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章:强力推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眼前的情况完全背离了我们之前的预测,我急忙拉住波爷和小马,再一次确认小马是否喝下梦境清除剂,然而得到的依旧是非常肯定的答复,老皮则拿着笔记本站在一旁与其他几人讨论着什么。

  不一会,警察赶到并封锁了现场,钱蕾用随身携带的相机拍了一些照片后,我们最终没能做长时间停留,只得无奈地离去。

  到餐馆的时候,老皮一直在询问林姨一些琐碎的梦境情况,林姨对老皮的印象或许还停留在钱蕾的口述之中,面对这个“天才医生”的询问,她一点也不敢怠慢,一句是一句如实回答。

  眼看新的裂口出现在市里,或许之前的“大地震”真的即将来临,面对满桌子的可口菜肴,大家都显得提不起兴致,只有波爷一人的碗和筷不停地敲打出响声。

  在老皮询问完毕后,他收起笔记本并摘下眼镜:“各位,看来我们必须得加快速度了,那个世界或许已经把所有进去过的人困住了,虽然这位马先生的梦境通道已经被堵死了,但是那场地震很可能会借助钱姑娘或是周的梦境映射出来。”

  “借助我们的梦?”钱蕾睁大了眼睛。

  “对,你们忘记了潜意识这种东西了吗?那个破碎的津坡市进入了梦境与现实之间,那就不能把“它”再当作一个梦来看待,既然你们在它里面出现过了,那就等于你们俩的意识已经烙印在了那之上,它的形态也留在了你们的意识中,所以那个正在被映射的梦,它锁住了你们,加上你们又同时具备映射的能力,所以你俩现在是梦境映射最好的介质。”

  “当然,在借助你们的力量映射到现实之前,你和钱姑娘包括小马先生很大程度上不会再梦见其他东西。”

  说完,老皮示意我们可以动筷了,他会在这个午餐时间内将他的想法全部说出来……

  一年多以前,我在最后一次进入limbo的途中将一方的残念带进了钱蕾遗留下的梦境躯壳之中,即是那个林姨发生车祸的梦境,最终我被杨越行吸引到了limbo中,一方的意识则被我抛弃在了车祸现场。

  后来钱蕾和我决裂,她独自一人再次进到梦里的津坡市,在那里遇到了被唤醒的一方,最终两人在梦里一起救出了林姨,然而梦里的情景正经由钱蕾的意识映射出来时,意外发生了。

  由于一方本身就不应该出现在那个梦里,她应该只是一个游离在limbo内并且没有意识形态的残念而已,况且车祸发生时,一方本人还存于这世上,而救了林姨的正是一方这个实实际际出现在梦里的残念,所以即将映射的梦也成为了一个无法解释的悖论,最终梦里情景只有一部分被带到了现实,也就是林姨本人,而关于她的所有东西则连同一方一起被卡在了现实与梦境之间。

  她们并不知道此时另外一个梦也正在悄无声息地朝现实袭来,即是小马关于津坡支离破碎的梦境,由于事发地都是同一处,所以小马的梦被之前钱蕾没映射出那一部分阻断在“梦境通道”里,只能一点一点地挤进现实,最终经过人类大脑做了意识形态的处理后,便以一个大雾的形式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听完老皮的解释,我嘴里叼着的菜掉进了碗里,果然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虽然之前我也往这方面思考过,但和老皮细致的分析比起来真是九牛一毛……

  钱蕾的表情和我一样,她张大嘴巴扫视了一圈,似乎仍有些疑问,遂转过头对老皮说道:“还有,老皮你能跟我解释一下那个光柱是什么鬼东西吗?它是怎样形成的?”

  老皮慢慢将笔记本翻了几页后说道:“那个之前我就说过了,它很可能是连接现实与梦境的枢纽,至于它出现的原因,我猜肯定是源于一方姑娘……”

  “一方?难不成那个光柱是由她制造出来的?”我放下筷子问老皮。

  老皮用手摸着下巴:“这只是我的推测,你们还记得一方姑娘那个黑梦的特质吗?”

  “吸引力!她能吸附住其他游离的意识!”张雨霖一边说一边抿着嘴,这一会的功夫她似乎已经吃了不少东西。

  “对了!就是那样,很可能她在那个世界里曾尝试过搜寻且吸附梦境中的其他意识,结果无意间将现实里的周吸引了进去,这也是为什么你到津坡的第一天就晕倒在了那里并进入了大雾,由于一方姑娘的这个能力打破了现实与梦境之间夹层的牢笼,最终梦境通道以她的思维模式为蓝本在那个世界中实体化了,形成了现在你们看到的黑色光柱。”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