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玉唐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说完之后,立即就站了起来。

  “我陪你回去!”

  上官灵秀什么都没有问,径自开口道。

  “我也想奶奶了……”

  “好。那我们说走便走。”

  到了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两界之间的阻碍已经再非是不可以逾越的天堑,只需要找到两界较为接近相邻之处,来往两界。

  凑巧的是,这样的地点,云扬很是知道,那神骨之地,正是这种地点!

  云扬安排了一下,旋即便与上官灵秀破开空间,离开了九尊殿。

  然而在这条归路上,云扬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按照我的修为级数,若是我想要来往两界,晋升至圣君境界之时就可以做到;但为何一直没有成行,付诸行动呢?!

  大抵是……大抵我最害怕的,并非是生死搏杀,也不是必死危机,我最害怕的……是那触景生情!

  云雾在身边悠悠而过。

  云扬一路前行,神情迷惘中带着伤感。

  我什么时候……才能复活你们……与你们重聚!?

  ……

  久违此云逍遥此际正独自坐在逍遥王府的后院中,就在当初云扬一般的静坐在梅花树下,凉亭之中,身前一张茶桌,一壶清茗,一缕檀香,神色淡然,无悲无喜。

  云逍遥现在基本没事就会坐在这里,兴致来了或者还会弄上两个小菜,自己自斟自酌一番,一直到半夜,又或者是从半夜一直到天明。

  作为当今的天玄大陆第一高手,此事已经很少能有什么事情值得放在他心上了,自然也就不需要像以前的劳累,更加无须东跑西颠,四处奔波。

  统一天下,靖平四海的玉唐帝国正值修养生息阶段,除了北方草原还略有不稳,新收归帝国版图的各地偶尔还有些零星余孽之外,基本就已经是四海升平,海晏河清。

  是故这几年里,云逍遥是真的很少出去了。

  偏偏他既然不喜欢交际,也不喜欢热闹,更厌恶被外人打扰,唯一喜欢做的事情,大抵也就是安静的坐在自己家里,坐在这里,任由外面风云变幻。

  尤其是最近云逍遥这半年以来,干脆连一趟府门都没有出过。

  连皇宫都已经好久没去过了。

  即便是皇帝陛下偶尔有时候过来探看,云逍遥也是说几句话之后就开始沉默,一直沉默到皇帝自行离去。

  这种情况,大抵是自从年余之前,云逍遥与皇帝有了一次冲突之后,皇帝再来,云逍遥直接拒绝相见,如是再三,久而久之,皇帝陛下干脆不来了。

  朝野中人,大抵就只有秋剑寒等老帅,偶尔过来陪着云逍遥静静地坐一会,却也是难以找到什么话题可说,稍坐也就离去了,辞别之时多半会加一句叹息。

  在一边伺候着的老梅,心中同样在叹息。

  若说此世最了解云逍遥云王爷的,莫过于这位老哥了。

  他冷眼旁观王爷的自斟自饮,神情悠远,不发一语,只因为他知道,说什么话都白扯,王爷在想念儿子,可是没有人能够让王爷见到已经去了其他世界的儿子。

  所以他什么都不说,就只悄然守候。

  毕竟,现在天玄大陆的这个僵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破。

  ……

  话说自从云扬浩威耀世,离开天玄大陆之后,登临上界不久,玉唐帝国皇帝就立下了皇太孙玉乾坤为储君,不过一二年间,他便不断地下放权力给皇太孙,后来干脆就是皇太孙监国;皇帝陛下本人已经不怎么管事情了。

  看得出来,这位忙碌了一辈子的帝王,年纪大了,想要休息了,若非玉乾坤年纪还太稚,直接退位为太上皇都不是稀罕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风波再起,民间也不知怎地就突兀地冒起来一个九尊神教。

  玉唐九尊天下闻名,玉唐云尊更是此世神话,与活着的神灵无异;而这个教派,便借着云尊的名字,以云尊为神教最高精神信仰,大肆发展教徒,仅止于短短的半年多的时间里,已然将玉唐帝国的版图覆盖。

  随之而来,渐渐滋生出一种绝不为玉唐帝国上层所乐见的说法:皇权神授!

  没有神,就没有皇族,云尊大人便是神,九尊大人便是神。

  而玉唐帝国,正是有了云尊大人不遗余力的襄助,才能成其大业。

  由此得出一种理论:神权大于皇权。

  这股论调因九尊救世护世卫世诸多事迹而迅速深植心性,神权与皇权之争,渐渐拉开帷幕。

  要说九尊在玉唐帝国,甚至整个天下都有绝高的威严,这毋庸置疑,这原本也是玉唐帝国遭受四方围攻尤能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所在,这一点,任何人也不能抹杀!

  但是……九尊创立之初,尤其是九尊首尊土尊,直接就是人家玉唐帝国的大皇子,四尊水尊是土尊之妻,当今玉唐帝国的储君更是他们的唯一血脉,还有云扬,那也是玉唐帝国王爷云逍遥的独子,是故完全可以说,九尊的建立初衷,就是为玉唐帝国卖命的,就算话不好听,但事实就是如此!

  后来变故多多,一朝九尊尽湮,唯有云尊独留,以一己之力撑起了摇摇欲坠的玉唐帝国,但云扬不惜血本,不顾一切的襄助,除了爱国之心,最初初衷之外,也有相当大程度九尊情谊的关系,却唯独没有什么神权之说,虽然最终登临上界的云扬,对于天玄大陆而言,已经是人间神话。

  但以上种种,说出来没人信啊,或者说绝大多数的人不愿意相信,人们更愿意相信,九尊大人就是神灵,就是为了拯救苍生,靖平天玄而临,非止限于一家一姓!

  毕竟这才符合大众的心愿!

  作为玉唐帝国乃至整个天玄大陆的第一高手云逍遥,无论于公于私,直接间接当事人,自然当仁不让的仗剑天下寻找这位九尊教的教主。

  却不料,任云逍遥如何寻找,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即便云逍遥启动了官方势力,私人朋友,偌多势力介入,仍旧是无济于事,徒劳无功。

  反而衬托出这九尊教神秘程度,已经去到了一个可怕的级数。

  这种情况,让云逍遥都为之诧异了。

  这其中,定然有鬼!

  随着君权神授风头愈演愈烈,皇权不甘落寞,自然要奋起抗争,而反攻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整个大陆范围内,所有九尊庙宇尽数摧毁,进而发出诏书。

  九尊为国为民的功绩毋庸置疑,但他们的跟脚尽都是玉唐皇家所属,只不过是经过了特殊训练,拥有了一些超出普通人的能力。

  然归根结底,就只是皇家臣属,并不是什么人间神话,神灵在世。

  而这个决定,这个通告的出现,让正在仗剑搜剿九尊教下落的云逍遥勃然大怒,直接终止了行动!

  他星夜回京,连夜面见皇帝;但皇帝对这件事情尽表无奈。

  事态演变如斯,不可能任由九尊教将事态肆意放大,否则只会养虎为患,毕竟按照眼下的态势,恐怕不出几年,九尊教就能席卷整个天下;到那时,就指不定谁说的算了。

  皇家又岂能坐以待毙,当然要积极反应动作!

  而将九尊的事迹封存,庙宇推掉,然后皇家在整个大陆范围内制造舆论,引导民众忠君爱国,乃是当前最有效的应对手段,也是最为立竿见影的办法。

  但云逍遥对此做法坚决不同意,那一夜,兄弟两人不欢而散。

  皇家动作仍在有条不紊的布置;摧毁庙宇,散布舆论;九尊仅止于是皇家家将的言论说法,一时间甚嚣尘上。

  九尊教对皇室此说虽然在竭力抗争,但就算其如何神秘,终究刚刚兴起不久,连方兴未艾都算不上,失去立论根本之后,不过一如散沙也似的江湖势力,何能比得过一个国家机器的力量,势头点滴削弱,渐渐不成气候……

  眼见势头大好,皇家随即推出了一本传记话本,唤为《九尊传奇》;那里面记载了九尊等人一开始被皇家秘密选拔的故事,其中艰苦训练,层层筛选,从最开始一千多人淘汰了其中绝大部分,就只留下了九个训练有成的……

  再之后自然就是开始接受皇室指令,外出执行任务,千里驰援战场,翻覆倾危战局……种种任务基本都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往事,大家都倍觉耳熟能详……

  这些往事,端的是九尊往昔所建立之功勋,尽都真实,不存花假,而所谓成长之路,虽属臆测,却也于现实相差不远,然而却因为多了一个皇家统筹,安排任务,指挥作战,却令九尊立场丕变,性质大异。

  随着《九尊传奇》在全国范围内的大肆传播,九尊原有的威名不免大大滑落,很多人都生出了一份自我认知的明悟:原来如此,九尊不过是受了皇家指使,真正厉害的还是玉唐皇室……

  九尊的作用固然莫大,但说到底也不过国家层面实施的一个造神运动而已;玉唐举国之力,将九尊塑造成了神明……

  现在曝光此事,也不过就是因为九尊教出现,意图借助这些英雄的事迹,扰乱民心,进而危害国家安全,官方为策万全,这才将事实公之于众,也因此让民众知道了,所谓九尊护世,乃至其一切作为,都是被领导的,都隶属在正常范畴之内的……说到底,就只是国家军人在正常的执行任务,仅此而已……

  而事态演变到了这个地步,九尊的丰功伟绩,赫然被抹掉了九成还多。

  九尊,不再是人间神话,甚至连英雄之说都渐渐止息,更深入人心的乃是国家机器!

  至此,九尊教的势头算是被彻底遏制了下去;然而,拜祭九尊的人却也越来越少了。

  “不过是几个战争机器而已……”

  “其实与你我一样,都是军中将士,不过分工不同罢了。”

  这种言论,越来越多。

  “回顾往事,九尊当年参与的有些战争,分明就是故意的去晚了……非如此何能展现其力挽狂澜的英雄神明伟力,可怜了许多死难将士,他们本来不该死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啊……”

  “哎……当年那一战,九尊若是早去一步,老夫的兄弟不用死,老夫也不用残疾,原来这才是真相,这才是真相……”

  风向转变愈演愈烈,渐渐一发不可收拾,九尊慢慢的从全民崇敬,神灵也似的存在,居然开始向着臭大街的方向转化……骂声渐渐响起……

  最初的时候,骂声还会被人斥责,但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骂得人越来越多……

  民众的心理其实很奇怪,当一个人被别人奉为英雄,天天听着他们的传说,哪怕是不认识,哪怕是没接触过……但是我也夸他,崇敬他,崇拜他,别人在我面前骂他一句也不行。

  但是若是别人都在骂这个人,那么纵使我不明白,不认识,不熟悉,不知道,不清楚那个人的一切……但却也并不妨碍我也跟着骂他。我虽然啥也不知道,但我骂起来却能让所有人都感觉我知道所有内情一般……

  慢慢的,九尊臭了,云尊尤其臭,毕竟他是九尊之中最后一人,仅有的存活者!

  更多的臆想,更多的恶意,当然要联系到他的身上!

  于是乎,大约在一年半之前,矗立在天唐广场上的云尊雕像,亦是整个京城仅存的最后一尊云尊雕像,被军方严密保护的最后一尊雕像,竟也抵不过潮水一般的愤怒民众。

  “将云尊的雕像推倒!”

  “这个卑鄙小人竟然骗了我们这么多年!”

  “就是他,为了缔造他一个人的神话,令到无数无辜者枉死!”

  “推倒!推倒!必须要推倒!”

  也不知怎地,潮水一般的民众,大是涌进了广场,带着锤子,棍子,斧头……无数人疯了一般,将这数十丈高的云尊雕像一点点的砸掉,最终轰然倒塌。

  然后愤怒的民众将这个倒塌的雕像砸得粉碎!

  那一天。

  云逍遥,秋剑寒,冷刀吟,方擎天,上官老夫人等……尽都全副武装赶到了现场,若是想要阻止,想要出手的话,这数十万人只怕尽数会被云逍遥斩杀在这里……

  但在看到那些莫名疯狂一般的民众之瞬,最应该,最有理由出手的云逍遥反而没有动手。

  他只是用冷电一般的目光,扫过秋剑寒;秋剑寒白发萧萧,黯然摇头;云逍遥再看方擎天与冷刀吟,两人惭愧摇头,低下头去,最后看向上官老夫人,老夫人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最后的最后,云逍遥将冰冷的视线,看向了皇城那边。

  他冷眼旁观着民众涌进来,看着有心人的鼓动,喊口号,进而是数万民众的沸腾,疯狂,怒骂……

  看着自己儿子的雕像被砸得叮叮当当的响,看着雕像上石屑纷飞,看着雕像最终以一种无可奈何的姿势,毫无形象的扑倒在地,那剧烈的冲击,令到整片大地都颤抖着……

  由始至终,云逍遥一句话也没有说。

  即便是看到儿子雕像被砸得粉碎了,他也不过只是咬了咬牙,闭上眼睛,然后,转身离去。

  浑身冰寒的气息。

  方擎天等人本欲与他说说话商议一下,但是,云逍遥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直接不顾而去,神情漠然。

  ……

  <我还活着……

  哎,沙发什么的也就算了,关键是家里有好多落地柜,里面是被子褥子……叫了几个战友打扫了两天,表面上迹象恢复,但问题是这几天连续下雨,晒被子都没处晒……

  昨晚十一点半媳妇到家,终究还是今早晨被发现了……真是一言难尽……楼下也找来了,说咱家漏水,他们家天花板也漏了……吊顶估计要废……哎呀我的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