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章:梦境关联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我突然想到自己电话上关于一方的视频,立刻拿出来展示到钱蕾眼前,并让波爷把我们截取的几段一方消失的监控器录像一并调了出来,本以为她知道这个情况,哪知钱蕾被屏幕上的画面彻底吓呆了……

  过了好一半天她才慢慢缓过神来:“这……我的天,这怎么可能,老周,你们在哪弄来的这个视频?!”

  “你不知道这个情况吗,钱蕾姐?”张雨霖挠头问道,大家都以为这件事与钱蕾有关,看她表现得如此惊讶,在座的所有人都发了懵。

  面对这种局面,继续追究下去也是无济于事,“先别考虑这些了,你们能不能给我说下关于一方的事情?”我朝钱蕾母女俩问道。

  钱蕾闭上眼睛,双手握拳做出祈祷的姿势:“一方姐自从救了我母亲后,她的意识就被困在那个世界中,我的母亲每天睡着后都能与她交流,但她的记忆似乎就停留在limbo里被我们唤醒那会,老周你对她来说还只是男朋友,至于小团什么的一方姐更是一无所知,之前我们曾尝试过将她带回现实,但都以失败告终……这种影像根本不应该出现才对!”

  “小蕾!你过来看,一方姑娘消失这个位置应该是在大雾边缘吧?之前我们尝试的时候可不像这个样子啊……”眼见母亲依旧盯着那个视频,钱蕾立马靠了过去。

  “老周!一方姐出现的位置刚好是没有雾的那一小团区域,难道说映射作用已经开始在她身上起效了?!”钱蕾一时间激动得满脸通红:“妈!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是不是有机会将她带出来?”

  听着他俩的对话,我当即问道:“你们的意思是,一方被映射到现实的地点是没有雾的,然后在那个世界她再次回到雾中,现实里的影像也随之消失?”

  “嗯!就是这样!”钱蕾泛起了笑容。

  “那我们等那边的雾散完,嫂子不就回来了?还急个锤子啊?”波爷懒散地说道。

  钱蕾的母亲现在双手抱在胸前,她依旧满脸惆怅:“没这么简单,没人知道大雾散完后这个世界会怎样,小周,如果你什么时候能梦到那里,里面的景象可能会吓你一跳……如果大雾散去,这个城市很可能会毁于一旦!成千上万无辜的市民也会随着这场灾难一并消亡……”

  “哎呀,妈,老周他们都来了,你就乐观一点吧,现在可不单只是你和我了,大家一起想办法总会有出路的。”钱蕾挽住母亲的手,像一个小孩子般开始撒娇,其实她现在心里也没底,这样做无非只是给她的母亲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我靠到沙发后背上闭上双眼,这看似轻松的场面,实则暗流涌动,以往在梦里经历的生死时刻无非只是相对我们个人而言,然而这一次,其实是一个关乎全津坡市安危的困境,如果钱蕾他们的推断正确,那场大雾散去的时候,随之映射来的那将会是一场怎样的惨剧!

  波爷一直在听我们说话,此时有些坐不住了,“啪啪!”他用手使劲在桌子上拍了几下:“诶,要不……我们回去得了?听你们这样形容,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啊,我可不想连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既然是做梦,那我们回昆岚还不是一样能进去?”

  还没等其他人表态,钱蕾便大声吼了出来:“不行!……应该说……我妈不能走……”

  我转头看过去,疑惑地问她为什么。

  “那个世界会随着我妈的认知不断增长,原本只是很小的一块区域,但随着她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现在几乎整个津坡市都被涵盖了进去,万一我妈回到昆岚……那这场大雾很可能将会随之蔓延到那!”钱蕾低着头道出了实情。

  “好了好了,我懂了,让我来说几句可以吗?”王澈此时终于开口了,她一直在翻找着之前的笔记,见大家的思路乱做一团,她合上本子站了起来,颇有几分老皮的风范。

  她咳嗽了两声很自信地说道:“我现在有一个大胆的推测!这或许能解开你们心中的疑惑!”

  见众人都用认真的眼光盯着她,王澈的脸微微一红,声音瞬间低了下来:“你们不要笑我……这只是我的推测。”

  “虽然我还没理清有些关系,但我隐隐约约觉得你们这种梦境能力似乎有着一定的关联性,我整理了之前所有的线索,发现只要是梦境中产生过奇怪现象的人,他们总会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牵扯到一起,就比如在坐的几位,皮特老师,杨越行又或是……艾伦韦伯。”可能由于王澈想表达的东西相对复杂,所以她说得很是费劲。

  “听你们刚才的议论,我推测那个起雾的津坡市其实不是梦,它或许是介于现实与梦境之间,换句话说,那就是梦里映射入现实的必经通道,同时,阿姨被救活的情况也要经过那个通道映射入现实,可能是因为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阿姨的一部分意识贝被卡在了那个世界里,最终便映射出了现在这个残缺不全的样子。”

  “由于梦境关联性存在,你们所说的即将发在津坡的灾难,很可能接下来将会以一个人的梦境映射到现实,但这个人究竟是谁,我们无从得知,可能是在坐的各位,也可能是……”

  “等等!”我让王澈打住,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王澈刚才所说的“看不见的力量”将大家聚到了一起,我开始回想到自己来津坡是因为什么?一个视频?视频制作者?顺着自己的直觉,我拿起电话打开免提并拨通了小马的号码。

  “喂,你好周哥,有什么事吗?”

  “小马啊,我问你一个问题,这可能有些荒唐,但请你务必如实回答我……”

  “啊?什么问题,你说吧!”

  “最近你有没有做过什么……怪梦?或是噩梦?”

  “………周哥,你怎么知道的?我最近老是失眠,就是因为总是坐着一个同样的梦?”

  “什么梦?”

  “记不清了……好像是关于一场……大地震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