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男儿》正文 第十二章 召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飞羽啊,这一次的战事非常重要,你明白么?”张顺看着周飞羽很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着,眼神中透露的是无限的信任。

  周飞羽立刻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弹了起来“三哥,您放心,这一次我一定冲锋在前,争取尽早消灭张弘范那个逆贼,为我们汉家儿郎争取出一片可以自由呼吸的天空。”

  张顺欣慰的笑着,伸手将他拉下重新坐好,然后给他倒了一杯酒“飞羽,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这一战的成败绝对不是打败张弘范,张弘范算得了什么?当我们手里拥有可以击穿未来的武器时,任何人挡在我们的前面都只是螳臂当车。我要的是南方的民心,是宋军余部的覆灭,所以这一战可以非常慢,但绝不能快,因为越快就等于火候不足,火候不足的时候东西就是半生不熟。”

  周飞羽有点惊愕的看着张顺,他没有闹清楚张顺这是什么意思,张顺也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于是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一次我不会跟着你们去南方,因为有些事情当我出面的时候就会变了味道,必须有人站在前面。”

  “那末将愿意为您出头,不管是做什么都可以的。”

  “我知道你可以,但这一次出头的人是牛富,我跟你说这些的意思就是告诉你,用你眼睛和你的心去看所有人所有事,然后用你的心去判断到底什么才是对我们最好的,有些事情必须要你们自己拿主意才行。”说到这里他从袖子里面取出了一封没有开封的信交到了周飞羽的手里“这是一封允许你全权负责前方军事的任命书,里面还有一封我给你的密令,但是这个东西不能随便拿出来,一定要等到最关键的时候。”

  “最关键的时候?”周飞羽皱起了眉头“什么时候才算是最关键的时候呢?”

  张顺颇为玩味的笑了起来,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忽然问周飞羽“我让你把那个徐宁找来,他来了么?”

  “来了,一直都在外面等着呢,只要您叫他他马上就可以进来复命。”

  “好,那你把他叫进来吧。你不用出去,就在门口听我们的谈话,等他走的时候你再来告诉我,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最关键的时候。”

  徐宁加入张顺的军中时间不长也不短了,而他的升迁速度却是非常之快的,不过最让他遗憾的是张顺还从来没有单独召见过自己,而今天这个机会终于来了,他真的感到既兴奋又紧张,甚至连下雪都没有觉察出来。

  而当周飞羽出来叫他进去的时候,他几乎都不知道自己迈的是那一只脚,反正就是晕晕乎乎走进了屋子。

  张顺此时已经站在里面等着他,两个人一见面,张顺就露出了温暖的微笑“徐宁,你来了。”

  徐宁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直接跪在地上“末将徐宁参见侯爷!”

  张顺却不等他行礼完毕便已经快步走过来,将他一把拉了起来,然后微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军中早已经废除了跪礼,我说过堂堂大宋男儿可以跪天地,跪国家、跪父母、跪恩师,但是不能见人就跪,你忘记了?”

  “侯爷的每一句话末将都谨记于心从不敢忘,但是侯爷是末将全家的恩人,我这是在为他们跪您。”

  张顺点点头,并不去询问这件事,而是将他拉到桌子旁边,坐在了自己对面,此时桌子上摆放这四个小菜和一壶酒还有三个酒杯,其中两个是张顺和周飞羽刚才用的,而这个时候张顺已经拿出了一副新的放在了徐宁的面前,嘴里说道“你的名字我很久之前就已经听说过了,可以说如雷贯耳啊。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星,你认为他们说的对么?”

  “末将愧不敢当,诚惶诚恐。”这个回答非常有趣,既有矜持又有狂傲,完全是既不承认又不否认。

  张顺的确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这么回答,脸上的笑容更胜了,随手给他倒了一杯酒“我要用牛富为主将,起兵南征,和张弘范决一死战,你对此有何看法?”

  “啊?”徐宁怎么也没想到张顺竟然来问自己的意见,当即也是愣在那里,但旋即就恢复了正常“这一战的胜负其实并不在张弘范的身上,而是在在于我们是不是可以真正的收复南方。实际上南方现在表面上还是大宋的领土,但真正和大宋一条心的人越来越少了,他们都已经站在了中间的位置,要是鞑子没去他们就像继续做大宋的官员,要是鞑子去了他们就立刻投降,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有他们的荣华富贵,这样可不行啊。与其这样不如让张弘范当一个试金石,试一下这些人的真心真意也是好的。再说了,那些还在抵抗的人到底还是忠于朝廷的,他们的存在也的确很让一些人蠢蠢欲动。”说到这里他忽然住嘴了,因为这个时候说这些好像有点过分了。

  张顺哈哈一笑,将酒杯推了过去“喝了这杯酒,你也去南方吧。”

  徐宁愣了一下,忽然站了起来,神情激动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末将必当粉身碎骨,报答侯爷的栽培之恩。”

  张顺指了一下桌子,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这些都是我夫人亲手做的,你也尝尝,味道很不错呢。”

  徐宁更是浑身颤抖,眼眶竟然已经通红,又过了一会猛的抱拳说道“侯爷,末将斗胆说一句话。”

  “什么?”

  “牛富将军不可担此重任,这等于是害了他。”

  张顺哈哈大笑“你说得对也不对,我张顺一向都是光明磊落的,从我当初敢于冲击襄阳开始到现在,我还从来没有用任何诡计针对自己的朋友,但是不想做我朋友的人我也没有必要珍惜。牛富将军是个好人,我信任他,你懂了吗?”

  “末将懂了!”徐宁再次给张顺行了一个军礼“这一次去南方您就看末将的吧,不作出一番功业,末将定不回来见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