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章:内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杨大仙!你是不是太过于激动了,该打针了哦!”大厅内又传出医生的话语。

  这个名叫杨大仙的疯子站到面前的椅子上摆出西游记里孙悟空常用的姿势,朝着那个医生说话的方向张望了一会,看到医生拿着针筒走了过来,终于,他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跳下来朝院子里跑去,不一会便没了踪影。

  我终于得以安静地坐下并长长舒了一口气,想想刚才他那些疯狂的话语,让张雨霖留下来的人不会是他吧?如果真是他,这可能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了,我傻笑着摇着头,似乎这根本就是我自己想多了而已。

  午餐时间,病人们整整齐齐地列好队伍,由工作人员监视着统一到重症区的食堂用餐,话说这里的饭菜还真难吃,菜品少味道淡也就算了,就连餐具也是塑料制成的,在随便喝了几口小米粥后,我坐在椅子上开始慢慢思考目前的状况。

  刚才听那个医生的意思,这里似乎还存在着关禁闭的可能,之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张雨霖会不会就是因为她被拖去单独关押了?整个区域也并没有发生任何不可描述的奇怪事件,或许真就如同老皮所说张雨霖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在我观察之下,除了所谓的“杨大仙”之外,其他人都没什么特别的状况。

  此时窗外下起了绵绵细雨,我又想起了一方,甚至想到了钱蕾知道我被送进来后气急败坏的样子。

  没办法,除了混在这个疯子堆里静静等待张雨霖的出现,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在我把一切想通之后,下午的日子开始变得有趣起来,我同里面的病人打了好几局乒乓球,像个小孩子一样与他人争夺着电视遥控器,在绘画区里挥舞了一阵笔刷,这里的每一个病人似乎都非常坦诚,虽然时不时有些磕磕绊绊,但总体来说,这个重症区完全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紧张,甚至比外面的世界还要和谐许多。

  夜幕降临,我安静地躺在床上,因为提前喝过了大剂量的梦境清除剂,我并不担心晚上噩梦会找上门,此时我想起了老皮之前叮嘱过的话,他会让安排在这里面的医生在固定时段为我送来清除剂,并让我尽量在整个留院期间都不要选择做梦,除非是碰到万不得已的情况。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今早那个疯子骚扰我的情形,到时候是否也能让老皮安排的那个为我送药的“内应”来想个办法把他隔离开来呢?

  在一系列胡思乱想后,我慢慢闭上了双眼。

  “哒哒哒哒!爱因斯坦!我们又见面啦!”

  “喂!为什么看不清你,你吃药了吗?”

  “什么鬼东西?你也看不见我吗?”

  “汪汪!狗狗来咬你了啊,快跑,哈哈哈哈!”

  伴随着杨大仙彻夜的话语,我从床上惊醒了过来。

  此时,我感受到自己无力的身躯伴随着大量的汗水正在微微颤抖着,我揉了揉眼睛看向窗边,外面已是阳光明媚,看来昨天晚上我的睡眠质量并没有那么糟糕,视线再次转回了室内,周遭依旧是昨天我入睡前的情形,并无任何变化,突然我看到门上的小窗映出了一个医生的面容,我才猛地反应过来,昨晚上我做梦了,而且梦见的居然是那个疯子……

  此时,医护人员开门进来了,他询问我是否要出去还是想留在房间继续休息,我指了指外面,他便令我穿起衣服,指引着我向洗漱间走去。

  伴随着喷淋的哗哗声,附着在我思想上那种说不清的朦胧感和身上的汗水一同被清洗干净,我一直回想着昨晚那间断的梦境画面,思索着会不会是老皮这次给我吃的药配比不对,又或许是昨天那突兀的场景让我太过于记忆犹新,不管怎样,我还是把昨晚的梦当成是一个正常事件,没有过多考虑,洗漱完毕后,我径直朝食堂走去。

  由于昨天下午我吃得并不多,此时饥饿感渗透全身,拖着无力的身躯,我端着一碗粥两个包子一个馒头找了个就近的座位坐下。

  刚吃到一半,几根咸菜不知从哪飞到了我碗里,我抬头一看,预料之中的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杨大仙抬着餐盘,正将上面的咸菜不停地倾倒下来。

  “你是病人!病人总得多吃点,没关系,如果你嫌这里的食物不够,你依然可以去找那边做饭的老阿姨,但你记住,必须在开饭前……”

  “杨大仙!”一声喝令打断了他的话语,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王澈正站在门边面带愤怒地看着这一切。

  杨大仙低下头,默默低走到离我很远的位置坐下开始享用他的早餐,这时王澈走过来坐在我面前,我沉默着低下头,把剩下的实物喂进嘴里。

  “周尧,一会我在大厅等你。”一阵悄悄话突然传入我的耳中。

  当我反应过来时,王澈已经朝着门外走去,我没听错的话他刚才居然喊我周尧?难道老皮所说的内应就是这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王澈?我狼吞虎咽地解决了早餐,虽然心里很着急,但鉴于我的自闭症身份,还是慢悠悠地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一步一步地走进了活动大厅。

  大厅内吵闹的环境相比起食堂更适合说话,王澈看到我进来后,她匆匆走到我跟前,在一阵眼神交流后,我们俩来到了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不好意思周尧,因为这里是隔离区,我昨晚回去后才得知原来你就是皮特老师的朋友,昨天真是委屈您了”王澈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抱在身前做着道歉的姿势。

  我连忙小声说道:“注意形象,别露馅了。”毕竟这里还有其他医生正警觉地观察着大厅里的每一个病人。

  “不好意思……”说罢,她挺直了腰板,把手捏成拳头放到嘴边咳嗽了几声。

  “王澈,你听我说,我来的原因想必皮特已经和你说过了,我正在找一个名叫张雨霖的小姑娘。”我小声对她说道。

  王澈看着我皱了皱眉头:“张雨霖最近被关了禁闭,可能还要几天才能出来,你找她干嘛?她可是比那个杨大仙还出名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尴尬地看着她。

  王澈突然把手放到嘴边说道:“啊,不好意思,是我多嘴了……反正张雨霖现在还不能出来。”

  果不其然,张雨霖还真是被关了禁闭,在了解到她的现状后,我暂时松了口气。

  此时我突然想起那个烦人的杨大仙,便向王澈问道:“那个杨大仙是怎么回事?他真名叫什么?”

  “啊?那个杨大仙的真实姓名叫杨越行,他是被我们医院义务收留的病人,你别看他成天疯疯癫癫,其实他很可怜,听说他是个孤儿,二十多年前凭着自己的努力被保送到国外留学,结果不知遭遇了什么事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后来国外的慈善机构将他遣送回国后,经过多家精神病机构辗转至此,他在这里也呆了好些年头了,由于喜欢胡言乱语说些天马行空的东西,大家才给他起了个大仙的外号。”王澈说道。

  留学生吗?对于杨大仙的这个身份我还真有些惊讶。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