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我要回去看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几天打价格战损失了两亿一千三百万下品灵玉,不过皮毛,之后剿灭了一个杀手组织收获合计十三亿下品灵玉……还有其他物资,总价值不少于二十亿,算是略有盈余……”

  “这半月……”

  “这三个月下来,价格战一路打下来,共计损失下品灵玉约有百亿下品灵玉……先后剿灭了杀手组织十三个,缴获物资合计……一千五百六十亿……算是小有收获吧!”

  钱多多啧啧称奇。

  这买卖若是能长久的做下去,还经商干什么?

  “若是不计较细水长流长远效益的话……说句实在话,当前这种运作模式才是来钱最快的渠道啊。我现在可算是理解了老大当年为何要化身不劫天了……端的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当真是见效最快的收益模式啊。”

  白夜行也是笑得欠揍异常:“钱师叔法眼如炬,直指关窍,那钱氏家族花了大笔大笔的钱财去找杀手动作……然后我们将杀手杀了,非但让钱氏家族的委托落空,还要将整个杀手组织的所有积蓄尽数收入囊中……钱家的钱也成了我们的。多好。”

  “这买卖……果然是好赚得紧,抛开些许风险不计的话,每天都来上一遭,那才好呢!”

  众人一起大笑。

  连那几个受了伤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裹得如同木乃伊一般的管事掌柜也都是笑得一抽一抽的。

  有两个还因为笑得太用力,扯动伤口,还没等笑完,转而开始叫唤,端的是痛苦痛快并行。

  “不过再接下来,若是再有杀手组织接受钱家委托,只怕就真正要出动顶端战力,圣尊高手现在已经死在咱们手里好几个……下一步,会不会有圣君强者来袭呢。若是当真有圣君强者来袭,凭咱们这些人的力量,却是挡不住的。”

  钱多多对此颇有些忧虑。

  “无妨无妨。”白夜行哈哈一笑,道:“我就是怕大家的心里太过有底,没有半点慌张氛围,笃定得对方不敢出手,其实大家不知……有两位师伯一直跟着咱们呢,有他们在旁帮衬,能出什么意外……”

  众人一听顿时放心了。

  原来尚有这样的强助在旁,委实是不存在有任何可怕的了!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的是,纵然有天残十秀之中孔落月与石不佳尾随暗助,然而世间强者又岂止一人两人,至少非是晋升圣君级数的天残十秀就一定可保无虞!

  孔落月与石不佳的暗中护持,乃是既定方针,换言之,在顾茶凉的卦象之中,即便有了他们俩的护持,钱多多仍旧要面临四面死地的结局,直到计灵犀的介入,才算是定数之中的变奏。

  而计灵犀一直跟着的这件事情,却是除了计灵犀自己之外,谁也不知道的了。

  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幽灵,一路悄然跟随,近在咫尺,却从不出手,仅止于伺机而作。

  纵使有些时候情势危急,己方有人受伤,甚至有人陨灭,她仍旧没有出手。

  小不忍则乱大谋,她需要等下去,等到对方最有把握的那一击到来!

  那最致命的一击,将会是这场商战的转机!

  她冷静的看着战斗,冷静的看着鲜血,冷静的看着死亡,不肯贸贸然的打草惊蛇。

  一旦自己提前暴露,以钱家的深厚底蕴,有心算无心,针对自己展开部署的话,那么钱多多可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

  钱多多这边的商战与血战仍在继续。

  而另一边,因为太多太多的杀手被反杀,更有许多的杀手组织被连根拔起,就算杀手组织再如何的有行规,有底线,这样的状况仍旧让他们胆寒了,以至于很多杀手组织干脆地关门闭户,不再接活儿了。

  就算你再有钱,有资源,有人脉,我不做杀手买卖了,这总可以不接你的买卖了吧?!

  “老大……钱家的委托,做不做?现在涨价了,一个人头,五百万;钱多多的人头,一个亿!”

  “好大的手笔啊,你小子的眼睛被这大手笔闪瞎了吧?但你怎么不想想,你有命享用这么大的一笔钱吗!?”

  “这……”

  “有钱还须有命享,不带眼看人看事看任务,就是自寻死路,你活够了,老子还没活够呢!”

  “咳咳……”

  “还不给老子滚出去?!”

  ……

  “钱家的委托?不做不做!”

  “老大,你不接案子,这也不合规矩啊?!人家那边不差钱,只要事情办成了,不还价,多少都没问题!”

  “多少钱老子也不做,不合规矩又如何,老子不仅不做,还要马上就撤出这里,老子现在决意不在做杀手行当了,又哪里有不合规矩之说……赶紧收拾,已经不安全了。”

  “老大,您这是为啥啊?咱们不做生意,已经是将让步让到极限了,难道九尊殿那边还会来找咱们麻烦吗?”

  “你懂个几把毛!九尊殿是不能来报复了……但是他们可以来剿匪啊!真不知道你是没长脑子,还是脑子里边长了霉,傻帽!”

  “呃呃呃……那……撤?”

  “立即撤!最快的速度撤,来不及拿走的都不要了,全都扔在这里!现在保命是第一要务”

  “好。”

  ……

  “钱家的委托来了……”

  “滚!老子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有不做的,却也有见钱眼开,意图一搏的,毕竟钱家开出了的价码还是很是动人心的。

  有一些实力颇为强劲的杀手组织在经过一番斟酌之后,接下任务。

  一旦确认接下任务,当然就是即时派人踏上征程,去进行狙杀钱多多的任务。

  ……

  纷乱,满眼尽是纷乱,哪哪都是纷乱。

  九尊殿的缴获实在太丰,到后来空间戒指都不够用,干脆转而用大车队装,只要插上九尊殿的旗子,随便派一个人沿途押送,车队就出发了,回转九尊殿老家。

  大抵是太随便,太张扬了,终于引出了一个插曲。

  某辆大车在经过黑风岭十三寨的时候,这里盘踞了上万人的劫匪队伍,仗着自家家大业大人多势众兵强马壮,出动人手将九尊殿的物资大车给抢了。

  押送的弟子很是醒目,并没有选择正面硬抗,而是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及至这一天的晚上,数千位圣皇级数修者强势来到,再仔细看看,其中还有四五十位圣尊高手在后边压阵,强悍至斯的阵容,以摧山断狱之势,强攻黑风岭……

  名响一时的黑风岭十三寨就此覆灭,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

  震动天下!

  思及现如今九尊殿地位势力实力,大家却又会觉得,这是必然之意,黑风岭十三寨一方面是作法自毙,一方面可能也是事前没有调查清楚被劫车辆的背景。

  不过真正出人意料的是:那位放弃了车队逃走的九尊殿弟子,非但没有收到任何惩罚,反而受到了嘉奖!

  “小师弟,愣是要得!审时度势自不待言,这招谋定后动引蛇出洞,妙的很,要不然咱们可是没有什么借口对其出手,这下子收获十分的丰富,回门派之后,等着被奖励吧。”

  “多谢师兄提携才是!”

  ……

  这充满了莫名意味的对话被传了出去,一时间,各深山大泽的劫匪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远远看到九尊殿的车队就即刻扯呼,再不敢有丝毫妄动。

  甚至有些劫匪脸也搬家了……远远地去了数万里之外讨生活。

  人生地不熟的漂泊虽然危险,但,总比在这里安全,至少没有丧命之虞不是!

  万一被九尊殿钓了鱼,转头就是灭顶之灾啊……

  然后,兄弟们一起到另一个世界缺胳膊断脑袋的团聚吗?!

  ……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基本所有事情都在稳定而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一队一队九尊殿的弟子出来历练,或者完成门派交给的任务,或者用在外历练获得回去换取对门派的贡献值,又或者是慕名挑战各地知名修者,磨砺自身修为战力。

  然后又回去消化成果……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错落有致。

  每一天早晨醒来,九尊殿的实力与昨天相比,都会再有精进。

  这个数万人的庞然大物,在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向着更加强大飞速的前进。

  下面的小家伙们一路精修猛进,好似飞一样的追赶上来,那些原本前面的自然也要提速自身的精进步伐,唯恐当真被后面追上了;尤其是位次最前面的一百名初代弟子更是修炼得玩了命相仿,在他们的认知中,当真被追上了,还不如直接累死,那时候丢人也丢死了。

  史无尘等人往昔当真是穷惯了的,现在纵使资源供给从不匮乏,但仍旧珍惜每一个机会修炼,却是不虞被徒弟追上;因为他们本身就比弟子们还要努力。

  但如此一来,反倒是凤鸣门与天下商盟的原本高层一个个的人人自危起来,处在了一个微妙又有几分尴尬的位置了。

  自己等人都是修炼了几千年的人,甚至上万年也多了,还有师长的名头存在,若是被后辈弟子追上,那可就是太丢人,哪里还有面目活下了?

  只是,往昔几千年养成的生活习惯与修炼习惯,终究积习难改,想要改变,纵然有心,也是难能,这些人在这段时间里,可谓苦不堪言,倍觉哪哪都不得劲。

  “好不容易成了金品天运旗的高层……结果发现比刚拜师的时候当萌新徒弟的时候还要苦逼,明知道必须要辛苦,却不知道该如何辛苦,事倍功半,犹有不及……”

  甘天颜与萍踪月一边汗流浃背的对练,一边抱怨。

  “咱们还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李长老他们几个,前些天跟那胡小凡切磋的时候,可是被虐了……还有李长老王长老宁师妹他们,好几天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了,天天玩命修炼,力求精进……”

  萍踪月一声苦笑。

  “原本就知道九尊府的弟子资质超人不值一等,却也没想到那初代十大弟子竟是那么的变态……”甘天颜也是叹息:“我觉得只怕过不了多久,我就要被追上了……”

  “现在最潇洒的莫过于魏长老,人家魏长老已经彻底放弃了……接连被弟子打败,居然一朝彻悟了,自言不是修炼的料子,转而申请去看丹房了……被年轻弟子蹂躏到了自信全无的地步,不自己想辙怎么办,事在人为……”

  “这还说什么……咱们原本凤鸣门的大弟子被一个九岁才过的小丫头数招打飞,现在都已经开始怀疑人生,前景亦是堪虞,可你自己技不如人,能怨得了谁……”

  “强者为尊这句话,在九尊府的后辈弟子之中,尤其适用,所谓天才,奇才,人才,隽才,一切名头尽皆没有意义,唯有修为精进,冠于济辈,才得尊荣!”

  “是啊……”

  过了半晌,萍踪月才又轻轻叹息:“以往,我们总是羡慕上品天运旗,金品天运旗的弟子们资源丰富,灵气充裕……到现在才知道,有了切身的体会,真想要在这样的一个门派之中立住脚,竟是这等的不容易……”

  “越是在资质出众的天才中扎堆,越要铆足了劲儿拼了命的修炼,才能不落后于济辈,根本就没有半点喘息的时间,一步差就是步步差,恨错难返……”

  “咱们姐妹卸下执掌门户之重责,一来想要避嫌,二来也想要调整一下心情,,意欲出外游山玩水一遭,凑趣喝喝茶聊聊天甚至是喝点酒,享受一下人生……现在可倒好,连聊天都要在切磋中进行了……更不要说喝茶喝酒享受人生云云了……”

  甘天颜一脸的感叹。

  萍踪月也是连连叹息。

  但,这却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既然已经入得九尊殿,就要权利义务并行,所有人都在努力,你不努力,哪怕再天才,也会被甩在后面;自己等人乃是门派中高层,还算是待遇好,没人来刺激自己,但是其他人却是天天都被打击,时刻感叹朝不保夕……

  而原本隶属九尊府的弟子们更是铆足了劲儿,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的玩命修炼,连平日里的切磋都是生死不计的拼命打法。

  虽然已经并派,但九尊殿后辈弟子之中仍旧是分成了四个竞争团体,其中竞争力最弱的,是原本隶属于天下商盟的弟子,其次便是凤鸣门,再次才是第九尊府,至于竞争力最强的,九尊府弟子当仁不让。

  这四个竞争团体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谦恭礼让,不一而足,实则暗地里争得天昏地暗。尤其九尊府的原本弟子在前一百大弟子敦促之下,更加是夜以继日的精修猛进,誓要保有九尊府弟子的优越感。

  谁要是在同级别战斗中输给了其他竞争团体的弟子,不管对方的门人弟子多么天才多么优秀多么出众,但凡是打输了,在原本九尊府弟子之中,就此再没有了地位。

  洗衣服洗袜子刷马桶扫厕所……这些活全是他的。

  除非你有一天打回来了,才能恢复原本的地位。

  云秀心这位九尊殿大师姐更是明晃晃的威胁:“谁要是给本大师姐丢了脸……哼哼哼……”

  一干弟子们,包括七八岁的小孩在内,对这句威胁心胆俱裂噤若寒蝉。

  以至于门派弟子切磋之中,居然出现宁可毁了根基也要求胜这样的极端现象,简直是耸人听闻,动人心魄。

  偏偏九尊殿高层对于这种现象,竟是全然的不予干涉。

  毕竟在九尊殿这样的特异灵气氛围滋养之下,就算自毁根基,也能在短时间内回复过来……

  “这样的充满了向上力量的门派,虽然略显极端,但非如此,何能在短时间内晋升为霸主级别派门。”萍踪月有一天与萧无意闲谈,颇有几分感慨的说了这句话:“比起现在,咱们原本的修炼模式,简直就是小孩子玩游戏,何能登得大雅之堂。”

  萧无意长叹一口气,却是重重点头。

  而最喜欢这样的氛围的,便是凌霄醉与独孤愁,这两人乃是典型的武道狂人,按照云扬的说法:这俩货,练功活活将自己练死毫不稀奇!

  两人修为,已经快要赶上史无尘洛大江了……可见进步之速。

  ……

  云扬在灵气风暴之后,并没有安于现状,一直都在致力于寻找突破圣人尽皆的契机。

  切磋,闭关,战斗……

  他分明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触摸到了那一层窗户纸。

  更清晰的认知到,自己只要再稍稍一用力,就能捅破这层窗户纸,就能立地成为圣人级数强者,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点突破的契机所在。

  对此,云扬奇怪极了。

  便在这一天,云扬愈发的烦躁起来,连打坐都无法入定,端的坐立不安,皱着眉头在房中转来转去,转了好半晌,仍是心事重重,却又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一方面。

  越是不知道,越是烦躁,越烦躁,越迫切知道自己症结何在,负面情绪层层累加之下,竟至心魔丛生,魔考骤来。

  脑海中不断浮现原本九尊兄弟几个人蒙着面罩的身影,土尊与水尊夫妻二人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雷尊也在看着自己,还有火尊血尊,也在看着自己……

  木尊金尊风尊,所有兄弟都在注视自己!

  下一刻,久违的云逍遥也在看着自己……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云扬空前焦躁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此刻的走动,已是信马由缰,全由本能支配。

  如是好半晌,云扬心道修炼不成,干脆找个地方躺下睡觉吧。

  用一场安眠,平复当前的焦躁!

  念动即生,很快就睡着了,睡熟了,进入了梦境!

  然而梦境之中,云逍遥竟然以更鲜活的态势现身出来,满眼尽是关切关怀关心的望着自己。

  下一刻,场景丕变,竟转换成为兄弟们浑身浴血,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恍如当日天玄山,死劫再临……

  云扬心思瞬转,想要引爆自身极端,破掉当日死劫,毕竟于现在的云扬而言,当日劫数再也不足为患,信手看破……

  可是,云扬却惊觉自己所有的力量,无论修为,战力,神通,秘术又或者是玄气,生生不息神功,所有的一切,尽皆无法调动,好似比一个普通人还要不如!

  云扬一声惊叫之余,整个人醒转了过来。

  到了自己这等修为,居然还会做噩梦,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摸头,全是冷汗。

  包括这几天的心烦意乱,一切都是不应该的!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

  上官灵秀飞一般地进来了:“云扬!你这是怎么了?”

  云扬坐在床头,沉思了一会,喃喃道:“我要回去看看。”

  他的声音很低,还有几分模糊,充满了不确定的意味。

  但也不知怎地,就在这句话说出口来之后,云扬陡然感觉到心中一松,似乎是放下了什么大事。

  云扬立即决定,重复道:“我要回去看看!”

  这一次,却是说得极为坚决,笃定异常!

  …………

  <七月七,章节五二零,多好啊。就是晚了些……

  媳妇带着全家人出去旅游三天了……这三天里我就没出门;而且……三天没穿衣服了,真自由,啥都不穿一丝不挂晃晃悠悠的来来回回……除了外卖来的时候裹个浴巾……嘿嘿……就是有些散漫。大床上把自己那一面睡汗湿了就换到媳妇那边去……今晚只能睡中间了。

  这三天的生活让我悟出来一个真理:男人,还是需要一个媳妇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