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风雪路远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初日照高城。

  叠嶂,董画符,范大澈,选择了后撤。

  宁姚,陈三秋,晏啄继续留在原地。

  陈平安返回他们这边,换上了一张中年汉子的面皮,先帮着陈三秋、晏啄盯着点战场形势,偶尔开口提醒一句。

  相较于必须言之精准的范大澈,与陈三秋和晏啄言语,陈平安就要简明扼要许多,细微处的查漏补缺而已。

  更多是一些飞剑轨迹、落脚处选择的建议,一种快速复盘,争取从好变成更好而已。不是喝惯了酒,成了要好朋友,陈平安就会不把这两位金丹境剑修当回事,事实上,陈平安的凝神观战,观摩陈三秋和晏啄的出剑,获得了不少裨益。

  然后陈平安就去找范大澈。

  范大澈见着了汉子面容的陈平安,有些无奈,跟陈平安敌对,真是倒了风鼎盛的邵元王朝,你就闭嘴,只字不提,闭不上嘴,你就滚去闭关谢客。你在闭嘴之前,当然应当与你先生有一番密谈,你坦诚相待便是,除我之外,大事小事,不用藏掖,别把你先生当傻子。国师大人就会明白你的企图心,非但不会反感,反而欣慰,因为你与他,本就是同道中人。他自然会暗中帮你护道,为你这个得意弟子做点先生的分内事,他不会亲自下场,为你扬名,手段太下乘了,相信国师大人不但不会如此,还会掌控火候,反其道行之。严律这个比你更蠢的,反正已经是你的棋子,回了家乡,自会做他该做的事情,说他该说的话。但是国师却会在邵元王朝封禁风声,不允许肆意夸大你在剑气长城的经历。然后你就可以等着学宫书院替你说话了,在此期间,林君璧越是缄口不言,邵元王朝越是保持沉默,四面的家伙,都要对他刘羡阳刮目相看,求着要给他老刘家写春联。

  那个时候,差不多出身三个人的各自愿望,其实当时每个人自己都觉得很大,最大了。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相较于三人以后的人生际遇而言,当时那么大的愿望,好像其实也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

  只是顾璨变成了他们三个人当年都最讨厌的那种人。

  刘羡阳也没有成为那种大侠,而是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人。

  只想过上安稳日子的陈平安,也没有把日子过得那么安稳。

  钱没少挣,走了很远的江湖,遇见了很多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人事。不再是那个背着大箩筐上山采药的草鞋孩子了,只是换了一只瞧不见、摸不着的大箩筐,装满了人生道路上舍不得忘记丢掉、一一捡来放入背后箩筐里的大小故事。

  有些故事的结局,远远不算美满,有情人未能成为眷属,好心人好像就是没有好报,有些当时并不伤感的离别,其实再无重逢的机会。有些故事的结局,美好的同时,也有缺憾。有些故事,尚未有那结尾。

  但是陈平安一直相信,于暗昧处见光明,于绝境绝望时生出希望,不会错的。

  陈平安放下酒碗,怔怔出神。

  想起了那个喜欢独自一人双手笼袖的姚老头。

  记得第一次跟随老人进山寻找适宜烧瓷的泥土,蓦然下起了一场大雪,寒风刺骨,大雪没膝,差点没冻死衣衫单薄的草鞋少年。

  沉默老人自顾自在前边赶路,只是放缓了脚步,并且难得多说了两句话,“大冬天走山路,天寒地冻,好不容易挣了点钱,一颗钱不舍得掏出去,就为了活活冻死自己”

  “天冷路远,就自己多穿点,这都想想不明白爹娘不教,自己不会想”

  好像没有尽头的风雪路上,遭罪的少年听着更糟心的言语,哭都哭不出来。

  老人始终没有去管陈平安的死活。

  但是在陈平安再一次真真切切感到那种绝望的时候,有一个人追了上来,不但给陈平安带去了一只装有厚重棉袄和干粮吃食的大包裹,那个高大少年还破口大骂他正儿八经拜过师磕过头的老人,不是个东西。

  陈平安一个不留神,就给人伸手勒住脖子,被扯得身体后仰倒去。

  那人非但没有见好就收,那条胳膊反而加重力道,另外一只手使劲揉着陈平安的脑袋,大笑道“如今个儿窜得挺高啊问过我答应了没有”

  陈平安眼眶泛红,喃喃道“怎么现在才来。”

  天底下,唯一能够对陈平安的人生去指手画脚,并且陈平安也愿意去听的那个人,到了剑气长城。

  因为他是刘羡阳。

  剑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