却担心云扬这边。

  “有我们几个老家伙在这里你还不放心?再说,有他两个夫人也在这里,还有一位隐藏的高手……”东方浩然对着一个虚空笑道:“你说是么?”

  “哈哈……”

  董齐天大笑一声,终于现身出来。

  ……

  有董齐天与计灵犀上官灵秀在这里坐镇,史无尘等人当然放心,立即转身走了。

  实际上,经过前后两次也似的恐怖提升,史无尘洛大江等人身上的刀意与剑意,早已经满溢难以抑制,众人之中也就以史无尘还算好点,其他人尽都应付维艰,兰若君的身上衣服直接被自己的剑意切割得七零八落,衣衫褴褛……

  这是巨大提升之余,自身玄气与精神力与修为难以匹配,所出现的自身状态失衡迹象,若是不予以遏制,由失衡转为失控,情况将恶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所以史无尘等人赶紧闭关处理自身问题才是正经。

  眼见史无尘等人离去,董齐天沉默了一下,终于将目光转向东方浩然。

  东方浩然也很有趣的看了看董齐天,会心一笑。

  董齐天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沉声道:“东方宫主,久见了。”

  东方浩然道:“若是我没有看错,你是董齐天?当年联手围剿魂妖的八大高手之一?!”

  董齐天深深叹了口气;“不错……不想东方宫主竟然还记得我。”

  他这句话说的很是感慨。

  当年与东方浩然之会,主因自己并合雷千里等八人,联袂合力灭杀魂妖,那桩往事距今时间并不算多长久,只是当日众人尽都是一时之选,董齐天在其中实在算不得多突出,毕竟那时候的董齐天不过圣尊巅峰,都还不是圣君强者。

  而那时候,东方浩然就已经是东极天宫宫主,圣人级别强者,此世绝颠存在,俯视众生。

  这样的大人物,到现在仍旧能记得董齐天,董齐天委实是很感到意外,更有一股热流涌动起来。

  特么的……四千多年了,终于还有个人认得我……

  “投身九尊府,端的是莫大机缘,你的进步好快。”东方浩然笑了笑。

  董齐天默然半晌,道:“我正式加入九尊府的时间并不很长,此前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闭关,闭关了四千三百年。”

  东方浩然恍然,道:“难怪。”

  董齐天淡淡的笑了笑,道:“董某得宫主青眼,本已该足慰平生,但心底有一问不吐不快,我欲寻一人,敢问东方宫主是否知道其下落,我再踏尘寰已有数年,却是始终不曾打听到他的下落。”

  东方浩然好奇:“哦?那人是谁?”

  “那个人叫……君不邪!”董齐天目光灼灼:“这个名字,我铭记了四千多年,端的是刻骨铭心,难以磨灭!当年便是此人,举手投足间便擒下了我……相信此人玄黄界顶级高手之列,该当有一席之位,东方宫主是否知晓呢?”

  东方浩然茫然:“君不邪?”

  他在自己脑海中搜刮了一圈,却发现对这个名号全然没有半点印象,转头看着西门翻覆,西门翻覆与北宫琉璃同时摇头。

  “这名头还没就听说过。”

  蟒九也是一脸疑惑的摇头:君不邪?

  貌似真没听说过。

  “几位主宰也都没听说过君不邪这个名头?”

  董齐天愣住了。

  遥想当年,那位莫名的找到自己,开始还是万二分客气的,喝了两顿酒,相处甚欢,也不知怎地突然翻脸要和自己切磋一二,然后自己摆好了姿势运好了气,对方却只用了一根手指头就将自己打倒在地,进而就是擒拿乃至锁进了那幽秘山洞。

  再然后,再然后自然就是那漫长的四千多年岁月!

  彼此再没有照过面。

  董齐天总是认为,那家伙拥有那么高的修为实力,最起码也得是圣君强者,而且不是低品圣君;必然在玄黄界赫赫有名才是。

  自己没听说过其名,大抵是自己孤陋寡闻,毕竟自己当日不过圣尊级数,不知当世过此人的名头,那事情可就奇怪了!

  “这人的相貌如何,或者你所知的名字不过化名,”西门翻覆很有兴趣的追问道。

  “这人的相貌……”董齐天刚想说,突然又愣住了,挠了挠自己脑袋,苦恼道:“不高不矮……不俊不丑……不胖不瘦……不白不黑……年龄吗……不大不小?”

  说了几句,突然住嘴,他愕然发现,自己对那人的印象居然没有更多的了。

  统共就只记得这些,但就他所形容的那些个词汇,可谓是模糊至极,只是这么说的话,还真不如不说呢。

  但四位主宰却顿时脸色凝重起来:“你是说,你已然记不清那人的相貌了?”

  “是。”

  “当时你的修为已经是圣尊四品?”

  “不错。”

  “以圣尊四品的修为级数,怎么可能记不清一个人的样貌,尤其还是如此刻骨铭心之人!”

  “……”

  一时间,董齐天的脸都黑了。

  你们什么意思啊?仗着你们修为高欺负人怎么什么都说啊?这一句一句的,我都说了是四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记不清楚了有什么奇怪?

  但看东方浩然四人脸色,却又不像是开玩笑恶作剧。

  东方浩然道:“董长老,你可还记得,他跟你喝两回酒的时候,可有说过什么特殊的么?”

  “……貌似就只是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董齐天垂头丧气。

  哎,面前这四个,自己一个也打不过……

  就算被人调戏了,也只好忍了。

  近来被云扬的恐惧多了,渐渐习惯了……

  “什么话?”四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董齐天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这四位对自己遭遇的这件事貌似是太关心了?!

  蟒九凝重道:“董长老,老夫在此郑重地说一句,一个人,对于囚禁了自己四千年的人,何止刻骨铭心,对其印象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历历在目,不该有半点遗漏,更别说董长老那时候就已经是一位圣尊顶峰,你想不起来他的样子,这本身就已经很不正常了。”

  董齐天一阵悚然。

  是的,这委实是不寻常的。

  而这种不寻常,自己本来早就应该想到,自己并不是傻子,本不必需要别人提醒才明白这层道理。

  但是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一直觉得理所当然,习以为常?!

  一直觉得忘记了是正常的!

  这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这么一想,董齐天脸上黄豆大小的汗珠顿时涔涔而下,心肝都哆嗦了。

  “他当时……找我喝了两顿酒,我只记得相聚甚欢,但具体说的什么我是真忘了……”董齐天越发觉得自己不正常了,揪着头发使劲回忆,终于眼睛一亮道:“他说……他很喜欢我名字里面的齐天二字……所以,所以……死了可惜……”

  董齐天挖空了心思的回忆,却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就只记得两句话,心下不由得愈发纠结。

  然而东方浩然等四人听了这两句话,整个人突然身子一震,脸色大变。

  “怎么了?你们四位这是……”董齐天登时感到事情愈发的不对劲了。

  “你被囚禁了四千三百年……”

  东方浩然一时哑然,半晌才带着一副难言震惊口吻的说道:“你被囚四千三百年,近期方才脱困,那你想必不知道,在四千二百九十年前……妖族曾经与我们人族有过一战?”

  “当日魂妖变故,相当程度乃是妖族促成,意在引动人族混乱,虽然被你们八人联袂坏去,却也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尤其是圣尊修者的损失,之后的血魂台归属之役,双方约定,出动圣君之下高手各二十位,生死决战血魂台;胜者,可以占据血魂台。”

  “那一役,是人类这一方输了。二十位圣尊四品,无一生还,尽数埋骨血魂山;而妖族那边二十位妖帅,却还有一个剩下了半口气,明明妖魂都泯灭了,却强撑到了战斗结束后,最后的半口气竟是没断……便是赢了此役……而血魂台被改名妖魂台,直到现如今,还在妖族手中。”

  “而你董齐天,还有玉剑至尊等八人都是当时拟定出战的二十人之列,只不过,圣心殿所属的雷千里自言于魂妖一役,元气大伤,无力再战,还有你,突然间下落不明,不得已另觅他人代替……而这,也是我能记得你的根本原因所在。”

  东方浩然目光灼灼,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惊叹:“你刚才说……那人说你……死了可惜?!”

  董齐天呆若木鸡!

  还有这事儿?

  我操,原来老子被人记住,是因为老子没有赴战,他么的,那老子不是眼前几人心中临阵退缩之辈了吗?!

  “这些年里,我们一直都想要用同样的方式,取回血魂台,但百年一次的决战打了四十多次,始终无一得胜,亦因此,八百多位圣尊四品巅峰尽数死在血魂台。”

  东方浩然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上次,云尊去东极天宫的时候,与我闲聊之时曾经无意提及,问到为什么圣尊四品巅峰的人头数反而不如一品圣君多……便是因为这个原因了……”

  “多少兄弟,明知必死慨然出战……”

  “妖族呢?难道妖族真的这么强大,四十多次的大战,竟然无一得胜?”董齐天攥紧了拳头。

  “妖族损失在此役中的绝不比咱们稍少……只不过,妖族在这方面确实拥有得天独厚的,九命猫……面对此类妖族,你至少需要打死对方九次,才能令到对方在这个世界上泯灭……这绝不是传说,而是妖法修炼到了一定地步的必然事实。”

  东方浩然叹息:“若是论个人战力,我们每一次出战之人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在战局上占据优势,但是,却架不住对方层出不穷的妖变秘术,总是于必死之刻尤能保命全生……而我们的人,一旦死了,也就真的死了……在经历数次失败教训之后,我们的人每次与战都抱了决死之心,一旦事不可为,便即赌上灵魂力量,与敌同归,即便不胜,也要将对方一起带走。”

  “哎……”

  四位主宰同时叹息。

  董齐天悠悠神往,道:“玄黄人世,从来就不缺少侠骨英风的英雄豪杰。”

  “是啊,英雄!只是很可惜……大部分英雄,都是用自己的命,才能换来这个称呼,要在身故后,才能得享此名……而英雄付出性命所保护的,往往是一群没有英雄气概,甚至连感恩都不知道的……”

  北宫琉璃似乎想要吐槽,但话说了一半,却停了下来。

  蟒九在一边,却是一声冷笑出口:“英雄保护的,还有那种专门迫害英雄后人的崽子们呢……”

  蟒九此言一出,三大天宫宫主同时面红耳赤,半晌无语。

  唯有蟒九嘿嘿冷笑。

  “你们人族有句话说的极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在我们天罚圣地,英雄后辈的待遇又是如何?比你们至少强了一百倍,至少一百倍!我天罚的后代子孙,有资质超强者,自然加以栽培;然而其中若有英雄后辈子嗣,除了加意培养之外;其他那些纵使是资质更好一筹的后辈,也会自行稍退一步,甘愿身处辅佐的位置,也要让英雄后嗣得享尊荣。”

  “是故这一万七千年以降,天罚兽王……全部都是英雄后辈!没有流过血没有丢过命的先辈的天罚天才,没有资格担任兽王!”

  蟒九悠悠道:“老夫年轻的时候,也曾化身人形,游走人间。事实上,有很多玄兽前辈,也都曾经化身人形,闯荡玄黄大地……然而在历经世情百态之后,只要还没死的,却都会选择了回到天罚圣地养老归寂,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宁可用禁术稍延寿数,等着与妖族决战而死。”

  “你们可知道大家的共同感悟是什么?”

  蟒九嘲讽笑道:“大家化形为人,行道人间,绝大部分都得到了一个相近雷同过程:前十年,可以为了朋友出生入死两肋插刀,不惜生命不惜一切,再十年,可以为了朋友散尽财产竭尽全力,唯有性命二字再不肯轻抛;又十年,可以多少付出一些代价却不愿为了所谓情谊而影响自己的生活和生存,又再十年,愈发的淡然观视云卷云舒,冷眼旁观生生死死;最后一个十年……风霜看尽,红尘阅遍,心灰意冷,百无聊赖,万事再无萦心,唯有回归天罚圣地,才能取回一丝安然,此后余生,纵然尚有许多岁月,却也不愿意再出去了。”

  西门翻覆面沉如水。

  蟒九说道:“久而久之,我们天罚圣地将这个历练过程,称之为,红尘五十年!时至今日,现在的天罚圣地之中,特异为这个名字酿了许多酒。嗯,成套的,一套酒,五坛,十年一酿,五坛一周,却是不堪饮,不堪回味。”

  蟒九的眼中,充满了讥诮,最后,归于哈哈大笑一声。

  然而三大宫主,连带计灵犀上官灵秀董齐天,却没有一个人笑。

  相反,每个人的脸色都很沉重,甚至有些惭愧。

  蟒九所说的,固然未必是人间全部,但,至少是很普遍最常见的现象。

  人心诡谲思变,本就是亘古不变的至理。

  相对于心思单纯的玄兽化作人形进入人类世界,相处的时间长了,岂能不被发现?而一旦发现,自然就会想得多,要知道,一定境界的玄兽对于人类来说,那可是浑身是宝的。

  血肉吃了能助长修为,大增实力;内丹吃了,底蕴暴涨,裨益多多,更不用说,皮毛可以制做战甲,骨头可以炼制兵器;若是能驯服一头活的……不但是莫大的战力,更可以是……超级装逼炫耀的利器……

  玄兽们遇到的多了,在愤恨之余,还有一份理解!

  蟒九叹口气:“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严令,不许眷恋红尘人间……还真是英明决定,真知灼见。”

  计灵犀沉吟道:“好一个不许眷恋,对于心思单纯的玄兽而言,进入人间历练,正是磨砺心志的过程,涨见识,看尽人心险恶,阅遍江湖莫测,也是好事。”

  “不错。”

  这个话题说的众人心中都是压着一座山一般,沉甸甸的都不想说话了。

  董齐天愣愣道:“那我的事儿……”

  东方浩然苦笑:“你的事儿……你的事儿不是已经说完了么?”

  董齐天:“……??”

  “这等事……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更加不敢说。”西门翻覆直言说道:“就算是我们,看起来好似高高在上,一个普通人的前世今生,我们一眼就能看透,但我们仍旧做不到看圣尊以上修者的明天!”

  “还圣尊以上修者,分明是连看圣王圣皇都不周全。”北宫琉璃苦笑一声。

  “但那人明显是看到了几十年后,甚至几千年后的事情……所以你才躲过一劫,所以你再出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圣君修者,更遇到了云扬,遇到了盛世……再一次的遇到了大战,而且还是决定之战,终局之战!”

  东方浩然同样苦笑:“这样人布置的局……我们怎么敢猜?怎么敢问?万一……”

  三大主宰的脸上同时白了白。

  董齐天却是越发的感觉迷惘了。

  “这么说……这个君不邪……其实除了囚禁我之外,其实就再也没在江湖上存在过,是吗?”

  三位宫主同时苦笑。

  这问题……

  哪样的存在,就算存在,只要他不想让你知道,那你就是绝对不会知道的。

  “但我为什么我会觉得他在江湖上很有名,总之就是很牛的那种感觉呢?”董齐天五迷三道,彻底懵逼了:“难道是我太过盲了?”

  蟒九淡淡笑了笑:“不要更多了,那样的人,别说给你模糊的感觉,就算是让你感觉你自己十八辈子老婆都偷了人……你也一样会深信不疑的。”

  董齐天瞬间面红耳赤,怒目看着蟒九,切齿道:“蟒九!”

  他竟然直接当面叫出来四大主宰的名字,可见蟒九这句话让他多么愤怒。

  蟒九干咳一声,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董长老请不要放在心上。”

  董齐天呼哧呼哧喘气,拳头捏得紧紧的,瞪着蟒九,很想要一拳轰上去。

  东方浩然等人都笑。

  蟒九这家伙言辞间虽然尽是人样,但骨子里始终是玄兽,对人间之事的细微处,终究不能完全如人类一般,那一句话可说已经惹得董齐天去到了爆炸边缘,倒要看这老货会怎么办。

  蟒九见董齐天恼怒不息,略显迷惘的顿了顿,干咳一声,柔声道:“人心诡谲,思绪万千,我这话在你看来,想必是罪大恶极,无可饶恕,也罢,既然是我说错了话,我便让你打我一拳好了,我不运功防备。”

  说着踏前一步。

  轰!

  董齐天毫不客气,一拳重重轰在蟒九脸上,蟒九说到做到,当真没有提气护御,被董齐天一拳被打出三丈有余,龇牙咧嘴:“好重的拳头。”

  一拳宣泄之余,董齐天突然泄了气。

  他自然看得出蟒九此举可谓是给自己天大的面子,以蟒九圣人级数修为,即便不运功相抗,自己也是万万打不动的,而蟒九做出来被自己打飞的动作,可说是自贬身价,当真是莫大的歉意表现了。

  但是……他刚才说那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怎么好像是我小肚鸡肠呢?!

  “算了。以后我到了圣人级数修为,再去找蟒九前辈切磋。”

  董齐天不再说话。

  东方浩然等人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面对蟒九,一个圣君竟敢全力出手攻击,甚至在蟒九道歉之后,还能撂下狠话,这家伙……心气很高啊。

  蟒九哈哈大笑:“人类之中,如你这般胆子不多了,我等着你就是!”

  ……

  这一拳,影响甚大。

  不仅东方浩然等,连计灵犀与上官灵秀都感觉,这一拳……别的不说,起码是很够爷们的!

  …………

  明天媳妇出门和丈母娘旅游去,我的自由,来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