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6章 歌声,心声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挂了,医生嘱咐让我多休息。”曹梦瑶的声音愈发沙哑,也愈发无力。

  “好,知道你没事,我也就安心了。”

  说好了挂电话,可两人谁都没有先挂断,随着几声炮竹爆炸,几声狂烈狗吠,两人同时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么还不挂电话?”曹梦媛说话声音温柔的让人着迷。

  “舍不得。”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申大鹏却说出来许久以来的心情,他真的舍不得让曹梦媛独自承受来自曹家和黄家的蛮横,如果可以,他恨不得长一双翅膀,恨不得用尽一切力气,立刻飞到曹梦媛身边,替她遮挡所有的风雨。

  “那你给我唱首歌吧。”

  “唱什么?”

  “什么都好,别太刺激,我还要睡觉呢。”

  “那我知道唱什么了。”

  申大鹏酝酿几秒钟,缓缓开口,“小宝贝快快睡,梦中会有我相随,陪你笑陪你累,有我相依偎;小宝贝快快睡,你会梦到我几回,有我在梦最美,梦醒也安慰”

  “臭贫,拿我当小孩子?唱儿歌?再说我才不要梦到你!”

  “就知道你不喜欢,我换一个。”

  申大鹏咽了咽唾沫,深吸一口气酝酿情绪,“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转眼,吞没我在寂寞里”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曹梦媛小声跟着附和低唱,唱的比申大鹏好听得多,甚至还模仿出积分歌后的幽婉腔调。

  人,一生愿意做的事情不会少,但愿意为了另一个人失去全世界的勇气,却是难以寻觅的珍宝,而申大鹏和曹梦媛完全活在思想和诺言中的爱情,又能像他们珍惜的那样走出多远?

  一曲无伴奏的男女合唱终了,没有珍重的道别,没有娓娓的嘱咐,没有苦别的离殇,像歌词中唱的一样,无声无息出没在心底,他们选择无声无息的在沉默中挂断了电话。

  申大鹏正在握着手机傻笑,肋下细痒处突然被咯吱了一下,手一抖,电话掉进了雪堆里,赶忙捡了起来,手指被雪花冻得通红,“婷儿,你个小屁孩!”

  “我看你才像个小屁孩,跟哪个美女打电话,让你这么激动的得意忘形?”

  李婷眨着八卦的眼睛,手里已经燃尽的香随意丢到一旁,还特意用脚踩了踩,其实就算她不去踩,雪花也足以将星点火苗湮灭。

  “碍着你放烟花了?”

  “嗯嗯!情话说的太腻人,我都听不下去了。”

  “小丫头,你懂什么叫情话?胡说八道。”

  “男生糊弄女生的鬼话,女生一旦信了,就是情话喽!真搞不懂你们,都已经是上大学的成年人了,还那么幼稚。”

  李婷不屑的摇摇头,转而回身挽着王申馨的手腕,“馨馨姐,你可记住了,男人都是嘴上说的好听,其实就是为了把女人骗到手,一旦得逞,立马变脸!切记,男人说话能算数,母猪都能爬大树。”

  “呃!”王申馨茫然的咧嘴尬笑,看了看申大鹏。

  申大鹏也同样尴尬的挠挠头,这些话绝不应该从一个小孩子口中说出,但李婷却说得头头是道,显然不会是外人教的,估计是小姑婚姻不顺,平时的啰嗦言语被李婷听到并记在心里了。

  家庭、父母、朋友,都是可以影响性格乃至人生的存在,幸福的家庭、相爱的父母、向上的朋友,都能让人走向正确的方向,反之,则有可能是破罐子破摔的堕落,李婷年纪还小,做不到像大人一样明辨是非,自然会受到负面的影响。

  烟花放完,李婷回了屋里,申大鹏和王申馨跟在后面,屋里比外面暖和的多,炕上更是热烙的舒服。

  大姑、小姑、父亲、小叔,四人正在坐在炕上打着一块钱的小麻将,其他人在旁边,像是无所不知的赌神在不断支招,奶奶半倚着墙壁坐在炕头,一只胳膊拄着枕头,不知何时,已经低着头打起了瞌睡。

  “姥姥,你要是困了就先睡觉吧,婷儿也困了,你哄我好不好?”

  “姥姥不困,看电视呢,我去给你们缓冻梨冻柿子。”

  老人永远都是这句话,明明已经睡的打呼噜,还是觉得没睡着,偶尔还要跟儿女们抱怨一天就能睡两个小时,根本睡不着,殊不知他们打个盹就是俩小时。

  “奶奶,婷儿还小,不能熬夜,你赶紧搂她去隔壁屋睡吧,我去缓冻梨。”申大鹏强行拦住奶奶,满头白发的老人,他可不忍心让奶奶再替晚辈操劳。

  “那也行,我先带着婷儿去隔壁。”

  奶奶牵着李婷的小手向隔壁屋走去,到了门口还不忘嘱咐,“海涛,春芳,你们别玩太晚啊,熬夜伤身。”

  “知道了妈,你快睡去吧,我们再玩一圈也休息了。”

  申海涛的话明显是在敷衍,一年到头,好不容易才有几天彻底放松的休假机会,更不容易的是终于能跟多年未见的家人团聚,当然有说不完的话,怎么可能早早休息。

  奶奶、表姐、表妹都去睡觉了,可怜申大鹏成了唯一被剥削的劳力,屋里屋外,没完没了一趟趟的跑,一会瓜子、一会茶水,一会拿烟、一会拿水果,完全是标准伺候局儿的小跑腿。

  不过,申大鹏忙的热火朝天却没有半点埋怨,相比前世奶奶和父亲的形同陌路,今生能一大家子团圆已经不易,他忙忙活活的权当锻炼身体了,再说他是申家的长孙,多干点活也是理所应当。

  申海涛口中说着玩一圈就休息,可是直到外面天空蒙蒙透亮,他们的麻将还在哗啦啦响,也不知是困得还是被屋里二手烟熏得,申大鹏抱着枕头躺在炕梢直淌眼泪,困到了极致,闭上眼睛想睡却也睡不着了。

  申大鹏翘头看看打麻将的和看麻将的都精神百倍,心中不由得敬佩万分,麻将果然是个能治百病的娱乐项目,平常父亲工作压力大,颈椎疼起来总是龇牙咧嘴,可现在打了一宿麻将,也不见他喊一声疼。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