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金桥现,阎罗至!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就算是如此,我还是觉得丢人啊……这根本就是中年人和小孩子一起上私塾,虽然都有进益,甚至还是大人的获益更多,骨子里始终有一点大人欺负小孩子的感觉啊……”

  云扬唉声叹气,自嘲连连。

  三大主宰却都是哈哈大笑,就如之前西门寰宇所言,能够取笑一位主宰级别存在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须得把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嗯,当然也有云扬的进步实在太快,错开今次之后,日后有没有取笑的机会两说,敢不敢取笑才是关键!

  君不见,就算主宰级别的强者弄出什么样的笑话,又有几个人敢取笑,非不能实不敢尔!

  另一边,风破天,幻文渊,兰亭,烈狂风等几人的心中同样是五味杂陈,难以言喻,同时更深深的感觉到其他几位圣子真真是……死的太冤枉了:人家云扬根本没将三大天宫之主的地位看在眼中,是三大主宰争着抢着,几乎都是哭着喊着硬塞给人家,你还争什么争?

  就这样的人物,还要以人家为假想敌,结果,前仆后继的死在了人家手里。

  与这样的强者为仇作对,你们不死谁死?!

  现在看来,既冤枉却又半点也不冤枉!

  人家云扬现在已经晋升到与三大主宰平起平坐的高度,纵使仍有不及,境界却已同步,如此人物,又岂能看得上三大天宫后继宫主之位,更别说人家的九尊殿,现在已经拥有了盖过三大天宫的底蕴与声势。

  或者一时间综合实力上还是有所不如,但潜力却要反过来计算,前者有如旭日初升,辉煌渐盛,后者却是日过中天,终将夕下。

  距离真正超越,也就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来与咱们抢夺宫主之位?

  早已经不是一个层次水准了啊……

  甚至于,人家连和咱们进行同一件事情,都觉得丢人了,不屑为之……

  若是早知如此,当时死了那么多人到底是为啥,说到底还不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吗?

  幻文渊却又有另一种想法:当初看云扬,只是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路子,虽有几分运道,却也就只有几分运道,但是现在看来,却唯有仰望,单单运道两字何能概述其万一。

  这样的人,若是三大天宫出身的话,却又是否能成长到当前这个地步呢?会不会早早就陨落权谋的争斗中呢?!

  云扬如今已经是圣人了,而自己等人虽然数千年前就突破圣君级数,却再进维艰,尽都止步于圣君一品,高下差距实在大大!

  不,仔细想想,云扬一共才几岁年纪,入道修行才几年?自己等人看起来与云扬差不多,也就只是看着而已,论到实际年龄,自己等人比云扬年长出多少?

  想到这里,又不由叹了口气,心气更低了一分。

  我是否要跟兰亭抢这个宫主之位?还是……出去闯荡江湖?或者,去杀妖族?

  ……

  随着时间推移,屏障内中的流动金光越来越现灿烂,而那屏障给人的模糊感觉,也越来越淡。

  蓦然,阴风呼啸之中,数道金光全无征兆地激射而出!

  东方浩然大声喝道:“接引之光来了,诸君进去之后,各自找各自的机缘,不得互相争斗,平添自耗!”

  西门翻覆也是大吼一声:“云扬,他们都是后辈,你可莫要失了身份气度!”

  云扬登时气歪了鼻子。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是担心我在里面对你们的弟子们下手?

  我是那种人吗?

  殊不知三大主宰倒是不担心云扬会下黑手,反而是担心自家的那几个后辈行事不堪,惹恼了云扬……毕竟之前有过恩怨,三位主宰亲子陨落殷鉴不远,在在印证了云扬……真真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一旦动手,绝无留情。

  眼见着金光越来越盛,几乎就是眨眼瞬间,金光陡然暴涨,化作道道金桥,凝然眼前。

  众人再三地确认了一下数目,齐齐陷入怔忡。

  咋回事呢?

  云扬,鹰王,还有三大天宫四个人,打算进入至尊天阁遴选的一共六人,但是金光却出现了七道!

  那剩下的那一道要给谁?

  东方浩然等三人是肯定不可能了。

  但是除了自己三人之外,此地已经没有更多的活人了啊!

  便在这时,一道灰蒙蒙的影子呼的一下子飞了过来,此人浑身上下尽都笼罩在随行阴风之中,站定现身之余,已经处在金光之中,入目却是一位头戴皇冠,身穿黄袍之客,这是一位王者!?

  众人定睛再看,却见来人周身萦绕的阴气甚是特异,好似是看清楚了来人形貌,但说到当真看清却又不然,令人啧啧称奇。

  只听来人朗笑道:“咱们森罗廷也来参上一脚。云尊大人,久见了。”

  云扬的声音从金光之中透出来,带着温煦的笑意:“可是阎罗王阁下当面?”

  那灰影之中的王者哈哈大笑:“云尊大人端的好记性,在下正是阎罗!”

  云扬淡淡的笑声又再传来:“我一直都在琢磨,你们森罗廷会在何时现世,此次至尊天阁遴选来不来,有没有必要来,不想你们还是来了。”

  阎罗王的声音:“平心而论,我们是不想来的,或者等到下一次天阁遴选才是我们入世的更好时机,但是……我们来到玄黄界实在太需要一处根据地了,地府新立,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真真是什么都没有,迫切地需要得到这方天地的认可。我们可不像神庭,神庭存在已久,纵然毁而复建,根基犹存。但是我们这边,却是一点根基都没有的,只好采用这个取巧的方式了。”

  云扬道:“原来如此。不过这次怎么是你前来了?”

  阎罗王露出一个不情愿的表情,苦着脸说道:“哪里是我乐意来得,大家谁谁也都是不愿意来的……我划拳输了,不得不来啊……”

  “……”

  所有听到阎罗王最后那句话的人都本能的翻了个白眼。

  这等别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居然都不愿意来,最终来的这个居然还是划拳输了才来的……

  这简直比云扬那个不想大人欺负小孩的家伙还要拽,还要过分哪!

  而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等却是眉头紧皱,疑云大作。

  这个人是谁?什么阎罗王?

  此人又是隶属于什么组织?

  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组织?

  口气还是如此之大,目标竟是直指于三大天宫同一级数!

  还有……这家伙……怎么看起来就不像是活人啊。但是……却也不像是死人啊,更加不是阴魂,这咋回事?

  三大主宰的眼力岂是寻常人可比,搭眼瞬间已经察觉了阎罗王森罗庭功法的特异,阴风阴云阴气,蔽目光气尽皆非属凡俗尘世功法气象,怎能不起疑窦。

  而这些问题,云扬显然是知道的,但云扬为何从来都没有说过呢。

  须知能够进入到这里参加至尊天阁遴选的组织,数十万年来以降就只有三大天宫,顶多还有一个天罚圣地,再无其他宗门有此资格。

  直到九尊府崛起,晋级为九尊殿,更兼云扬晋升为圣人,达到了主宰级数资格,九尊殿才算真正成为另一个够资格参与至尊天阁遴选的组织势力,可怎么……

  突然又冒出来一个呢?

  只听云扬说道:“哎,你们的修行路数特异,固然直指大道,却别有彼端,当真这一路走下去,只怕……只怕就再也回不了人间了……我知诸位兄弟心志早铭,不存疑窦,但你们可尚有任何遗憾之事么?我可以帮忙。”

  阎罗王的声音多了几分低沉:“云尊大人睿智依旧,等这次遴选之后,我们就真的……嗨,说那些干啥,云兄弟,反正有你,有你的门派在人世间,我们若有任何需求,自然会去找你,绝不会客气。”

  云扬满面春风:“说得好,不客气才好,我这里有十来条太阴之气,等你回去的时候,记得给兄弟们带回去。”

  “太阴之气?”阎罗王顿时惊喜的叫一声:“好!太好了……云兄弟,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正缺这个?你那边可还有么,还有多少?我们可是太需要此物了。”

  这家伙还真不客气。

  云扬不以为忤的哈哈一笑,道:“我尽力筹措就是。但此物为阳世所无,更为阳世所忌,我估计最多也就能取得十五条,再多就真的不行了。”

  “十五条?足够了足够了!”

  这位阎罗王哈哈大笑,显然是欢喜至极,道:“原本我们暂时还掌控不了……但有了这太阴之气,最多一年之后……你懂得。”

  云扬满脸尽是了然:“那是那是,哈哈哈哈……不过天玄大陆那边,秋老元帅,上官老夫人,方老太尉等……你们都认得哈哈哈哈……”

  阎罗王大笑:“我可啥都没听见,你刚才说啥了?”

  “我啥也没说。”云扬大笑连连,乐不可支。

  东方浩然一脸懵逼:“他们俩说的啥?我咋一句话都没听懂。”

  西门翻覆:“是啊,明明每个字我都听到了,听懂了,但具体啥意思一头雾水。”

  北宫琉璃:“……”

  我还以为你们俩知道呢,真竖着耳朵等着你俩解释,结果俩人接连放屁,臭不可闻,简直狗屁不通……

  “他们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我觉得也是,但是听不明白……”

  便在这时,彼端金光再度高涨,各人的脚下金桥,尽皆凝成了实质,每座金桥上面露出来一块牌子。

  烈狂风率先动作,在那牌子上书写道:“东极天宫,烈狂风。”

  最后一笔落定,七个字陡然发出耀眼的金光,随即,烈狂风连同牌子一起消失了。

  “西天圣宫,风破天。”

  “北荒魔宫,幻文渊。”

  “北荒魔宫,兰亭。”

  “天罚圣地,鹰唳。”

  而那灰衣人阎罗王写上:“森罗廷,阎罗。”

  云扬想了想,写上:“云扬。”

  只是写了一个名字,却没有填上九尊殿的名头。

  却仍是金光照样闪耀,随之消失。

  及至七人尽去,金桥猛然回缩,刷的一下子,消失不见,宛如不存,进而原本仍在旋转的金光,也随之黯淡下来。

  ……

  还算顺利,全都进去了。

  东方浩然这才一头雾水的转过头来。

  “怪事年年有,不如今年多,老夫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等怪事。”

  “多了云扬这个异数,事事皆怪,何足道哉,我更在意的乃是那灰衣人,那什么阎罗王,森罗廷,又是个什么组织,看云扬对之似乎郑重之极,而且是刻意交好。”

  “绝对不同凡响。”

  “你说云扬为什么没写门派直接就进去了?”

  “那什么森罗廷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拥有来至尊天阁遴选的资格,以前却从没听说过,简直不可思议、”

  三人面面相觑,无数的疑问,尽数闷在胸口,差点儿憋出病来。

  三人向来自诩自己乃是天下间事情尽在掌握之中的高人,哪想到今天一出就出了好多件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当真是奇了!

  …………

  <今天只有三千七百字,缺三百明天补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