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二十、拖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云道生一觉醒来时,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这侧楼里太安静了……

  檀邀雨他们都是习武之人,除非邀雨昏睡不醒,否则每天早晨肯定要打会儿拳。昨天云道生起来时,檀邀雨和嬴风就在因为谁先在院子里打拳争论了好一阵。而此刻,这楼里似乎除了他就没有旁人了。

  感觉到事情有异,云道生赶紧起身去另外三人的房间里查看,见里面果然没人,就猜测他们是不是又趁天黑摸去主塔了。

  三人既然天亮了还没回来,肯定是又被鹿蜀抓住了。云道生忙出了侧楼,往八卦塔的方向而去。

  可他越走越觉得奇怪。围绕着八卦塔的每座侧楼和陪殿里大多都是有住着人的。这些行者前辈们平日虽然都在楼中各顾各的,可每日还是能碰见几位打个招呼的。

  但今日早晨,不单是他们四人住的侧楼,就连其他的地方,也都安静得像是无人居住一般。

  云道生心里有些慌,他原本想直接转身去师父寇谦之的住处看看,可一想若是有什么事儿,师父也会赶往八卦塔,所以加快了脚步向主塔跑去。

  等他看到主塔门前进进出出的行者们,云道生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他拦住了一位老行者,恭敬地抱拳施礼道:“弟子云道生,敢问前辈塔中出了何事?弟子是否可以入塔寻我师父寇谦之。”

  老行者摆摆手,“你自己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没见过这么能吃的……还要什么糖粘子……”

  云道生一头雾水地走进八卦塔内,就见练武场的外圈环道里站满了人。八卦塔的第一层他是来过的,只是没有进到里面的练武场。此时见一群老人家爬在墙上偷窥,怎么看都觉得十分诡异。

  云道生扫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正在与师公讲话的师父寇谦之。云道生忙走上去见礼,“弟子见过师公,两位师伯,师父。”

  寇谦之点点头,“你来啦。去你师兄那儿看看吧。给他们找点儿药。”

  云道生隐隐猜到了什么,等看到捂着肋骨还在趴墙的嬴风时,他就十分确定了,“师兄,你们这是……在选楼主?”

  嬴风一见云道生,喜出望外,一连串儿吩咐道,“小师弟,快去给我找个高凳来。我这肋骨断了,站久了实在是疼。”嬴风说完就又趴回墙上去看。

  云道生微微蹙眉,肋骨都断了还不去卧床休息,甚至都舍不得少看那练武场里一眼,他轻声问道:“可是师姐在练武场里面?”

  嬴风余光瞟了眼子墨,见他一点儿开口解释的意思都没有,才简单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边说还边留意练武场里面的动静。

  “这么说,师姐已经在里面一整夜了?”

  嬴风点头,“她方才调息了一下,现在正在吃东西。”

  云道生闻言也趴到了墙上往里面看去,只是他的角度不对,先看到的是姜乾,“大师伯竟然把头发都梳起来了……看来师姐这次定是要吃些苦头了。”

  嬴风听了烦躁地道:“好了好了。你快去给我寻高凳来。实在不行,找个梯子也成。”

  云道生点头微笑着答应道:“好。师兄稍后,我这就去给你们寻些药和座位来。

  云道生说完便离开了。嬴风又趴回墙上,而子墨则始终一动不动地盯着里面看。

  檀邀雨可是将细嚼慢咽这几个字演绎到了极致,吃完了这些还不算,还想再吃点儿糖粘子。说是吃完咸的,不再吃点儿甜的就总觉得没吃饱一样。姜乾虽然一脸的不情愿,不过最后还是请人去准备了。

  檀邀雨原本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没想到师父竟然真的答应了。她因此很快就推断出来,这次试炼,肯定不是靠输赢来判断过关与否。否则她这么拖延,即便是姜乾没意见,姜坤为了嬴风肯定也会跳出来反对的。

  她一边悠哉悠哉地小口抿着仅有的一杯酒,一边飞快思考过关的办法。嬴风的试炼肯定与子墨有关,否则实在没法解释子墨怎么受了伤。难不成子墨会是嬴风第一关的考官?

  檀邀雨抬头看了眼也在打坐的师父,子墨和师父之间有什么共同点吗?

  看着邀雨的眉头越皱越紧,子墨猛一拍墙壁就要走。嬴风一把拉住他问道,“你去哪儿?”

  子墨怒答:“即便是不让我们替她疗伤,也好歹该告知她第一关的内容。她这样毫不知情地同师父硬碰硬,除了一身伤还能得到什么?”

  嬴风挡在子墨面前,“你别冲动。我看邀雨已经察觉到其中的端倪了,不然她也不会故意拖延时间。你再等等,师伯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子墨冷冷扫了嬴风一眼,“你别以为你比雨儿先过关就能获得楼主之位。这一次,她必须赢。”

  嬴风无所谓地耸耸肩,“说实话,谁输谁赢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有了楼主之位,我做起事来的确更容易些。但即便没有,我想做的事儿,也不会因此改变。”

  子墨哼道:“既然如此,你不如直接认输,也免得雨儿再受罪。”

  “受罪吗?”嬴风瞥了眼墙上的窥孔,“我倒觉得这说不定对她是件好事儿。你难道没发觉,她方才打坐时,罡气变化了几次?”

  子墨不说话了。他对邀雨的真气十分熟悉,方才檀邀雨的罡气不只是变化了几次,而是一直在变化。

  两人正较着劲儿,云道生拎了个拐棍儿,还引着位拎药箱的老者回来了。

  云道生先将拐棍儿递给嬴风道:“虽然放烛台的高案高度还算合适,可师公和一众前辈还都站着,师兄坐着怕是不大好。我将楼中的老大夫先请来了,前些日子都是他照料我的。不如先让他为两位师兄看看?”

  檀邀雨显然是打算再继续拖延,他们两个光看着也做不了什么,还不如先把伤治好了。

  赢风想了想就对大夫作揖道:“有劳大夫了。”

  子墨却返回到窥孔前,“我没事。不用看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