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晚餐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一股凉意从我的身体里袭来,我挣扎着张开双眼,发现眼前的老皮正带着他的助手给我用酒精擦拭额头。

  “周,刚才你因为剧烈的跑动加上情绪的波动,可能是短暂性脑供血不足昏过去了。”

  我靠在椅子上看着老皮没有说话。

  老皮挥手示意其他工作人员都出去,悄悄问到:“又有什么事发生了吗?这么急?”

  我连忙说道:“同事,我的同事,她梦到我了,而且……”

  我一边说,老皮一边拿着笔记本记录。

  就在我说到刚才我醒过来前在梦里看到的一切时,老皮放下了笔。轻轻推了下眼镜,问我:“你和这个同事熟悉吗?”我急忙摇头,老皮接着说:“周,那我需要你去找她,确定她梦里的一些细节是否也像我俩那般相似。”

  老皮笑了笑:“我已经开始了关于你我所有梦境的资料整理,现目前已经有点眉目,如果你那个同事真的也发生过什么怪事,那可能对于解开这个谜题又会有很大帮助。”

  “但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罢了”老皮接着说到:“你只是听人随口一说而已,如果你真觉得她和这事有关系,你应该直接找他问清楚。”

  我不知道如何向老皮解释,想想钱蕾来报社的这段时间,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加之自己各方面能力都算优秀,除了她的直接上司,报社内外巴不得都被她喷得狗血淋头。

  最终,我没有向老皮抱怨,还是决定找钱蕾去一探究竟。

  走出traum,我纠结着一个问题要不要问,再三思索下,我折返了回去。

  推开门,老皮问我:“还有事吗周?你不带孩子了?”我低着头,慢悠悠地说:“老皮,你……”“我什么?”老皮放下笔记本,摘下眼镜朝我走来。

  我支支吾吾地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做一个时间更早的梦,并在梦里告诉你的父母即将发生的事?”老皮没应声,他拍拍我的背脊:“周,你是不是想着回梦里去救出你的亡妻?”我点了点头。

  老皮看向窗外,叹息地摇了摇头,嘴里喃喃说道:“我也想啊,日思夜想,但是……诶…”说到这里,老皮打住了,他再次转过身面向我:“周,这个问题我研究了很多年,但我短时间内无法和你解释,但我要叮嘱你一句话,千万不要去尝试,至少在我找到尝试方法以前!”

  看着他就如同长辈教育小孩般的眼神,我没有再多追问,作了道别之后,我去父母家里接上小团便回去了。

  夜里我靠在床上,想的却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明天我该如何去向整个单位最爆裂的女子讨教问题,思索了无数种方法后,无果而眠。

  梦依旧没有停,一方的声音彻夜回荡在我脑海里。

  第二天我很晚才到报社,刚进我办公室就发现有人坐在我的位置上凶狠狠地看着我,“波爷…不好意思,昨天真有急事。”我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显得有些抽搐。

  结果波爷一笑,站起来就搭到我肩上,两百斤的身躯压得我喘不过气,“昨晚你可真浪漫,演偶像剧吗?”

  波爷的声音很大,办公室里的同事都看着我,貌似他们刚才就已经议论过此事,我这次可要糗大发了。

  看着大家好奇的眼神,我也懒得解释,心想反正一不做二不休,都闹到这份上了,便拽着波爷朝他办公室走去。

  进门就看见钱蕾坐在面朝大门的办公桌前,高挑的个子配上精干的短发,完全感觉不出这是一个才毕业不久的稚嫩小姑娘,“那个…”我刚开口,波爷的笑声便打断了我,“喂喂喂,你怎么真把老周拖来了?”钱蕾看见我们,一边朝波爷吼叫着,一边站了起来。“老周,你别听这个大叔瞎说,我就是做了个梦,梦见你了而已,你别误会”对于这些敏感的话题,她倒也不避讳。

  我想过无数种开场,但最尴尬的一种还是发生了。但想到老皮和我说的话,我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那个,钱蕾…我来找你不是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我想……”“噗!”波爷的声音又传出来,我转头看他捂着嘴,脸憋得通红。

  “怎么,要请我吃饭?”钱蕾带着挖苦的语气问我。“对对对!老周的意思就是中午想请你吃个便饭,姑娘你赏个脸呗,中午没时间下午也行,当然宵夜更好!”波爷连忙接上我的话。

  我看着波爷,眼睛狠狠地盯了一下他,这时钱蕾走了过来,她没说话,双手抱在胸前,就这样看着我,我尴尬地站在原地,好想找个洞钻进去。

  “吃饭啊?可以啊,地点我定,可我告诉你老周,如果真像波爷说那样,你可别抱希望,虽然我可以接受二婚男人,但我不喜欢你这种又瘦又弱的款式!”钱蕾的话语直白得让人心痛,完全不会给对方留任何余地。

  波爷看向我,无奈地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而我,却长舒一口气,面露微笑地说:“既然这样,那就太好了!一言为定!只要你能抽出时间一起吃个饭便行!”我似乎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使劲拍了一下波爷的大肚子,哼着小曲轻快地走回了办公室。

  波爷和钱蕾似乎没料到我这样反常的举动,两人互相看了一下,回到了各自的座位。

  午饭时间,波爷迫不及待地跑来找我:“小子你厉害啊,你这招因地制宜我可学到了。”我一脸蒙圈地看着他。

  “你猜怎么着?”波爷一边说着一边将餐盘放在桌上,硕大的身躯挤在了我旁边的小椅子上,撩了一下头发小声念到:“钱蕾说了,你是第一个被她直面拒绝还表现得如此自然的男人,她说你这人有点意思,还让我转告你,下午她请我们俩在市中心最高档的西餐厅吃饭。”

  我连忙对波爷说:“你少给我添乱了,我真的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想找她了解一些事情。”

  “了解什么?彼此了解吗?”

  “下午你就知道了,别烦了!”

  于是下班后,我和波爷接上小团,屁颠屁颠地来到了约定的地点。

  “哇!”儿子不停地叫着,虽然我经常从这家餐馆门口经过,可从没想想过里面竟是如此奢华,波爷在我旁边轻声说:“这姑娘一定生在有钱人家,老周你的财运和桃花一起来了啊!”

  我刚想反驳就看到了不远处正在向我们招手的钱蕾,我们三人急忙朝他走去。

  “阿姨好!爸爸爸爸这个阿姨真漂亮!”小团是个老实人,还没入坐便将波爷教他说的话全盘托出,“哎呀,小可爱,你嘴巴抹了蜜呢!”钱蕾一边摸着小团的脸,一边示意身旁的服务员上菜。

  整个晚餐时间大家并没有感到任何尴尬,反而都在谈天伦地,言语间我听出钱蕾也是单亲家庭长大,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父亲带着她起初做点小生意,后来产业越来越大,现在他们家的门店已经覆盖了全云南。

  因为有着同样的经历,钱蕾似乎格外照顾小团,小团也非常喜欢眼前这个大咧咧的阿姨。

  几杯红酒下肚,波爷开始吟诗作赋,配合着他笨拙的肢体动作,我们几个都被逗得哈哈大笑,趁着他诗兴大发的时候,我向钱蕾凑过去,小声地说:“钱蕾,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出来吗?”钱蕾歪着头看向我,意思就是让我继续说。

  “你知道吗,我也梦见我在动物园喂长颈鹿,我在梦里还看见了你。”借着酒劲,我直接道出了实情,钱蕾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只是抬起手指着我:“老周呀老周,还看不出来你这人还挺浪漫,哈哈!”钱蕾依然以为这只是我为了追求她而编造的谎言。

  “长颈鹿流血了不是吗?”我大胆地说出这句话,想看看她的反应。

  “啊?”钱蕾突然捂着嘴,面红耳赤呆呆地看向我,“老周,你…你…”就在她的眼眸中,我看到了那一望无垠的恐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