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月色洗剑为斫贼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陈平安睁开眼睛,几乎一瞬间便有四把飞剑齐齐现身。初一在邀功,十五依旧乖巧,松针和咳雷,终究是仿剑,虽然大炼,依然远远没这么灵性。

  小小屋子,有着最熟悉的药味。

  看那窗外天色,临近黄昏。

  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远处剑气长城的模糊气象,再睁眼,陈平安收起飞剑,心神沉浸于人身小天地,查看那场大战的后遗症,主要是巡视四座关键窍穴。

  修士之战,捉对厮杀,若是本命气府成了那些类似战场遗址的废墟,便是大道根本受损。

  只是心神芥子刚刚现身,便有一条气势汹汹的是那十六字虫鸟篆攒簇五雷,总摄万法。斩除五漏,天地枢机。

  这十六个字,算是很夸张的篆文内容了,简直就是口气之大,吞吐天地。

  只要是修行了正宗一脉的五雷正法,并且是那真正修得大道的道门高真,确实可以自称“此身与天地相为表里,造化皆在吾掌中矣”。

  中土龙虎山天师府的黄紫贵人,便是其中翘楚。

  有一副享誉天下的楹联,却不是龙虎山道士自己撰写,而是外人赠送。

  “风雷掌中起,万千法门从此开。”

  陈平安掌托这方“才跌了一境”的道门重器,笑道“此大数之祖而中央五焉,你是有那机会恢复半仙兵品秩的。以前你是遇人不淑,摊上了个不讲义气的主人,如今落在我手里,算是你我皆造化,以后等我成为那堂堂中五境的山上神仙,学成了雷法,就可以跟随我一起斩妖除魔。”

  陈平安用袖子好好擦拭一番,这才轻轻搁在桌上。以后可以将其大炼,就挂在木宅门口外边,如那小镇市井门户悬铜镜辟邪一般。

  取出另外一件同样沦为法宝的仙家至宝,是那座仿造白玉京的青铜宝塔。

  见到此物,得了此物,陈平安最高兴。

  大炼之后,就搁在山祠之中。

  陈平安对于开辟出更多的关键窍穴,搁置修士本命物,想法不多,如今成为二境修士后,是多想都没用了。

  最后是那幅古木轴杆裂开、画面残破的画卷,栩栩如生的十喝酒去。

  再刻一方。

  边款是那自古诗家词客,恨不得打杀一个情字,唯我只恨情愁不登门,喝他娘的酒,怒从胆边生,一棍砸在书,打烂婉约词。

  印文愁煞光棍汉。

  又刻一枚印章。

  边款没钱剑仙无酒可醉,婀娜佳人突然有秋膘。

  印文如何是好。

  最后刻下一方印章。

  边款幽幽阶下苔,王孙把扇摇。焦黄井边蔬,涕泗滂沱流。

  陈平安刚想要篆刻印文,突然将这方印章握在手中,捏做一团齑粉。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

  起身离开屋子,夜色中,去正屋桌上取了那把剑仙。

  拔剑出鞘,月色如水,照耀剑身,如在洗剑。

  陈平安收剑在鞘,并未背剑,而是悬佩在腰,然后祭出符舟,去往剑气长城。

  豪杰斫贼,剑修杀妖,我怎能不心神往之,那就干他娘的。

  剑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