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跨越第二层!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神色都尽显紧张,目不转睛注目于云扬,若是云扬对那白凸点无可奈何的话,那众人只怕就要尽皆倾覆于此,此次至尊遴选也要断戟沉沙,中道夭折。

  云扬的神情仍是淡漠,一边走一边说道:“这里纵然诡异,事事出人意表,但仍旧非是不可突破当初你们的师尊,岂非也都是从这里过去的。”

  “既然他们能够过得去,那就代表着有通过办法的。”

  “只不过你们暂时没有想到而已。”

  “若是我估计没有错,那石头本身所造成的旋转之力,不是因为看似滑溜溜的表相,而是它根本就是时刻都在高速旋转的。”

  “在置身于陌生所在的时候,明知道眼前物事乃是考验关键我真的很好奇,你们为何不会先试探试探其底细?最简单的方法,脚踏实地,用手去先摸一摸,这个很难吗?”

  云扬一边说着,一边两腿挺立如松,径自弯下腰,用手摸向那发着白光的石头凸点。

  一摸之下,一股急疾旋转的力道陡然传来,但早有提防的云扬早已经在第一时间就收回手来,并非受到丝毫考验。

  “我的想法是正确的,石头自我旋转,且转速极快,在这里一共有二十七块石头,包围了这个第一阶梯之前,我估计,其他的石头旋转方向很大几率是完全不同的。”

  他再次伸出手,摸向另外的几块白光石头。

  如是连续摸了最近的四五块,道:“迄今为止,我所摸过的所有石头都存在高速自转,而每相邻的两块石头,自我旋转的方向,正好是相反的。”

  “这些石头的旋转速度倒是差不多,都可以在瞬间转动千百转,勉力与之对抗,就算能应付其一,再到其二时,却难免重心失衡,顾此失彼,但若利用顺逆之势,反而另有可乘之机。”

  云扬同时伸出两只手,按住了相邻的两块石头,淡淡道:“比如这样,根本就不需要多用力,就可以令到这两块石头停止旋转,只需要注意石头本身光滑就好。”

  云扬有些无语的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你们三大天宫是如何教导弟子的;但是这种小把戏,若是换做我们九尊殿的弟子的话,来到在这台阶前,不说十成都能通过,但十人之中至少可以试探之后,最少七八人安然度过,这一点小心尝试,随意应变,实在不足为道。”

  在场的那几位三大主宰亲传弟子一个个的尽都是面红耳赤,羞惭得说不出话来。

  太丢人了。

  云扬说的不错,道理可谓浅显至极。

  在这等奇异的地界之中,委实是应该处处小心的,不能动用精神力,不代表自己就变成了瞎子聋子,可以看可以听,可以伸手摸摸吧?

  但自己等人却全无思量的直接一脚踏了上去。

  在这个考验上,脚踏上去,与手摸上去,显然是由着本质不同的两种选择。

  不管如何的有把握,一只脚离地,重心必然缺失大半,而在这个时候,本身可谓真处于最最不稳当的时刻,再遇上前辈大能刻意针对这一点设置的陷阱,岂有不遭算计?

  云扬站起身。

  淡淡的笑了笑;与三大天宫宫主相识一场,自己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可说是提点他们的弟子提点到家,怎么也够了!

  随即,云扬身子轻轻跃起,已经置身于相邻的两块石头上,那两块正自高速旋转的石头顿时因为对冲力道的均衡而停止了旋转,就只剩下石头的本身光滑,却又哪里能奈何得了云扬。

  但见云扬稳稳站住之余,迅速再度跃动,再次两脚同时站到了两块石头上,如此接连三跃,已经到了阶梯之前。

  下一刻,云扬的两只脚已然跃上了离开这一层楼梯的第一阶之上!

  云扬这边才刚刚跃上去,陡然间感觉两只脚同时传来钻心刺骨的剧痛感,好似万千钢针,一起扎了进来;与此同时,头顶上亦有一道光芒,径自打入百会穴,赫然是一道星光在他脑袋里闪耀着金光,以一种外人目视角度,犹自清晰可见的态势顺着经脉游走下来。

  这这一幕何止是蔚为奇观,简直骇人听闻,触目惊心!

  这一瞬间,云扬只感觉两只脚彷如化作了碎肉烂泥一般,再难以屹立,而头顶金光更是仿佛要将身体活生生地分成了两半,他咬紧了牙关,不出一声,保持神智清明,冷静应对,但超越极限的痛苦却令到脸色为之泛白。

  再过片刻,那星光便如是烧红了的铁条一般,在云扬经脉之中肆意流窜,从头颅往下,穿过脖颈,经过肩膀,然后一路往下,穿过腰身,右大腿,一直到了右脚大脚指头尖端,才告消失。

  在这个过程中,云扬一动也不能动,只能被动承受,那感觉简直比凌迟碎剐还要酸爽,他死死地忍着,尽力维系脸上神色不动,连眉头也不曾皱上一皱,但浑身上下早已经是大汗淋漓,汗透衣衫。

  所幸,那份超越自身极限的极致痛苦,就只维持了片刻就消失。

  痛苦不在的云扬好似重获新生,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居然带着淡淡的红色。

  他没有动,只是淡淡道:“这里所要承受的磨砺远比之前为甚,每一步都要承受极度痛苦,那是一种凌驾于生死轮回的痛楚,忍不住的便退出吧,勉力为之,将会对自身心志造成重创,得不偿失。”

  说完,云扬更不停留,抬起来左脚稳稳地踏前一步,任由脚下再遭针扎一般的痛苦临身,右脚丝毫不停的同步踏足于更高一阶。

  适时,又有一道星光不差前后的将临了,仍旧是从上而下,自百会穴嵌入头颅,随着经脉一路往下而行,但这次游走的经脉路线却又与前次不同,这一次的终点,乃是却到右脚的第二个脚指头,然后一如前次一般的消失了。

  云扬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有前次的历练在前,却仍是一身大汗出来,只是那汗液中夹杂着淡淡的腥臭味道。

  云扬心下诧然,自己往昔奇遇良多,肉身血脉经络经过多次的脱胎换骨,近来又晋升至圣人层次,当前肉身不说完美无瑕也该当少有杂质,汗液之中怎地会如斯味道除非,除非那金色星光另有玄异,令肉身程度再有提升,百尺高竿再进一步!

  云扬心念电转之间,沉下心来感应自身状态,愕然发现刚才经历星光流窜的那两条经脉,赫然有了微妙变化,除了变得比之前更加坚韧之外,经脉中更隐隐有一点金光闪烁但仔细内视却没有更多所见。

  但云扬仍旧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自己的经脉。比之之前起码坚韧了一倍有余!

  这等进境,岂止惊人,根本就是骇人听闻,不可思议!

  云扬沉默的再踏上更高的第三阶;这一次,却是两道金光一起落下从头顶到右脚第三第四个脚指头的经络,先后被打通。

  云扬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寸步不停,坚定不移。

  最终,从头顶到十个脚指头,到十个脚趾头,甚至面部五官,双眼双耳鼻孔,乃至尾椎,全身上下的所有死角锐点,尽都有金色星光穿行一遭。。

  及至站上了第三层地界,云扬感觉自己分明就是走过了十八层地狱,甚至是十次,百次!

  云扬甫出一口气的同时,却又忍不住轻声一笑,道:“经历了此次折腾之后,相信就算是人世间最残酷的刑罚,云某也能笑着度过,即便是魂飞魄散,脸色不至于易变!”

  下面,幻渊等人每个人都是脸色惨白,满眼敬畏的注目于云扬。

  之前听着云扬一级一级的介绍,给自己等人传授经验,哪里不知道这是云扬在有意为之?

  云扬根本没必要这样做,就算九尊殿现在三大天宫交易不浅,但就长远论,还是存在一种隐性竞争,云扬介绍的如此详细。等于是对自己等人指出了明确的道路。告诉自己,只要忍受住了,便能一路往前;不会有阻碍!

  这种做法的结果,只会令到自己等人,乃至三大天宫大大受益,也就是变相的资敌!

  几人无不明白此点,尽都忍不住心中感激,四人不绝同时弯腰致谢:“多谢云师叔指点。”

  之前还是云尊大人,但是现在却已经是心甘情愿的称呼云师叔了。显然,几人已经认可云扬的地位,与三大天宫之主齐平!

  云扬摆摆手,身子一闪,不再废话,更无停留,径自在第三层地界中往前而去,然后砰砰的肉体挨打声音从上面传来,不过就只是响了两声,就再也听不到了。

  随即下面,第二层中,阎罗王灰影一闪,率先站在了最前面的两块凸点石头上,按照云扬示范的方法往前走,果然没有滑倒,很轻易的就去到了尽头。

  阎罗王心中打定主意:等自己踩上那几层阶梯,一定要效法云扬一般,不发出半点叫声,来个鳌里夺尊。

  再度腾身之瞬,两脚同时飞起,落在了第一个阶梯之上。

  然后

  一声惨绝人寰的惨烈叫声,从阎罗王口中不受控制的发了出来,尖锐刺耳至极。

  那叫声之响亮惨烈,令到其他的几个人包括鹰王在内,全都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哆嗦。这一声惨叫,不但凄厉,而且气脉悠长至极,一直持续到那道金光从脚指头出来,阎罗王的惨叫声,才算告一段落,随之又是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气,那张隐在灰雾之中竟也惨白可见。

  幻渊见状登时又打了个哆嗦,与其他几人对望一眼,都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恐惧。

  能走到这一步,又有哪一个不是人尖子?

  哪一个不是刀斧加身不皱眉的狠角色?

  身处高深,偶尔疏忽大意,计不及此或许有之,但说到个人意志力总是足以称道的。

  刚才云扬一段楼梯走下来,大汗淋漓,人所共见,可以想见这段过程肯定不好受,但云扬始终不曾呼喝出声,幻渊等人自觉就算这段楼梯的过程很痛苦,自己却总能坚持下来,就算不如云扬,总不至于太难捱。

  但刚才听到阎罗王这一声惨叫,几个人的心却都一下子提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样的痛苦惨能让阎罗王这等强人,这等王者也叫得这么悠扬起伏

  随即便又看到阎罗王蓦然一跳,又上到了第二级。

  登时那熟悉的惨叫声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响起,仍旧是气脉悠长,绵绵不绝。

  四人一鹰的脸齐刷刷的白了。

  我草,有了第一次的经历,还是无能负荷,这痛苦真的是很不一般,很可怕啊!

  殊不知阎罗王心中此际也是在生自己的气,第一阶自己没防备,措不及防,叫也就叫出来了,但是这第二阶却万万不可再叫出来。

  哪想到刚刚上去,大脑还未来得及反应,嘴已经不由自主的叫出来了到后来,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丢人都已经丢尽了,叫就叫吧,还多个宣泄痛楚的渠道

  不得不说,人的廉耻之心一去,最开始难一开口不复,什么勾当也是可能做出来的。

  到了第三阶,第四阶,阎罗王也不勉力克制了,彻彻底底的放开了嗓子:“啊啊啊啊”

  叫的愈发悠扬婉转,绕梁三日,犹自回音不绝。

  这时,上面传来云扬的喝骂声:“擦!叫个毛!知道的是你在闯关,不知道的还以为到了青楼呢”

  “噗咳咳咳”

  一句话,让兰亭等人直接笑喷,那阎罗王的一张黑脸顿时黑里透红,好看至极。

  身在第三层的云扬,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此际承受的仍旧之前已经熟悉的围殴套路,只不过,此际围殴的打击力度却比下面两层强了何止一倍。

  云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经过了第三层的围殴之后,自己的修为又再次提升整整一成。

  而且这还是在经历了第一层之后的基础上再提升的整整一成。

  增加的玄气,灵力,呼应此间的流动灵雾,简直有山呼海啸之势,奔腾不息。

  “若是能上到第五层,以这样的晋升速度,我离开之后只怕就可以与东方浩然等人齐平了。”云扬心中默默盘算计较道。

  他眼睛看在第三层上第四层的阶梯上,目中发光。

  “不知道是谁有这等通天手段,在这里立下这个至尊天阁!至尊二字,端的名副其实;天阁二字,也是相得益彰,超越此世之下,高屋建瓴。”

  心念转动之间,不禁又想起修为层次之中的玄气至尊之位,云扬却又有了一份感悟。

  “玄气的至尊,或许指代的乃是人间帝王一般的地位。虽有至尊之名,但也就只能在人间称雄。是为人间至尊。”

  “而至尊之上,便是尊者,尊者的阶位,就人间而言,乃是超脱俗世,成为神话,传说,或者说神仙一般的人物,但对修途而言,不过是第二个阶段的起点再往上,便是超凡入圣为圣者,圣者之中自然有王,王中之王,所以有圣王,有圣皇;再到圣尊层次,便是又是一个脱离了层次的起点;而圣君则是到了另一个极致。此世的顶点,圣人圣人者,欲要登天,先要做人。若是我猜想没错的话,更高层次的道路,该当以圣人为另一个起点才是。”

  云扬心中浮想联翩,不由的更加佩服。

  休要看小小的武学阶位名称,其中竟也是蕴含着莫大智慧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