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万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黄鸾提议双方联袂游历剑气长城,确实很有诱惑力。

  剑气长城的剑阵太过衔接紧密,几乎就没有闲着的剑仙。

  站在栏杆上的仰止,她甚至已经撤掉了障眼法,显露出帝王冠冕、一袭龙袍的君王风采。

  只是仰止没有立即出手,远望城头上那个年轻人,与黄鸾问道:“城头剑仙出剑变阵不定,极有章法,难道是此人的手笔?凭什么,他不就是个游历剑气长城的外乡人吗?什么时候浩然天下圣一脉的牌面这么大了?据说这陆芝对读书人的印象一直不太好。”

  先前陈平安与托月山大祖嫡传离真一战,蛮荒天下的山巅大妖,皆是悠哉悠哉做那壁上观的看客,自然都瞧在了眼里。只不过那会儿,类似仰止这类古老存在,依旧没觉得这种稍微大只一点的蝼蚁,能有什么本事可以影响到这场战争的走势,在这种一座天下与剑气长城的对撞过程当中,哪怕是上五境剑修,依旧是谁都谈不上不可或缺,先前剑气长城三位剑仙,说死则死,激起些水花而已。

  曾经有位攻上城头的大妖,重伤而返,最终消失在滚滚流逝的光阴长河当中,临终笑言了一番肺腑之言。

  剑气长城除了陈清都,谁都不算个东西。蛮荒天下除了那位立地顶了天的灰衣老者,也就只算个东西了。

  剑仙,大妖,在此事上,确实谁也别笑话谁。

  知道仰止已经没有了出手的念头,黄鸾点头笑道:“这小子一个劲找死,不知道能够活蹦乱跳到几时。”

  黄鸾看着那个站在陆芝身边的陈平安,“看来这小子对我怨气颇深啊,多半是怪我在他与离真捉对厮杀的时候,送了份见面礼,如今又将那师兄左右的重伤,迁怒到我身上了。这般礼遇,非但不感恩,还不知好歹,那我就与他打声招呼。”

  黄鸾心意微动,天上城池当中,凭空消失了一座红墙绿瓦、香火袅袅的古老宫观,以及一座山巅矗立有一块石碑“秋思之祖”的孤山,山上只有那枯树白草红叶黄花,小山头之上,满是萧索肃杀之意。

  宫观去往陆芝、陈平安所站城头,孤山则去往两座茅屋处。

  古老宫观被陆芝一剑劈斩为两半,狠狠撞在两人脚下的城墙之上,化作阵阵齑粉。

  风雪庙剑仙魏晋则出现在了小孤山之巅那块石碑一旁,下一刻,孤山所有草木石块缝隙之间,便绽放出无数剑光,然后无声无息,荡然一空。

  这位继风雷园李抟景之后的宝瓶洲修道天赋第一人,在他刚刚到剑气长城的时候,依旧是玉璞境剑修,短短数年间,住在小茅屋内,不过是参加过一次攻守战,与老大剑仙和左右相邻练剑,就有了几分即将破开瓶颈跻身仙人的气象。

  仰止与黄鸾打了声招呼,离去之前,她多看了那个年轻人几眼,记住了。

  不曾想那个年轻人非但没有见好就收,反而合拢折扇,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动作缓慢,所以极其扎眼。

  黄鸾忍住笑,有点意思。仰止是曳落河旧主,更是飞升境巅峰,她要是冲动行事,铁了心要与那陈平安较劲,一定会兴师动众,黄鸾当然乐见其成。折损的,是仰止的藩属势力,战功却要算在他黄鸾头上,蚊子腿也是肉,而且到了浩然天下,各自跑马圈地,谁的嫡系兵马多,谁更兵强马壮,谁就能够更快站稳脚跟,是要以人和争地利,最后得天时。此事,绝非小事。

  只不过黄鸾还不至于说些煽风点火的言语,因为只会适得其反,让仰止脑子清醒几分,更会顺带记恨自己。

  蛮荒天下,没有规矩,很舒坦,但其实偶尔也麻烦。

  仰止笑道:“黄鸾,如果你能抓住这小子,最终交由我处置,除了补偿你付出的代价之外,我额外拿出浩然天下一座宗字头山门与你换,再加上一座大王朝的京城,如何?”

  黄鸾摇头道:“今天陈平安露面之前,我肯定答应这笔买卖,现在嘛,价格低了些。”

  仰止脸色阴沉。

  黄鸾看也不看这位蛮荒天下的女子君主。

  仰止御风离去,只撂下一句话,回荡在黄鸾所坐的栏杆附近,“别后悔。记住,以后你敢染指任何一座山下的王朝京城,都是与我为敌。”

  黄鸾拒绝的,不仅仅是一个陈平安,还有仰止透露出来的双方结盟意向。

  黄鸾对于仰止的威胁,浑不在意。

  数万妖族修士汇聚而成的那条法宝洪流,声势依旧无比宏大。

  但是相较于那道井然有序的剑气瀑布,前者就显得略显杂乱无章了。

  几乎所有剑仙的出剑,都已经开始放弃快意二字,不再追求个体的杀伤力,不再是天地无拘的那种酣畅淋漓,而是近乎每一剑递出都充满了功利算计的意味,应该如何出剑破阵之余、更多庇护住己方中五境剑修,应该如何与其余位置相隔极远的剑仙配合、合力击毁某件关键重宝,应当如何撤剑出阵的同时,飞剑鬼祟去往法宝洪流的两翼大地之上,割取某些地仙妖族修士的头颅。

  黄鸾自然有些心疼,只是谈不上太过头疼,真正需要头疼,务必解决这燃眉之急的,是己方阵营里的那些军帐。

  关于他们十四位的出手,灰衣老者私底下订立过一条小规矩,无聊了,可以去城头附近走一遭,但是最好别倾力出手,尤其是本命神通与压箱底的手段,最好留到浩然天下再拿出来。

  陆芝手中那把剑坊制式长剑,无法承载陆芝剑意与整座宫观的撞击,收剑之后,瞬间崩散消失,她与陈平安站在墙头上,转头看了眼摇动折扇的年轻人,“隐官大人就这么想死,还是说已经不打算在后续战事当中,出城厮杀了?我听从老大剑仙的吩咐,在此护阵,是整个隐官一脉的剑修,不是陈平安。你想清楚,不要意气用事。”

  蛮荒天下的大妖秉性,没什么好说的,先前陈平安打杀离真也好,之后左右一人递剑问剑全部,那些畜生其实都没觉得有什么,因为蛮荒天下从来不计较什么大是大非,但是对于私仇,境界越高的畜生,会记得越清楚,所以陈平安此举,是直接与两头大妖结了死仇。

  陈平安以折扇轻轻敲打脑袋,那女子大妖竟然忍住没动手,有些遗憾。

  不然陆芝只需要负责阻滞大妖仰止片刻,就会有三位早已被“隐官”飞剑传讯的剑仙出手,岳青,元青蜀,吴承霈,会各施手段神通,断其退路,至于到时候谁来斩杀大妖,当然不是某位大剑仙,而是一大堆茫茫多的剑仙,登上城头之前,陈平安就交待过郭竹酒和王忻水,一旦有大妖靠近城头,就立即飞剑传讯所有本土剑仙,将其围杀。

  如今的剑气长城,哪怕看似剑仙人人各司其职,环环相扣,才营造出了那条剑气瀑布力压法宝洪流的大好形势,但是一旦隐官一脉的飞剑传讯出去,瞬间就会有数十位剑仙必须立即掉转剑尖。哪怕导致剑阵受创,所有剑仙也得听令行事。

  陈平安微笑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习惯就好。黄鸾与仰止,只要一个冲动,说不定就要成为一双亡命鸳鸯,不是神仙眷侣神似神仙眷侣。”

  有一件事陈平安没有泄露天机,两把“隐官”飞剑,其中更加隐蔽的一把,直接去往老大剑仙那边,一旦有大妖临近,除了一大堆剑仙出剑之外,还要老大剑仙直接向陈熙和齐廷济下令,务必出剑将其斩杀。众目睽睽之下,剑仙已经人人出剑拦截,这两位在墙头上刻过字的家主,不过是顺势捡漏罢了,到时候谁会留力?不敢的。

  陈平安除了断定那隐官萧愻是叛徒之外,其实也信不过这两位杀力极高的老剑仙,这原本看似是一桩顶天的坏事。

  可事实上,信得过,有那信得过的手段。信不过,就有信不过的安排。

  仰止与黄鸾如果觉得如今的剑气长城,还是以往万年的剑气长城,觉得有机会安然无恙往返一趟,那就得付出代价。

  不是说万年以来,剑气长城的出剑,不够高。

  恰恰相反,正因为之前万年剑仙出剑的慷慨壮烈,才为今天隐官一脉剑修赢得了运筹帷幄的余地。

  陆芝摇头道:“你想得太简单了,熬到了仰止这种岁数、境界的老畜生,没几个蠢的。”

  “是我想得浅了。”

  陈平安笑呵呵:“好在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陆芝摆摆手,“隐官大人继续忙,此处有我镇守。”

  对于这位临危受命的隐官大人,陆芝觉得足够尽心尽责,做得比她想象中还要更好,但如果只说个人喜好,陆芝对陈平安,印象一般。

  原因很简单,终究不是剑仙,甚至都不是剑修。

  陈平安跳下墙头,回了案几那边落座,笑道:“害大家白忙活一场。既然没成就算了,本就是赌个万一。”

  陈平安一边埋头抄录书籍,一边借此机会,为隐官一脉所有剑修复盘,与这些“下属”说了一些自己更多的心路脉络,缓缓道:“蛮荒天下此次攻城,已经进入第三阶段,大妖白莹负责先前的第一场揭幕战,除了改变一定程度的天时地利,更多还是用来勘察、确定剑气长城这边的布防细节,加上某些背叛剑修暗中的飞剑传讯,使得蛮荒天下占尽了先机,这其实是一门极其考验火候的细致活,这与历史上大妖白莹的形象十分契合,在十四头大妖当中,相对而言,白莹从来不喜欢以力杀敌,玩的就是攻心为上。所以如果是白莹坐镇,我根本不会露面。”

  陈平安停下笔,略作思量,伸出桌上那把合拢折扇,指了指画卷上先前五座山岳的某处遗址,“然后由那仰止负责守住战场上的五座山头,相较于需要时时刻刻与六十军帐通气的白莹,仰止显然就不需要太多的临阵变化,那五座山头,藏着五头大妖,为的就是截杀我方仙人境剑修,与仰止自身关系不大,是畜生们早早就定好的策略,之后是大妖黄鸾,显而易见,仰止最为直来直往,哪怕是曳落河与那死敌大妖的勾心斗角,在我们看来,所谓的计谋,依旧浅显,所以仰止是最有希望出手的一个,比那黄鸾希望更大。万一成了,无论是黄鸾还是仰止死在城头这边,只要有一头巅峰大妖,直接死了在所有剑修的眼皮子底下,那就是剑气长城的大赚特赚,萧愻叛逃一事带来的后遗症,我们这些新的隐官一脉剑修,就可以一鼓作气给它填平。”

  “我赌的这个万一,不是赌仰止脑子不够用,蠢到了不知轻重的份上,而是赌她的戴罪之身,押注她的身不由己,赌那黄鸾会来一次小小的火上浇油。假设剑气长城守不住,妖族入侵浩然天下,求什么?自然是山河万里,大妖们各自所求的大道,与谁求?靠兵强马壮?靠攻城战功?当然是,但真正最关键的,还是托月山的一句话,准确说来,是那妖族大祖的一个心意喜好。只是很可惜,那仰止没咬饵上钩,十分谨慎。由此可见,蛮荒天下的大妖,是何等的务实不务虚,这是我,以及在座各位,都需要借鉴的地方,更是需要警醒对手的地方。所以我们不能想当然。”

  说到这里,陈平安眼神凌厉,重复了最后一句话:“所以我们不能想当然!”

  陈平安立即满脸笑意,“所以此后第四场第五场,哪头大妖负责坐镇,蛮荒天下大体上的攻势,滋味如何,是急缓有度,深谙兵法之道,还是傻了吧唧埋头送死,我们其实是可以事先预判一二的。不过对方拥有整整六十军帐,比我们还要精打细算,这点预判,意义不大,聊胜于无吧。”

  南边墙头那边,陆芝哭笑不得。

  这些言语,分明是那位隐官大人先前在城头上,察言观色,觉得没机会与她多念叨几句,结果很快就变成了她不想听也得听着。

  对陈平安的印象没有变得更好。

  不过陆芝对“隐官大人”的观感,还真就无形中又好了几分。

  陆芝眺望南方战场,然后回头看了眼那座人人不出剑的“小天地”,她重新转头后,有了些笑意。

  大概那些剑修,就是老大剑仙最期待的年轻人吧。

  而她陆芝,与许多如今的剑仙,可能也曾都是这样的年轻人。

  陈平安望向众人,收敛神色,换了一脸震惊脸色,疑惑道:“都到了这个份上,你们竟然还没点想法?我只知道下五境练气士,出手不停,会损耗心神灵气,还真不晓得脑子用多了,会越来越迟钝的。”

  作为唯一的上五境剑修,米裕是最镇定自若的那个,不是境界高,只是觉得反正没他什么事情,隐官大人真要心生不满,与人秋后算账,也是林君璧、玄参这些年纪不大、却心黑手脏、一肚子坏水的小王八蛋顶在前边。

  邓凉沉声说道:“妖族下一座结阵大军,全是剑修,我们此次变阵,对于这拨敌人而言,其实是一场我们喂剑他们学剑。例如剑仙们的出剑,如何以剑仙收剑的代价,换来整体剑阵的杀力最大,如何集中顶尖剑仙的出剑,争取毫无征兆地击杀敌方地仙剑修,肯定都会被学了去,哪怕对方只是学了个架势胚子,下一场剑修之间的相互问剑,若无应对之策,我们的损失定然会骤增。”

  陈平安以折扇指向林君璧,笑眯眯道:“君璧,只管畅所欲言。”

  林君璧立即有了腹稿,微笑道:“大势如此,我们处于劣势,剑阵自然不可更改。但是我们可以换一种法子,围绕着我们所有的关键地仙剑修,打造出一系列的隐蔽陷阱,我方所有剑仙,接下来都要多出一个职责,为某个地仙剑修护阵,不但如此,护阵不是一味防御死守,那就毫无意义了,一切作为,是为了打回去,因为我们接下来要针对的,不再是敌方剑修当中的地仙修士,而是敌方真正的顶尖战力,剑仙!”

  陈平安点点头。

  赌那万一,杀那仰止黄鸾不成,换成数位敌方剑仙来凑个数,也算不亏。

  陈平安其实一直在等邓凉与林君璧的这番言语。

  一旦有人破题,其余人等的查漏补缺,几乎是眨眼功夫就跟上了。

  顾见龙看了眼画卷上的飞剑与法宝的对峙,然后翻开桌案上一本书册,点头道:“那我们就需要赶紧将这丙本翻烂才行,争取早早拣选出十到二十位我方地仙剑修,作为诱饵,丙本的撰写,原本是王忻水专门负责,估计接下来,肯定不能依旧只是王忻水一人的职责。在这之外,刚好我们又可以对己方剑仙们进行一场演武和测验,尝试更多的可能性。以前剑仙杀妖,还是太讲究自我,至多就是三三两两相熟的剑仙朋友并肩作战,但事实上,这未必就一定是最好的搭档。丙本成了下一场战役的重中之重,这份担子,不该只压在王忻水一人肩上。隐官大人,意下如何?”

  陈平安单手托腮,手肘撑在桌面上,坐姿歪斜,好像在一张纸上随便写着什么,而那张纸,旁边就摊放着那本已经夹了好些纸张的己本,陈平安写字不停,看了眼顾见龙,笑着点头,“公道话。我亲自帮着王忻水完善丙本,圈画出担任诱饵的二十位地仙剑修。”

  玄参跟着顾见龙的思路,继续说道:“先前我们对于己方剑仙的搭配出剑,能够验证效果的机会,还是少了些,刚好借此机会,砥砺一番,好让剑仙配合越来越顺畅。有了更多实打实的战功,剑仙自然不会太过心中别扭,不然我们隐官一脉的飞剑传信,长久以往,新鲜劲儿一过,剑仙性情何等清高,当下我们不过是占了新官上任的便宜,加上方才剑仙们出剑,确实效果还算不错,可如果止步于此,我们积攒下来的那点战功,不顶事,剑仙前辈们只会越来越懒得搭理我们。所以隐官大人说得对,我们隐官一脉的敌人,除了蛮荒天下那些畜生,就事论事,我方剑仙的境界、地位和心思,亦是我们隐官一脉的大敌!不可不察!关于此事,不能是事到临头,我们想到了什么就去做什么,缝缝补补,只会贻误战机,必须专门有人负责此事的研究。”

  董不得说道:“此事交给我。”

  林君璧犹豫了一下。

  陈平安说道:“董不得只负责剑气长城的本土剑仙,林君璧负责所有的外乡剑仙。君璧若有疑惑,邓凉在内所有外乡剑修,有问必答。涉及剑仙前辈的某些阴私内幕,是不是应该为尊者讳?这些顾虑,你们都暂且搁放起来。剑仙即便恼羞成怒,因此而心怀怨怼,总之落不到你们头上,我这隐官,不怕狗血淋头。连你们的切身利益,我如果都护不住,还当什么隐官大人。”

  郭竹酒突然说道:“那么万一,对方已经想到了与我们一样的答案,围杀地仙剑修是假,甚至就是真的,但反过来设伏我们剑仙,更是真。我们又怎么办?如果变成了一种剑仙性命的互换,对方承受得起代价,我们可不行,万万不行的。”

  说到这里,郭竹酒忧心忡忡,望向自己的师父,如今的隐官大人。

  陈平安笑道:“每走一步,只算后边的一两步,能赢棋吗?我看确实很难。所以郭竹酒的这个想法,很好。我们永远要比蛮荒天下的畜生们,更怕那万一。对方可以承受许多个万一,但是我们,可能只是一个万一临头,那么隐官一脉的所有布局和心血,就要功亏一篑,付诸流水。”

  陈平安转头望向一直比较沉默寡言的庞元济,“庞元济,甲本正册上的大剑仙们,在城头位置该如何调整,又该如何与谁配合出剑,你可以想一想了。老规矩,你们定下的方案,恶人我来当。”

  庞元济点头道:“没问题。”

  陈平安缓缓说道:“按照战事的推进,最多半个月,很快我们所有人都会走到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那就是觉得自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到了那一刻,我们对剑气长城的每一位上五境剑仙、地仙剑修都会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到时候该怎么办?去详细了解更多的洞府境、观海境和龙门境的剑修?可以了解,但绝对不是重点,重点还是在南方战场,在乙本正副两册,尤其是那本厚到好像没有最后一页的丁本。”

  陈平安加重语气,“在座所有人,我们这些隐官一脉的剑修,是注定要人人人心失望的,就看各自的修心了,或多或少而已。因为我们谁都不是完人,谁都会出错,而我们的每一个小错,都不是可以拿来对错覆盖的那种错,一旦发生了,在战场上就是动辄死伤千百人的灾难后果,之前所有因为我们的殚精竭虑,尽心尽力的出谋划策,而为剑气长城赚来的一个个胜算,辛辛苦苦积攒而来的一点一点战功,就会被那些自己人选择忘记,然后要么被他们跑过来,出言大骂,或是他们不说话,却眼神怨恨,但是最可怕的,是沉默,很多人的沉默。”

  一直觉得自己是最多余那个存在的米裕,忍不住开口说道:“那就证明给他们看,他们没错,但是我们更对!”

  陈平安打开折扇,扇风不停,“谁还敢说我们米裕剑仙是多余之人?谁,站出来,我吐他一脸口水!”

  除了米裕脸色尴尬,所有人都笑容玩味。

  米裕皮笑肉不笑道:“隐官大人,我谢谢你啊。”

  陈平安摆摆手,“米大哥是我们隐官一脉的定海神针,莫说客气话,生分!”

  顾见龙点头道:“公道话!”

  既然有了不知死活的顾见龙带头,很快就纷纷响起了一声声很隐官一脉的言语。

  “附议。”

  “属实。”

  “同意。”

  “无异议。”

  陈平安合拢折扇,轻轻搁放在手边,“开工挣钱!”

  扇面之上,有那蝇头小字的小楷题款,若不细看,好似空白扇面。

  人从天上,载得春来。剑去山下,暑不敢至。

  一艘符舟停靠在北边墙头那边,落下一个人,青衫仗剑,神色枯槁,拳意松垮,好似大病初愈,他收起符舟入袖,缓缓向隐官一脉走去。

  不光是隐官一脉的剑修,就连玉璞境的米裕都有些措手不及。

  与众人朝夕相处的隐官大人,竟然是只是陈平安的阴神出窍远游?

  肯定是老大剑仙亲手施展的障眼法了。

  阴神陈平安笑着起身,手持折扇,身形倒退,先后掠去,与那一路前行的真身合二为一。

  陈平安轻轻握住折扇,走到座位前,盘腿而坐,笑道:“很是想念诸位。”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