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一十四、睡了一觉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鹿蜀在子墨怒气拔剑之前喝止住了二人,总算让檀邀雨安安静静地回到了行者楼,吃了一顿饱饭。

  酒足饭饱思周公,檀邀雨觉得自己几乎是人刚沾到床铺,就困得睡了过去。梦中云里雾里的全是猴子,檀邀雨一边挥手一边嘟囔,“不行了果子太多,我吃不下了……”随后就又梦到自己飘飘忽忽地躺在艘小船里,檀邀雨刚要起身看看自己这是往哪儿漂,就觉得后背上冰凉一片……

  邀雨惊叫着“船漏水了!”,从梦里醒了过来。周围黑漆漆一片,似乎天还没亮。一摸身下,竟然不是她自己的床,而是又冷又硬的青石板。

  “我这是……梦中梦?”邀雨迷迷糊糊地掐了自己一下,疼得整个人都醒过来了!

  “不是梦?!那我这是在哪儿?子墨!小师弟!赢风!你们在哪儿?”

  回答她的只有一阵阵回音。听到回音,檀邀雨反倒冷静了下来。

  自己最后是在行者楼里睡着的,若说有人能无声无息地将她从行者楼里绑出来,听上去真比赢风那张嘴还不靠谱。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还在行者楼,而这恐怕又是什么新的惩罚或是考验。这整个行者楼的建筑里,怕是只有主塔才能产生回音。

  檀邀雨哼道“之前不让进、不让看,现在又不声不响地把我扔进来,欲擒故纵也不是这么玩儿的。”

  邀雨摸摸身上,由于她睡着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所以身上的东西都还在。她很快就摸出火石火棉,擦了一小簇火苗出来。

  只可惜火棉太少,火苗也小,根本看不清周围有什么。檀邀雨没办法,只好选了个方向开始走。走了大约百步,终于触到了墙壁。

  邀雨抽出一截九节鞭身,手上发力,直接将鞭身插进了墙壁里,然后顺着墙壁开始摸索着向前走。

  等到她再次摸到九节鞭身时,就代表她已经走完了一圈了。然而除了凹凸不平,摸不出个所以然的浮雕,她还真没察觉出有什么异样,明明应该是在塔内,却连上去的楼梯都没摸到。仿佛这里就是个圆形的封闭盒子,没出口也没入口。

  檀邀雨开始有些焦躁地喊道“师父!要罚要考也画出道道来,这黑布隆冬地就把我扔在这儿,连个提示都不给。这是让我自己随意发挥吗?”

  邀雨由于早年被关在地宫的缘故,对于这种封闭黑暗的空间很是反感。她等了一会儿,见依旧没人搭理她,立刻就发了狠。

  “师公!师父!你们这是要让徒儿一路打到顶层吗?我记得这塔一共九层……既然如此,”檀邀雨抽出九节鞭举在头顶上,“徒儿可就抄近路了!”

  檀邀雨说着就打算直接把天花板打穿,塔内却灯火骤亮,晃得邀雨一时睁不开眼睛,忙用手臂挡住光线,耳朵却没有放松警惕,留意着每一丝一毫异常的声响。

  等檀邀雨适应了光线,再抬眼去看时,才发现这个圆形的房间原来是个练武场。房间简单的没有丝毫多余的装饰,只在地上画着一个太极八卦图。这练武场比她此前见过的任何一个都要高大,即便是檀邀雨也能在此完全施展开来。

  此时练武场的中心站着一个人,正是檀邀雨的师父姜乾。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就在房间内的,方才自己这么喊都不理会。

  檀邀雨见到师父先是微微松了口气,却没有冒然靠近,自己总不会无缘无故睡到一半被扔进这里。

  “师父,您这是做什么?你若是要考校徒儿,大可以等我睡醒了叫我来就好,何须这么大半夜地把我弄过来,搞得神神秘秘的。”

  姜乾气哼哼道“你不是从来都不喜欢按规矩做吗?!让你送个果子,你给人家猴群剃毛不说,还把猴王都给拐带歪了。你方才是不是还想打破房顶来着?!”

  檀邀雨讪笑道“这不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嘛……您若是给个提示,我肯定按提示做啊,谁愿意无缘无故走弯路啊……”

  姜乾叉腰气道“你这小丫头还在强词夺理!你知不知道你把房顶打个洞我们还要费劲来修,万一你力气大了,这千年古塔岂不是都要毁于你手?!”

  邀雨不太置信地踏踏脚下的青石板,“不至于吧……方才我把九节鞭往墙里插的时候,可是用上了内力才插进去两寸,你看看,那洞还在那儿呢……这古塔……保养得好了,肯定能送您走。”

  姜乾觉得自己有点儿肝疼,他一个隔空脑瓜崩就弹了过去。

  檀邀雨虽然嘴上敢跟自己师父贫,可处罚是不敢躲的。她锁着脖子,结实地挨了一下弹,随后狠狠地揉了几下道“师父,你到底把我弄来这儿做什么啊?晚上不睡觉,不利于您养生。”

  姜乾不答,反倒问邀雨道“你知道为什么行者楼会建在青州吗?”

  檀邀雨没有犹豫,“不是因为地势险要吗?行者楼所在的天坑常人难以抵达不说,这里向南有齐长城,北面有回音壁,东南的摩云崮,西侧的一线天,怕是再找不出比这儿更易守难攻的地方了。就连仇池比之此处都要甘拜下风。”

  姜乾点头,“这里的确地势险要,不过还有个原因,就是青州乃是先祖姜子牙的祖籍地。先祖原为吕氏,别号飞熊。所以这行者楼的楼主继任后,都会获得一枚飞熊印作为楼主印信。行者楼经十几代人的心血,一直秉承先祖祖训,在此隐于盛世,出于乱世。如今南北皆是一片混乱,行者楼需要新的楼主来匡扶乱世。”

  檀邀雨皱眉,“五胡乱华也不是最近才开始的。之前怎么不见行者楼有所动作?”至少她以前从没听过有行者楼的存在。

  姜乾叹了口气,“这事儿说来有些复杂了,我师妹便是行者楼的前任楼主,也就是行者楼上一任的守门人,她意外亡故后,楼主之位就一直空悬。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灭佛令就要被颁布了。”

  妖女乱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