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章:草地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临近午时,张雨霖在工作室里对众人讲述关于那幅画里的内容,我一个人则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思考着关于一方的问题,刚才听王澈说老皮也快到津坡了,钱蕾和她的母亲去机场接了他就将赶过来与我们汇合。

  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们,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风华正茂的年纪,当年和一方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也便是在大学校园之中度过,然而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每每想起那些过往,我只能发出无力的叹息……

  思考了一半天,不但没想到任何关于一方往下跳的动机,还弄得心里更难受,想想算了,还是先上去看看小马那边有没有什么进展吧。

  我慢慢站了起来,朝着楼上走去,拥挤的楼道里,学生们有说有笑,似乎根本没人发现我的存在一般。

  回到工作室内,大家正听得起劲,张雨霖把故事说得比电影情节还要精彩,我一边叹息着这姑娘中二的语气,一边坐到了波爷身旁。

  就在我坐下去的一瞬间,波爷转过头看向我,此时我离他非常近,但他的眼神似乎并没有聚焦在我脸上,就如同在发呆或是思考着什么。

  看到他这奇怪的表情,我问道:“怎么?吓傻了?”

  波爷突然一惊,他站起来往后退去,我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喂!你们几个有听到刚才是什么人在说话吗?”波爷的脸瞬间煞白,同时指着我这个方向。

  此时王澈也看了过来,满脸疑惑地说:“什么呀?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突然间,我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立刻站了起来想上去拍打他的肩膀,谁知我的手一挥,整个手臂瞬间穿过他的身体,害得我差点摔到地上。

  一时间,我满脑子全是疑惑,“喂!你们听不到吗?波爷!王澈!”我大声朝他们吼道,但众人却依旧若无其事地继续听张雨霖讲故事,只有波爷奇怪地观察着刚才他坐的位置。

  我挠着后脑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四处张望了一阵后,突然看到窗外那反常的景色。

  由于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教学楼的八楼上,所以视线相对宽阔,我蹒跚着走到窗前,看到这满城的大雾,终于醒悟了过来,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那大雾之外的地方!之前林姨就曾说过大雾之外的世界几乎是与现实同步的,所以我才能能看见波爷他们的谈话,甚至连我的声音都有一部分传进了现实,而我自己本身或许早已在下面的座椅上睡着了。

  放眼望去,那根黑色的光柱依旧然闪耀在离我不远的位置,突然,我想到关于大雾外会对现实产生的影响,急忙转身下楼,以最快速度朝着雾中奔去。

  再次抬头确认了光柱所在的位置后,我的速度更快了,心想反正都进来了,不如趁着白天的机会跑到那个裂口边去看看那之下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不知跑了多久,终于气喘吁吁地感到了那个位置,很显然,这里已经不是我们之前所处的那个地块,这只是这众多城市碎块的其中之一。

  然而当我再次探出头看下去,发现下面除了深不见底的空洞,依旧什么也看不到。

  眼见这一望无垠的虚无之地,我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坐在地上,周围也没有任何奇怪的现象,一方跳下去的场景一次又一次地在我的想象里浮现出来,我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恨不得马上找到那个问题的答案。

  “爸爸爸爸……”突然间,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面,听这声音,似乎是之前那个叫做米娅的姑娘,我立马站起来四处张望,“啊!”随着一声惨叫,小女孩哭了起来,“喂!米娅吗?你在哪!?”我焦急地看着周围大喊道,但是这层层大雾中依旧没有一丝动静。

  随着哭声渐渐增大,我意识到这个声音似乎是从下面那个深渊中发出,再次走到裂口边上向下望去,一个奇怪的画面映入了我的眼中……

  下面那无底的空洞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坪,我正下方则站着一个小姑娘,草坪的位置可能离我有两米多高,如果我想的话,跳下去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经过仔细观察,那个姑娘似乎并不是之前见过的名叫米娅的德国女孩,她满头黑发,背对着我,正在伤心地哭泣并呼喊着自己的爸爸……

  “喂!姑娘!你怎么了?找不到爸爸了吗?”我焦急地朝她喊道。

  小姑娘似乎并没有听见我说话,继续放声大哭,面对这个场景,作为一个父亲,我产生了一种想跳下去的想法,因为那个场景实在太过于真实,如果能下去,我或许还能找到更多关于这个裂口的信息。

  但我刚蹲下,立刻想起了之前跳下去的一方,她会不会也是看到了这种奇怪的场景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万一那之下只是一个普通的幻觉,那我会不会就此坠入深渊永远回不来呢?又或许……一方也在这下面……

  我低头看着那清爽的草地,一时间犹豫不决,就在这时,那个小女孩抬起头看到了我。

  就在那一刹那,我全身发凉,站起来转身就朝后面狂奔而去,因为我看到的……有一半是我自己的脸!还有一半是烧得焦黑的骷髅。

  梦境之匙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