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我叫七十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言犹在耳,阎罗王的身影已经自此番地界中消失无踪了。

  至尊天阁之中,就只剩下云扬自己孤身一个人了。

  站在第四层中,看着通往第五层的阶梯,云扬目光空前凝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马虎大意。

  与前几层不同,这一层出现的灵雾人,再非是单纯的拳脚来袭,而是开始使用兵器。

  灵气化刃,锋锐度殊非拳风掌劲可比,对肉身的伤害性能大增,更兼招招狠辣,式式精妙,才不过初初接触,云扬已经连逢险招,落尽下风,迫不得已鼓尽全力,才将手持灵气刀剑的灵雾人摧毁。。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的拔出了天意之刃,第四层仅止于前行第一步的灵雾人便逼得自己全力以赴,堪堪不支,再不出刀相抗就是自己找死了。

  当前灵气化刃,杀伤力暴增,更是整个玄黄界亘古以降都不曾有人涉足,有人经历过的境地,云扬完全无法确定当前灵雾人的杀伤力极限能够去到哪里,可是不敢如之前那般以肉身硬抗,万一灵气化刃的威力超乎想象,一通刀剑连袭,将自己乱刃分尸也不是不可能的,还是小心为妙,

  嗖嗖嗖……

  当当……

  云扬位于楼梯较为边缘的位置,半步不退,手中刀挥舞得风雨不透,一步一步往前挪动。若是在下面看上去,根本就是一座剑雨刀山,以铺天盖地之势,将云扬整个遮住了。

  四下里,犹有无数凭空形成的刀光剑芒,以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方式不断的倾落下来。

  云扬尽展天意刀法,专心一意的一路强行,眼前无敌,心下亦是无敌,然而纵使无敌,仍旧被云扬凭空杀出来一种独战天下的万丈豪情出来。

  难度空前的这一关,对于闯关者的助益方向非关修为,神魂,神识乃至感悟的任何一方面,这一关助益的,却是从根本上的强化武技!

  云扬将天意之刀一遍遍的使将出来,一刀一刀的劈出去,尽护其身,不留遗漏,而每施展一遍,所取得的成果,也就不过是迈前半只脚而已,再出一招,却又未必能够再进半步了,因为这半步之后,待要再往前时,所要承受攻势只有更加的密集。

  云扬只能不停歇的一直挥刀,完美的防御,竭力的进攻。

  但如此一次又一次的出招,一遍又一遍的施展天意刀法,但每一次将天意刀法尽展一遍之后,却又感觉自至尊天阁的压力更大了一分!

  这样僵持下来,纵使云扬不断有新的感悟体会,但如此高节奏高密度的消耗,却令云扬倍感应付维艰,无以为继。云扬在迫于无奈的情况,除了天意刀法之外,那招一出便几乎抽空自身全数修为的屠尽天下又何妨,也只能接连出击,暂缓灵雾人的攻势!

  虽然屠尽天下又何妨这一招每出击一次,自身玄气就会消耗一空,之后只能用生生不息神功的灵力来顶住,但屠尽天下之招一出,却一定能暂时遏制住来袭攻势,让云扬能够稍稍的喘上一口气,令自身多一点点的喘息余地,让生生不息神功配合天意刀法的转圜,更从容一分,及至天意刀法尽展一遭之后,玄气那边也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真多亏他身负两种功法体系,还有两套超逸名招,否则只怕还真的支撑不下来。

  “这第四层的设置简直就是欺负人……”云扬一边咬紧牙关豁尽的往前冲,一边心中腹诽不意。以当前这般的攻击强度,那阎罗王不要说冲上七级台阶,哪怕就是第一阶,他也是万万站不住的!

  但换作自己,威势就是这么强大!这不是欺负人么……

  来袭的威能实在太强大了,几乎就没有抗衡余地。

  作为直接当事人的云扬,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刀法在这种超越极限的压迫之下,呈现一种非一般的进步幅度,往往思绪都到达不了的某一招,都能被自己挥手发出新的力量感悟,然而这台阶上的攻击,却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随着云扬的变强,它也在不断变强,彼此同步提升,始终稍弱一筹的云扬,干瞪眼没辙,就是没法过关。

  如此僵持,足足维持了整整一个时辰,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感觉自己身体已经被掏空好多次的云扬终于闯到了第八级,然后就停留在这第八级位置,再不稍移,就在那个位置上,足足两个时辰,全不间断地挥刀,全无目的,就只是为了挥刀而挥刀。

  一直到某一时间,似乎脑中灵光一闪,又或者手中刀莫名突破了一个刀境,云扬这才终于再度踏前,踏上第九级区域。

  等到云扬的两只脚上到第五层地界,整个人不见容光焕发,脱胎换骨,反而是化作了烂泥,就差摊在地上的一摊烂泥。

  他虽然还勉力维持着站姿,但他自家人最知自家事,切切实实的感知到,自己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已经变得酥软如棉;尤其是手臂,根本就是连刀都提不起来了。

  如果不是四周的灵雾人没有再出击,转而化为浓郁灵气强行融入自己一分力气也没有的身上,估计云扬就要瘫倒在地上了。

  常备作弊器绿绿,这会也是累得够呛,刚才面对灵气化刃之阵,跟之前大大不同,没有丝毫灵气补充,全靠绿绿抽取神识空间内的大量玄气予以补足,而此刻的浓郁灵气汇聚大抵,就是成功挨过灵气化刃攻击的奖励了。

  浑身上下的酸痛,早已经到达极致,在之前挨过攻击,松下一口气的时候,强势来袭,还有

  脑海中,也是晕眩胀痛连连,那却是用脑过度的现象。

  “不过九个台阶……我冲上来,却足足挥刀达到百万次有余!”云扬自己想一想,都感觉这个数字有些触目惊心。

  这是何等残酷的修炼!

  纵使进步神速,这份进步已经到了云扬自己都感觉是一步登天的程度,但就算是以云扬的承受力来说,这样的修炼过程,也是万万不想再来一次了。

  最起码在短时间之内,云扬是不想再来一次了!

  百万次全力挥刀!

  若不是已臻圣人修为,又有前面的修为提升,还有绿绿的补充,换成圣君修者,又或者是半圣强者,此刻也早已尽累死在这里好多次了。

  云扬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力竭的感觉,但是刚才,他竟是感受到了太多太多次!

  那是一种,只需要闭一闭眼睛,就能彻底昏睡过去的状态。

  而一旦昏睡了,就代表失败,只能更加集中精力去战斗,然后战斗着战斗着,发现一下子轻松不累了;然后在极短的时间里,又开始力竭……

  “若是当真杀人的话……就算是一刀只杀一人……那今天也要杀至少百万人了……”

  云扬感觉着在自己感应里面似乎已经完全与自己失联的右臂,一阵阵苦笑。

  难怪这至尊天阁的遴选艰难如斯,玄黄界亘古以降根本就没有人通过。

  没有任何出人意表的关卡,没有任何竞争对手,也没有多特别的设计,但就是从进来开始,

  考验已经开始了,不断的忍耐挑战,各方面的耐力挑战!

  肉体,灵魂,神识……等各个方面的持久力挑战。

  到了后来,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持久度,还有感悟,对自身功法的感悟,对自身招法的感悟。

  心性,头脑,毅力,悟性……那当真是缺了哪一样都不行!

  云扬平生第一次对于武道继续行,修炼到了自己都不想再继续的地步,可想而知这其中的分量。

  及至切实地踏上了第五层的地界,云扬却又不禁深深的体会到了积累的重要性,原因无他,云扬在恢复了本身修为之后,犹自沉下心来,让这些往身体里面涌动的浓郁灵气足足沉淀了八个时辰!

  不是云扬不想继续沉淀洗练下去,攫取更多的好处,而是……那些浓郁灵气也并非当真是无穷无尽的,在强势灌输了八个时辰之后,没有了,消失不见!

  又或者是……耗用光了?!

  刚才的灵气化刃是极度消耗,刚才的则是弥补消耗吗?

  “我现在的修为,比起初初踏入至尊天阁第一层的时候,无论是神识,还是玄气,还是灵力,都提升了至少一倍!”

  “若是只论战力的话,提升得还要更多,起码有三倍以上……”

  云扬对自己的实力向来心中有数,清楚明了;在综合评定之后,当前的这份评价,绝对不是盲目自大,甚至这三倍的判定,那是一种谦虚的说法。

  “这第六层,却不知要锻炼什么?”

  云扬注目于连接第五第六层之间楼梯。

  或者是灵雾当真在刚才被消耗光了,以至于到楼梯前全然没有任何反应,云扬仍是小心谨慎尝试着,一只手在第一级楼梯上轻轻的压了压,没有任何异常出现……

  云扬心念转动之余,却是站在楼梯前平复了一下心情,调整自身状态之余,这才终于迈上一只脚去……

  但是……

  一直去到了第九级楼梯,仍旧没有任何变故出现,这状况让云扬有点愣然了,不知所措了。

  居然什么都没有遇到,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上到了了第六层!

  这第五层到第六层之间,除了灵气强势灌输之外,再也没有设置,没有任何考验!没有任何关卡!

  这个认知让云扬有一种恍如做梦的感觉。

  怎么会如此?

  他本已经打定主意,要在这楼梯上苦熬个三天三夜。

  结果却是啥也没有。

  那简直就好像是……我裤子都脱了,你却啥也没给我预备,你这是想那般啊!

  但坦途在前,能不前进吗?

  轻轻松松,就上了第六层。

  可是当真站到第六层之后,云扬的愣然更甚了。

  因为预料之中。无处不在的灵雾人,本没有出现,没有灵气化刃,也没有拳脚交加。

  难道……难道说刚才第五层自己吸纳灵气吸纳得太过分,过量的消耗,致令第六层没有灵雾人出战了?!

  云扬心底冒出来诡异至极的判断,不过再游目四顾之余,心思渐渐安定。

  因为四周所见的,竟是与寻常塔身无异的墙壁,这第六层的空间,一眼看尽之余,更是一眼望得到头。

  第七层的楼梯,就在不远处,基本三步就可以走到楼梯跟前去。

  “怪哉。”

  云扬看着第六层的一切,仍是不敢大意,一点一点搜寻过去,但再三确认之余,的确是什么都没有,貌似连一点灰尘都……

  咦?

  云扬迅速转回头。

  只见自己刚刚巡视过,什么都没有的一个角落里,竟然有一张书桌化现。

  那是一张很小很小的书桌,就像是……三岁蒙童坐的那种小桌子,桌子后面,还隐有一个小小的板凳。

  “这是什么?”

  云扬一步一步,谨慎万分的走过去,他瞬间生出一点认知,恐怕这第六层的关键,就应在这书桌和板凳上面了。

  等到云扬走近在三尺之内,书桌几乎触手可及的时候……

  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动:“你在看什么?”

  云扬闻言楞了一下。

  随即就看到在那书桌前面的小板凳上,虚空幻化一般的多出来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只得三四岁,粉妆玉琢的小孩子。

  一个小男孩。

  此时此刻,那个小孩子正睁着一双天真无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注目于自己。

  云扬只感觉脑海中一阵模糊,冥冥中,他陡然生出一个念头,这个小孩子,自己好像认识?

  但任云扬翻遍了所有的记忆,却又想不起关于这个小孩子的任何印象记忆!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

  “你在看什么?”小男孩又问了一句。

  云扬愣了愣,有些迷糊,道:“嗯……你又在看什么?”

  小孩子道:“你看不到么,我在看书啊。”

  云扬问道:“看书?看什么书?”

  小男孩道:“你也要看吗?”

  云扬沉吟一下道:“要看,给我看看好么?”

  那小孩纯真的笑了起来,道:“行啊,你过来看呀。”

  云扬不动,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道:“我,我叫七十五。”

  “七十五?”

  云扬一下子愣住了。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