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钱家灭!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这段休闲时光,云扬除了偶尔坐镇九尊殿。看着弟子们练功之外,再做的工作也就是将九尊殿原本一些并不十分完善的地方,进一步完善。

  比如原本的功绩兑现标准,被云扬直接改成了积分制。

  这样一来,即便一时间积分不够的也可以尝试慢慢攒着,不再像之前,必须要一次性足够贡献才能兑换目标物事。

  然后……然后自然便是往这个兑换仓库里放进去了海量的物资,有许多空间里已经成熟的上年份的天材地宝,有各色奇铁灵晶,还有神兵利器奇异功法……

  “哪怕九尊殿没有我,这些,也足够这个门派发展十万年以上了。”云扬轻轻舒了一口气。

  至于那些顶级的,不应该在这个世界出现的,云扬并没有放进去。

  若是放在里面,恐怕就成了祸源根苗了。

  又在九尊殿的药田中放进去了无数幼苗,这些乃是绿绿在这次倒腾超年份灵植之余的副产品,九尊殿灵气充沛,自行蕴养灵植也是便利。

  等倒腾完以上这些之后,云扬又将九尊殿的根基阵法再度加固了十倍!

  这已经可说超过了的大手笔范畴,初初建立九尊府之际,云扬布置下的根基大阵就耗用了数以万计的紫极天晶,这次的十倍加固,云扬又再一次性地放进去了十多万块紫极天晶!

  “除非十大圣人联手,否则护山大阵牢不可破。”

  等放置紫极天晶完毕,云扬尤嫌不足,又将九尊殿的地下灵脉修改了一下,多布置下了一个阵法,这个阵局并不很大,但所耗用的材料却更为惊人,包括有十缕大道之气,十缕生命之气,十缕天道之气,还有十缕先天神魂之气。

  以这些异气为根基,令到这个阵法蕴生无量滋养之气,点滴发散,足堪支撑九尊殿数十万年的消耗!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云扬这个蕴生法阵的根基乃是一个先天聚灵刻印,可以确保自行吸纳天地灵气使阵法自我运作无尽岁月,也唯有如此,这些天地异气才能自然而然的自行运作衍生,生生不息,万古不易。

  亦是从这一天之后,九尊府才算是真正蜕变成伟整个玄黄界,名副其实的最佳修行圣地!

  哪怕是天生废材,只要来到九尊殿一段时间之后,资质总会逐渐蜕变,脱胎换骨。

  “从此之后,玄黄武者修炼,将没有极限!”

  云扬充满了憧憬的看着自己布置完成的一切。

  “这只是一个种子,一线契机,一点因缘。”

  “将来……这里将会产生无穷无尽的强者!”

  云扬的憧憬绝非无的放矢,所谓超逸之资质,无双的天赋,什么玲珑凤体,先天道体什么的,将不再是极限,只是一个比较高的起点而已。

  因为拥有这样体质的孩子来到这里,也还是会缓缓地进一步进化自我体质!

  而究竟能进化到哪一步,却是谁也说不准的。

  但这些资质将不会再是修行天赋的天花板,这却是一定的!

  云扬已经预感到,自己或许不会在此世停留太久,所以,他未雨绸缪提前做了安排。

  足足三个月时间,云扬当真一步未出九尊殿。

  他虽然放松了心情,连练功也暂时搁下了,但修行进度却没有止歇下来,主因大抵就是生生不息神功,生生不息神功的修炼所需乃是因果之气,而从妖族那边的内战杀戮所产生的因果之气,可是在断断续续的传过来……

  云扬的修为,虽然不再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却仍是每一天都有进步。

  所以这段时日,唯一不大满意的,就只有上官灵秀而已。

  云扬一直没能突破上官灵秀的坚持……好几次都是旧事再演……

  咳咳了,然后某一天,上官灵秀突然就跑了……

  “你们到底要憋着我到什么时候,这种日子能不能有个头,有点希望啊!”

  云扬悲愤的怒吼着。

  “我两个媳妇!”

  “可是我到了圣人修为了,还是童男!!!”

  “何等悲催!”

  “这书还有法写么!”

  ……

  东方浩然等三人在九尊府也是三个月没动窝,一开始还仅止于自身修为增长很快,但过了一段时间,意外发觉自己的感悟竟也多了许多……

  三人在这里三个月,及至有所感觉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愕然发现自己已经许久未有进步的修为居然前进了一小阶!

  对于这个结果,三人都是震惊莫名!

  要知道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想要再进一步,已经不能难如登天之类的词形容,几乎就是难能至极!

  不要说三个月,哪怕是三千年,也未必能动一动,尽归于长年累月的水磨功夫,一丝一缕一点一滴的些微进度而已!

  但是现在,在这九尊府三个月,就有了变化!

  这分明就是神迹啊!

  三人甫一出关,站在九尊殿最高处,每个人的心底都充满了感慨之意。

  再看云扬,心中甚至泛起了几许嫉妒起来。

  这家伙天天在这里……哼!

  “咱们该去至尊天阁了。时候差不多了;至尊天阁自从发光到现在显形,比预算的要早了不少,此事宜早不宜迟……”

  对于这一次至尊天阁遴选突然提前,三位主宰也是倍觉诡异莫名,干脆提议早早进行。

  “好。”

  云扬点头同意。

  不过四人并未立即动身,三位主宰尽都舔着脸齐齐勒索了云扬不少的生命之气,这才心满意足的与云扬一起离开九尊殿。

  “以后你们可别来了。”云扬面如黑碳。

  从来只有我大劫人,何曾被人打劫过,我黑白双煞不劫天,从来就没有这么的丢脸过,燕过拔毛竟然被人拔了毛,拔了一次还不够,还要一而再的拔毛!

  来一次我就要被打劫一次,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我怎么总感觉着,这次至尊天阁遴选的突然提前也是跟云扬那家伙有关系呢!”西门翻覆一边飞一边嘀咕道。

  东方浩然点头应和道:“巧了不是,我也有这种感觉。”

  北宫琉璃怒道:“你们两个老不修能不能随便什么事都瞎联系,冤枉了好人怎么办,至尊天阁遴选提前了又如何,还能是天底下所有的意外都能够与云扬扯上关系么?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信口雌黄。”

  西门翻覆道:“那你说是什么原因,看你言之凿凿,想必另有高见,请您老赐教?”

  北宫琉璃摸着下巴道:“赐教不敢当,此事我最初感觉也曾怀疑过云扬,毕竟他的类似记录实在太多了,再多这一项也不为过么,但就算是因为他的关系,也肯定非是出自他的本意,毕竟他让我多了十几个儿女的好人来着,这道理足够不……”

  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闷声不响,一言不发的往前飞,抿紧了嘴。

  好吧,你老婆多,你牛逼!

  你现在面子大,你说了算,行不?!

  日狗的实在太打击人了。

  北宫琉璃还在后边喋喋不休的追问道:“还没说你俩现在几个了呢?刚才我差点没反应过来,你们这是转换话题啊,咋不说正经事呢,生生造化,天大的事啊!”

  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仍旧一言不发,爆发自身极速,一溜烟的急疾冲到了前面去了。

  “瞧瞧,这俩人还主宰……这什么气度?!”北宫琉璃咧着嘴对云扬道:“我就是问句话,你看这脸黑的……我都看不过去!”

  云扬报之以呵呵,还之以白眼,并且朝他竖了一根中指。

  靠,老子给你生灵之气,你们还要有的没的编排老子,这天底下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还有那句“他让我多了十几个儿女的好人”,你他么的知不知道这句话还有另一种解读方式,要是老子真正成人了,那也就罢了,可老子还是初哥,还是处男知道不?

  这锅,老子不背,背不起啊!

  由于时间尚有余暇,这几个人并未以撕裂空间的方式赶路,毕竟那是很耗费修为的奢侈手段。

  可东方浩然,西门翻覆还有云扬,早就后悔了。他

  们俩谁也没有想到,一脸粗豪的北宫琉璃,一旦犯起贱来居然是如此的讨厌。

  ……

  而另一边。

  计灵犀浑身上下红光闪耀,正是云扬克星护体红光再现玄黄。

  在计灵犀的对面,一个黑袍老者正自惨叫着,一路飞了出去,一边飞,身躯一边瓦解碎裂,血肉飞溅的同时,连骨头也在寸寸碎裂。

  神魂亦如风中之火,摇曳不定,点滴消弭。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黑袍老者惨嚎着,痛不欲生,勉力挣扎着问道。

  “我不是谁不重要,就只是……专程在此等你而已。”计灵犀冷冷说道:“静候你们的……这一击到来!”

  黑袍老者发出最后一句悔恨之声;“钱家……到底是错了……”

  话音未落,身子彻底消散,神魂亦随之湮灭,万劫不复。

  “他是钱家老祖宗……钱山岳……”钱多多的眼神中充满了复杂的意味:“也是钱家,第一高手……当世顶峰强者之力,半圣级数大能。”

  计灵犀淡淡道:“等的便是钱家的极端反扑,等的便是这位半圣大能。之前的买凶动作;我们当真杀过去问罪,钱家只会推脱说是家族之中某个弟子所为,推出来替死了事,以钱家金品天运旗家族身份背景论,我们绝不能以那个理由施以极端。”

  “但如今,钱家老祖宗的亲自出手,却可以将这件事就此定性了,再无转圜余地!”

  计灵犀淡淡道:“收起钱家老祖的骸骨,传令九尊殿所属,向着这边集结。全大陆范围内,灭绝钱氏家族势力!”

  “史无尘,洛大江,孔落月,你们几个,负责将钱多多家眷接出来,避免掣肘要挟。”

  “从即日起,钱氏家族于玄黄界的正统,就只有九尊殿大总管,钱多多!”

  “顾茶凉,面对整个大陆发出宣战檄文!”

  计灵犀杀气腾腾:“此一战,一定打得干净,干脆,利索!”

  “所有人谨记一点,这一战是决绝之战,目的非止是要打掉钱家,而是要打出来九尊殿的气势,大出九尊殿千秋万世的命脉!”

  九尊殿总召集令迅速在整个大陆范围内发出。

  随着召集令的立即整个大陆各地风起云涌。

  某高崖上。

  正在比武的云秀心突然一剑刺出,剑气未炽,威势先起,便如雷霆暴怒一般的一下子笼罩住方圆数百丈空间,所有对手齐齐仓皇后退,毕竟某女极招的狂暴早已深入人心,根本无人敢缨其锋。

  却闻云秀心哈哈一笑,留下一句:“你们赢了。”径自冲天而起,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白光,急疾而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

  您一剑威势沛然,强势逼退了我们所有人,怎地还说我们赢了呢?

  可是这位九尊殿大师姐平日里没有这样的心胸啊!

  ……

  某密地。

  胡小凡一声长啸,从厮杀圈里跳了出来:“这里的宝藏我看不上眼,不要了……归你们了!但不管谁得到,记得要分我九成,敢不遵者,我天涯海角追杀你!”

  “反正不管谁最终得手了,我也是一定能知道的。”

  随即冲天而起,急疾而去。

  这下子变生肘腋,令到其他的参与争夺密地的人都有些无精打采;此地的禁地封印,虽然你胡小凡有出力,但我们才是破开禁地封印的主力好么,现在还不知道禁地之中还有没有什么凶险,不知探秘之中要付出何等代价,你径自扬长而去了,却声称要占九成好处……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咱们还争个什么劲,哪里还有油水了?

  得利者还不知道是谁呢,得到了却要分你九成,而且还得给你送上门去……

  这特么叫夺宝?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纷纷垂下刀剑,显然是竞争之心锐灭。

  “不打了吧。”

  “不打了。”

  “咱们论论,这里的东西怎么办?”

  “咳咳,王哥您年纪最大,要不这里的好处都归您了。”

  “草!我不要!不稀罕!”

  “我也不要!”

  “我更不要了,哪里能入得了我的眼……”

  “胡小凡那厮太缺德了,若是当场抢走也就罢了,那是他实力强横,我等无法匹敌,优胜劣汰,自然法则,可要是老子辛辛苦苦九死一生抢到了之后,却还要不远数万里给他送过去许多好处……老子咽不下这口气,宁可不要此间好处。”

  “谁说不是……”

  说到后来,众人终于得出决议:“张兄弟,你年纪最小,修炼资源最少,修为也最弱,干脆,这里的东西全都归你一个人了!”

  那位张小弟:“啊?!”

  万万想不到自己就是进来打个酱油长长见识的,居然有个好大的馅饼砸到头上来?

  “咳咳……你年纪小,也不在乎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咱们帮你收拾出来,然后都给你……你大人大量分出九成给那个胡小凡……咳咳,胡大侠送过去……咳咳胡大侠,对。”

  “咳咳咳咳……”一连串咳嗽声。

  码的!

  这么一个东西,他还要别人叫他大侠!不叫还不乐意……你特么的到底哪一点像大侠?

  胡小凡的喝号是:急公好义胡大侠!

  所谓喝号,乃是自我叫响才广为人知的称呼,与人送外号迥异。

  所有认识他的江湖人,只要一听到这个喝号就浑身抽搐。

  真正就没见过这等大侠,偷袭,打闷棍,造谣言,讹诈,胁迫,嗜钱如命,自私自利,有啥东西自己吃饱了再打包,就是不给别人……就这样的人,怎么好意思喝号叫急公好义胡大侠!

  你帮他的忙是应该的,但他帮你的忙,你倾家荡产,子子孙孙都还不清这个情分……这还急公好义?

  胡小凡的急公好义,倒也是真正的急公好义,不管谁有困难,他都很热心的来帮忙,但帮完忙之后索要报酬,还要狮子大开口,让人感到天都要塌了又是个什么说法?!

  曾经有一位江湖朋友与朋友吵架,起因不过是喝醉酒之后的一时意气,两人当场切磋,其中一方落败,其实也就是摔了一跤,然后自诩为其好友的胡小凡非要上来打抱不平,为友出头,恩,是帮忙。

  结果这一个忙帮的倒好,那二人倾家荡产都给了胡小凡一人不得止,还打下了一张十万块下品灵玉的欠条……

  诸如这般的例子数不胜输,以至于现在胡小凡在江湖上臭名昭著,直接达到了连玄兽听了这三个字也转头也要为之落跑的地步!

  ——只因为一个玄兽伤了腿,胡小凡帮了它的忙,然后这位玄兽一大家族上百头都卖身为胡小凡做奴,而且还是一口气签下了子子孙孙三十代的契约……

  你说这谁还敢让他帮忙?

  现在,江湖人在干仗的时候若是听见旁边传来一声:要帮忙么?

  对战双方之人多半都会瞬间作鸟兽散!

  甚至都不会去打听到底是谁要帮忙,反正我就是不打了,不打还不行吗?!

  胡小凡曾经创下来一个记录,某两人乃是世代之仇,不共戴天,一个杀了另一个的兄弟,而另一个杀了这个的姐妹,两人但凡见面了,就要拼个你死我活,不死不休,但这两人的修为实力正好在伯仲之间,旗鼓相当,始终也未能分出胜败。

  某日,两人约好了生死决战,结果事到临头的时候,胡小凡兴冲冲的赶到了,照例的问了句:“要帮忙吗?”

  结果这俩人立即就将兵器扔下来,亲亲热热地抱在了一起,拍打着对方的肩膀热泪盈眶的叫兄弟:“兄弟,我误会你了!”

  “哥,全都是我的错啊!”

  “不不不,是我的错……”

  “不,小弟猪油蒙了心…”

  “啥也别说了,咱哥俩喝酒去……”

  两人从此化干戈为玉帛,更指腹为婚,订立儿女亲家……

  嗯,两人后续如何皆为后话,但仍可作证胡小凡那一句帮忙的威力有多大,多恐怖!

  ……

  另一边。

  正在喝酒的玉成航突兀地站起身来,向周遭众人道了声歉,二话不说径自冲天而起,急疾而去。

  某地的白夜行,全无征兆的冲天而起,流星赶月一般的疾驰而去……

  九尊殿的所有弟子,尽都向着同一个方向,便如飞蛾扑火,前仆后继,络绎不绝……

  九尊殿与钱家的这一战,当真是波及了大半个玄黄界。

  钱家底蕴无疑是深厚至极,不复玄黄界顶级世家之名,但对上现如今的九尊殿,却仍旧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九尊殿为了这一战,一下子出动了二十位圣君强者,而且这些个圣君强者,大多数都是三品四品巅峰的顶级圣君战力。

  除了顶级圣君战力之外,还有数百位圣君高手,五千人阵容的圣皇修者,以大山压顶之势强势而来,而最引人注目,领衔这一战的,赫然是九尊殿的掌门夫人。

  这位夫人,这位夫人不知道具体什么修为,但是……一位半圣级数强者出手偷袭,看来是这位夫人根本连招架都没有,实打实的承受了全数的攻击,可结果却是那位半圣被反震而死!

  而且还是死的粉身碎骨,神魂俱灭的极端死法!

  这得是什么级数修为才能做到的事情!

  钱家老祖被震死的消息传出来,整个钱家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傻了!

  那可是半圣啊!

  全力以赴,极招所向,明明已经打实到了目标身上,结果目标毫发无伤,反而是自己被震死了……这怎么看都一个神话!

  面对九尊殿再之后的全方位无死角的进攻,钱家人就只是垂死挣扎的抵挡了一阵;不过数天光景;钱家本家数十位圣尊被杀,三位圣君被废;三千中坚力量,圣王圣皇之流的高端战力,尽数横尸荒野!

  钱家四处求援,豁出血本,许下无数承诺,但却始终无人应援。

  圣心殿圣魂殿等装聋作哑,另外两大家族人人自危,生怕九尊殿借机打过来,拼命讨好还来不及,应援,你丫的死关临门,还想要拉我们垫背,想瞎了你的心……

  七天后,钱家所属势力全面溃退。

  九尊殿所过之处,钱家所有店铺,统统被封;人手,统统被赶出去,反抗者,格杀勿论。

  到了第十天,钱家宣布全面投降。

  但是九尊殿那边摆明车马,不接受单纯的投降,直接甩出来十几个苛刻的条件。

  若是将这些条件全盘都接受了,钱家也就等于是彻底的没了。

  钱家表示需要考虑,要求给三天时间,九尊殿满口答应,然而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却是将无数钱家的资产财物尽数占为己有。

  等到三天之后,钱家表示想要再谈的时候,愕然发现条件居然又多了几个。

  钱家无可选择,接受了九尊殿的全部条款;当年残害钱多多一家的钱家人,统统逐出家门,强者全都废了修为,任由其自生自灭。

  盛极一时的天下第一财阀世家,与九尊府火并,先后经过了七个月时间,最终宣告自玄黄界除名!

  钱家天运旗,亦随之崩毁,不存于世。

  这个劲爆消息传出,整个玄黄界都为之震动!

  若是换了之前,肯定有三大天宫的强者出来说和,保全这个家族,至少要设法保下这面与玄黄界气运有了相当联系的气运之旗!

  但现如今……经历了云扬大杀四方之后,三大天宫没有一个人出面了,从头至尾都在装聋作哑。

  谁都不傻。

  站出来说和是小事,但是因为这事而得罪了玄黄云尊,同时还有可能得罪了自己的宫主……甚至还有可能一下子得罪四大主宰……

  孰轻孰重,心知肚明、

  我还是看戏吧。

  太危险。

  ………………

  <今天是云醉月,嗯,火尊媳妇儿的生日,让我们祝福她,生日快乐,爱情美满。

  你们说,写个胡小凡这种性格的当主角咋样?>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