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章:钱蕾的秘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波爷与我找了家街边小摊聊到了很晚,我只是简单向他阐述了梦境里所谓的“宿命”规律,并没有把重点细节告知于他,由于梦境团队宣告解散,我也不再需要他的“保护”,饭饱酒足后我俩便各自回了家。

  休息了一晚,在重新打理好自己的精神状态后,我买了很多玩具装作自己随行采访结束去到父母那里,在见到儿子的一瞬间,我整个人巴不得要哭了出来……此番回家我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为死去的人继续挣扎,好好的活在现实里才是我此后应该追寻的道路。

  就在下午我陪着小团做游戏时,电话里收到了钱蕾发来的一条短信,并不是什么其他的事情,她就是很平淡地告诉我单位里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随行采访的专题稿一会有人送过来。

  短信的最后,她还是没忘记叮嘱我记得背稿,别露馅了。看完后我忽然觉得有一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冲动地对她大吼大叫,并准备明天到单位里向她道歉。

  第二天一大早,待把儿子送进学校并与他的班主任做了简单的沟通后,我便急匆匆地赶到了报社,就在我放包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一个牛皮纸信封,里面似乎装着一叠厚厚的纸片,拿起来一看,里面的东西竟然是钱蕾和一方等人当年在弩江时的合照!

  我记得当时钱蕾明确地告诉过我她并没有那时的合影,在仔细翻看了一阵后,我发现这些照片基本全是从正面的摆拍,这和从李鹤那里得到的偷拍照完全是两回事。

  满脸疑惑的我趁着这个机会,拿起信封便向她的办公室走去,并不断重复着昨晚练习好的道歉词。

  当我进门之后,顿时傻了眼。

  钱蕾的办公桌上空空如也,之前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了,在询问了几个在场的同事后得知,钱蕾昨天到报社递交了辞呈……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当电话里再次传出嘟嘟声后,我才意识到钱蕾这可能是真的发脾气了,不知为何,听到她辞职的消息我突然开始想念这个大咧咧的姑娘……我打开他的办公桌抽屉,一层一层地来回翻找,奢望着能发现她留给我的讯息。

  在同事的笑声中,我清醒了过来,钱蕾这种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在意我这个不起眼的小记者,她只是想借助我来救她的母亲罢了,说好听一点是借助,又或许只是想利用我罢了,对于她来说,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价值,辞职离去也变得顺理成章。

  清晨刺眼的阳光直射到我脸上,我站在大家异样的目光中,发现自己像个小丑一般,一时间,深深的失落与无助包围了我。

  由于我们的“优异表现”,领导把波爷我们俩当着单位里的所有同事狠狠夸奖了一通,在众人的赞许声中,我没有任何喜悦,看着窗外发了一整天呆后,钱蕾最终还是没能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只得昏昏沉沉地收拾了东西随同波爷黯然离去。

  回到家把儿子哄睡着后,我倚靠在床上,慢慢翻看着那些照片,这上面的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就在不经意间,我突然想起李鹤曾经在照片背面用那种特制的颜料给钱蕾留下讯息,我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态将照片举到灯光下,用曾经那个刁钻的角度看过去,发现照片后面果然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符。

  我激动地坐起来,将所有的照片翻转过来,发现每一张背面都有字,在经过一通繁琐的整理之后,我发现那竟是钱蕾留给我的一封信件!

  “周尧,在你反应过来看到些文字的时候,我或许已经不在昆岚了,我准备去往其他城市开始我原本想要的生活。

  这些照片是你在精神病院期间,我到limbo的黑梦里去找回来的,当时在梦里那个车站遇见你的时候,我一度以为那只是我自己的幻想罢了,因为在我心中,我一直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打一开始,我只是单纯地想要赎罪才刻意接近你,但慢慢与你相处过后,我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你,直到现在我都还觉得这一切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但是看到你对一方姐的执着,我清楚地知道了自己无论如何都取代不了她,也曾一度想过重新找个男人将就一下得了,但我后来才发现想改变自己的执念是有多么困难。

  现在我想告诉你关于李鹤说的我那个秘密,你看了千万不能生气,但是就算要生气也无妨,毕竟我俩再也不会见面了。

  其实当年一方姐落水时,我是在场的,当时我只感觉自己被吓呆了,所以眼睁睁地看着她落水,不巧这一切都被李鹤这个家伙偷拍了下来,她也知道我一直在为这个事情后悔,所以在上次他给我的照片后面才会悄悄留下那个信息借此安慰我。

  我一直好奇当时一向以大胆著称的我为什么没有勇气去救一方姐,后来当我再次在黑梦里经历那段记忆时,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一切居然都是我的主观意愿,你知道吗周尧,在黑梦里一方姐命悬一线时我脑海中幻想的居然是未来和你们父子俩在一起的生活的场景,由于那种邪念的驱使,本来能够施救的我却眼睁睁地看着她落入了江水,就如同你所说的,每件事情都有它自身的原因,一切早已由命运安排好。

  至于你问我在我的母亲去世的时候我都看到了什么,其实我还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好了,我想说的就这么多,告诉你这些没有其他原因,我只是想让我的下半生不要在后悔中度过,你想说我不仁也好,恶毒也罢,只要你喜欢,什么都行。

  最后我只有一个请求,别让小团知道钱蕾阿姨是一个坏女人。

  如果你真的放弃了梦境,那一定要找一个善良的伴侣,至少,不要像我这样。

  忘了说了,还有一件事,我的父亲,他很欣赏你,如果你愿意,没事可以去找他喝一杯,就这样吧!——坏女人钱蕾”

  放下这些照片后,我的脑袋里嗡嗡作响,看来钱蕾和我一样,她也没能逃离命运的纠缠,所有的梦境经历到头来只是兜了个圈子,我们俩都回到了原点……

  “爸爸……你怎么哭了?”听到儿子的声音我才发现他正瞪着那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

  “快睡觉!爸爸的眼睛被光刺到了!”

  “钱蕾阿姨呢?她什么时候来看我?”

  “别问了,钱蕾阿姨去其他城市工作了!”

  “她会回来看我吗?”

  “也许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