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25章 传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九州,百国之地,南斗国,东海青州城。

  这座岛城一如既往的宁静,虽说青州城在南斗国的地位早已今非昔比,但安静的岛城依旧像是世外之地般,鲜有风雨。

  宁静的岛城,青州湖畔依旧是那样的美,湖畔中游船画舫络绎不绝,尤其是傍晚时分夜幕来临前,更显热闹,青州城许多人都会聚集于此,欣赏美景。

  在湖畔旁一座宅院前,有两道身影正在下棋,凉风习习,格外的舒服,周围时而有人投去目光,不过却也不会打搅,这种场景,他们早已经习惯了。

  “爹,你这子又落错了,看来你再下十年也不是花叔的对手。”旁边还有一位看起来三十左右的美丽女子,脸上的笑容似乎依旧保持着淳朴,岁月在她身上似乎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

  “哈哈,年纪大了,越来越容易大意。”秦帅笑着说道。

  “好像你年纪不大便能赢我?”对面的中年男子微笑着开口,正是花风流,他身上有着几分沧桑之意,不过那张脸依稀能够看出他年轻时是怎样的风流人物。

  “你这张嘴,真是一点不留情。”秦帅笑着道,说着继续落子道:“这局,还没完呢。”

  “秦叔这么多年还没习惯吗。”一道清爽的笑声传来,秦帅疑惑的转过目光,便见青州湖一叶扁舟之上,有一位白衣青年靠岸,随后迈步朝着这边走来。

  这青年一袭白衣,银发如雪,整个人似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仿佛他的出现,丝毫没有违和感,就像是这里的一部分。

  他身旁的秦伊则是站起身来,呆呆的看着那突然间出现的青年身影,他比以前更显卓绝,那种气质,仿佛已经超然于世外。

  花风流也同样看向他,先是愣了下,随后笑了笑,目光转过,继续落子,口中嘀咕道:“不在外好好修行,跑这么远干什么?”

  “怕您不小心便老了。”叶伏天走到这边,蹲下身子,目光落在棋盘上,道:“十年了,您就不想我回来看看?”

  他这一走,已经十年时光。

  “不想。”花风流道。

  叶伏天苦着脸,太无情了吧。

  “前几天谁还唠叨着伏天那臭小子一走就是十年,真是不孝啊,还托我哥去东荒境那边去打听打听,怎么今天就变了。”一道身影端着杯子走出来,昔日的南斗国第一美人身上如今也同样有着了岁月的痕迹,虽然依旧好看,但却已生出了皱纹。

  “师娘。”叶伏天看到师娘的模样感觉有些心酸,他的确不孝。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记得了?”花风流否认道。

  南斗音走过来瞪着他,随后看向叶伏天,眼睛微有些湿润。

  她早已经将叶伏天这女婿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看待。

  “师娘你怎么哭了,我这不是很好吗。”叶伏天接过南斗音手中的水杯道:“师娘,我来。”

  “没哭,见到你好好的,师娘高兴。”南斗音颤抖着伸出手,轻抚着叶伏天的银发和脸颊。

  这位早已经是九州之王的绝代青年,此刻在她眼里却只像是个孩子般。

  “你输了。”秦帅忽然间笑着开口说道,花风流看向棋盘,原来刚才他落子出现了致命的失误。

  “不下了,被那小子坏了心情,这盘不算。”花风流将棋子搅乱道。

  南斗音灿烂一笑,这老家伙,嘴上说不想,怎么还会下错棋?

  “都是弟子的错。”叶伏天笑着将水杯递给花风流道:“您老喝茶。”

  花风流接过,叶伏天又将另一杯递给了秦帅。

  “师姐,你还是这么年轻好看。”叶伏天看着旁边的秦伊道。

  秦伊看着他,脸上同样笑容灿烂,眼眶略微有些湿润。

  他才是和当年一样,除了气质更为出众,像是没什么变化般。

  “噗。”花风流的手在叶伏天的脑袋上敲打了下,道:“当你岳父不存在啊。”

  “我错了。”叶伏天苦着脸。

  几人都笑了起来,花风流自己也笑了。

  时间是治疗伤痛最好的良药,十年了,花风流也渐渐走了出来,秦伊也像是他女儿一样,时常会来陪他和南斗音聊聊天。

  “去湖边走走吧。”花风流站起身来,朝着青州湖走去,叶伏天跟在身边。

  夜幕降临,青州湖畔却反而越发热闹,游船越来越多,时而有人看到花风流和秦帅都会露出尊敬的神色,不过却都不会打搅。

  也有人注意到叶伏天,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这青年的气质,仿佛一眼便让人难以忘记。

  不过,相隔十余年,青州湖的人大多都是青年男女,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位银发青年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毕竟十年对于一座小城而言,实在太久。

  “现在在哪里修行?”湖畔,花风流轻声问道,旁边南斗音安静的站在那,秦帅和秦伊则在另外一方。

  “赤龙界,刚回了一趟夏皇界,所以回来看看老师和师娘。”叶伏天道。

  “界吗。”花风流喃喃低语:“一定很远吧。”

  “嗯。”叶伏天点头:“很远很远。”

  “现在,修行到什么境界了?”花风流又问道。

  “圣境。”叶伏天回应,花风流点头。

  圣,便是当年九州之地最强的境界,他自然是清楚的,如今,叶伏天已经到了这一境。

  只不过,想到叶青帝的雕像,圣境,距离目标应该还很遥远吧。

  “伏天,这些年,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吧,老师和师娘想听听你的故事。”南斗音轻声说道。

  “好,那我慢慢说。”叶伏天轻轻点头,随后从离开之时娓娓道来。

  他提到了夏皇、谈到了夏青鸢、又说到了离皇界、大离国师,还有赤龙界等等。

  微风徐徐,青州湖畔有烟火绽放,格外的美。

  叶伏天娓娓道来,聊着聊着一行人坐在湖畔边,花风流他们都安静的听着,微风中,只有叶伏天的声音。

  每一段故事,都像是一段人生般,即便没有亲生经历,花风流他们依旧会有心惊动魄之感,时而为叶伏天担忧、时而为他而高兴。

  “国师是值得敬重的长者,比我更有资格称师。”花风流轻声道。

  “每一个阶段遇到的老师,都是最好的,都值得敬重,不过老师您可是我第一位老师,还是岳父大人,应当排在第一。”叶伏天道。

  “这马屁功夫倒是没有落下。”花风流道,随后想起了什么,道:“青鸢公主,不要辜负了别人。”

  叶伏天诧异的看向他,只见花风流笑着道:“夏皇也会是个好岳父。”

  叶伏天看着花风流脸上的笑容,他知道老师是真心的,他想说什么,却并没有开口,他想告诉解语也许还活着的消息,但又怕这渺茫的希望将来会破灭,从而徒增悲伤。

  因此,他终究什么也没有说,目光望向青州湖。

  前方出现了不少游船画舫,有一叶小舟缓缓行来,不少人围绕在那边,显得格外的热闹。

  小舟上有着一位十八九岁的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非常美丽,周围的许多青年都是在看她。

  这女子,乃是如今青州城第一美人,沐府的沐诗雨。

  沐诗雨似乎是看到了花风流他们,小舟朝着这边而来,片刻便来到了近前,她也看到了叶伏天,那英俊无瑕的容颜,超凡的气质,以及一头银色长发,都充满了故事,而且那双眼睛,是那般璀璨。

  她有过太多追求者,见过青州城许多风流人物,但看到眼前青年的第一眼,平静的心竟微微跳动着。

  不过她并非是因叶伏天而来,目光转过,她看向花风流,微微欠身道:“诗雨见过先生。”

  “诗雨姑娘。”花风流微微点头回礼。

  “诗雨是真心想拜入先生门下,无论是琴棋都行,恳请先生收诗雨为弟子。”沐诗雨欠身行礼道,彬彬有礼。

  在青州城,花风流地位超然,九年前,有一位平凡少年被他看重,随后离开青州城,一年前回来,竟已成为王侯级的存在。

  这种级别的人物可为一国天子,然而回来之后,他第一件事便是前往花风流府中跪拜行礼。

  这件事被青州城誉为一桩美谈。

  “诗雨姑娘,我已经对你说过不收弟子。”花风流回应道。

  “那我能否侍奉于先生身边?”沐诗雨依旧客气。

  花风流摇了摇头:“诗雨姑娘请回吧。”

  沐诗雨露出一抹失落之意,这时叶伏天开口道:“老师,我们回去吧。”

  “嗯。”花风流点头,一行人起身离开这边。

  沐诗雨一愣,她看向叶伏天,然而,那银发青年却并未看她一眼,仿佛,她的美貌并不那么吸引人。

  她显得有些失落,不是不收弟子吗?

  然而,这银发青年为何称他为老师呢。

  叶伏天他们往回而行,花风流开口道:“好了,你该走了。”

  “老师,不用这么急着赶我走吧?您真忍心?”叶伏天有些无语道。

  “老了,我和你师娘都喜欢清静,可不想被围观。”花风流轻声道,叶伏天已经露面,青州城的人很快便会反应过来谁回来了。

  叶伏天心中叹息,他停下脚步,花风流和南斗音都看着他。

  “老师,师娘,那弟子走了。”叶伏天开口道。

  “快点,留在这碍眼。”花风流摆了摆手道。

  南斗音眼睛微有些湿润,但依旧点了点头。

  叶伏天对着两人微微躬身,随后又对着秦将军和秦伊挥手,转过身,身形一闪,便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星辰,直冲云霄。

  花风流抬起头,看着那越来越暗淡的星辰之光,眼睛也微有些湿润。

  “走了。”很快,那一点光亮便彻底消失不见,南斗音拉着花风流的手,看着他眼睛道:“不是很潇洒吗,怎么也流泪了。”

  “风太大,迷了眼。”花风流拉着南斗音回了院子,秦帅和秦伊看着两人的背影,笑着笑着便像是眼睛也有些湿润,转身离去。

  青州湖,沐诗雨登上一艘大船,一位中年在旁边等她,看到她眼中的失落,道:“又被拒绝了?”

  “爹,先生应该是真的不想收我为弟子吧。”沐诗雨轻声道。

  “当年先生女儿也是青州城最美的女子,你多去去,总会有用的。”中年笑着道。

  “可是,刚才先生身边已经有一位青年,称其为老师。”沐诗雨道。

  “青年,什么青年?”中年皱眉道。

  “一位银发青年,生得非常好看,而且气质非常出众,我从未见过如此出众的青年,看到我,眼神没有一丝波澜,甚至不愿多看一眼,和其他人都不同。”沐诗雨脑海中依旧回荡着青年的模样,那样的人,仿佛看一眼,便难忘记他的容貌。

  “银发,气质卓绝,老师”中年颤抖着身体,随后回过头颤声道:“快,去花先生的住处。”

  “爹,你怎么了?”沐诗雨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失态。

  甚至,身子都在颤抖,双腿像是站立不稳般。

  中年看向她,双手抚摸着她的脸颊,道:“诗雨,你见到的银发青年,极可能是九州的传奇,九州之王。”

  沐诗雨听到父亲的话内心如遭电击,身体也轻微的颤抖着,她缓缓转过身,望向来时的地方。

  那流传于青州城的传说,是那样的遥远,但此刻,却又像是那样的近。

  他,便是那传说中的主角吗!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