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诡异的遴选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进入至尊天阁诸人遭遇各异,各有前程,云扬只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已经处身于一个奇异的空间之中。

  游目四顾之余,云扬眼见头顶无数的星光密集的闪耀,眼前却只有一点微弱亮光,勉强能视物,但伸出手去却又看不到自己的手指,只能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昏暗环境。

  而脚下却能感受到踏实的感觉。

  此时此刻此地,神识之力已然被全然的屏蔽,即便如云扬这般圣人级数神识,也被全数压制,全无用武之地,还有体内修为玄气固然仍旧汹涌澎湃,流动不息,但实则却是一点力量都无能运用。

  所幸武者直觉仍在,云扬清晰感觉到,自己身边一片空旷,似乎其他人并不在左近。

  “看来进来后大家并不会汇聚一处,而是各行其是?那东方浩然他们为何还要担心我对他们弟子下毒手呢……”

  这时,远远传来一声惨叫,但那声响悠悠,似乎隔着一个时空那么的遥远。

  “那似乎是……烈狂风的声音?”

  云扬愣了愣,他遇到啥了?我咋啥也没遇到呢?

  心下沉吟之际,眼前所见的那点微光范围产生了微妙变化,顺着光亮看去,有一条小径显现,而小径彼端,似乎是一处阶梯。

  那是……楼梯?

  不是说登上至尊天阁的方式是沿楼梯一层层的往上走么,那个就是了吗?

  云扬不疑有他,顺着光走过去。

  不意才刚刚走出来两步,突然风声呼呼,身体前方两侧各自冒出来两个由灵雾形成的人影,劲风呼呼,向着自己攻过来。

  云扬现在虽有此世巅峰级数玄气在身,内息澎湃,但受制于当前氛围,无能应用,只能硬抗来袭。

  砰砰砰……

  拳脚掌腿好似雨点一般的击打在云扬身上,云扬皱皱眉头,旋即舒展开来。

  什么嘛,根本就突破不了自己的防御。

  云扬心知久守必失,并不怠慢,顶着雨点一般的打击,大踏步向前走去。

  砰砰砰砰……

  云扬岿然不动,恢弘如山,大踏步的往前走走,而每踏前一步,只要走过了,两侧正在攻击的影子会陡然消散,转化为灵雾融入云扬的身体里面。

  这般往前走了大约数十步脚程,云扬已经来到了第一阶台阶前面。

  亦是到了这个位置之后,云扬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这短短的一小段路之间,凭空增加了一成!

  千万不要小看仅止于一成的进步!

  任何修者精进自身一成修为,都无异于脱胎换骨,判若两人,更别说云扬现在已经晋升为圣人级数,圣人修者的一成修为,已经可以相当于三品圣君的全部修为!

  一共就只是走了这么短短的数十步,就有这么大的提升,岂止是奇迹,根本就是神迹!

  比奇迹更加奇迹的迹象,不是神迹是什么?!

  走到台阶前,察觉自身进境的云扬都有些后悔了,为何不走得慢一些,干嘛要大踏步呢?!

  所幸这神迹还远远没有到尽头,按照东方浩然等人的说法,这段路还有好几段,好几层呢!

  云扬再启前行之程,轻轻抬起脚,向着第一层台阶落上去,这边刚刚将脚踩在上面,瞬间就感觉到了脚底好似针扎一般的疼痛。

  那感觉就好是有数百数千根针,直直扎进骨头缝的那种疼痛,痛彻心扉,深入骨髓。

  云扬深吸一口气,不改初衷,全无迟疑地踩了上去,坚实而稳定。

  及至双脚同时踏足在第一节台阶之上,双脚被万针扎进去的痛苦倍数提升,痛彻心扉,深入骨髓已然不足以形容,似乎连灵魂都在抽搐,心湖尽是惊涛骇浪,不见半分波平,但云扬仍是面不改色,仍旧并无半分迟疑的一步一步往上走去,始终踏实稳定,大步向前。

  九级台阶,云扬一步一稳地登了上去,不要说脸色,连眼神都没变过。

  而在同一时间里,烈狂风等人,或者仍在台阶之前的过道,或者是台阶上,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是他们想失态,实在是太疼了……疼的根本无法忍住,叫喊出声乃是他们当前唯一宣泄或者说减低自身感触的有效手段,他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封堵,而是坚持下去!

  尤其,现在还不过第一层!

  每上一阶,痛苦只会愈发的加剧,刀山火海,炼狱重重陆续有来,而且这些痛苦还不能动用丝毫的修为加以抵挡,可说是百分百的肉体承受。

  这……这是人走的路么?

  不仅是他们,阎罗王在另一边的台阶上也是连连骂娘。

  我擦,我现在可是没有肉体的魂灵状态,物理攻击对我该当是全然无用的好么,但我这等好事扎进灵魂里的感受却又是怎么一个情况?

  但阎罗王的情况,明显比其他四个人要好就很多,现在都走到了第七级了,眼看着就要上去了。

  不过除了云扬之外的六个人中,最轻松的还不是阎罗王,而是鹰王。

  鹰王份属玄兽,肉身之强悍本就远胜人族,此际更是化作本体,转为鹰相之身,抗击力更上层楼,虽然不能展翅高飞,但鹰爪的受力面积远比其他人为少,承受的痛楚也自锐减。

  云扬一只脚已经踩在了第九级台阶上面,已经能够看到第二层的无边灰雾,然而另一只脚,将将抬起来,脱离第九节台阶的瞬间,骤闻上方乍响轰隆一声,一只硕大无朋的大脚,迎面踹了过来。

  云扬对此早有提防,双手挡在眼前十字插花一封,正面硬接来袭巨力,身子虽然不免往后一倾,但两只脚还是全数踏进了第二层范畴,随即身子一个铁板桥,悬空后仰一瞬,然后又自一点点的折了回来。

  云扬心中暗道一声好险,若非有东方浩然那一句警示在心,刚才那一下没准就要阴沟翻船,遴选中折。

  踏上第二层,从走出第一步开始,果然又有了灵雾刺客左右环绕而来,砰砰砰的打击声音再次响起,仍旧是被动的承受攻击,全然无法反击。

  但云扬仍旧是刻意地放缓了行进速度。

  任由灵雾刺客袭击。

  这种放缓状态,大抵就是,我一直脚抬起来,但我这一步得落半天才落下去,左右我也就是点滴前行,始终在动,顶多也就是走得慢一点而已……

  任由你们揍还不行吗!

  然后云扬发现这第二层,周遭光线强了许多,令到四周呈现一种朦朦胧胧的状态,与之前的伸手不见五指大不相同,尤能看到在前方的台阶下面,地上有一个个的凸起白点。

  除了亮光照亮的路径之外,四周空旷至极,竟然一眼望不到边际。就好像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大平原上,诡异地倾斜着九个台阶,连接着另一处空间。

  便在云扬第一步将将落到地面,另一只脚还没有抬起的时候,鹰王第一个从另一边冒出头来,处于与云扬同一位阶了,甫一露面就是嗨呀一嗓子:“可疼死我了……”

  随即便是一屁股坐在地上,重化人形,大肆揉脚,再不思进。

  片刻之后,阎罗王腾的一下子跳了上来:“怪不得他们不肯来,原来竟要受这等的活罪……可折腾死我了。”

  然后也开始揉,浑身揉,哪哪到处揉。

  “我像是被凌迟了……”

  再过半盏茶的功夫,烈狂风等人也纷纷冒出头来,一个个唇青面白,浑身上下体似筛糠,哆嗦连连,一如鹰阎两人一般的揉遍全身,活络血脉。

  待到几人喘息甫定,定睛查看到正在遭受围殴的云扬,一个个的脸上遍布幸灾乐祸之色,更有几分放松:我们还以为你多牛逼呢,现在早该去到三层了呢,结果还在这里磨蹭呢,看那动作,半天走不出一步,真正教科书版本的举步维艰哪……

  等到几个人自觉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都开始迎着殴打勉力前行的时候,云扬才刚刚迈出去第四步。

  再过片刻,幻文渊等人眼见着云扬始终保持着初步难行的状态,不禁都来了劲儿。

  这第二层,就只有一个向上的阶梯,距离众人有近有远,而云扬则正好处在中间位置。

  几个人见云扬似乎是尽落颓势,不绝铆足了劲儿,顶着围殴一路奋勇而前,不长时间后就冲到了云扬的前面。

  其中又以幻文渊为最靠前,他第一个踩上了阶梯尽头处,地上散发着白光的凸点位置。

  就在幻文渊接触到那凸点位置的一瞬,整个人突然滑倒在地,随即旁边又有许多灵雾人群起而上,更超之前的拳打脚踢连连,幻文渊被硬生生的从地上打飞了起来。

  就在空中飘着,然后被一路揍着揍着,呼呼呼……一路的揍了回去!

  这回程上的一路上,幻文渊的惨叫声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端的惨绝人寰。

  这一**揍一直将他揍到了第一层上来的楼梯口位置,这才才停止下来,甫一抵达位置,群起攻之的许多灵雾人陡然消失,重新化作了氤氲雾气。

  然而幻文渊却已经是鼻青脸肿,不复人形。

  而在这段时间里,经历第二层路程而渗入他身体的灵雾,居然全都出来了,就是不知道是被强力抽出来的,又或者是因为其他原因而被剥离。

  但就结果来说,就是等于被白白的揍了一顿狠的。

  幻文渊躺在地上呻吟不断,两只眼睛肿得几乎就只剩下一条缝,浑身上下更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原本精壮挺拔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刹那间就变成了一个大胖子。

  其他几个人见此变故顿时愣住了,吓得一步也不敢往前迈了。

  “幻兄……”

  烈狂风所处位置亦是相对靠前,此际也将要接近那白色凸起点处,眼见幻文渊惨况如斯,登时吓得将脚收了回去。但这一收,他身上所吸取到的灵雾力量顿时少了三分之一,呼呼地从他身上冒了出来。

  但他此际却也顾不得这些了,自顾自的沉声问道:“幻兄,什么情况?”

  幻文渊哼哼唧唧,趴在地上说道:“那凸点石头很是邪门……上面不仅滑溜溜的难以驻足,更兼有一种异常强烈的旋转力道,踩上去越是用力越是难以立足站稳……”

  几个人闻言大进,顿时愈发的谨慎起来。

  距离最近的风破天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左脚一个千斤坠稳住身形,右脚试探着,踩了上去。

  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后续发展,显然是要一看端倪,确保自己踏足的时候,可以一举成功。

  适时,风破天的右脚,好似蜻蜓点水一般的点上了白光。

  然后……呼的一下子,风破天整个身子如同陀螺一般在空中旋转起来。

  足足转了十几圈之后,整个人才以五体投地之势趴在了地上,脸朝下,也就是很经典的名招——狗啃式!

  风破天一声闷哼才刚刚发出,早已被群起的灵雾人轰轰揍得飞了起来,一边挨揍,身体里面已经吸收的灵雾力量亦随之一股一股的被揍出来。

  眼看着风破天亦如幻文渊一般,好似断线风筝的被揍回楼梯口,步了幻文渊的后尘,浑身肿胀,宛如一个大胖子,人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这是什么情况?”鹰王大声问道。

  “施力越轻,反弹和滑倒的力量反而越大……”风破天嘟囔着说道,吐字不清,大抵是满嘴的牙都几乎被揍出来了,当真说不清楚什么。

  听闻此说,众人彻彻底底的愣住了。

  用力踏上去也不行,轻轻点上去也不行,那到底要怎样?

  接下来,烈狂风与兰亭分别试探一下,但两人也都是被瞬间揍回去。

  四个人趴在地上,浑身肿胀。面面相觑,当年师尊他们还上到了第三层,难道自己等人就只能止步于第二层?

  但这滑溜溜的石头……如何度过?

  一时间,在场众人都不敢擅动了,而场中轰轰轰的殴打声音不禁更响了。几个人都陷入了原地挨揍,寸步不移的尴尬境地。

  但是兰亭等宁可挨揍,也不往前走了,一个个转头看着云扬。

  阎罗王嘿嘿直笑,浑身上下被揍得冥雾溢散,却犹自嬉笑道:“云尊大人,要不您先去试试?帮咱们开个道?”

  云扬翻了个白眼:“有好事的时候咋不让我先试试呢?”

  阎罗王嘿嘿一笑:“您实力强大,岂是我们这些人可比,不说我了,这边几位小兄弟也等着您去给咱们探探路呢……毕竟您是这个。”

  说着伸出来大拇指。

  兰亭亦顺势吹捧道:“云尊大人,进来之前师尊就曾再三吩咐,一切都以云尊大人决定为主。还请大人劳累一二,小子感激不尽。”

  “有劳云尊大人了!”其他几人异口同声。

  “好吧,我这就去试试。”云扬不再拖延时间,转而加快速度,顶着灵雾人的殴打走了过去。

  这一下态度大异之前,一路大踏步前行,身子晃也不晃,灵雾人的诸般殴打,似乎对他毫无影响。

  砰砰砰……

  云扬一路疾行,不过片刻就已经走到阶梯尽处,再往前一步,便是那白色发光石头了。

  众人都是目不转睛。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