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医生“老皮”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第二天一大早,我送小团去学校后,以身体不适为由向报社请了假,因为有太多疑问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由于昨天去了老皮诊所后便没再做梦,所以我今天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老皮应该知道我的症状,或许他真的有办法让我好起来。

  到traum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上午十点,老远我就看见老皮正坐在门前的长椅上抽着烟,他看到我来似乎并不惊讶,只是冲我微微一笑,便直接招呼我进到他的办公室。

  和候诊室相反,老皮的办公室一点也不特别,宽敞的房间里就只摆放着一个大型办公桌和一套款式陈旧的沙发,还有旁边的两个大书架,书架上密密麻麻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从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到霍金的《时间简史》,他看的书涵盖面广到令人乍舌,你甚至能找到上古时期如牛顿这类人的作品。

  短暂的交流过后,我没好意思说话,因为要表达出我那种奇怪的遭遇还是有些许困难,哪怕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心理医生……

  “周,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又做梦了。”老皮一只手扶着嘴里的烟,带着略微自信的口吻对我说到。“而且你做梦的地点,应该就是我这里。”

  还没等我开口,他便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我诧异地看着他,点了点头,接着他示意我到沙发上坐下,递过来一支香烟,并拿出打火机帮我点燃。

  老皮眼睛直直盯着我,就像在观察我的病症,他貌似有什么话一直憋在嘴边,但又不方便开口,待他手里的烟烧得只剩过滤嘴时,他才慢慢问我:“梦里的东西又变成了现实不是吗?”

  听到他这样说,吸进去的烟雾瞬间呛得我头昏眼花,我激动得快要从沙发上蹦起来,连忙握住他的手吼到:“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疯子,你告诉我,我现在的症状属于哪种类型的精神病?!”

  老皮看着我,他把另一只手也搭了上来,说到:“你没病,我只是想听一听你的故事,因为这世上存在着太多无法解释的事情,也许是机缘巧合,又或许……”说到这他打住了,低下头陷入了沉思,并把手伸了回去。

  不一会他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朝很远的地方,长长叹了口气说到:“但如果不揭开这背后的真相,这些事到最后真的能逼疯一个正常人。”

  听了他的话,我渐渐冷静下来,心里面头一次感受到了被别人理解的慰籍。

  我开始尽我最大努力去回忆并逐字向他讲述昨天的奇怪遭遇,而老皮则依旧拿着手里的笔,认真地记录着我所说的一切。

  说罢,我再三强调小团脚上的伤疤是在我做梦以后才出现的。

  听完我的故事,老皮的笑容消失了,他慢慢地摘下眼镜,表情严肃地对我说:“周,你碰到的事情或许我能解释,但是这需要你的配合。”

  “配合?”一时间,一只小白鼠被解剖的画面在我脑海里浮现……

  说完他拿出一瓶貌似纯净水的东西放到桌上,隆重地向我介绍起来:“这是我多年以来研究的一种混合药剂,用了我自己独特的配方外加了一点……镇定剂,一般只需要喝一点,短时间内便可阻断梦境,我给它起名为梦境清除剂。”

  我恍然大悟,原来昨天我就是喝了这种东西才没有做梦,老皮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推断出我做梦的时间。

  老皮接着说:“要治好你的毛病很简单,你只需每个星期喝上一杯便行,顺便说一下,免费。”

  我看着那瓶药,非常不解,问到:“你的意思是我喝了药不做梦了,一旦我的梦被阻断,我还怎么配合你的研究?你又如何解释我的疑惑?”

  老皮笑了笑:“周,别急,这只是第一个选择,而第二个选择则是你不用这个药,继续做梦,并把你梦境里面的所有故事连同现实里的变化全部告诉我,我们共同来分析你的遭遇并一步一步找到结论。”

  看着老皮的神情,我突然想起电影《骇客帝国》里也有着这样一个桥段,我现在的抉择就如同电影里男主角在虚幻与现实之间抉择那般相似。

  “但是如果你的梦将来对现实世界产生出什么可怕影响,它带来的后果谁也负不起责,又或者你对我说的故事只是源于你的主观想象,那么继续做梦你很可能会真的成为一个疯子,总之这第二个选择就是一条不归路,周。”老皮打断了我的思绪,推了推眼镜说到。

  听到这句话,我越发激动,眼前的老皮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我的腿开始不由自主地直打哆嗦,缓了一阵子之后我才用颤抖的声音轻轻问到:“难道说……你相信我说的故事?”

  老皮看着我,他的面容显得尤为轻松:“我知道,也许你自己都不愿意相信。”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的“梦境清除剂”,认真地打量着自己的杰作。

  老皮把瓶口扭开,朝我递过来并接着说:“因为相信你的梦,等于承认你自己有问题,但对于我而言,我更愿意去研究你,至于相信不相信还得靠今后的结论,但是我由衷地希望这一切只是你的幻想。”

  我接过他手里的药,并没有喝,而是把它放回了桌上。

  老皮的意思我懂了,绕来绕去他只是在让我自己做出选择,如果我认为自己有病,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喝下他给我的药,但如果我坚持相信自己所遭遇的一切是真实存在的,那我一定想找出背后的真相,便不需要阻断自己的梦境。

  我双手捂住脸,靠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一方的身影一时间在我脑子里不断重复,也许是害怕再也见不到她,良久之后,我还是做出了决定:不吃所谓的梦境清除剂,继续做梦。

  那一瞬间,我就像《骇客帝国》里的主角,只不过不同于电影,这一次我选择了梦境,选择了虚幻。

  接下来的事情会怎样发展呢?一个巨大的问号挡在了去往未来的路上……

  走出诊所,我一个人思考着很多问题,不经意间,我回头看了看远处的traum,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还是能看到老皮似乎正站在门口目送我。

  这个老皮的目的是什么?仅仅只是单纯地研究一个疯子?世界上这么多疯子为什么他不找其他人?带着种种疑问,我回到了家。

  接下来的一星期,我每天都在想着老皮和我的谈话,这位奇怪的医生已经暂时取代了一方在我心里的位置,我只要闭上眼脑袋里回响的就是老皮的话语,但不得不说他第一天给我喝的梦境清除剂效果还真好,整整一个星期我都没有做一个梦,连小团都开始抱怨为什么爸爸不变“功夫熊猫”了。

  然而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所有的一切都从我星期天晚上沉沉睡去后开始改变。

  我身处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之中,阔别多日的头晕再度袭来,但我却一时间顾不了这么多,因为眼前的一栋木质建筑正燃着熊熊大火,正当我准备跑开时,突然看到一个满头是血的人正从门里爬出来,凭借着人性的本能,我立马冲过去,顶着极高的温度把他从火边拖了出来,我脱下衣服,急忙擦拭他脸上的灰尘以及血迹,他应该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慢慢地,这个人的面容浮现在我眼前,我定睛一看,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

  这……这是……医生老皮?

  伴随着一声大叫,我从床上坐起来,身体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剧烈反应,心跳加快,汗如雨下,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快要立起来了,急忙起身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带小团睡觉。

  夜里快两点了,小团的爷爷奶奶赶了过来,我只是给两位老人解释单位里有急事,有大新闻要报道,便匆匆出了门。

  等我赶到traum,发现楼上的灯光还在亮着,我急忙在楼下呼喊:“老皮!!老皮!!”过了一会,门开了,老皮穿的整整齐齐,似乎就还没有入睡,他的样子就像在等待我过来一样。

  我急着开口向老皮说我刚才的梦境,老皮却示意我别急,到他办公室细说,走进老皮的办公室,他让我坐在沙发上稍等片刻,他去给我冲杯咖啡,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他端着一个杯子走了出来,我迫不及待地大声说到:“老皮,我梦见你了!还有火灾!”

  “哐!”老皮手里的咖啡杯掉在了地上,我从未见他有过如此激动的表情,他颤抖着走到我面前,用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周,真的吗!?我相信………!”

  而我刚要开口说故事细节时,他阻止了我,这时老皮已控制住了他自己的情绪,不慌不忙地把房间内所有灯都打开,坐在我面前低下了头,让我仔细看他那毛发稀疏的头顶,待慢慢拨开那些头发后,我终于看清楚老皮秃顶的原因了,原来在稀疏的头发下面,是一整片伤疤!这时候我想到了关于火灾那个梦,不寒而栗,僵直地呆在原地。

  老皮则面带微笑地说:“这次轮到我给你讲一讲我的梦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