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男儿》正文 第十一章 条件(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此时江万里的心里真的是十分不舍,但也知道不能再袒护自己的这几个得意门生,于是乎只好强忍心中的不舍,几乎是带着颤音问道“那么卫华认为该如何处理这几个人呢?”

  张顺对于这个好像也早就成竹在胸,于是立刻说道“这一点是朝廷该做的事情,我还是不会参与的,但我认为这几个人不应该在之前的位置上待下去了,毕竟其中还有兵部的官员,他们在这个关键的位置上,要是在以后的战争中掣肘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江万里和文天祥对视一眼,当即就喜上眉梢了,本以为张顺这一次一定会借机将这几个人整倒,最差也是个流放的命运,一个弄不好说不定连命都丢了,可是没想到的是张顺根本就没有打算要他们的命,甚至于连官职都没有想要降下来,只是说要他们离开兵部而已,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于是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答应,那个样子让张顺看着都感觉好笑。不过他还是继续说出了自己第二个要求“我们这一次出兵,军队就是天兵,天子之兵,既然是天兵你就要有个天兵的样子,我要求文大学士要加入这支部队,还有江老的两位公子也都要进入军队之中,只有你们这些都在才能压得住南方那些人。”文天祥刚刚被任命为龙图阁大学士,张顺这么一叫也算是合情合理了。

  这一下文天祥和江万里更加开心了,他们一直都巴不得可以把自己人安排到这支队伍当中去,要是可以趁机掌握兵权那是最好的,就算掌握不了也总可以学习一下全新的指挥,更重要的是要是让张顺的军队独自行动,他们也担心会让张顺趁此机会独自壮大。

  而这些话却没有办法说出来,所以在来之前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能不提就不要提这件事,省的让张顺觉察出来问题,这件事就更麻烦了,哪知道现在张顺自己提出来了,那要是不答应才是傻瓜呢。

  于是乎两个人再次满口答应,这个时候他们感觉张顺实在太可爱了。

  张顺连说了两个条件之后,再次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慢慢地说出了第三个“当然了,打仗的事情你们根本就在行,否则也不会被人打得抱头鼠窜了,所以我的指挥官要有独立的指挥权,还有有临阵的决断权利,简单的说吧,就是一句话,允许我的指挥官有便宜行事的权利。”

  这一下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起来了,这个便宜行事的权利说起来简单,可是实行起来却是非常厉害的,只要一个不小心那就会造成非常恐怖的影响,而很明显张顺提出前两条就是在为这一个条件做准备,他现在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只要进入了南方就单凭这一条,就足够让南方变天了。

  不过他们同时也都知道张顺的厉害,知道要是今天自己不答应张顺,这个家伙就一定不会出兵,所以权衡了一下,只好点头赞同了,不过文天祥还是问了一句“不知道卫华准备任命谁为这一次南征的主将呢?”

  “牛富将军如何?”张顺故意略一沉吟,然后才慢慢地吐出了这个名字。

  两个人立刻同时想到了牛富的往日种种,然后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此时想的都是牛富应该不算是张顺的死党,还是有争取的机会的。

  三个人谈论了很久,最终在张顺的坚持之下,两人还是答应了张顺全部的要求,其实这些事情就算不答应也一样无法阻止张顺的行为,于是也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

  出门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天空中竟然飘着细碎的雪花,今年的冬天好像来得比去年更早了。两人同时登上了江万里的大马车,一路向襄阳驶去。

  “宋瑞啊,你怎么看着一次张顺的安排?”

  文天祥也显得胸有成竹“恩相,学生是这么看的。首先来说张卫华并没有想要自立门户的想法,他很明显是不愿意和朝廷对立的,这一点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做得很好,我们要是单纯地从他的军队数量和战斗力就把他当做敌人也真的有些过分了,其次就是他其实也不敢自己单独干,因为他知道天下的悠悠众口不会容忍一个乱臣贼子,所以他就算是曹操,也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最后弟子也看出了他的心虚,南方他并不熟悉,他还是要依靠我们来稳定住那边的形势,所以我看还是可以做点文章的。牛富我和他平时接触不多,但却一直都知道他的心中是有朝廷的,所以只要能做到春风化雨,也就可以让他站在朝廷这一边,到时候张顺也就更加没有办法了,以后也只能为朝廷驱策。”

  江万里也点了点头“你的看法老夫很是赞同。其实能写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乱臣贼子?但是张卫华不聪明,他不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现在掌握着那么大的家业和一个那么可怕的武器制造工坊,这本身已经触及到了朝廷的底线。他还太年轻,总想要要自保,但却忘记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道理,只有朝廷给他的才是他的,这个世上那有什么东西是自己的?我们现在逼他也是为了他好,只要他愿意放开手,那么以后老夫就会带着所有人像今天逼他一样保住他,到时候他就会明白做人的道理,还有如何才能做好一个臣子。不过你说得对,对于牛富还真的需要下一番功夫,最好可以让这个人站在我们这一边,让张卫华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只要这样那么一切都可以顺利走下去了。老夫也不愿意做秦桧啊。”

  文天祥听了这话不禁苦笑“您怎么可能是秦桧,张卫华也不见得就是岳鹏举啊。”

  “是啊,至少我们不会出十二道金牌,张卫华只要心系大宋,大宋也绝不会辜负他的一片苦心。”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