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3章 出大事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你骗了我,你早就知道了是吗?”苏酥的眼睛里泛着红丝,不知是因为申大鹏的欺骗,还是父亲的隐瞒,亦或者为父亲的辛劳而感动。

  “嗯。”申大鹏只是轻点点头,没有其他多余的解释,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不想解释,也没有必要解释。

  “我以为你是个正直的好人,至少不会欺骗朋友,如果不是打不到车,胡叔叔回来取三轮送我爸妈回家,我还不知道,你居然骗了我”

  “这不重要。”

  申大鹏打断苏酥的话,“你父亲已经很辛苦了,你不应该再让他操心,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考个好大学让父母开心吧。”

  “这不用你说,该我做的我一定会做,只是我没想到你会骗我而已,呵呵,他们说的是对的,男人都是骗子。”

  苏酥深吸一口气,“不过今天的事还是要谢谢你,我爸说了,等过几天请你到我家吃饭,亲手给你做羊汤、酱牛肉,到时候给你打电话。”

  苏酥的态度依旧不冷不热,看不出生气与否,踩了踩脚下未扫去的积雪,咯吱作响,她以为申大鹏会说些什么,可惜,申大鹏只是淡然的哦了一声。

  “你”苏酥欲言又止,丢下一句再见,转身离去。

  “再见。”看着苏酥愤愤不平的背影,申大鹏不自觉的嘴角上扬,这个丫头还是像当初一样单纯、简单,不参杂半点社会的虚假。

  “臭混蛋,骗了我还一副毫无所谓的样子,像是我欠了你一样,混蛋,混蛋。”

  医院大门口,苏酥躲在墙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一脸怨恨的盯着申大鹏,她根本没有怪责的想法,更没有无理取闹的意思,她只是莫名其妙想跟申大鹏说几句话,如果能让平日里傲气的申大鹏说句软话,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可苏酥怎么也没想到,骗了人的申大鹏居然完全一副不在意的状态,她搞不清楚,申大鹏到底是因为心中已经有人,不想跟她有任何牵连,还是根本就没把她看在眼里、放到心里。

  如果是前者,她还能好过些,至少说明她偷偷喜欢的男生是个重感情的人,如果是后者,她喜欢上了一个对她毫不在意的人,那才是真的悲哀。

  在芳心已动的苏酥看来,最美好的年纪,最值得回忆的青春,哪怕有一段无疾而终的情感,似乎也算不得是件追悔衷肠的坏事,只是申大鹏连若即若离的机会都不给她,一见面就平淡的像是最简单的朋友,毫无波澜。

  如果可以,苏酥也多希望有王雪莹的家世背景,那样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追求自己所喜欢,而不用顾忌家庭的压力和父母的想法。

  可惜她不是王雪莹,也没有王雪莹那样一个会赚钱的父亲,她只能把所有心思都压在心底、藏在最隐秘的脑海深处,不敢撩拨,不愿提及,哪怕与申大鹏面面相见,也只能选择压抑、抑制自己的情绪。

  申大鹏从医院大门口经过,苏酥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申大鹏用余光已经看到了躲在墙边的苏酥,可他并没有再次上前搭话。

  他与苏酥,错误的认识,误会成为过程,他有他自己要坚持的初心,不对的时间就算遇到了对的人,也不该互相耽误,苏酥马上就要高考,不应让除了学业的其他事情分心。

  毕竟,对于普通的百姓人家的孩子来说,高考虽然不是未来人生唯一的出路,但绝对是最简单、最便捷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道路,没有之一。

  一个本科大学的学历,不能让人一夜暴富,也不可能让年轻人日进斗金,但是让他们维持稳定的日常开销、独立自理不成问题,哪怕是专科大学,只要不是眼高于顶,维系正常生活的稳定工作也不难找。

  申大鹏作为心智成熟的过来人,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和未来的方向,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会有男性荷尔蒙爆棚的时候,但

  他不是精虫上脑的大色狼,绝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心、私欲就耽误别人一生,苏酥的家境并不富裕,又是心智纯良、性格单纯的小女生,他不想犯错,更不想带着别人一同犯错,更何况他对爱情的憧憬同样很单纯

  心,已有所属,情,唯有独钟。

  从医院大院出来,本想打个出租车回家,可是等了好一会,也不没见几辆出租车,偶尔几辆也是匆匆而过。

  三轮车倒是不少,不过想想刚才给爸妈买的早餐都散没了,现在两手空空,自己又是出来晨跑锻炼身体,坐车还不如慢跑回去,权当是锻炼,不过在零下三十几度的低温中慢跑,也需要些忍耐力

  慢跑回家的一路,街上的行人车辆并不比往常少,人机、机动三轮车甚至更多一些,可让申大鹏纳闷的是,唯独不见停下来载客的出租车,三三两两、零敲碎打的几辆也是疾驰而过,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今天的出租车是怎么了?大过年的就不用干活养家了?”离家还有不远的距离,申大鹏从慢跑变为慢走,以消散身上的汗水和疲乏感。

  进了公安局家属楼的大院一拐角,正要进楼道,一掀开楼宇门厚重的遮风棉被,碰到外衣都没系上扣子父亲,大步匆匆的往外跑,身后还跟着同样行色匆匆的刘宁臣和郭磊。

  “爸,刘哥、磊哥,一大早上,你们咋就着急忙慌的?这是干什么去?”

  “没事,你回家待着吧。”申海涛没理会晨跑归来的申大鹏,擦肩而过,只是朝着自家楼道口指了指,两秒钟,便只剩了背影。

  “哎哎,磊哥”

  “政府大院出事了,我们得赶紧去看看,没你事,回家去。”郭磊跟随者申海涛的脚步,夺身而去。

  “刘哥,刘哥”

  申大鹏总算是拉住了刘宁臣,平常刘宁臣很少展露出此刻的焦愁面容,如今连性格较稳的刘宁臣都不愿浪费时间解释,可见一定是出了大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